空中的橋樑 蔡建明 

 

這座橋,從空中通到地面,從空中通到空中,人與機的聯絡全靠它,機於機了聯絡也靠它。記第三大隊的通信陣容

如果有人說通信這回事還在驅逐機隊上並不十分重要的話,那我敢擔保這家伙準是外行,他心裡一定這樣想過:「看那小小的飛機,連通訊員都沒有一個。」他哪裡知道驅逐機的通訊、轟炸等...工作都是飛行員一個人兼理呢。在出任務中,飛機對飛機及飛機對地面的指揮電台的聯繫,簡直是一個人的心與手之間聯絡一樣的密切一致;假如一架飛機沒有通訊設備,而要去完成任務,就和一個盲人騎瞎馬去衝鋒陷陣一樣的不可能,再說天氣惡劣的時候,飛機在雲裡飛行,根本找不到地面的航線,如果沒有無線電定向,那麼他就只有迷航了;並且在任務頻繁的飛行場里,飛機是那麼的多,有轟炸機、有驅逐機、有運輸機,有在起飛,有的落地,有的在滑行,情形是非常緊張的匆忙,這時就非有無線電不可,利用它,我們可以高高的站在指揮塔上,告訴哪架飛機先起飛,哪架飛機應停止滑行,或者哪架飛機暫時不要降落,這樣,飛機場裡的次序就井然了。還有當我們的飛機在出任務中,如果有一架飛機發現了目標或是敵人飛機時,我們就可以利用通信告訴自己的夥伴,讓他們早做準備,否則不是會吃虧嗎?在出發或者返航時,我們的飛機萬一發生的臨時事件,立刻可以用通信請事後方指揮官,而指揮官也可以隨時控制這架飛機,不至於感到「鞭長莫及」的痛苦,所以在驅逐機隊中的通信的確是佔得極為重要的位置,於是在三大隊的通信室裡就有的一群好漢們在活躍著。

率領著這一群好漢的是蔡通信長建明,他是江蘇人,中等個子,不管什麼時候你都可以看見他那腮巴上的鬍子是剃的光光地,樣子很穩重,有著司法官或是醫生的派頭,但在他快活起來的時候,那一步一跳的神情和小孩差不多。負責任、熱情、有膽量,也是極富有理性的青年,這些都是他的長處;可是只要你聽到他那實在不高明的北平官話,不由得你臉上起了雞皮疙瘩,「那是在八一三事變以前,」他曾和我聊天,那個聲調確實叫我有些吃不消哭笑不得,只好硬的頭皮聽下去。他回憶道:「我剛結婚,我的那人你見過吧?」我點頭。於是他繼續下去,「家裡有極多的親戚朋友在輝煌的燈光下,鬧新房啊、喝酒啊、談笑啊,空氣是極其喜樂熱鬧,就在那個時候,我接到連長的電報,要我立刻回隊,於是在第二天早晨,我就離家了。」說著他的臉上掠過一些暗影,那時候他還在陸軍兵團,為了國家,為了民族,他只好別了新婚的美妻,挺著胸脯上樂最前線。

民國26年,他入了空軍航訊班,畢業後就服務與獨立二十隊、教練隊、轟炸總隊、第八大隊及第六大隊,轟炸機SP完全代替了他的家,晝夜在飛機上工作。他的轟炸總隊也是鼎鼎有名的一位英勇的通訊員,立了不少戰功,因此調升第三大隊通信長。到第三大隊來也有兩年的歷史,對通訊方面,還有幾偉大的貢獻,同時他又添設了中員於指揮塔與美方合作,成績卓越,而各中隊之通訊機構能如是鞏固,亦賴於蔡通訊長的監督。

在第七中隊通訊方面的負責的是黃照義。他是個標準的小夥子,有着高大健美的身材,不愛說話、性溫柔、富熱情、善音樂、喜文學,怕羞和斯文的和一個大姑娘差不多,但工作起來的時候,他就像一條野馬,最負責任,今天的事他絕不會等到明天來做,他是四川人,從民國三十年在通訊班第五期畢業後,一直在第七中隊工作,把七中隊的通訊是一整理得有條不紊,人很和氣,所以大家都喜歡他。

說起八中隊的唐公度來,沒有人不認識他的,三大隊於他的目標最大,胖的像東瓜,湖北人,唱京戲實在「要得」,當他一開口你唱着「高老爺來了到了牧虎關.....」的時候,那個聲音有似洪鐘,誰不給他叫個「好」字,在通訊方面,他算得是一員「宿將」,航行委會的是他清楚的像一本帳,極會吹,嘴巴向來不讓人,很用功,如果肚子裡的書搬出來可以堆成一間圖書館。

二十八中隊的通訊是趙慶羲在負責,他是遼甯人,極聰明,會講廣東話,英語也說得極為漂亮,個子很魁梧,他的學識和技術都很高明;但他還是虛心的學習,有恆心,做事不含糊,他沒有愁悶的時候,成千都是歡歡喜喜的;好義氣,為了別人的事往往忘記了自己,新近和國立女子師範學院畢業的鄒小姐結婚了,有了這樣一個賢內助,一般人都預料他對通訊會有更大的貢獻。

第三十二中隊的李三鐸是個不講話專門苦幹的人,還有其他的如林世華、王松森等都是不可多得角色,三大隊有了這些健兒,通訊業務蒸蒸日上是預料中的事。

他們每天早晨一定要在天未亮之前到達機場,把每一架飛機的無線電和相關電台通話一次;如有故障,他們去用深知的理論,豐富的經驗和熟練的技術在短短的時間內去修妥它。在每個中隊裡,他們都有一個自己裝置很小的電台,內包括接收機、發報機和定向儀器等,飛機出任務去了,他們就打開接收機來收聽,如果有飛行員發出的信號說他們的定向儀被打壞或者臨時故障時,他們就利用這個方法來找出這架飛機的位置,同時同時告訴飛行員怎麼飛回來,一直到了飛機平安落地,他們把機上所有的無線電再檢查一遍後才得休息。

每個禮拜,他們都有一次通訊座談會,由蔡通信長主持,來討論無線電原理,檢討過去一週的工作及預計將來的通訊實施方針。

最後我希望通第三大隊的通訊精益求精,今新月異,以發揚通訊的最大效能。

本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第九十五期  寒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