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大隊大隊長 謝莽

 

謝莽是廣東開平人,晚年生活在舊金山灣區。他是目前所知獲得美國「軍功勳章」(Legion of Merit)的四位中國軍人之一。在中日開戰前,他受命領航、帶領陳濟棠培植的廣東空軍「北飛」投靠南京中央政府,據稱避免了兩廣事變可能引發的內戰。美國宣佈參戰後,謝莽所在的負責東南七省(桂、粵、湘、贛、閩、浙、黔)防空作戰指揮任務的二陸司令部為飛虎隊提供情報及其他支持。不過1937年他卻因為轟炸日本旗艦「出雲號」而上了軍事法庭。原因為何,我們來聽謝莽將軍的兒子謝兆朋講述他父親和廣東空軍這段鮮為人知的故事。

當時,廣東空軍的「北飛」壯大了中央空軍的實力。隨後謝莽被提升為重新整編後的中央空軍第八大隊大隊長。

謝莽將軍之子謝兆朋:「(1937年)815號,我父親在漢口,突然接到一個緊急命令,委員長召見。」謝莽直飛南京,從時任航空委員會主任秘書的宋美齡手中接過了轟炸日本旗艦「出雲號」的命令。

早在開戰之出中國就決心要炸沉日本在當時中國最大的戰艦「出雲號」。

這計劃就是,考慮到飛機速度不一樣、機種不一樣,中轟炸機先起飛,輕轟炸機5分鐘後起飛,由第五大堆的驅逐機保護,一起去上海炸日本軍艦。

第八大隊三十中隊的馬丁機,曾於二十號試圖炸沉「出雲號」未果,二十五日,在由謝莽親自率隊出擊。當天,中國載彈量最大的重轟炸機亨克爾機以及馬丁機分別由漢口河南昌飛到南京大校場加油、掛彈,並預定計劃在句容上空和三大隊的五架波音821型驅逐機會合。由於轟炸機在空中禁訊管制而驅逐機又沒有無線線電設備,加上機種速度不同(亨克爾機較慢),在句容上空,石友信領隊的馬丁機和驅逐機並未跟隨總領隊謝莽的亨克爾機盤旋整隊,而自行向北飛過長江,沿北岸飛往上海。

此次出擊未為日軍所料,馬丁機隊在五架波音驅逐機的掩護下,未遇到任何日機的阻擊,飛到上海投彈後返航。

亨克爾機則不然,當它在沒有護航的情況之下到達目標區上空時,不但地面砲火熾烈,日軍的驅逐機也緊急升空。謝莽的座機(原機長黃普倫坐在副機長位置) 在目標上空投彈後,親眼見到「出雲號」中彈起火,即率領三機迅速脫離目標反航,途中日機一路追殺,比致於該機隊損失慘重。根據僚機駕駛劉煥日記所載:「當日,三架亨克爾機以T字行直衝入日軍高射炮火網。向日軍「出雲號」投彈,完成任務離開目標後,即遇到日本驅逐機追擊,雙方發生空戰,瞬間,彈雨如注,約兩分鐘後,左邊僚機(劉煥、薛炳坤駕駛)的射擊槍聲突然停止,三名射手和一名機械士當場殉國,同時該機左邊發動機中彈冒煙著火,機身搖搖欲墜。正、副駕駛遂加速飛向西南方向的虹橋機場,最後飄滑衝下迫降成功。然而日然機尾隨而至,密槍掃射,正、副機長急速離開殘機,躲入機場旁邊水塘中。稍後,虹橋機場的站長李疆雄將傷患送到上海法國醫院。旋不久,又有一架日機飛來,將殘機連同其上四具屍體炸毁。

另外一架僚機就沒有如此幸運,中彈受傷後,正駕駛羅謙德、副駕駛胡潤樞、射擊手葉長青、唐級等棄機跳傘,因高度不足,全部殉國。

而謝莽、黃普倫所駕駛的長機,則在人機受傷的情況下,獨自飛返南京,途中副駕駛黃普倫全身流血倒在謝莽身上,後座機槍手及機械員(共四名) ,則於空戰中全部殉國。下了飛機,謝莽暴跳如雷指著石友信破口大罵,斥其不聽從指揮擅自離隊。

由於當日轟炸機對準失慘重,蔣委員長異常震怒。事後周至柔、毛邦初、黃光銳組成了軍事法庭調查這起事故,同時解除了謝莽大隊長的職務,並擅改命令及謊報軍擊中『出雲號』」而受到軍事法庭審判。的罪名審查庭就射在黃光銳南京住宅的地下室。

同時,日本海軍在二十六號,特別將『出雲號』開到吳淞口,以證明沒有遭到炸損,這一新聞也成為謝莽謊報軍情的罪證。不過之後多年以後在陳納德寫的回憶錄上才講出來這一點,是當初日本人來了個調包。

其實日本人從俄國搶去了兩艘一樣的艦船,當出雲號被擊中後,日本人迅速將另一艘軍艦擺出來給媒體看。

經過僅有的一次開庭,三人審查小組加上一個顧問陳納德實在無法定案,就將案子擱了下來,而謝莽就和特地從老家趕來的夫人一直住在黃光銳家中。直到十月底,謝莽直接上書蔣委員長:「家中尚有老母,如果無法定罪,就讓他回廣東老家照顧年邁老母親。」蔣委員長於是告訴周至柔「該員既然無罪,應即派任務。」十二月一日,謝莽記大過一次,降級恢復原職,重新擔任第八大隊大隊長又回到了前線。

美國參戰之後,飛虎隊後來演變成十四航空隊,後又成為中美聯隊,一系列的指揮作戰。美方大家都清楚是陳納德在領導,中方很少人知道,那是二路司令部,就是謝莽。不過由於種種原因,二路司令部的戰績卻鮮為人知。

九四四年於桂林。左起空軍二路司令謝莽上校、中美混合聯隊第一大隊美隊長布蘭奇上校、中方大隊長李學炎,共同商討軍情。

雖然謝莽沒有被定罪,但這件事一直在謝莽的心裡。由於派系原因,廣東空軍在二戰中的貢獻、包括對美軍飛虎隊的支持,沒有被計入史冊。他說父親獲得的「軍功勳章」,希望能多少安慰當年一起出生入死的那些廣東戰友。

謝莽將軍一九八八年月安眠於灣區中半島。

摘自:新唐人記者李蘭舊金山灣區採訪報導  中國空軍抗戰記憶 朱力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