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大隊第27中隊 陳鎮和

 

名校高材生、民族英雄、空軍飛行員、出征奧運會的國腳、球王隊友,這一串頭銜中隨便拉出一個來就足夠令人矚目了,假如放在一起是不是感覺像是文學作品中的偶像男主角?

然而,這樣的完美人物還真的在現實中存在,這個男人叫做陳鎮和,以上所有的定義都屬於他。

首先還是從陳鎮和的足球生涯講起吧,足球雖然不是他的全部,卻也最早讓他揚名立萬。

1906年,正是華夏大地滿目瘡痍的亂世,也是東南沿海人民淘金東南亞的高峰時期,那時的東南亞,飄蕩著閩南語、粵語還有客家話,也就在這一年,祖籍福建的陳鎮和出生在了印度尼西亞的雅加達。雖然出生在印尼,但陳鎮和12歲那年就被父親陳金山送回了家鄉廈門上學,根據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館紀念牆記載,陳鎮和後面又轉學來到了南京金陵中學,並在1926年憑藉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國立上海暨南大學。

而在入讀暨南大學的同時,陳鎮和的足球才華也開始釋放了,一入校便加入暨南大學足球隊的他,憑藉出色的球技很快引起了上海灘足球界的關注,在20歲那年,他已經成為了上海著名球會樂華足球隊的絕對主力,而這支球隊的頭號球星,就是號稱「世界五大球王之一」的李惠堂。

李惠堂作為樂華隊的主力,陳鎮和的足球水平自然會吸引到國家隊的注意,他在21歲那年便以學生的身份成為了一名國腳,並和球王李惠堂一起代表中國參加了第九屆和第十屆兩屆遠東運動會(亞運會的前身),都幫助球隊獲得了冠軍,陳鎮和自己也成為了當時中國國內、乃至整個亞洲最好的左邊鋒。

當年還是遠東運動會霸主的中華足球隊。而在1936年,陳鎮和也代表中國隊出戰了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雖然舟車勞頓的他們以0-2的比分不敵英國隊出局,但作為當時的亞洲霸主,中國隊出色的表現依然贏得了歐洲球迷們的稱讚。

就在陳鎮和的足球事業蒸蒸日上之時,時局的劇變卻讓他毅然放棄了這項自己所鍾愛的事業。

「九一八事變」的爆發和「一·二八淞滬抗戰」徹底激起了陳鎮和的愛國熱情,他已經不滿足於僅僅在足球場上教訓日本人了。

中國奧運的主要陣容(中間為陳鎮和)

根據資料記載,陳鎮和在民國二十二年(公元1933年),也就是「一·二八」後的一年選擇了離開綠茵場,報考了當時的中央航校,最終被錄取成為一名戰鬥機學員,開始了自己的飛行員生涯。

而就在此時,滿腔熱血一心報國的陳鎮和還寫了一首小詩勉勵自己:「男兒莫惜少年頭,快把鋼刀試新仇。殺盡倭奴雪舊恥,誓干扶桑方罷休。」

陳鎮和是中央航校的第八期畢業生。在1934年從中央航校畢業後,陳鎮和就已經成為了中國空軍的一名戰鬥機飛行員,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時,陳鎮和已經成為了一個空軍中隊的戰鬥機飛行員,在廣東空軍大隊主力全線北上支援淞滬會戰之時,陳鎮和獨自留在廣州的空軍第27中隊守衛南粵,用他們僅有的9架老式飛機與日寇周旋。就是在這樣的巨大實力懸殊下,陳鎮和的中隊依然取得了擊落4架日機的戰果,而陳鎮和本人也獲得了高層的嘉獎令。

根據當時雜誌《中國的空軍》報導,陳鎮和曾經這樣說過,「我喜歡踢球,現在卻愛上了開飛機打鬼子,我恨不得把鬼子的頭顱當球踢,那樣才叫有趣呢。」

陳鎮和手握機槍嚴正以待

陳鎮和最傳奇的一次戰鬥經歷出現在19371124日,他駕駛飛機對侵華日軍的運輸艦進行轟炸,在執行任務過程中他的飛機被日軍飛機炮火擊中,電光火石之間,他駕駛自己的飛機撞向日軍運輸艦,並在撞上之前機智地跳傘逃生。而由於當時的信息不通暢,許多人都以為陳鎮和已經殉國,比如《華僑日報》就刊登了悼念陳鎮和的新聞:

雖然這則新聞關於陳鎮和殉國的報導出現了錯誤,但標題中的廈門飛將軍形容陳鎮和卻不能更貼切。

然而天妒英才!意外事故壯烈殉國

然而,雖然在殘酷的戰鬥中經歷了無數次的死裡逃生,陳鎮和最終還是將自己年輕的生命獻給了中國的抗日事業,雖然他沒有直接死在日本人的航炮和機關槍下。

1941128日,陳鎮和被國民政府派往新疆接收一批蘇聯援華的新型飛機,陳鎮和將與他的戰友們一起把這一批蘇聯飛機,從新疆飛回甘肅酒泉空軍基地。

或許是天妒英才,在陳鎮和的飛機進入大西北的猩猩峽時,突然狂風大作,而在惡劣的天氣條件下,陳鎮和駕駛的飛機作業系統突然失靈,飛機幾乎沒有給陳鎮和任何的反應時間便一頭栽向地面,機毀人亡,而作為中國空軍頂級飛行員的陳鎮和,在玉門關昌馬鄉妖魔山上殉職,此時才35歲。歷任空軍第三大隊32中隊隊員、第28中隊飛行員、空軍第二大隊第2中隊、空軍第五大隊第27中隊飛行員,升至中尉三級。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就是陳鎮和的人生信條。既是球星,也是抗日王牌飛行員,如此人生或許是很多男孩心底的英雄夢,陳鎮和卻將這變成了現實。

摘自網路文章 壹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