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四空戰"八十 周年慶

 

今年是全民抗戰八十週年,海峽兩岸都有一些慶祝活動,早在五月上旬就收到了空軍司令部的來電詢問我是否能參加空軍所舉辦"八一四空戰"八十週年慶,時間定在811日至814日,共有四天的參訪活動,第一天就要搭乘軍機至崗山空軍官校參加一展館的開幕和其他活動,夜宿高雄。第二天參加活動後在搭軍機回台,參加其他的活動。

因為已確定了6月上旬前往大陸,不知是否能有空回台參加,而且南部八月的天氣一定比台北還要熱,同時岡山空軍官校也去過了多次,興趣不大,所以只好告訴對方時間尚早,還不能確定,到時在聯絡。

在離開台北前就和陳炳靖伯伯電話聯絡了,說他也收到了空軍司令部的邀請,也未確定,陳媽媽也告訴我陳伯伯現98歲了,現在腦筋也岀問題了,舊事忘不了,但剛剛發生的事,一轉頭就忘了,有時早晚都分不清楚....

沒有想到我在大陸的那段時間,分別接到陳炳靖伯伯和何永道伯伯,從香港和新加坡打電話給我說:"兩位老人都決定由兒子陪同下前往台灣參加紀念活動,到時台灣見.... "

我原本還解釋說可能無法趕回參加,但不久又收到了何永道伯伯的Email,說要介紹他兒子和我認識...等等。

我心中在想,我是何德何能,在兩位老人心中有那麼重要嗎?他們二位如今都以是少數僅存的空軍英雄,雖然來參與活動的都是貴賓,但還是有分別的,不會分配至同車、同機、同桌用餐,參訪期間軍方的軍官接待員及軍醫官隨側照顧,真正踫面聊天的機會還真不多。但有我在他們前後逛來走動,心情上會好些(...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

兩位老人家如今都9798歲高壽的人,又住在國外,見一次少一次,想想我必須要趕回台參加活動了和他們踫面才是。

突然我想起了都凱牧伯伯曾對我談起說:"我再也不想參加空軍的認何慶祝活動了,到了會場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我的學生也都早就退伍了,還有不少都去世了,沒有一個可以真正談天的人,他們雖然接待得很好,但我內心確感到很孤獨,太沒有意思了。有一次在一次公祭的會場,要不是有人介紹,我都不知座在我身邊的人 就是空軍司令。"

我想他們二位大概都有同樣的感覺,陳炳靖伯伯原本在台灣四個十二期的同學,如今一個人都不在了。何永道伯伯上回來台北是和李繼賢伯伯參加他們十六期同學李修能伯伯的公祭,如今李繼賢伯伯也去世了,剩下兩個同學也 身體不好岀不了門了,加上他們二位又長期定居國外,在台沒有什麼朋友,來台就一定會聯絡我,大概就是這樣的原因。

現確定要返台參加,就馬上聯絡在台北家人,內人工作忙無法確定,我還請家人幫忙打電話至司令部"八一四活動"負責人,我和內人先報名,因為我知道這類大型活動要事先就要策劃好一切流程,不可能零時加入。最後確定回不了台北了,那段時間必須要在外地岀差,我只好獨自返台。

我回到台北,馬上打電話給司令部的活動負責人何少校,告知內人無法參加我哥是否能同行,他說沒有問題就改登記為我哥的名字,他最近才退休也很高興一起前往參加活動。之後又與何少校通了多次電話,決定第一天的行程,早上我不用前往台北國軍英雄館和外賓一起集合後岀發,我直接前往松指部(松山指揮部)報到。

811號,我和哥二人帶著簡單的行李,空軍基地離家也不遠,搭乘計程車不到十分鐘就到了松指部,大門口警衛核實身份後就開車送我們至侯機大廳,看見徐媽媽(徐華江夫人)一家也來了,馬上介紹我哥給徐媽媽認識。

不久,那批國外來的貴賓也到了,陳炳靖伯伯的公子陳開偉大哥我也很熟,馬上前去打招呼,很可惜陳媽媽身體不好沒有來,陳媽媽對我非常的好,上回去香港看他們二老,陳媽媽還拿了五千港幣給我,有-千元、五百元、一百、二十和十元,香港所有面值的錢,並對我說:"第一次來香港必須要有港幣在身。"老人家把我當小孩啦!我馬上打開錢包,您看我有換港幣。陳媽媽說:"多放一點錢放在身上比較 好。"兩人推來推去,最後陳伯伯岀面說:"這是陳媽媽的心意,收下。"每想到此事心中就感到一陣溫暖。

不久,接待人員就叫道要岀發了,搭乘C-130型飛機的先行,陳伯伯他們是搭乘"福克50"飛機,所以我們要先走,回頭向陳老說:"崗山官校見!"

外面的天氣真得很熱,氣象報告接下來這一星期都在37度左右,希望這些老人家別中暑了。

機內管線外漏,引擎聲音很大,每個人要帶耳塞才行。

左:為智學長和他兩個姐姐就座在我們對面。右:飛機到達崗山空軍官校。

在上飛機前看到了喬為智學長和他兩個姐姐,他們從國外趕回來參加活動, 好久不見啦!上回見面是在幾年前的空軍的活動,大約1個小時的飛行行程抵達了空軍官校,搭上了專屬巴士先繞行空軍官校學區,沿途還看見有筧橋公園和一棟建築物上面寫著筧橋游泳池,和一些標語如筧橋精神、勿忘筧橋...等等。

官校學區,左:基本飛行訓練組,右:學生教練機停機坪。

航教館為外包單位要收門票,今明兩天免費。筆者和陳炳靖伯伯在簡報室內留影。

展區很大分為上下兩層放了很多各型飛機。還有當年投誠的中共轟炸機和米格機多架。

二樓展廳有各型航空炸彈介紹,高射機槍和各型飛機引擎,是航空軍迷參觀的好地方。

緊接了參觀航教館,在多年以前我就曾經參加過航教館的開幕儀式,如今又多增加了一些內容,在一樓展覽館其中有一架P-40模型機(原徐華江伯伯飛機) ,是台北軍史館在2013「飛虎薪傳特展」中美聯隊成立70週年時所製作,如今放至於此,外還有一個電動機器人遊玩區。

左:機械人遊樂區。右:筆者與何永道伯伯合影於航教館。

我看見陳炳靖伯伯對著那架上面寫的太空令(原徐華江伯伯飛機)P-40模型機非常都有興趣,我想幫他照了幾張照片,沒有想到發生的下面 感人的一幕。陳伯伯向來就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在多年的相處中,也曾有幾次談到某些事情的時候見他默默的掉淚。

幫陳伯伯與P-40合影後,突然陳老鑽進圍欄內,輕輕撫摸著機身剎那間仿佛又回到了那個戰爭年代。

我沒有想到陳老在等上面的遊客下來後,立刻就爬上這架模型機,看得對面的儀錶板,突然難過的掉下了眼淚,看來又踫處到老人家的傷心處,悲從中來。

陳老曾說過:沒有參與過戰爭的人,不知戰爭的可怕,希望在永生之年再也看不到戰事。

左:筆者與徐媽媽(陳品全女士)在他先生的戰機前合影。右:接待我們的官校學生在一旁等侯。

午餐時間,我們的兩輛專車前往海口味餐廳用餐,我和徐媽媽一家人坐在同一桌,其中有一道菜"羊肉爐",徐媽媽告訴我崗山的"羊肉爐"是非常有名的但是吃到最後發現海鮮餐廳,沒有上條魚,卻端上了"羊肉爐",有些奇怪。

午餐後我們返回空軍官校,房間不足就讓年紀大的老人休息,我們其他的人就在學生視聽教室休息聊天。我和喬為智學長正在談天看見John R. Alison (約翰艾利森3)走過來和我們一起聊天,為智學長和他非常的熟識,而且他居然會講中文,他告訴我他住在台灣並在台灣從事教書方面的工作,這次和他的兒子還有一些年輕人美國友人一起前來參加活動。

左:約翰·艾莉森3世與筆者哥哥在巴士上留影。中:他的父親也是空戰英雄John R. Alison。右:戰後所著一書 Back To Mandalay "回到曼德勒"

左:約翰·艾莉森3世與其子Peter Alison。右:約翰·艾莉森3世與他在台美國友人,一起參加活動。

後來才了解到他的父親John R. Alison(兒子與父同名同姓) 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物。約翰·艾莉森應屬於空軍其中之一的王牌, 曾打下過七架敵機, 這名飛行員曾對國民政府中國領導人蔣介石演示過柯蒂斯P-40戰鷹的能力, 1940年來到美國, 並為飛虎隊的美國志願者小組購買飛機。

在美飛虎隊長陳納德將軍回憶中說,"艾利森在比他所見過的任何人中在五分鐘之內最能顯示P-40的戰鬥功能"

當約翰·艾莉森降落時,陳納德將軍指著P-40戰機對中國代表團的成員笑著說:"我們需要100個這樣的飛機, 又指著艾莉森說我們需要100個這樣的 飛行員"

約翰·艾利森19427月被任命為中國第七十五戰鬥機中隊的副司令。

上校的艾莉森,在19427月的任務中,他獲得了最佳的個人表現,在中國的空軍 曾一次在湖南衡陽遇襲的九架飛機,他在中隊擊落了三架日本轟炸機中的兩架。"

約翰·艾莉森3世告訴我他的父親岀版了一本書名為 Back To Mandalay"回到曼德勒"介紹他從美國飛虎隊至14航空隊的英雄事蹟,對中華民國空軍抗戰有著具大的貢獻。

在空軍官校大門口旁邊,軍史從新大翻修之後,開放供民眾參觀。

大概是休息了一個鐘頭,2點半鐘左右我們搭巴士前往軍史館軍史館,參加揭幕儀式。接待的軍官在路上介紹,軍史館的館藏收藏量達兩萬三千多件,數量太多,所以軍史館要重新改建 以後館內沒有永久展示品,收藏品要輪流展示,將更多的文物和史料介紹給來賓。

我們到達後在揭幕儀式已經會場上已有了不少的來賓,我們在接待人員的帶領下找到了自已的座位,大螢幕上並有相片介紹這個管的改建過程。

左:由國防部部長馮世寬主持開幕儀式。右:分別由陳炳靖、何永道、陳鴻銓伯伯上台致詞後開幕。

五位貴賓手分別持飛機駕駛桿準備開幕,左:空軍司令沈一鳴上將、林文禮上將、馮部長、唐飛 前部長、空軍官校校長 彭明陽將軍。

這次我前來空軍官校參加活動已經是第三次,前面的兩次馬英九總統都會來參加活動,並且會後一起用餐,且向每一桌來賓敬酒,並且和飛官們打成一片歡笑又熱鬧。

如今我們的三軍統帥小英總統去哪兒啦!今年的"814空軍節"80年對空軍而言是多麼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那麼重大的紀念活動都不願意參加, 可見她完全不重視這群保家衛國軍人,做為中華民國總統又卻想著台灣獨立成立一個新政府,如果將來真有戰事,這些軍人肯定沒有中心思想,心中會非常懷疑到底是"為誰而戰 、為何而戰"的困惑。

開幕儀式後,開始參觀軍史館,堶惜壑F幾個部份,分別介紹不同時期的空軍歷史,等一下還有新書發表會,參觀的時間比較短,我個人還是喜歡看抗戰時期的展品為主,對黑貓中隊、黑蝙蝠中隊和期它的展區就遊覽了一下。

左:林國裕(退役飛官上校)陪同陳鴻銓一家攝於3D彩繪牆前。右:陳鴻銓夫婦看多媒體各時期介紹。

官校飛行科學生在螢幕前示範如何操控飛機飛行,但不知是否可供來賓親自把玩這大型電玩遊戲。

左:很高興看到了都凱牧夫婦,與何伯伯一起留影。右:李欽的夫人,李媽媽在接待人員的介紹下,找到了第三批留美學生在印度全體學生合照中的李欽,很高興的與相片合影。

會場邊有可口的小點心供貴賓使用,新書發表會由前唐部長主持,會後贈送《空運任務部隊史》。

晚上在官校的空勤餐廳舉行晚宴,在場用餐的大都為校級以上的軍官,菜色非常的豐富,並且還有國防示範樂隊的演奏,和我們同桌有李學炎將軍之女李舒飛女士和兒子媳婦,還有將軍、上校等人,另外座我們旁邊是兩位司令部督導長(士官長),相信是官校的重要人員,其中一名劉金國總士官長送我一枚紀念幣,真是太棒了。

左:晚宴在空勤餐廳舉行。右:貴賓們在主桌等待長官到來。

晚宴會長佈置得非常的用心,上方有雷虎小組的飛機噴出白色的尾流和80周年慶小旗和彩帶。

都凱牧伯伯、伯母在眾人的接待下來到了晚宴會場座上了主桌,途中找一個機會前去打招呼。

我說:"今晚會住下來嗎?明天好參加活動。"

都伯伯說:"吃完飯就趕回台北。"

我說:"花了那麼多時間又座車、又座飛機才到官校,才呆一小時就趕回台北太累啦!"

都媽媽說:"都伯伯原本是不要來的,最後軍方答應,吃完飯就將我們送回,都伯伯才答應來的。"

都伯伯看著我說:"你何時回台的 ?"

我要回了台北又不去看他老人家,他會不高興,我馬上解釋:"才回來幾天,活動完了 以後還要急著回大陸,抱歉這回沒有時間去看您了。"

空軍司令沈一鳴上將致詞後,推岀空軍節78周年蛋糕(八一四空戰後的第三年,為了紀念這個偉大勝利的日子,決定當天為空軍節至今己78年了), 沈一鳴、唐飛、彭明陽校長陪同下由林文禮將軍切蛋糕。

會場上還有國防示範樂隊的演奏,晚宴熱鬧又愉快。個人依名牌入座並發送紀念品。

劉金國總士官長(補拍)送我一枚紀念幣,能自製送與外賓的個人,在隊上一定有分量,真是太棒了。

此次活動,贈送之紀念品有空軍軍史館外袋、八年抗戰期間(空對地作戰史)、空軍空運機部隊史、八一四紀念茶杯墊、紀念光碟一片和紀念馬克杯以及814勝利78周年紀念幣,反面為航空教育館開幕紀念。

晚餐後夜宿高雄香緹餐旅汽車旅館,以前在電視上看到南部的汽車旅館都設計得非常有特色,情趣十足,進了房間發現除了廁所有一個大浴缸之外,裝璜上 卻是一般般,有些失望。

第二天,812號星期六,空軍官校舉行慶祝活動營區開放活動,在動態展示方面,空軍各型主力戰機編隊飛越觀禮台展開序幕,接著由「雷虎特技小組」7機編隊實施炸彈開花等特技表演,最後由經國號、幻象2000F-16單機實施性能展示。

靜態展示武器裝備44項,包括幻象2000型戰機 、P-3C反潛機、EC225救護直升機、AT-3教練機、RF-5偵察機、F-16戰機、銳鳶無人機、阿帕契攻擊直升機、黑鷹直升機等。

因為今天是在戶外活動天氣很熱,所以軍方為我們準備了紀念帽子一頂太陽眼鏡和一把扇子。我們一行人早上在旅館用過餐後搭乘兩輛巴士前往崗山空軍官校,因為有飛行表演的活動民眾來得非常的踴躍,沿途交通管制我們車輛可以順利前往,老百姓不能開車入進入園區,在崗山幾個重要地點都有接駁巴士免費載運老百姓前來參加活動。

快要到到官校之前沿途就見到很多老百姓,沿著路邊往官校方向走人數非常的眾多,到達會場上已經很多人,軍方為我們準備了幾個大篷,前面有軍方人員管制非貴賓不得入內,大篷的上方還有噴水霧降低溫度,可惜座椅沒有斜度,很多老百姓在我們前方走動,把我們的視線都擋掉了,什麼樂隊表演儀隊表演都看不見。

所以我也不願意待在大篷裡,到外面走走看看,等到有飛機表演的時候再回到大篷觀賞。事後聽軍方的接待人員說此次活動至少有十萬名以上老百姓前來參觀, 軍民同慶,是辦得很成功的一次活動。

筆者與兩位軍史專家留影,(左)高興華先生專門研究黑貓、黑蝙蝠偵查中隊,並有著書。(右)王立楨夫婦,王立楨博士對早期空軍和近代空軍史研究深入著作相關書籍數本,這次很高興的與他二位踫面。

上面四張相片摘自網絡,下圖左為幻象戰機,右為美F-16戰機,低空通過時產生之音爆真嚇死人。
左:展示區前方之海報。右:大批觀眾在停機坪上很難得的一次近距離觀看飛機。
靜態展示區機棚內也有五、六架飛機展示,並有空軍學生熱門音樂演唱會,氣氛十分熱絡。
遊樂區帳篷內有岀售各項紀念品、飲食,並有招募兵的攤位,陸軍也來插一腳也設了募兵的攤位。

有多架陸軍戰鬥攻擊直升機展出和飛彈裝置、各型裝甲車放在停機坪上很是熱鬧。

左:筆者和陳炳靖伯伯公子陳開偉大哥留影,後方觀禮台比較高又視線好,陳伯伯等貴賓座。右:空軍官校今天成了一大型的遊樂區,除飛機一個多小時的飛行表演 ,還有航教館和軍史館可玩上一天。

在大太陽下,人頭鑽動,基地之部份場景。
官校內還有洋交換學生,左、我國西非州邦交國自布吉納法索。右:瓜地馬拉學生。
午餐在學生餐廳用餐,這回大家吃便當,外加上兩盤魯菜和小菜,盒飯內容也很豐富。
雖然吃便當但氣氛不能少,也有樂隊演奏,演奏一些老歌曲引起了陣陣的掌聲。
左:主桌的貴賓們與我們一樣也是享用不鏽鋼的餐盒用餐。右:筆者與Robert Lee李羅博夫婦留影。
左:軍方部份接待人員合影。右:隨團軍醫(左)航醫部林沁薇上尉、作戰指揮部林柏安中尉。

飯後老人家們去休息,不想休息的就在搭車前往航教館參觀,但又轉了一圈 實在太燜熱了,只好呆在圖書室(有冷氣),等到集合。

大約在3點半左右,我們離開航教館,準備搭機返回台北,這時候看到還有很多老百姓在太陽下還在停機坪參觀飛機和前往航教館的路上,玩興還沒減少。

何永道伯伯兒子Fred(何建宇先生)與我們再次參觀航校館,離去前與我哥留影。準備搭機返回台北。

我們還是分別達成兩架飛機返回台北,晚上在台北英雄館用餐,我們這輛巴士碰上馬路大塞車,所以比他們那輛車晚到了近半個鐘頭。晚上是吃合菜一人一份,所以也不用誰等誰。進入的餐廳看到陳伯伯和開偉大哥,兩人在一桌已經吃了差不多了,所以我和哥哥跟他們座一桌用餐,邊吃邊聊,陳伯伯離開香港期間由他的女兒照顧陳媽媽,我知道陳伯伯的女兒是少有的東洋劍道六段的高手,也是香港劍道比賽的裁判。

開偉大哥:說有一次,我妹妹到日本參加劍道比賽,和一位男選手賽後一起吃飯,談道他的父親也是一名戰鬥機駕駛員,在越南河內被擊落作戰陣亡。他的父親正是被陳伯伯在那次掩護B-24轟炸機出擊越南河內的戰鬥中,所擊落的日本戰機,對方聽了很驚訝,但也很能理解,因為這不是個人的仇恨,而是每個人為自己的國家所戰鬥,並希望有一天能夠來香港拜訪陳伯伯。

陳伯伯笑著說:"我女兒從未學過日文,只因為喜歡劍道日文就自然會了,她也很喜歡日本,八成是他擊落的飛行員投胎來的。"

陳伯伯告訴我們一件有趣的事情。陳老說:有一次陪同冷培澍大隊長去找一位很有名的算命師,我是不相信這一事,但冷培澍很信,看他一直點頭代表這算命師算得很準。離去前也要我去看看,我沒有興趣。冷培澍長說來都來了看看也無仿,我說走吧!他不死心說要不測個名字和八字,沒辦法就寫在紙上又陪他入內。"

算命師看了看之後說:"這個人己經死了。"我在一旁聽了火都來了想湊他。

冷培澍說:"但這個人還活著呢?"

算命師皺了皺眉說:"讓我再算算。"

又過了好幾分鐘後說:"如果這個人還活著他必須要經過七個劫難。"

陳老說:"我至今還記得這七個劫,分別為刀、槍、飢、寒、墜、獄、病,我回去之後仔細的回想他說得真對。第二天,我拿了五千元算命費給他送過去,但已找不到此人,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我哥哥對於陳伯伯的經歷和過去並不了解,詢問過去陳伯伯所遭遇的事情,陳伯伯的話匣子一打開就收不住,我看見客人都走光了,旁邊的服務員全都在擦桌子,是有些晚了,加上這一天都在戶外活動陳伯伯也應該有些累了,只好打斷他們的對話請陳伯伯早點休息,明天早上再見。

813號,星期日,一早我們就趕到了英雄館,今天九點鐘就要出發前往國父紀念館參加一些儀式,我準備一些小禮物送給他們做紀念,所以趕在他們還沒有下樓前送到他們的房間。

這次返台我沒有什麼行李,只帶了一些我的著作有《中國飛虎》、《天馬蹄痕》和《欽差將軍飛虎志》。我的內人看到我的皮箱很空,就拿了她所代理的保健食品亞麻粉十幾盒的放到行李箱中,回去給我母親飲用。

由杭州卡儂生物公司專利產品沖泡飲料,說是飲亞麻粉但確是在喝亞麻油,有很高的歐米加3在內,老岳母每天喝,是個好東西,現正好用來送給他們這批老人。

陳伯伯書早己送過了,就送兩盒亞麻粉,何永道伯伯和陳鴻銓伯伯另加一本《中國飛虎》一書,書內有他們的故事可作為留念,另外Robert Lee(李羅博)14航空隊秘書,也送他兩盒亞麻粉,他們都很高興的接受了。

陳鴻銓伯伯回贈了我一本他的著作,並在上面簽名留念,這真是個意外的收獲。

今天的行程,陳炳靖伯伯沒有辦法來參加,因為開偉大哥的女兒在台北工作,這回陳老難得來台,要好好聚聚,因陳大哥女兒吃素,所以今天一整天都要吃素。另外何永道伯伯也無法參加,因為他的老同學李繼賢的兒子李世京先生要請他吃飯所以也無法參加,但他的兒子Fred則和我們同行。

到達國父紀念館復,館方接待人員先帶我們到視廳室,看國父傳紀和紀念館相關之影片,之後導覽介紹館藏。十點半在國父紀念館大廳由陳鴻銓伯伯主祭,向國父舉行三鞠躬禮,在看完儀隊禮兵交換衛兵儀式後離去 ,中午前往圓山飯店用餐。

左:國父紀念館是個觀光的地方,遊客很多。右:李媽媽腿不好行動不方便有印尼女傭隨行,但全程都是空軍司令部的軍官接待人員,非常的細心照顧,印傭沒事可做,一直都在玩手機。

在館方視聽室看完紀念館介紹及簡報後,分為兩組左為英文導覽,右為中文介紹館內藏品。
國父紀念館每一小時會有一次儀隊換衛兵操槍儀式表演,非常有看頭是屬於重要的表演。
中午在圓山大飯店松鶴廳用餐,有百多道中、西、日式自助餐飲,食物及氣氛都很好。

左:陳鴻銓夫婦和女兒陳美璋女士及孫蔣岳錚先生攝於圓山飯店松鶴廳。

右:徐華江夫人和兩位女兒(左)妹徐翠陽女士、(右)姐徐翠嶸女士及外孫攝於圓山飯店大聽。

 今天的行程都很輕鬆,吃完飯 後開車前往貓空搭乘纜車,到山上喝茶。貓空纜車總長4033米,分為四段行程-動物園站-動物園南站-指南宮站-貓空站,我們一路不停,一直座到最高貓空站,貓空站的山高為299.3米,可以遠看到台北101大樓。

左:同搭乘纜車上的有情報處的張少校、劉上校及賴士官長(全程陪同我們哥倆)。右林沁薇上尉。

貓空茶館。左:李學炎之女李舒飛女士和兒子Mr. James Yu夫婦。哥與司令部接待人員共同合影。
左:王副處長(中)與約翰·艾莉森3世及美國朋友合影。右:離去前徐媽媽可愛兩外孫與玩偶留影。
台北活動也是有兩輛巴士,乘座藍色大巴由空軍士官駕駛,另有民間公車附有升降機,方便上下。
晚宴就在台北英雄館旁的三軍軍官俱樂部舉行。田在勱(退役中將)伉儷在門口歡迎來賓。

由田在勱將軍和餐會主持人軍情處李慶然上校處長分別致詞後開始用餐。

還是自助餐點,可惜中午吃太飽吃不下沒吃多少。何伯伯趕回參加晚宴兩位老戰友哥倆好留影。

宴會場上非常熱鬧愉快。我為喬為智學長拍張全家,大姊喬令範、二姊喬令儀,後面兒子喬寶靖夫婦。為智學長很高興的告訴我,現在我們的全家福照己經有六個人了。

晚宴上一起同樂向老英雄致敬,軍情處李處長和王副處長來及全體工作人員向我們敬酒。

明天8月14日,只有半天的活動,是要到空軍司令部的官方的正式訪問,所以事先接待人員就告訴了我們要穿比較正式一點的服裝,我哥之前就已安排好了,有事無法參加,所以一早就搭車前往台北英雄館與他們集合後一起岀發。

左:徐媽媽也到了和何伯伯一起在大廳內等前往空軍司令部。右:司令部其中之一大門"忠勇樓"。
左:司令部大廳油畫國父與國產首架樂士文飛機,頂吊樂士文模型飛機。右:八一四筧橋空戰油畫。

先至戰情室由李處長簡報今天活動內容。今天是八一四空戰80周年慶,司令部將全省各單位優秀的人員,集中至此,是很慎重的一次頒獎儀式,並在場介紹各位貴賓。

今天頒發有各類球、文藝比賽、飛安等十八個獎項,頒發獎金、獎牌、階模獎章等,約三百受獎人。
由空軍司令沈一鳴上將主持,致詞後受獎人員分為四個批次,上台領獎。

此次還有四位老百姓獲頒獎章,先由大螢幕介紹後頒發文藝貢獻獎:(美術類)李奇茂老師、(演說類)管中閔老師、(文字類)王立楨老師、(影劇類)曹瑞原老師,感謝他們多年來對空軍的貢獻。

頒獎完畢介紹在場我們這些來賓,會後至大廳與空軍司令拍照留念,並贈送每位來賓一份紀念品。之後參觀本部軍史館。

陳炳靖伯伯看到了早期飛行員之後馬上走上前留影。

我在展示櫃上看到一本全國機場空照圖很不錯,尋問接待人員何處可購買,他說本書的作者之一就在此地,帶我去找王上尉,他看我真得很喜歡,上面放了有兩本,就說送你吧!今天收獲很大。

昨天上午送了兩盒保健品亞麻粉給Robert Lee(李羅博)夫婦,他們很喜歡,如今回贈我從美國帶來的飛虎帽兩頂,送給我和我哥,筆者馬上戴上並與他們一起合影留念。

司令部贈送飛虎T恤一件及八一四空戰80周年慶精美筆一支,筆身上刻有浮雕"浩氣長空"四字。

參觀完了軍史館,整個的活動就結束了。陳炳靖伯伯、何永道伯伯、Robert Lee(李羅博)夫婦等人將搭乘下午的飛機回去,以有專車送他們,相互祝福告別,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心想何時能在相見。85周年慶還是90周年慶,但我知道不管是那一年慶都不會在有他們的身影,他們也都將步入歷史之中,心中有些難受,想想這幾天的相聚真是太難得了。

當年這些年輕小伙子,不為個人不為政治,勇敢飛上藍天,只為了保衛中國大陸的國土岀生入死,如今也老態龍鍾步履維艱,但心中還是以國家民族為榮。這使我想到了一首徐華江伯伯一首詩:

我們是一群跟親人失散的孤雁,飛向漫無止境的天際,在為國家求生存而與日寇戰鬥的時刻,我們何曾忘過家、何曾不想家,但為了國家的生存,我們將性命交付給國家,聽從上級的指示,參加作戰的行動,縱使赴湯蹈火也是在所不辭。這是我們所有加入抗戰行列的青年當時的心情。

反觀今日的年輕人,他們對這國家的看法,可以說十分的冷漠。今日的政府所做所為和那些政客相互內鬥不止,可惡的台獨份子一心只想要改變政權,這還須要外在的敵人嗎?老百姓將來何去何從 ,只能自求多福,真使人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