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編大隊34隊隊長 周庭芳

 

常瀏覽小弟網誌的讀者可能知道,由於小弟寫的霍克三作品與其抗日空戰史,引起一位大陸網友的注目,幾經留言互答,使知其為空軍抗日空戰英雄周庭芳先生的孫女,由於周庭芳老先生在民國38年國民政府來台期間,選擇滯留大陸,後來更加入中國人民解放空軍,在政治考量下,在台灣諸多空戰論述與記載中(尤其是官方記載),對周庭芳先生的事跡多所避談!

左:周庭芳飛行生。中:中年的周庭芳。右:晚年的周庭芳。感謝周庭芳孫女周雅莉小姐提供。

而在祖國效力的周庭芳先生,也並未就此特別受到中共的青睞,尤其以他曾是國民黨空軍的身分,居然在文革時期遭到整肅!在和周小姐多方交流之後,小弟決定以自己粗劣的文筆寫下這段歷史....姑且不論周庭芳先生選擇的所謂政治正確性,他一生貢獻給中華民族的偉大愛國情操不應該就此抹滅!

以下的記載除引用周小姐提供的資料以外,並參考小弟多年收集的資料寫下周庭芳先進的生平事略,文末並將附上周老先生親手所寫的抗日概況,以及中共方面文獻!其中或許和台灣官方記載多有出入衝突,在沒有更新的資料可供驗證的同時,小弟將忠實保留其記載,也盼在此起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寄望於專業歷史研究人士提供卓見,還原歷史真相,也給周老先生應有的歷史地位!

關於周庭芳

周庭芳,別號馥亭,民前二年(西元1910)621日出生於河南省內黃縣東莊鄉馬固村一個富農家庭(航校二期畢業冊個人通訊處寫為:河南省彰德縣楚莊鎮馬固村。1929年河南省立開封第一中學畢業後,旋考入河南醫科大學,未幾復考入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第九期,再入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第二期就讀(與李桂丹、劉粹剛是同期同學),畢業後由於技術優異,留校擔任驅逐組教官 。

19361030日,適逢軍事委員長 蔣介石將軍50歲生日前一日,全國各界發起『獻機祝壽』,並在南京明故宮機場舉行獻機儀式,空軍各部隊也派機參加這項盛會!其中中央航空學校驅逐組組長周庭芳中尉也率領9架霍克二從筧橋出發飛抵南京,在擲瓶儀式後,更帶領這9架霍克二以人字隊形通過會場上空,圓滿達成任務。

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後,時局惡劣,航委會除下令空軍備戰外,更將訓練單位遷往內地,航校學生及初級教練機撤往漢口,僅留航校各組教官臨時編組為暫編大隊,其中驅逐組為暫編34隊,由組長周庭芳擔任該隊隊長。

1937813日滬戰爆發,日艦載吳淞口對上海市政府砲擊,並開始在公大紗場構築機場,準備將海上航空兵力移往陸地,暫編34隊從筧橋移往嘉興前進基地。

814日,0200時航委會發佈空軍作戰命令第二號,下令駐防在東戰場的各部隊先行投入戰鬥,其中34隊奉命派6架霍克機掩護二大隊諾斯洛普2E輕轟炸機出擊,然而由於天亮後下著傾盆大雨,雲高不到3000呎,飛機無法出動因而取消出擊上海任務;0840時二大隊在孫桐崗副大隊長率領下,從安徽廣德機場起飛21架諾斯洛普,抵達上海後兵分二路,分別攻擊吳淞口日艦以及公大紗廠、匯山碼頭。由於天氣太壞,11時僅15架諾機返回廣德,其餘6架分降鄰近機場,其中衣復恩少尉的905號機還降落到嘉興機場去。下午二大隊原班人馬再度出擊,1440時與1540時分兩批起飛;1550時暫編346架霍克機也出發了,領隊的周庭芳隊長駕一架霍克三,帶著50公斤炸彈2枚、18公斤炸彈5枚,其他5架霍克二則各掛618公斤炸彈。由於擔心速度差異無法維持編隊,周庭芳刻意不將霍克三座機起落架收起,藉以降低速度,讓固定起落架的霍克二能跟上編隊。

一到達上海上空,突然一架日本水上飛機突破雲層,朝34隊機群對頭衝來,由於來不及反應,同時仍有任務在身,周庭芳決定放棄追逐,帶領僚機繼續前進。抵達目的地後,發現要攻擊的目標太多,於是6架霍克機便分散各自攻擊目標;在達成任務脫離上海返航之際,周庭芳與隊員王志愷,發現日偵查機一架對頭飛來,周庭芳向它開火,最後被它逃入敵防空炮火圈內而作罷。除哈虎文少尉的霍克二因油量不足先行於嘉善境內田地迫降外,其餘5架霍克機均於1710時降落筧橋。

1800時周隊長趁著戰鬥的空檔,試飛一架剛檢修完成的霍克三,機砲未裝彈藥,在廣德附近上空遇見日轟炸機群,便飛至機場上空搖擺機翼示警。然機場人員未悉其意,不得已周以單機冒險衝入敵機群,以空手入白刃反覆衝散日方編隊,歷時30分,未明態勢日機慌亂投彈一次,僅炸燬一廠棚,便往杭州方向飛去。周隊長原擬繼續追敵,然天色已晚,便就近於廣德機場降落,時已1930許。

15日,以陸上為基地的第一連合航空隊木更津航空隊的廿架九六陸攻,也在0910時自九州大村基地起飛,由林田少佐領隊,在1300時左右抵達中國沿海,1330時由蘇州向西飛,準備攻擊南京。南京防空司令部也在此時發現敵蹤,發出警報。在南京附近的空軍部隊紛紛起飛攔截!周隊長也在此役中擊傷一架。

82534隊隊長周庭芳,率機三架(霍克三)自南京出發,在上海上空遭遇敵九六艦戰機四架,明知敵強我弱,但仍奮不顧身勇往直前上交戰,結果擊傷敵機兩架,王志愷的2304號霍克三遭敵擊落,跳傘後仍告殉職。

914日,空軍成立「北正面支隊」,34隊抽調3架霍克二隨第三大隊28隊隊長陳其光進駐太原。約當此時航委會體認到航校的訓練因戰爭大受影響,於是周志柔主任指示暫編各隊從戰場撤出,以管教學生為第一要務,周庭芳隊長率所有原驅逐組教官飛往漢口王家墩機場與航校7期生會合,重新飛行訓練。

101日漢口又遇空襲,周庭芳教官在慌亂中率領4架霍克二升空警戒,發現三架飛機,飛進射程時發現為我19隊的He.111A0轟炸機,於是掉頭回去,不料另一架由學生彭週駕的霍克二將其中一架擊落!

19隊隊員均不相信彭週有能耐將轟炸機擊落,19隊隊長黃普倫要求檢查所有同型機,於是漢口總站長陳家駒與周庭芳只好陪同黃隊長連夜檢查,所幸周教官所領的5架飛機機槍射口仍用薄紙封住。事後,周庭芳慶幸地說:「還好今天起飛後我們沒有試槍,否則更是白口莫辨!...

1938928日,日機進襲昆明,空軍軍官學校(中央航空學校於193871日改稱)教官周庭芳和姚傑各駕一架霍克三,黎宗彥駕霍克二迎戰,一共擊落三架日機!

1943年因直言忤逆當局(據說是周至柔),被關進昆明市桂花山監獄,後經保釋,於1945年復職,擔任空軍第五路軍司令部中校技術監察官。

19461010日為表彰周庭芳(又作周廷芳)在抗日戰爭中的貢獻,特頒發勝利勳章一座。1949年國民政府決定撤退到台灣,周庭芳選擇留在大陸,獨自從重慶經香港抵達廣州。1031日加入中共人民空軍。

1950年在北京空軍訓練部擔任工作員,後至柳州航空站任技術參謀。1951年在武漢空軍司令部先後擔任飛行員、航空常識教練、衡山政野教導團學員。

19529月轉入地方運輸工作。先後在白沙洲白沙金屬結構訓練處、中南運輸汽車二隊、省運一公司汽車隊、湖北省建工局汽車隊等單位任司機,從此遠離他所熱愛的飛行,直到1973年退休。

在文革期間,由於周庭芳以前的資歷,被認定為舊軍人、舊官吏而遭到整肅!抗日期間的獎章、照片、飛行日記與資料均遭搜括一空!

1976年三月中風癱瘓,達10年之久,於19851117日病逝於武漢市武昌區宅中。葬於武昌石門峰。

即使是在病榻中,周庭芳仍熱愛著這影響他一生的飛行,先後寫就了《我抗日空戰概況》與《空戰以少勝多戰例與經驗介紹》

左:周庭芳著飛行服與17號霍克二合影。右:周庭芳與義大利製Breda27合影。

感謝周庭芳孫女周雅莉小姐提供。

周庭芳抗日空戰概況

一九三七年,"八一三"中日上海戰爭爆發。

()"八一四"我擔任杭州筧橋航空機師驅逐機組組長,並擔任臨時高級組三十四隊隊長。蔣堅忍任副校長。

我隊分配每機150公斤炸彈,起飛後飛到上海公大紗場上空(敵占區),將炸彈全部投下,正準備返回時,我突然發現敵偵察機一架在我機正前方,我向它打了一發機槍子彈,敵機掉頭向我下方溜走。

我率隊飛回到筧橋。在機場上,副校長蔣堅忍說:「現在已是下午五點五十分了,這時有九架飛機經過筧橋,向南京方向飛去,你的油到南京夠用不?」我回答說:「油夠用。」蔣()校長要我單機到南京截擊敵機,我考慮到浙江酒安(編者註:酒安有可能為泗安的筆誤,根據整理過周庭芳回憶錄的孫子周雨農所表示;而根據官方記載則為安徽的廣德。另外編者查詢泗安機場得知位於浙江省長興縣泗安鎮。),有30-40架我方僅有的轟炸機(二大隊的諾斯洛普2E 輕轟炸機)停在機場,估計敵機有可能襲擊我酒安機場因此我做了兩手準備,即先趕到酒安機場截擊,如果截擊不著,再趕到南京。

當我機抄近路趕到酒安機場附近上空時,敵機九架正在西北頭上,準備向機場轟炸,於是我立刻用信號槍打了一槍,又用自動機槍打了一梭子彈報警。接著,我單機朝著敵長機連續射擊,同時不斷變換飛行動作,直上直下,又由下而上,七上八下地衝到機場上空,猛一看我機三、四十架都停在機場上,處境十分危急。(圖示)

因為敵機投彈與掃射都很容易命中地面目標,所以我只有猛衝入敵機群,瞄準敵長機的射擊手不斷射擊,同時兩門高射炮也不斷向敵機射出,這時敵機以九挺機槍對我兩挺機槍和兩門高射炮,機場上空頓時打得紅光閃閃,硝煙瀰漫。敵機在換人換機中,貽誤了戰機,結果全部炸彈都扔到機場外。沒有命中地面目標。敵機九架帶著彈痕倉皇逃離,而我方三、四十架轟炸機無一受損,我機翼上有五個彈孔。

七時正,我降落到酒安機場上,大隊長張孟坤(編註:第二大隊大隊長張廷孟?)高度讚揚了這次空戰勝利,在以一擊九的情況下,保住了我方僅有的的轟炸機群。這次空戰的勝利表現了中國空軍高度的愛國精神,大展了中國的威力,大滅了日寇的志氣。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五日,我帶領七架飛機到嘉興機場降落後,接到筧橋副校長蔣堅忍的電話,說有八架雙尾敵機(編註:應為日本海軍三菱九六式陸攻11)在嘉興西南角上,令我隊迎擊。我立即率隊起飛前往攔截,我機首先發現敵機群,這時我隊其它飛機還沒有跟上來。我單機向敵後隊接近,看到敵後隊在敵機群左邊,這時敵機也發現了我在尾追,立即把後隊調往右邊(示意圖)(1)

我當機立斷猛衝到敵機群右前方,向敵機群掃射了一梭子,敵機普遍中彈驚慌失措。我盤旋一周後,又向敵機群攔頭射擊第二梭子,敵機人員傷亡很大,失去戰鬥能力。這時,大雨如注,敵我雙方都進入濃雨之中,互相都看不見了。這次初戰的勝利,主要是利用敵機指揮錯誤,我機衝到前側,利用有利攻擊角度,使我機只面臨兩架敵機的射擊範圍,而敵機八架均在我機掃射範圍之內。如果敵機這時把後隊又擺到右邊,那我機就不能再打了。

我機鑽出濃雲後,繼續尋找敵機,過不了一小時,飛過大西山後,終於又發現了那八架敵機。當敵機發現了我機尾隨後,敵前隊四架向下滑去,後隊四架繼續前飛。我咬住後四架中的尾機,當靠近時,即從側後方最後一架敵機進行掃射,敵機中彈起火直線滑去。我又盤旋監視,直到敵機墬落到地上,轟第一聲巨響,火光沖天而起。敵機被自身攜帶的炸彈炸的粉碎。機上六七人無一逃生。這時在場的我方飛機向我祝賀這次擊傷數架,擊毀一架敵機的勝利。我機翼上有七個彈孔。

  關於這次空戰的勝利曾登載193781617日兩天的《中央日報》上。為這次空戰的勝利,曾準備獎給我兩萬元整,但後來拖延未發。

()一九三七年九月八日,在武漢。蔣介石給"八一四""八一五"空戰有功人員授獎章。授獎章的五人是:高志航、劉粹剛、周庭芳、XXXXXX

  高志航原是我的教練,在領獎章後不久,一次日機九架轟炸開封機場時,他在尚未起飛的機上陣亡。 (編註:19371121日高志航在河南省周家口機場駐地,因當時防空警報系統落後未察覺敵機來襲,慌亂中開車失敗,遭日機於地面上轟炸陣亡,後來定此日為『防空節』)

劉粹剛後來也陣亡了。 (編註:19371026日奉命飛山西協助陸軍作戰。是日抵太原時天色已暮,乃轉飛洛陽,於迫降時不幸撞上山西省高平縣西南角城門魁星樓殉難。)

()一九三七年九月十五日,在武漢。敵機十四架來襲。敵機八架在上層,三架在中層,三架在下層,我機起飛迎敵,先前八架向我開槍後過去了,我盯著中層的三架,朝中層右後方的一架俯衝下去,打了一梭子機槍子彈,這架敵機右翼立刻中彈,冒出黑煙,速度顯著減慢了,其它兩架已離這架很遠了,形勢對我非常有利,但因我機的機槍卡殼,無法再繼續射擊,眼睜睜看著這架受傷掉隊的敵機逃走了,我機翼上有八個彈孔。

  同時,我方其它飛機均未擊中敵機,因沒有採用迫近俯衝加速的緣故。通過這次戰鬥總結出一條經驗,今後我隊如遇敵機,則採用梯隊連續攻擊的辦法;即首機向敵機射擊後,馬上返回,再由第二機向敵機擊後返回,餘照此行。

()一九三八年八月六日,在昆明天氣很好,我最先向敵機開槍,打的是最靠左邊最後一架敵機。如圖:

敵機中彈漏油墬毀,敵機飛行員跳傘後被俘。這次空戰校長周志柔(為周至柔之誤)親自在場觀看,但是後來周志柔判斷非常不公允,竟把擊毀這架飛機的主要功勞標到另一位一槍未發的飛行員頭上。而那人駕的飛機是在右邊離九號敵機很遠的地方,當時很多人都在場可以證明。

空戰以少勝多戰例與經驗介紹

1.我機一架,敵機八架。我機追擊敵機時,我機可從敵機缺口處衝到前側,然後以慢速從有利角度向敵機埽射。

2.我機三-四架,敵機九架。則可以依下列隊形,我機前三架分別追擊敵三長機,後一架任護衛。

3.我機九架,敵機九架。我機編成三梯組,每次以一組出擊,餘二組監視敵機的動態,周而復始,輪番攻擊敵機。

4.我機九架以下,敵機27架對陣時,我機編成三梯隊,每次以一組出去,餘兩組監視敵機動態,周而復始,輪番攻擊敵機。

5.一九三七年八月,約二十日夜,於南京。敵機來三架,我機兩架追擊。分左右攻擊敵後兩機,因能見度很小,敵機又不開燈,只能從下向上射擊敵機腹部。我駕駛的飛機開槍後沒有擊中,我方另一機沒有開槍。只將敵機驅走。

6.某次夜班,敵機來九架,我機四架。我機編成兩梯組,週而復始,輪番攻擊,從下向上射擊敵機腹部,將敵機驅走。

7.我所創造的飛行動作:

(1)與正滾翻相反的後滾翻動作;

(2)與內墜滾動作相反的外墬滾翻動作。

至今尚未發現有人實踐過,這是難度極大的動作,在實戰中很有用處。

我所尊敬和熟識的人

一、岳飛:南宋抗金名將是在河南省湯陰縣出生的,因洪水氾濫,母親攜帶他坐在衣盆哩,流落到內黃縣,是在內黃縣長大的,我的老家也是內黃縣,從小就在長輩那裡熟記了岳飛精忠報國的許多故事,深印入腦海,始終為盼,使我下決心投筆從戎,考取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第九期),後又因考入筧橋空軍軍官學校筧橋二期,就入此校學習直至畢業。當我駕起飛機和日寇血戰時,就以岳飛的"滿江紅""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的精神來保衛祖國。

二、華羅庚:曾為筧橋航校教授,敎我的數學,在班上我為組長,帶領七個學員。

三、李桂丹:是筧橋同班同學,後來又共同戰鬥過,真可謂是比翼齊飛,搏擊風雲的老友了。

摘自網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