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隊 第一中隊隊員 鄭定澄

 

定澄少尉的身世,空軍官校第十三期生,第三批留美學生,他是個南洋華僑,原藉廣東,年二十五歲,學飛前曾受過高等教育,他的英文及北平話都講得很流利,臉上時常浮顯著笑容,大伙都很喜歡親近他,他談起轟炸黄河鐵橋,眼裹充滿著興奮回憶道:

我們轟炸黄河鐵橋是七月二十八日,B-25二架,由中美混合團隊的領隊是美籍(Mog Willims),我是他的第二僚機。當日我們接到命令後,每個人都非常沉着,很敏捷的準備一切;一個美籍飛行員還寫了遺囑,交予同事。據說敵人對該橋防空設備非常完善,高射炮及高射機槍,構成了嚴密的火網,真是銅牆鐵壁不易進入,於是我們在起飛前就計劃怎樣來使他們的防禦失敗。

我們飛到中途與三大隊的前來掩護P-40P-51驅逐機共計十六架會合,距離目標四十五里處,己看見很長的一條帶子橫放在大地上,我知道快到了,這就是黄河,我們相互打招呼,準備一切,小心敵機偷襲。

我不時的仰頭看,突然見到P-40P-51成羣結隊飛奔而去,遠遠的幾個小黑點,越來越近,看清楚了共計有六架零式機排成一線冲過來,P-40己左右包夾圍了上,我們也緊張起來;在上方展開了一場混戰開打,剎那間見到兩架敵機中彈,一架冒著黑煙一架着火尾旋下跌往下墜,其餘敵機一看情况不妙,都散開逃命,部份驅逐機仍然窮追不己。

此時,我們的B-25機,己距離鐵橋很近了,我們依計劃,將機頭下按貼著地面飛,並且分散開來飛,我們的長機首先從橋的左方衝過去,兩岸和橋上的敵高射砲機槍,都向我們射擊,天空出現無數的白烟圍,橋的上方簡直為硝烟所籠罩,此時的火力真太猛烈了,只見長機很速迅通過投彈,向右斜升上去,炸戰爆炸了命中目標,橋樑與橋 柱飛上了天在落入河中,激起有二三十丈高的一支水柱,他的任務完成了。

該輪到我出場了,我很迅速的躲在一座山後面,低飛下來,低得真是很驚人,一不小心就會撞擊水面,即加大油門從山後轉出來, 對準橋基直衝過去,低空轟炸是最危險的,機上機槍手孟愚朋及王長富二人,用機槍向橋頭兩邊敵人機槍塔掃射,掩護我機前進,打開投彈艙,投彈手胡方城很沉着的計算飛行地速,調整每顆炸彈的投下距離和今後的航向,敵人的槍炮如噴火似的向我機射來,我從橋頭直冲至橋尾,丟下炸彈拉起飛機,在敵人的砲兵陣地頂掠過,孟王二人不停的對敵陣地掃射,我將飛機爬高,四週的高射炮火都没停過,我兜了一個圈子,仍回到橋附近看看成績如何?

我投下的是延時炸彈,只見轟然數響,震憾山谷,橋樑塌了下去了,橋上的塔樓被擊毀了好幾垛,正在冒煙,大家真高興極了,我回頭來看胡方城也正在向我得意的傻笑,並且手指著機上的砲塔叫我瞧,還申了下舌頭,啊!砲塔的罩子全被打掉了,人意外的一點傷都沒有,兩人會心一笑,任務完成,放輕鬆的心情返航。

返回基地後,我們的機尾機槍手王長富比手畫脚的到:最可笑是 我看到一個日本鬼子 驚慌的跳下黄河。

當我們衝到橋尾時,一個塔樓内的日本鬼子十來個探頭探腦跑出來觀望,給我看到馬上就用機槍掃過去,他們連忙往塔内跑,口小人多一時擠不進去,塞在外面給打得七倒八歪,一個日本鬼子嚇 壞了一急之下跳到黄河堨h給水帶走,這個塔樓内的敵人大部份都嗚呼哀哉了。

定澄少尉說協助河南作戰是在五月份的事,五月六日我奉命出任務,我和楊錦鴻各駕B-25一架出擊襄城臨汝,任務是阻擊敵機械化部隊。我們飛到襄陽上空,早己看見地面塵土大起,日軍的縱隊绵延二三十公里在前進,内有坦克、裝甲、油料車隊,我們乃向目標俯衝而下轟炸掃射,火箭砲的威力最大,命中的坦克車裝甲車,只見一股爆炸火團就被打翻在道旁,十幾輛油料車皆起火燃燒,突來的攻擊行動日本鬼子成了熱鍋內的螞蟻,想逃走都難,直到我們的槍彈快用完才饒怒了他們,這一次是最痛快的一次出擊,打亂了日軍作戰計劃,使我們的陸軍能從容的佈置及休息,後來又連續出動數次,完全粉碎了此機械化部隊的增援活動。

定澄滿意的接著說:五月十二日我中美混合團編隊出襲洛陽,此次我王大隊長育根領隊,飛行員林汝澄、楊錦鴻、 鄭定澄、黄潤和、楊天雄,領航員為王聘、葛金、敦範、郭飛詮、謝蔚宗,射擊士為羅秉歉、李光福、孟愚朋、王佚、龔傑、金坤根,及第二中隊的隊員,還有一些美國人,及别的大隊驅逐機做護航,這次任務是洛陽三山村敵坦克車集中地,我們起飛後,浩浩蕩蕩直奔洛陽,忽然通信員說接到指揮官命令,最新情報得知,敵坦克車己聞風移動,向龍門方向去了,叫我們改飛龍門附近尋找轟炸,這使得我們有些茫然了。

轉飛到龍門後,就在附近盤旋,敵人的高射炮向我們打來,我們知道敵人的砲兵陣地就在下方,

(民工在整理機場對面是中隊的B-25輕型轟炸機)

大家散開各自尋找目標,我想日軍一定在樹林 堶授繭菕A因為他們才移防不久,偽裝來不急。我看見一可疑樹叢,就將炸戰都傾倒下去,果然,樹林裹有如火山噴口,濃烟直升雲霄,樹木腾在空中,林子内跑出很多日本兵,東西逃竄,至為狼狽,我更低飛 讓射手過過隱掃射一番,全體安全返回基地後,情報己傳來,此次轟炸敵炮兵陣地全被炸毀,毀砲三十餘門坦克車二十餘輛,此次戰果竟如此的圓滿有意思,在他抗日的經歷上又前進一步。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