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塵封的記憶

 

那是一個平常的週末,我們從加州矽穀飛抵鳳凰城,然後驅車7個多小時到達德州邊陲小城EI Paso的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Fort Bliss National Cemetery),代表我們家人第四次去看望我的二叔。

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前門 美國國家陵園徽記

“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是美國100多個國家軍人陵園中的一個,位於德克薩斯州的埃爾帕索縣,在布利斯堡軍事中心管轄區域內。陵園呈長方形,藍天白雲下園內芳草如茵,靜謐、寂然。潔白大理石墓碑鱗次櫛比,排列有序,宛如逝者組成龐大的軍隊方陣,聲威浩蕩,非常壯觀。

陵園的整體面貌

二戰老兵的女兒悼念父親

目前,在布利斯堡總共安息著34,670位近百年來在各個戰場,如二戰、朝戰、越戰等為國殉職的現役軍人、長期服役的退伍老兵、聯邦政府擔任過職務的退伍軍官以及他們的家屬。因為是週末,不少逝者的親屬,開車帶著花束來悼念親人,滿懷悼念之情在墓碑前默哀,其中有妻子來看望亡夫,也有兒女用輪椅推著老母追悼父親……

那天,不知道當日為誰舉行安葬儀式,部分道路需繞道而行,陵園下半旗致哀,整個園區顯得更加莊嚴肅穆。

當日陵園為下葬的軍人下半旗致哀

二叔的墓碑在美國德州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

沒費太大的功夫,我們找到了二叔的墓碑,因為每個墓碑上有特定的編號,事先可以從網站上查詢。和二叔埋葬在一個園區的是二戰期間犧牲的軍人,其中有五十多位是原民國空軍將士。所有的墓碑上除名字之外,還刻著軍銜,軍種(CHINESE AIR FORCE)及去世日期等……

尋找在美國學習期間去世的二叔,包括他的埋葬地點和死亡原因,一直是我們家族的一個願望,這個過程曲折而漫長。當我們最終找到二叔的墓地時,沒有想到和二叔埋葬在一起的竟然還有五十多位民國空軍英烈,死亡的時間都是在1942-1945年期間。由此,我們更想瞭解這些英烈們究竟是在怎樣情況下犧牲的,他們的家人是否知道自己的親人在這裡?

我的二叔李嘉禾

二叔李嘉禾於1921年出生於北平書香世家,家中兄妹四人,他從小聰慧過人,為人沉穩內斂,志向遠大。記得以前我父親對這個弟弟總是讚賞有加,說他不僅為人親和,而且“天文地理無所不通”。二叔先是考入北大數學系。抗日戰爭爆發後,全家人隨北大教書的祖父先後輾轉去了雲南昆明。 1939年二叔轉入西南聯大物理系,按時間算,當時他應該與楊振寧同系。

抗戰初期,日寇佔盡空中優勢,而民國空軍的飛機數量少,機型落後,後勤維修條件也差,無法與日本空軍抗衡,在空中對陣經常損失慘重,致使日本飛機在中國土地上肆意狂轟亂炸。

1941年珍珠港事件之後,美國正式對日宣戰。作為對日戰爭的一個重要環節,美國開始加大對中國的軍事援助,包括派遣空軍志願隊到中國作戰,為民國政府提供更多更好的戰鬥機和轟炸機,並培養大批空軍飛行員,以期奪回在中國大陸的製空權,進而以中國為基地,對日本本土實施戰略轟炸。

美國空軍"志願隊",即陳納德將軍領導的飛虎隊,在194210月改編為"駐華特遣隊"(駐防印度美國陸軍第10航空隊組成),為了增加在華美空軍力量於19433月,擴大編制成立美國陸軍"14航空隊"

唯一留下的二叔照片

與此相應,國民政府決定在全國各大學大批召募空軍飛行員。西南聯大學生積極響應號召,踴躍報考,勇赴國難,全校形成了從未有過的從軍熱潮。聯大3位校務委員會主席讀大學的兒子率先做榜樣,教授們在“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兵”運動中的表率作用在西南聯大一時傳為佳話。我二叔親眼目睹日寇飛機在中國領土上狂轟濫炸,昆明的平民百姓死傷相藉,難民流離失所。他懷著一顆憂國憂民的心,毅然棄學從軍。後來從他的出生年份和犧牲年份推算,他考入中央空軍航校大約是在1943年間,也就是他在大學二年級之時。

當時每個投考空校的學員都懷著英勇報國的雄心壯志,昆明巫家壩空軍航校的大門兩旁有一副醒目的對聯“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他們經過短期培訓考試,被派到美國繼續接受各種飛行訓練。然後分批回國,配合空軍的各個轟炸機和戰鬥機大隊,與美國空軍盟友並肩作戰,給日寇以沉重的打擊。

萬萬沒想到,就在我二叔美國受訓即將回國前夕,一紙陣亡書由軍政部傳回昆明,將他永遠地留在了美國。

這突如其來的噩耗,讓全家人傷心欲絕,老師和同學皆為之扼腕嘆息。

雖然,祖父母和家人都明白,參加空軍抗擊日本侵略者,生還的可能性很小。據統計,當時的空軍學員從中央航校畢業上戰場,能活過六十天就算長壽,沒有多少人還期望能看到抗日勝利那一天!可是,從遙遠的美國訓練基地傳來的哀訊,還是讓家人禁不住喟然頓首朝天長嘆。

真所謂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

中央空軍航校校訓 (網絡圖片)

二叔為國從軍,英年早逝,他的故事令人唏噓感慨,同時也留下了幾十年未能解開的謎團。當年的陣亡通知書只用一段話簡述了二叔的死因,他的父母兄弟姐妹,沒有人知曉他當年的經歷,那次飛行事故的緣由,以及殉難人員遺骸掩埋所在地。

二叔,您在哪裡?

尋找二叔的足跡

1945年終於迎來了抗戰勝利!全國人民還沒有高興幾天,緊接著的就是國共內戰,後來國軍撤退去了台灣。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當年國軍的抗戰歷史被改寫。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中,所有參加過國民黨軍隊的都成了“階級敵人”,遭受到政治迫害,或身陷囹圄,或發配勞役,或生活困頓,或面對家人的冷漠與隔閡。當年那些保家衛國,為抗擊侵略者而犧牲的戰士無人問津,有的甚至連墳墓都被人搗毀。

文革抄家過後,掛在我祖母臥室裡的那張二叔英俊的戎裝照片不知了去向,祖父也被紅衛兵批鬥置死。我父親當年曾在昆明參加美國陳納德將軍指揮下的“飛虎隊”,組織修理飛機和設備,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扣上“美蔣大特務大間諜”的罪名,遭到批鬥、抄家、毒打、縮減住房、逼迫在裡弄裡打掃衛生、還被專政隊隊員按著頭向“偉大領袖”下跪請罪。我們的左鄰右舍也有很多家庭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磨難,甚至有的人因為忍受不了慘無人道的折磨而自盡。 

那些年,誰敢公開詢問關於二叔的事情?

儘管如此,在我們家族裡,大家依然緬懷二叔為抗日而犧牲的事蹟。可問題是,長期以來沒有人確切知道二叔犧牲的緣由。在親戚之間甚至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說二叔是“教官為了慶祝學員畢業,喝了酒之後帶他們上飛機,結果撞山而亡。”凡是有點常識的人都應當想到,軍隊正式的死亡通知書不可能使用這樣的文字。不知道哪裡來的傳聞或臆想,結果在中國的親戚之間越傳越走樣。如果真是那樣,美國空軍的軍紀,條例,指揮,調度也也太不可思議了。

九十年代,中國開始改革開放,沉重的國門終於打開,我哥和我相繼出國到加拿大留學,而後又到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工作。有一天,遠房親戚從台灣空軍方面查到了二叔埋葬的地點!

焚香祭拜為國捐軀的二叔

紅圍巾打成結安放在二叔的墓前

這個消息振奮人心!
   我四叔家有一個美國女婿Rick Levin,自告奮勇與陵園聯繫,陵園管理處回信中寄來了二叔墓碑的具體位置。四叔在美國的表侄立即帶著兩個兒子驅車二千公里從洛杉磯趕去德州祭奠。他在二叔的墓碑前燃香祭拜,並且獻上花圈和輓聯。輓聯的上聯是“盡忠取義枕天涯黃沙身陰萬世子孫”,下聯是“救國衛民灑一腔熱血心昭千秋日月”。

我堂姐也從中國專程飛到美國去為二叔掃墓。她對當地的小鎮人生地不熟,一時找不到買花的地方,只好解下脖子上的紅圍巾,打成結安放在二叔的墓前。她在回程的飛機上,懷著激動的心情寫下了感人的悼文《在二伯伯墓前》,以告慰二叔在天之靈和已經離世的祖父母等其他家人。

近十幾年來,我們全家人一直都在尋找與二叔有關的任何資訊,其中一位元堂叔在《環球人物》2015年第34期“西南聯大學子從軍”一文裡,發現了以下這段話:

北大校園內有一塊石碑-----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紀念碑,是比照雲南昆明西南聯大舊址上的原碑1:1複製的。碑的背面鐫刻著抗日戰爭期間從軍的834名學生的姓名。從西南聯大考入巫家壩空軍航校的12名飛行員中有5名陣亡烈士:

氣象系學生戴榮钜,19446月在長沙與敵機作戰時殉國;

機械系學生王文,19448月保衛衡陽戰役中殉國;

另三名是:先修班的吳堅、機械系的崔明川、物理系的李嘉禾 

他在郵件裡說:“我們相信懷念他的絕不止是我們李家人。他雖然英年早逝,但以烈士名列西南聯大紀念碑足以使他流芳百世。”

我們為二叔的名字刻印在聯大紀念碑上而感到欣慰。雖然他犧牲在遙遠的美國,沒能與入侵者浴血空戰,但他為國英勇獻身的精神讓人永遠緬懷。

著,我們也從互聯網上發現了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革命室研究員聞黎明發表的《關於西南聯合大學戰時從軍運動的考察》當中,有一段關於我二叔的回顧:

國立西南聯合大學抗戰從軍學生題名碑

有些同學雖然不是倒在槍林彈雨中,卻或在訓練中罹難,或有非常情況下失踪。徵調到航空委員會的外文系1944級朱晦吾同學,和電機系1945級沈宗進同學,就是在穿越野人山上空時失踪的。而祝宗權同學則在一次空軍跳傘訓練中失事身亡。崔明川同學也於1943年在美國接受飛行訓練時失事撞山,同樣在美國空軍受訓的李嘉禾也是由於事故殉難。

201311月,我哥從加州飛往新墨西哥州的首府Albuquerque,然後驅車270英里,穿過新墨西哥州進入德克薩斯州的El Paso市,到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祭奠我二叔。他給我們的郵件裡是這麼寫的:

“我在墓前放了一面美國國旗和兩盆白菊花,代表我和我妹妹,也代表我們父母子女,以及我們李姓家族所有的親屬向二叔致敬。在我們心裡,二叔永遠和我們在一起。”

就在巡視墓園的時候,他感到非常震驚,因為在二叔墓碑的周圍發現很多刻有Chinese Air Force (中國空軍)的墓碑!他仔細查閱了這個陵園的名冊,找到了這樣一段資訊(譯文):

 “在1944年秋天,中國當局正式選定了Fort Bliss軍事基地作為在訓練中遇難的中國空軍軍校學員的安置地,其中55人被安葬在Fort Bliss的國家公墓。”

上面的這一段文字沒有說明在訓練中遇難的民國空軍軍校學員人數是55人,還是至少是55人。也沒有說明那些遇難的中國空校學員是在一次空難中死亡的,還是在多次事故中分別遇難的?幾次去陵園祭拜我二叔,我們只拍攝到52名當年因公殉職的空軍英烈,有些可能埋葬在其他地方,也有可能被家人移走了。

我哥在該陵園的E區裡,一共找到近50個中國空軍軍人的墓碑,他給每一塊墓碑都拍照存檔,並且記錄在MS EXCEL電子表格上。因為時間不夠,他沒能把陵園裡從AZ的墓區全都搜索一遍。

從這些墓碑上,他看到了三個資訊。第一,他們都屬於民國空軍。第二,他們的身份跨越很大,從軍校學員(cadet),中尉(sub lieutenant),到上尉(Captain)。第三,犧牲的時間從19421947年。

他在給家人的郵件中鄭重提到:

到現在為止,我還無法確認二叔當時的前後經過,包括

1.在什麼時候和從中國的什麼地方來的美國。

2.到美國後在什麼地方學習。

3.什麼時候出的事,怎麼出的事。

希望我們能找回二叔的往事。只有到那時,我們才能真正把二叔給帶回家來。從此以後,尋找二叔飛機失事原因成了整個搜索的重心。我哥哥甚至大聲疾呼:“哪裡有自己的孩子無緣無故犧牲了,而家裡的親人這麼多年對此一無所知?”

我哥祭奠二叔時安放的白菊花和美國國旗

其實,我們都知道,這裡有歷史原因,政治原因,也有遠隔太平洋、路途遙遠的原因。特別是我們的祖父母、父親及四叔,所有可能知曉當時一點情況的上輩子老人相繼都過世了,從哪裡還能瞭解到更多的關於我二叔當時參軍受訓的情況呢?

由此我們也明白了,空軍飛行員的訓練確實是一項非常危險的課程,特別是在二戰那個年代,作戰飛機的可靠性和安全性並不是很好,在訓練時因各種事故而導致人員傷亡的事是經常發生的。

不過,真是要感謝互聯網的普及,任何資訊都可以通過互聯網找到。當然,要想從漫無邊際的大數據中真正找到所需要的資訊,猶如大海撈針,還是要花費很多的努力……

通過穀歌搜索,我們在“空軍軍官學校第十六期航空班學生名冊”【1】上找到了二叔的名字,得知他出生在當時的北平市,民國十年生人。我們又從“空軍官校抗戰期間各批次留美學員名冊”【2】上,發現他是第七批留美航校學員。第十六期一共有120名航校学员,其中有73名通过考试及體检送往美国培训。

接下來的問題是我二叔究竟是在美國什麼地方接受訓練?在哪裡出事的?

整個搜索工作分成了二個方向:一是按照空軍機場查詢,二是按照飛機事故記錄。在這方面我哥做了不少調查研究,列舉了一些可能性。然而,僅德克薩斯州一個州就有29個空軍機場。究竟哪個是民國空軍的訓練基地呢?

儘管美國空軍飛行事故記錄很完善,從1911年到1955年空軍每一次事故都記錄在案,每一項記錄有日期,機種,飛機編號,團隊編號,團組編號,機場名稱,事發原因,事發等級,駕駛員姓名,國家代號,州代號,以及事發地點。可是,因為歷史數據以及網站製作陳舊,每次搜索只允許單一選項。如果按日期檢索,僅194410月這一個月全美國大小飛行事故就有1191次。通過檢索也讓我再次看到了美國空軍在二戰期間所付出的努力與犧牲。可問題是,到底是哪一次事故奪去了我二叔的性命呢?

網絡搜索只能又回到了查找歷史資料上......

民國三十三年第十六期生第七批留美學員於雷鳥機場(Thunder Bird) 初級飛行學校結業典禮,其中應該就有我二叔。(網路圖片)

第六批留美歸國學員的回憶中提到

第二年年一月,全班同學飛經印度加爾各答、孟買,乘英艦MARRIPOSA號,繞南非名城好望角,橫渡大西洋,四月九日在紐約登岸,乘火車抵阿利桑那鳳凰城美國空軍訓練中心所屬之威廉士、雷鳥、馬拉那、鹿克等機場,相繼完成初級、中級、高級與轟炸戰鬥等訓練。十二月畢業後,戰鬥科留在鹿克機場,轟炸科則赴柯羅拉多,拉亨塔,分別接受部隊戰技訓練。

三十三(1944)年三月五日訓練結束,兩組同學分別至洛杉磯登船,於七月間返抵印度,接機後於十一月正式編入我國空軍第一、三、五大隊,參加戰鬥序列。

看來,在美國培訓過程中,飛行培訓中心是根據空軍學員的學習進程,把他們派送到不同的機場進行訓練,而不是原先設想的集中在一個地方學習。認識到這一點之後,我把歷年來所有與民國空軍學員訓練有關的機場事故資訊全部都拷貝到MS EXCEL電子表格堙A以便查詢,也為今後幫助尋找在美國犧牲的其他中國空軍人員提供了方便。

我想,既然傳說“二叔通過訓練,準備回國”,那就應該在最後高級班訓練機場,於是,把搜索目標鎖定“鹿克” (Luke Field)機場。

果然,在Luke Field機場歷年飛行事故紀錄中找到了我二叔的名字Lee, Chia-Ho

那是1944225日,二叔駕駛著編號為42-43998AT-6C戰鬥機,在機場跑道滑行時出過一次事故,使飛機受到3級損傷。

這條資訊讓我興奮不已,彷彿看到二叔駕駛著戰鬥機在Luke Field基地參加例行飛行訓練的過程。儘管19442月離開他犧牲的10月還有一段時間,但是這條資訊至少讓我在資訊浩如煙海的互聯網上追踪到了二叔在美國受訓的足跡! 

反復比對民國空軍犧牲者的名單與陵園網站逝者名冊,我又發現,與二叔同一天犧牲的還有另外兩位民國空軍學員,他們是陳冠群和楊力耕,三個人的下葬日期相同,都是中央空軍航校十六期、第七批赴美受訓的學員【2

再次搜索,我又看到1944101日那天在Luke Field 訓練基地的記錄上有一次重大的4級飛行事故。失事的飛機是美國空軍駕駛員Slater, Kenneth W 所駕駛的AT-7編號41-21106的戰鬥機,事故的原因在於飛機著陸時發生機械的故障。

綜合以上搜尋結果,我發郵件給美國“航空檔案調查與研究”網站(Aviation Archaeological Investigation & Research),訂購“飛行事故報告”(USAAF/USAF Accident Report),並告訴對方說,我還知道另兩位同一天去世的民國空軍軍人的名字,希望能協助一併查找。

第二天我特地打電話查詢。工作人員告訴我,根據郵件中的資訊,他已經找到相關資料,與我二叔有關的飛行事故實際上發生在奧克拉荷馬州威爾·羅傑斯空軍機場(Will Rogers Field, Oklahoma)。

失事的飛機是轻型轟炸機TB-25D,編號41-29867。當時飛機上共9人,機長Bron E Barrett,乘員中3人是民國空軍學員,其餘6人是美國空軍。事發地點在離El Reno Oklahoma以西10英里的地方,事故等級為5級,失事原因是KCRW Killed in a Crash Due to Weather)。

他還證實了那3名民國空軍正是我查尋已久的二叔和他的兩位戰友!更加令人驚奇的是,那架嚴重損毀的飛機上居然還有一位生還者,他是位美國空軍士官。

二叔最後乘坐的B-25D轟炸機雄姿 (網路圖片)

整個事故報告共46頁包括5張墜機現場圖片,費用是34美元。

慘烈的空難

懷著沉重的心情,下載155MB長達130頁的美國空軍戰爭部存檔的《飛行事故報告》。我點亮了檯燈,在計算機螢幕上小心翼翼地打開這本厚重的歷史卷冊,開始仔細閱讀墜機事件的詳盡記錄。隨著事故報告一頁一頁地翻過,房間內外的一切都靜止了,然而我的心卻越跳越快。跟著眼前一張張圖表,一幅幅照片,一筆筆簽名,走進了歷史的峽穀。我彷佛聽見了那架TB-25D撞擊山坡時發出的轟然巨響,看見了事發地點翻騰的火焰。我奮力奔跑加入了最先趕到出事地點的幾位當地駐軍軍人之中,在和他們一起,一邊躲閃著炙熱的火舌,一邊將倖存者奮力拖出飛機的殘骸……

為執行越野飛行任務,二叔所乘坐的飛機於1944930日,星期六,晚1046分,從Atlanta空軍基地起飛,預定飛往俄克拉何馬州的Will Rogers機場。飛機的駕駛員是機長佈朗 巴雷特。除機長之外,飛機上還有8位乘員,其中3位是民國空軍學員,5位是美國空軍軍人,包括領航員,機械師和通訊長。 3位民國空軍學員的名字和軍人編號分別為,Chen, Gwon-Choon(陳冠群),597Lee, Chia-Ho(李嘉禾),431Yang, Li-Geng(楊力耕),577。他們的軍階都是準尉,在空軍裡的職稱都是副駕駛員。

由於機長沒有及時接聽天氣預報並與指揮塔保持聯繫,誤將飛機設置在自動駕駛檔,空中不穩定氣流導致突然墜機。飛機撞上地面後立刻解體,照片顯示飛機殘骸散落滿地。特別是,該機起飛前被加滿了油料,出事時油箱裡還存有大量汽油,墜機後火勢迅猛燃燒,以致救援人員幾分鐘趕到之後,也無法及時搶救墜機生還者。

唯一倖存下來的是負責飛行通訊的美國空軍中士John L. Carpenter,他受了重傷,從事故發生現場得以營救之後,在醫院裡躺了二天才甦醒過來。可是,他無法提供任何相關資訊,因為出事時他坐在飛機尾部的通訊艙,沒能看到聽或到駕駛室裡所發生的一切。

二叔乘坐的TB-25D在克拉荷馬市附近撞山墜毀

1944103日,也就是事故發生後的第三天,一個由美國陸軍空軍的飛行安全部官員主持的“事故調查委員會” 成立,並且將辦公地點設在離出事地點很近的威爾羅傑斯軍用機場。這個委員會的成員對事實經過和有關的檔案文件作了採證,最後在1019日向陸軍空軍總司令部提交了《飛行事故調查報告》。

左:在與地面強烈撞擊之後,TB-25D解體,爆炸,燃燒,其殘骸散佈在一大片區域內

右:“事故調查委員會”繪製的事發地點環境分析圖,綜合了地形,雲層高度,霧氣分佈,以及能見度。

事故報告詳盡記載了事發時間地點,飛機機型,飛機編號,所在部門,機組人員,飛機駕駛員,駕駛員飛行小時數,飛機損毀程度,生存者調查,搶救小組報告,各機場通訊報告,各地氣象預報,飛機維修報告,還有一些觸目驚心的現場照片。

綜合了所有查證事實,調查委員會把地形的起伏,雲層的高度,霧氣的分佈,以及能見度按照比例繪在一張圖上,合理地還原了事故現場附近的環境。地理和氣象環境如此不利,駕駛員不和地面氣象站保持聯繫,不檢查飛行高度,還違反對飛行的高度的規範,使用自動駕駛儀去操縱飛機。就是這些因素導致了機毀人亡。

就在二叔他們8位軍人殉職以後的第18天,“事故調查委員會”向空軍司令部提交的結論揭開了那場空難的謎底。結論是這樣寫的:

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駕駛員的錯誤,在條令限制的飛行高度內啟用了自動駕駛系統。

次要原因:猶豫不決

潛在的因素:氣候

結論是簡短的,代價是慘痛的。

糾結了半個多世紀的疑問解開了,我們家人這些年付出的努力也有了結果。我想,如果二叔在天英靈有知,他一定會為我們這些後輩的堅持不懈而感動的! 今天,我們終於可以告慰烈士:“二叔,我們李家人從來沒有忘記您,沒有忘記您和戰友們為我們的民族、為維護世界和平所作的犧牲!” 

二叔所乘坐飛機失事報告主頁

我們失散多年的二叔終於可以回家了!

讓空軍英烈們回家

望著陵園裡一座座排列整齊的中國軍人墓碑,令人感慨萬千!他們是中美空軍聯合抗戰歷史無聲的見證人,是當年懷著保家衛國的宏願來美國接受飛行培訓的民國空軍戰士。雖然他們沒能有機會馳騁疆場,回到祖國在空中與入侵者浴血奮戰,但他們曾經駕機傲遊藍天,與和其他空軍戰友一起,用年輕的生命在民國空軍抗戰歷史上勾畫出濃墨重彩。

而如今,他們卻在遙遠的異國他鄉,像離群之雁顯得那麼的冷落、孤寂……

我和我先生不忍心讓英雄們常年默默無聞地躺在這荒涼的美國軍人陵園裡無人問之,特地再次開車出去帶回來很多的花束,滿懷敬意地安放在每一位Chinese Air Force (民國空軍)墓碑前。我相信,如果這些當年為抗擊侵略者捐獻出寶貴生命的英烈們地下有靈,一定會感到欣慰的。

抗戰勝利七十多年過去了,戰場的硝煙早已散盡,但​​是歷史不應該輕易被忘記。發生在中國的那場反法西斯侵略戰爭是中、美、蘇幾國軍人付出巨大代價換取來的勝利,我們應該永遠記住這些軍人為捍衛世界和平而獻身的無畏精神。緬懷抗戰英烈的本身並不是為了復仇和回憶痛苦,而是為了牢記歷史教訓,為了世界和平,不讓歷史重演。

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裡的民國空軍墓碑群(部分)

這些埋葬在德克薩斯州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裡的民國空軍英烈們用自己年輕的生命在警醒世人——不忘歷史、珍惜和平。

我們從陵園官網上查到的,1944年秋中華民國政府正式選擇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作來安葬在美國飛行訓練期間死亡的民國空軍學員。按理應該有55名中國軍人葬於布利斯堡。不過,根據我所拍攝的軍人墓碑數,以及在網站查到的中文名字,目前我們只發現了52位逝者。

此外,通過檢索歷次美國空軍飛行事故記錄,LukeMarana機場所發生的五級飛行事故中有16名民國空軍駕駛員沒列在這個陵園的名冊上,有35次四級事故的民國軍人也沒有查到去處。由此估計,至少還有幾十位犧牲的中國軍人不知去向。 “美國航空歷史調查與研究”(USAAIR)網站的工作人員告訴我,他對目前記錄的50+空軍人數也有懷疑。據他所知,二戰期間僅在亞利桑那州就有不少人遇難,而他曾經不止一次去過中國駕駛員墜機現場。他還告訴我,記憶中幾乎沒有任何中國家屬來詢問過親人犧牲的事故報告。

從烈士陵園網站,按照姓氏筆劃應該可以查詢到在這裡埋葬著的所有逝世者名單,墓碑位置和編號,死亡日期,埋葬日期,軍銜及所屬部隊等。問題是,中國人名的拼寫方法很不一樣,常常需要將名或姓分別輸入陵園網站查詢,才有可能找到。

經過仔細地查詢和統計,我們已經收集到在布利斯堡國家軍人公墓安葬的52名中國軍人的資料,包括他們的死亡日期,下葬日期,軍銜,墓碑號,還有前面提到過的在幾十次重大飛行事故記錄中的民國空軍飛行員名單。

我不知道这些曾经为国捐躯的国军将士的家人们是否知道英烈遗骸埋葬地点?是否也像我们一样走过曲折的寻亲历程?

去年,《世界週刊》上刊登了一篇“駝峰英雄魂歸故里”,那是關於美國飛虎隊隊員羅伯特·尤金(Robert Eugene Oxford)的遺骸73年之後回到故鄉佐治亞安葬的故事。我相信每一個人看到這篇報導的人都會為之感動。

Robert下葬的當天,美國佐治亞州Pike Country 政府為這位當年援華抗日戰爭而犧牲的美國空軍第十四航空隊上尉舉行了隆重的葬禮。大約有800多人自發前來參加,送抗戰英雄尤金這最後一程,而這800多人當中有一半是華人。

在葬禮上,美國空軍戰機編隊飛越墓地上空,向英雄尤金致敬;儀仗隊鳴槍,迎接英雄尤金魂歸故里。牧師在致辭時表示,“英雄們是為美中兩個偉大國家而戰,是為世界和平而戰,為正義而戰。”

紀念,是為了讓他們不被遺忘。如果我們不努力去尋找那些失去親人的家屬,讓這些國軍將士默默無聞地繼續躺在異國他鄉,不給這些為國捐軀的軍人們在國家抗日戰爭的歷史上樹碑立傳,實在有愧于這些先烈!

不能再讓這些英烈們默默無聞地流落在異國他鄉。我們這些後人所能做的,是盡可能幫助那些為國捐軀的抗日英烈們找回失散已久的親人,也讓他們的家人們瞭解英烈曾經走過的人生。如果有烈士親人需要尋找墓地,查詢飛行事故報告,請按照下面提供的郵件地址與我聯繫,我願意分享自己的經驗。

我們這些後人所能做的,是盡可能幫助那些為國捐軀的抗日英烈們找回失散己久的親人,也讓他們的家人們瞭解英烈曾經走過的人生,就像我們告慰二叔那樣,讓英雄們回家!

從烈士陵園網站上,按照姓氏筆劃應該可以查詢到在這堮I葬著的所有逝世者名單,墓碑位置和編號,死亡日期,埋葬日期,軍銜及所屬部隊等。問題是,中國人名的拼寫方法很不一樣,有大陸拼音 、也有廣東、臺灣韋氏拼音,常常需要將名或姓分別輸入陵園網站查詢,才有可能找到。經過仔細地查詢和統計,我們已經收集到在布利斯堡國家軍人公墓安葬的52名中國軍人的資料,包括他們的死亡日期,下葬日期 、軍銜、墓碑號,還有前面提到過的在幾十次重大飛行事故記錄中的民國空軍飛行員名單。

布利斯堡國家軍人公墓安葬的52名中國空軍軍人資料

 

英文姓名 軍銜 中文名 出生 籍貫 期別 犧牲日期 埋葬日期

Kao, Jui

 

 

 

 

 

11/16/1942

11/26/1942

Pei, Wen-Shen

 

 

 

 

 

12/08/1942

12/14/1942

Sun Yun Hsia

Cadet

 

 

 

 

02/07/1943

02/12/1943

Chu, Chao Fu

Cadet

朱朝富

 

 

空校14期第三批

02/16/1943

02/20/1943

Yuan, Sze Chi

Cadet

袁思奇

 

 

空校14期第三批

02/16/1943

02/20/1943

Chen, Han Ju

Sub Lieut.

陳漢儒

七年

廣東東苑

空校14期第三批

03/27/1943

03/31/1943

Chao, Shang Chica

(n/a)

趙上洽

八年

山東觀城

空校14期第三批

05/15/1943

05/18/1943

Wu, Ping Jen

Sub Lieut.

吳秉仁

河北清苑

空校14期第三批

06/23/1943

06/28/1943

Chen, Y. O

(n/a)

 

 

 

 

06/25/1943

06/28/1943

Chwei, Ming Chuan

Cadet

崔明川

 

 

聯大機械系學員

07/09/1943

07/17/1943

Chao, Kwang Lei

Sub Lieut.

趙光磊

十一年

河南洛陽

空校15期第五批

10/22/1943

10/25/1943

Sung, Haw

Sub Lieut.

  

十一年

四川邛嵊

空校15期第五批

11/09/1943

11/13/1943

Liu, Chin Yuan

Cadet

劉靜淵

八年

遼寧海城

空校14期第三批

12/20/1943

12/23/1943

Han, Chiang

2 Lieut

  

十年

四川東山

空校14期第三批

02/12/1944

02/15/1944

Lee, Wei Chang

Cadet

 

 

 

 

02/12/1944

02/15/1944

Lu Ju Hsang

2 Lieut.

閭儒香

八年

浙江鄞縣

空校14期第三批

03/20/1944

03/24/1944

Nun-Ming Shen

Cadet

 

 

 

 

04/08/1944

04/13/1944

Ta Fu Ching

SCT

 

 

 

 

09/09/1944

09/12/1944

Pai Chieh Chen

Captain

 

 

 

 

09/09/1944

09/12/1944

Lee, Chia-Ho

Sub Lieut.

李嘉禾

十年

北平市

空校16期第七批

10/01/1944

10/06/1944

Chen, Gwon-Choon

Sub Lieut.

陳冠群

十二年

廣東

空校16期第七批

10/01/1944

10/06/1944

Yang, Li-Geng

Sub Lieut.

楊力耕

十二年

河南

空校16期第七批

10/01/1944

10/06/1944

Tsao Yu-Kwei

Sub Lieut

 

 

 

 

11/24/1944

11/24/1944

Shih, Chao-Yu

Sub Lieut

施兆瑜

十年

江蘇武進

空校16期第七批

11/29/1944

12/04/1944

Che Lu-Si

Cadet

 

 

 

 

12/16/1944

12/20/1944

Chang, Siu-Yu 

Air Cadet

 

 

 

 

01/31/1945

 

Lee, Tsou-Min

2 Lieut.

李澤民

十 一年

廣東

空校16期第七批

02/12/1945

 

Van Shao-Chang

Sub Lieut.

範紹昌

十年

江蘇

空校16期第七批

03/14/1945

03/23/1945

Shu, Ming-Ting

Sub Lieut.

許銘鼎

十年

福建

空校16期第七批

03/16/1945

 

Wang Siao-Nien

Sub Lieut.

王小年

十二年

湖南醴陵

空校16期第 七批

04/04/1945

04/07/1945

Woo, Tsih-Shiang

Cadet

 

 

 

 

04/05/1945

 

Tien, Kuo-Zee

Sub Lieut.

 

 

 

 

08/29/1945

09/04/1945

Tsao, Shu-Cheng

Sub Lieut.

 

 

 

 

09/22/1945

09/27/1945

Cho, Chin-Yuan

Sub Lieut.

 

 

 

 

09/24/1945

09/27/1945

Chin-Chien Lin

1 Lieut

秦建林

河南武安

空校10

09/28/1945

10/03/1945

To, Chiew Sze

Cadet

 

 

 

 

10/25/1945

 

Chuang Chao Shu

Sub Lieut

 

 

 

 

11/27/1945

12/03/1945

Chi Hsiang Pai

Cadet

 

 

 

 

12/20/1945

12/23/1945

Foo Tehs Ning

Sub Lieut.

 

 

 

 

01/07/1946

 

Fung Pei Liou

Cadet

 

 

 

 

01/17/1946

01/22/1946

Wei Li

Sub Lieut.

 

 

 

 

01/25/1946

01/30/1946

Yang, Fu Kao

Cadet

 

 

 

 

03/09/1946

03/13/1946

Chuang Han Kuang

Cadet

 

 

 

 

05/21/1946

05/24/1946

Tien, Yu Chung

Cadet

 

 

 

 

05/28/1946

06/06/1946

Ping Yung Chow

Cadet

 

 

 

 

05/28/1946

06/06/1946

Tien, Juan Fu

Cadet

 

 

 

 

05/29/1946

06/06/1946

An Chi Chu

2 Lieut.

 

 

 

 

06/28/1946

07/12/1946

Ping Yao Chao

Cadet

 

 

 

 

07/19/1946

07/25/1946

Feng, Louis

Captain

 

 

 

 

08/03/1946

08/09/1946

Liu, Wan-Sen

Air Cadet

 

 

 

 

08/03/1946

08/09/1946

Wen, Po Chen

Air Cadet

 

 

 

 

08/03/1946

08/09/1946

Chang-Han Sheng

Captain

 

 

 

 

04/15/1947

04/19/1947

※備註:

朝富、袁思奇兩學員為航炸班

有顏色的空軍訓練人員皆為同一天遇難

 

中國空軍 班寧堡墓地(喬治亞洲)Fort Benning Post Cemetery 

英文姓名

軍銜

中文名

出生

籍貫

期別

犧牲日期

埋葬日期

Wu, Kang

Sub LT.

吳 剛

北平

空校12期第 一批

04/14/1942

墓碑編號47922929

Liang, Chien Chung

Sub LT.

梁建中

河南新蔡

空校12期第 一批

04/18/1942

墓碑編號47759055

Chen, Yan Chien

Sub LT.

陳衍鑑

廣東興寧

空校12期第 一批

05/10/1942

墓碑編號47757926

Li, Hsun

Sub LT.

李 勛

湖南安化

空校12期第 一批

06/27/1942

墓碑編號47748150

Li Chia "cash" Chiachia

Sub LT.

李其嘉

廣東鶴山

空校12期第 一批

06/27/1942

墓碑編號47756411

備註:

第十二期第一批學員完成高級飛行訓練,調往佛羅利達州((Florida)的首都搭垃赫細(Tallahassee)機場美空軍 第58戰鬥大隊接受部隊的作戰訓練(OUT),使用P-39型戰機 Air Cobra(空中響尾蛇),為前三點落地與噴射機相同,由於機重速度快於P-40,但不適於特技飛行,不適合於空戰飛行,主要用於對付地面坦克及海中的潛艇,曾多次飛至海上,對海面上的標靶作射擊訓練此新型機美方飛行員人也不太熟習,P-39機的構造很特別,37mm機關炮在機頭前,駕駛座的後方有塊鋼板,鋼板後面才安置了飛機引擎,所以飛機控制不好一迫降,飛機猛衝之下,炮管機頭往後頂,引擎很重往前推,人擠在中間就夾成了三明治。所以在受訓過程中,頭一天就摔死了一個同學,第二天及第三天分別又摔死了兩位同學,本期學員於見習期間內有五人殉學,美方學員亦有多人傷亡,P-39戰機往後也並未使用於中國戰場上。此型機後來美國人也很少用, 依照對蘇"租借法案"大都援助給蘇聯空軍使用了。

想知道更多此方面資料請聯絡李安

 

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

Fort Bliss National Cemetery

地址:5200 Fred Wilson Road Fort Bliss, TX 79906

電話:915-564-0201

網站: http://www.interment.net/data/us/tx/elpaso/ftblinat/index.htm

美國航空歷史調查與研究 (USAAIRhttp://www.aviationarchaeology.com/src/AFrptsMO.htm

我的聯繫郵箱

info.ww2.caf@gmail.com

 

1】《中華民國空軍軍官學校學生名冊》

2】《空軍官校抗戰期間各批次留美學員名冊》 

 

本文作者:李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