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生活》雜誌上的民國空軍

 

194111月,靠近墨西哥邊境的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一夜之間,街道上突然出現上百名穿著空軍軍服的東方人面孔,這情形不由讓當地民眾和媒體感到非常之好奇。次年54日,著名的美國《生活》雜誌週刊的封面上刊登了一位英俊的中國空軍頭像,並專題報導了中國空軍在美國受訓的情況。

在尋找二戰資料的過程中,發現了這麼一份雜誌。我猜人們一定會好奇地問,這位中國空軍是誰呢? 

他,就是二戰時期中央空校第12期第二批赴美學習飛行學員鄭兆民。

《生活》雜誌在題為“中國空軍”這篇封面人物專題報導堙A用以下這段文字來描述這位元元中國飛行員:

封面上這位略帶嚴肅的年輕空軍學員,是祖籍在中國廣州的Chao-Min Cheng(鄭兆民),在赴美學習之前,他已經在杭州空校接受了一系列地面訓練,打下飛行方面的一些基礎。可是,當他所在的航空學校遭到轟炸時,他和其他同學們艱苦跋涉1,000多英里前往重慶,然後又到了昆明,從昆明搭乘空運機飛至香港之後又再轉乘專機飛往菲律賓馬尼拉,從此處上客輪經太平洋前往美國,航行半途原本在美夏威夷補給之後前往美東岸紐約。1941127日,日本偷擊夏威夷“珍珠港",客輪馬上改變航道往澳洲方向航行,確認危機以過才返回夏威夷,可見有些地方依舊濃煙密佈,戰火己燃燒到了美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爆發開了。(因太平戰爭爆發第三批留美學員改飛駝峰至印度孟買上船行駛印度洋前往美國。)

正是從那堨L來到了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在雷鳥空軍基地完成初級飛行訓練。目前,鄭和他的同學們已經被提升為空軍 少尉,正在返回中國的途中,為的是去參加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戰鬥。

在中國抗戰最艱難的時刻,中國政府駐美大使宋子文積極和美國接觸,希望能獲得美國對中國的資助,就像美志願空軍一樣,美國人很少把這些事當作永久性的事來做,他們希望這只是權宜之計,是在中國空軍能夠訓練並準備好裝備之前,保護中國不受日本空襲的暫時措施,而獲得這些裝備的橋樑便是「租借法案」。雖然租借法案原本主要是來援助英國的,但是中國官員們即了解到這個法案的重要性,並且據此要求獲得適當的補給。

美國總統辦公室於1941年的721日批准了輸送500名民國空軍學員,分批到美國飛行學校學習。

在訓練中,美國教練全身心投入飛行培訓工作,手把手將自己的“十八般武藝”傳授給這些來自中國的空軍學員,幫助他們儘快掌握各種空中格鬥技能。到了19425月,兩個中國學員班已經開課了,隨後還有多少學員前來報到,完全取決於戰時運輸的問題。

那期的《生活》雜誌專題報導還特別指出:到雷鳥基地學習飛行的學員,來自十一個不同的國家,如英國,澳大利亞等,而中國軍人給教練們的印象則是:最聰明、最有紀律性。雖然,在學習中,語言是他們最大的障礙,因為他們中的大多數來自不同的地方,說不同的方言,相互聽起來如同講外語一樣難以理解。在教學中,只得通過使用一些基本的短語,靠口譯員的輔助手勢,來幫助學員理解教練員的講解,學校的高音喇叭也是用中英兩種語言喊話。不過,飛行對這些中國飛行員來說是第二天性,為了及時掌握它的奧秘,他們都不願意浪費任何時間,急迫地在不可思議的六周之內完成了為期十周的初級飛行課程,並且在附近的鹿克機場開始了高級飛行班訓練。當然,這些中國學員在美國的生活也是非常豐富多彩的, 他們除了每天接受訓練,也有很多業餘活動。他們就像其他美國年輕人一樣喜好娛樂而且還不時體現出調皮幽默的天性。他們用行動迅速改善了西方人看不起東方人的惡習,一但比賽。他們在排球和籃球方面還表現得非常專業,以至連美國隊員也認為這些中國人是令人生畏的對手。 

學員們每天清晨7點列隊出操,他們起床整理好隊伍,接受教官檢查。他們住在與美國飛行學員同樣的宿舍,學習同一本書籍,在同一架飛機上學習駕駛。站在列隊最前面的那個學員正是來自廣東的鄭兆民,他那張明亮而又時刻保持警惕的臉龐,猶如他坐在駕駛艙操縱飛機時的神情,這就是典型的飛行員性格! 

 學員們在教室堣W空氣動力學課,黑板上的所有的解釋都以英文和中文兩種文字書寫,學校的揚聲器系統也同時宣讀這兩種語言,民國空軍學員在課堂上比來自任何其他國家的學員都更為全神貫注。

左:初級班單飛前最後的囑咐 - 這是美國通用電氣公司總裁Gerard Swope的兒子,當時的美國空軍攝影師John Swope鏡頭下的鄭兆民 。

右:抗戰期間美空軍基地共培養了七批中國學員。這是1942327日,首批42名民國空軍駕駛員畢業,在懸掛著中美兩國國旗的鹿克基地禮堂堙A國民政府前航空委員會訓練總監、駐美代表、負責中國飛行員受訓事務的沈德變為學員頒發飛行章。圖為學員楊少華接受沈德變頒發飛翼勳章 

鳳凰城的中國姑娘們紛紛來到到雷鳥基地,向剛畢業的空軍學員們表示祝賀。可是,他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去更多地瞭解鳳凰城的這些漂亮姑娘們了。畢業典禮之後的第二天,這些飛行員們依依不捨地告別各自的培訓教官,隨即整理行裝,離開美國前往中國,用他們已經學習到的技能付諸實踐,在祖國蔚藍色的天空中去迎戰日本侵略者。

歸國的路上,他們先飛至美國邁阿密,稍作短暫停留之後,從那埵A飛到巴西乘船,經過大西洋、地中海、中東到達印度,回到中國昆明的時間大約已經在194211月。

 19411220日,在陳納德的統領下“飛虎隊”成立,全稱是“中國空軍美國援華志願航空隊”。長久以來,人們只要一提起抗戰時期威風凜凜的空中飛虎,頭腦堨艅頝|出現那些高鼻樑藍眼睛來自大洋彼岸的美國人。事實上,這些到美國接受飛行訓練,學成之後歸國的中國學員,立即加入“中美空軍混合飛行團”。混合團有三個大隊,分別為B-25中型轟炸機大隊、P-40戰鬥機大隊和P-51戰鬥機大隊。中方司令為張廷孟,美方司令是摩爾斯,歸陳納德全權指揮。

飛虎隊在抗戰中做出了巨大貢獻,也付出了慘烈犧牲。他們最初的任務是護衛滇緬公路,保證戰時物資從仰光運進中國。滇緬公路被切斷後,他們的任務變成了飛越駝峰航線,將美國給中國的援華物資從印度加爾各答空運至中國昆明。飛越駝峰航線時,通常在機艙埵酗@個美國人和兩個中國人。機長是美國人,副駕駛和報務員,幾乎全都是中國人。

鄭兆民少尉回到了中國之後被編入中華民國空軍第四大隊第23大隊(驅逐機大隊),立即參與多次對敵作戰,英勇還擊日寇的空中挑戰。不幸的是,1944715日那天,在湖南衡陽的一次空中反擊戰中,為了掩護陸軍地面部隊向日軍陣地發起進攻時,遭日軍炮火猛烈還擊,密集的火炮和重機槍朝天空一陣狂掃。刹那間,“轟”的一聲,他的座機被一顆炮彈擊中了……

左:航校校訓: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

右:民國時期空軍飛行員們的合影,他們曾經是那麼年輕帥氣!

戰友們後來滿懷深情地回憶起這個位頗有繪畫天賦,《時代》雜誌封面人物-鄭兆民,無不痛心疾首:“怎麼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犧牲時,鄭兆民年僅22歲,他用自己年輕的生命,實現了參加空軍,步入中央航校時的誓言。

這世界上哪有這樣一座學校?入學先寫遺書,從畢業上戰場,能活過六十天就算長壽,犧牲時學員的平均年齡才24歲,這是就杭州筧橋中央空軍航校,從1930年抗戰前夕到1945年抗戰結束,這堥咱X來的十六期共一千八百多名民國空軍飛行員,創造了驚天地,泣鬼神,永垂不朽,日月同輝的戰爭奇跡!

這是一所與黃埔軍校齊名的英雄軍校,也是中國抗戰飛行員的搖籃,英雄鄭兆民只是他們中的一位代表。

民國三十四年七月十七日,國民政府總統蔣中正令追贈追晉案:

 行政院呈,請追贈張祖騫為空軍少校,薛凰口為空單上尉,鄭兆民、張天民、蒲良樓、李宗唐等四員、為空軍中尉,應照準,此令。

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中國烈士名單:
總計884位(按照片抄錄,烈士生卒時間暫略)
中國烈士名單編號為M的牆上,刻著他的名字:鄭兆民中尉廣東中山
 

《重慶區汪山空軍烈士公墓次序圖》尋蹤記 - 安葬在此,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中國烈士名單上查不到姓名的烈士有:沈爾瀘、許曉民、陳芳、張哲、張耀南、章超、曾漢光、金輔臣、劉福元、張祥春、丘軒、丘媛、賀炘、楊夢青、曹彪、張鴻、馮七、蘇榮、高立信、範迪獻、李第民、李萍、文治安、許本泰、饒復新、李重德、姚燦、溫代潾、褚台夫、夏訓典、梁兆琛、劉毅、郝德榮、歐陽、沈允哲、鄭兆民、王必祿、孫鐘嶽、賈國忠、吳越等40人。

臺灣空軍忠烈冊記錄:

鄭烈士兆民,廣東省中山縣人,生於中華民國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在空軍軍官學校第十二期驅逐組畢業。任空軍第四大隊第二十三中隊少尉三級飛行員。

民國三十三(1944)年七月十五日,烈士駕機飛往湖南衡陽,掩護地面部隊攻擊日軍陣地,被敵地面炮火擊中,陣亡。生前有戰績二十二次。奉頒一等宣威獎章、二等復興榮譽勳卓。追贈中尉。遺有父母。

讓我們用嘹亮的中央空校軍歌來祭奠烈士吧 !

得遂淩雲願, 空際任迴旋,

報國懷壯志, 正好乘風飛去,

長空萬堙A   複我舊河山,

努力,努力, 莫偷閒苟安,

民族興亡責任 待吾肩,

須具有犧牲精神, 平展雙翼,一沖天! 

抗戰英烈 永垂不朽!

本文作者:李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