閭儒香安葬美國74年後終於找到了祖國親人

 

原創: 湖南龍越和平公益 尋找戰爭失蹤者

 

5月15日,湖南省龍越和平公益發展中心發佈了一篇李安寫的《為安葬美國的50位中國軍人尋找親人,讓老兵回家》的文章,主要是為安葬在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的50名中國空軍尋找祖國親人。恰巧,湖南省龍越和平公益發展中心海外尋親專案也開始籌備啟動,全國各地志願者紛紛參與其中,希望一起為這些殉職國外的中國軍人找到家人。

5月30日上午,好消息傳來,閭儒香的家人找到了,而閭儒香就是此前發佈的文章名單中的一員。志願者林華強、陳海龍、“匠者”、“島主”、“羅羅”、“蔚”、“啟航”等眾多愛心人士及寧波關愛抗戰老兵志願者隊對尋親的成功,提供了大力支持。

為閭儒香墓碑

閭儒香,民國八年生,祖籍浙江省嵊州市(原嵊縣)三界鎮溪頭村,隸屬空校14期第三批,1944年3月20日殉職,當月24日葬於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

確認是一家人多年尋找的親人後,閭儒香的外甥胡漢華女士特別激動:“特別感謝你們,費心費力幫閭儒香尋親!當我知道舅舅的安息之處萬分感動!他離世七十四年,我們也無從知曉他葬在何方?今有李安姐和湖南省龍越和平公益發展中心,以及各地志願者全力相助,才使我們終於知道了舅舅的安葬之處,今年正好是他的百歲誕辰。叩謝諸位!”

從和胡女士的溝通中,閭儒香的故事,一點點變得生動起來。

“舅舅閭儒香是老大,我媽閭秀玲老二,姨媽老三(已故),聽媽媽說舅舅很會讀書,也教過一段書,後來參軍,外公不肯,說空軍太危險,但攔不住,還是去了。去世之前常寄錢回來,來信還說快回來,說美國很多好看的旗袍料子,問我媽喜歡啥顏色。”

“得知舅舅殉職的消息傳來,外公外婆悲痛欲絕,閭姓沒能繼續傳下去。外公每每喝酒就垂淚哽咽:儒香啊……儒香啊……你有罪……你有罪啊……我們把你養大……你不報答我們,還讓我們這麼難過……你媽媽天天吃素念經也沒有保佑好你……難過啊!傷心啊!想你啊……”

閭儒香去世時,美國方面有寄出葬的照片給閭儒香的父母,但在文革時燒了,故此家裡沒有閭儒香的其它照片。2008年,胡女士三姐的兒子因為在福建汽車音樂台做播音工作,他聯繫到了臺灣飛虎隊網站,此後,胡女士的母親閭秀玲寫信到臺灣,詢問閭儒香的情況,很幸運的收到了對方回復,並收到了兩張相片。

圖為閭秀玲老人

胡女士說:“我媽媽閭秀玲一年已經93歲,身體還好,今天和她視頻聊了找到舅舅在美國的墓地的消息,老人家眼淚汪汪的,我想回家一趟和媽媽多聊聊,她有很多關於舅舅的故事,我要儘快把他寫下來。

左起:閭儒香中級班畢業(Marana Field)、高級班(Luke Field)畢業相片,兄妹兩人對比非常像。

在此,湖南省龍越和平公益發展中心對所有參與尋親的志願者及愛心人士們,表示衷心的感謝。安葬美國的50個需要尋找的中國軍人名單,現在變成了49個。我們衷心的感激並歡迎其餘還需要尋找的軍人的所在省市的志願者參與到尋親中來。

談到了閭儒香我就想到了一件事,我們的會長夏功權(二戰退役軍人員協會)的書中有一段文章:

關於閭儒香,我有一段奇特的經歷。閭儒香是我十四期同學,浙江諸暨人,英文程度不好。他從雲南北上到空軍為止,一路跟我在一起,我除了教他英文也交換很多他不曉得的事。我們在美受訓時,有一次我和劉德敏(曾任民航局局長、華信航空公司董事長及華航董事長),從科羅拉多調到鳳凰城,路經大峽谷,在大峽谷遊歷了五天,夜宿剛興建的Motel。翌晨劉德敏早上起床後洗臉回來,我告訴他:「昨晚我夢見閭儒香,他對我打躬作揖,還說天亮就可以看到他了。」然後我和劉德敏又閒聊了一下,之後便到機場。這時教官們已去飛行,葛振先領隊說:「閭儒香的事你曉得嗎?」我答不曉得。他說:「他(閭)三天前出了意外,被火車撞死了。」我聽後大愕,問劉記不記得我剛才告訴他什麼?劉一想,看他頭髮都豎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