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時期戰機塗裝:軍用飛機的鯊魚嘴傳說

 

飛機剛誕生時,像萊特兄弟、寇蒂斯或布雷里奧這樣的早期航空家設計並製造的飛行器更像是能飛的腳手架,充斥著木頭框架、張緊線、帆布、黃銅配件和哐哐亂響的螺旋槳,設計脆弱,結構開放,在外形上和什麼鳥兒啊鯊魚啦根本不沾邊,但這卻擋不住全世界記者們的想像力。早期飛機笨重、暴露而拖沓的外形絲毫不具備未來軍用甚至民用飛機的侵略性,但當時的報紙仍讓把這些第一批飛行員稱為「鳥人」,因為人們會自然而然地把載人飛行與鳥類飛行聯繫起來。不過這種情況很快就有了改變……

隨著時間的推移,航空科技也在突飛猛進地發展,飛機的外形也開始越來越符合空氣動力學的規律。飛機製造商逐漸取消暴露的張線、支架、撐杆、平板散熱器設計,也給飛行員增加了座艙,以此降低空氣阻力。此後為了進一步流線化和改善飛行員的舒適度,飛機開始採用封閉式座艙,機身和尾翼的複雜結構也被織物蒙住,幫助氣流更平順地流過機身和翼面。此時的飛機已經不再是飛行腳手架,更像是鳥甚至是魚,或者是兩種動物的雜交產物,一種能在流體世界中自由生活和飛翔的生物。同時飛機設計師們也在有意模仿者鳥類和魚類,從仿生學的角度塑造並優化飛機的外形。結果,飛機開始變得越來越像掠食性鳥類或魚類。

於是自然而然地有人為飛機施加油漆或標記來暗示這種聯繫,其中第一個這麼做的1913年出現的法國多內-萊韋克塔「飛魚」飛船,在機身上畫上了魚鱗片。

「飛魚」飛船在瑞典羅克森湖,機身的鱗片圖案清晰可見,機頭寫著「飛魚」字樣

第一次世界大戰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參戰各方的飛行員都喜歡給自己的座機畫上花哨的圖案來振奮士氣並幫助目視敵我識別,其中就有許多在機頭畫上咆哮的骷髏、鯊魚嘴、魚臉或猛獸嘴的例子。這些飛機的照片出現在報紙上後引起了公眾的很大興趣,人們普遍欣賞飛行員的這種幽默感、積極的作戰態度,以及仿生塗裝帶來的視覺衝擊力。

而其中最經典的就是鯊魚嘴塗裝,有成千上萬的飛機使用過或正在使用該塗裝,無論是單架飛機還是整個中隊,民用還是軍用,滑翔機還是動力飛機,幾乎每一種常見的飛機都曾在機鼻畫上咆哮的鯊魚嘴。鯊魚嘴無處不在,從翼展開始就出現在了地表幾乎每一支空軍的每一種類型的飛機上。

今天,鯊魚嘴塗裝甚至使用在了汽車、船舶、摩托車等交通工具以及其他奇奇怪怪的物品上。鯊魚嘴塗裝足以激發出任何物品內在的時尚感與侵略性。鯊魚嘴塗裝至今已有超過100年的歷史,一個簡單的圖案獲得了如此傑出的成就,迸發出永恆的吸引力。毫無疑問,今後的飛機仍將繼續塗上鯊魚嘴。

德國空軍的G.IV雙翼轟炸機,三人機組中的兩人坐在機頭鯊魚嘴上方。

德國空軍的G.IV雙翼轟炸機,G.IV由德國通用電氣公司製造,1916年裝備德國空軍。該機航程個相對較短離,主要用作戰術轟炸機。只有一架G.IV倖存到今日,被保存在渥太華的加拿大航空航天博物館(CASM)

圖中這架駐法紐波特24戰鬥機美軍的飛機

一戰期間這架美軍的紐波特24戰鬥機從頭到尾被偽裝成一條魚,由於鯊魚沒有鱗片,所以不能確定這是條鯊魚還是其他什麼掠食性魚類。該機的發動機罩上都畫滿了大魚的利齒。紐波特24的性能並不比它取代的紐波特17強多少,大多數飛機在服役後很快就被作為高級教練機使用。

兩名比利時飛行員站在法國建造的法曼F.40推進式雙翼偵察機前方,這架飛機在機頭畫上了一個恐怖的骷髏。在一戰時期,除了鯊魚嘴外,飛行員們也喜歡在機頭畫上恐怖的骷髏或者怪臉。
第二次世界大戰

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空軍飛機被塗上了鯊魚嘴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許多德國空軍飛機被塗上了鯊魚嘴。 事實上,德國人可能是在二戰中第一個使用鯊魚嘴的,這架梅塞施密特Bf 110E戰鬥機就是一個著名的案例。該機隸屬於著名的II/ZG76「鯊魚大隊」,參加了希臘和巴爾幹戰役。但這張鯊魚嘴看起來並不兇悍,更像是七鰓鯊。

最適合繪製鯊魚嘴塗裝的戰鬥機是寇蒂斯P-40「戰鷹」和霍克「颱風」

紐約州水牛城的寇蒂斯工廠生產的第15000P-40,最適合繪製鯊魚嘴塗裝的戰鬥機是寇蒂斯P-40「戰鷹」和霍克「颱風」,因為機頭下方有突出的散熱器和油冷器,與鯊魚嘴搭配得相當完美。早期的梅塞施密特Bf 109C也是這樣,散熱器進氣口內的陰影使鯊魚嘴變得更加逼真了。

英國皇家空軍第112中隊是盟軍中第一個採用鯊魚嘴塗裝的戰鬥機中隊

英國皇家空軍第112中隊是盟軍中第一個採用鯊魚嘴塗裝的戰鬥機中隊,早於陳納德的「飛虎隊」。1941年夏,一位地勤坐在「小鷹」戰鬥機的一側機翼上,指揮著飛行員在北非的沙漠機場上滑行。第112中隊的「小鷹」MK.III,正式該中隊奠定了我們如今所熟悉的鯊魚嘴的繪製格式:黑嘴白牙紅舌頭,在搭配上兇惡的瞪眼。

這架第112中隊的早期型P-40顯示出機頭散熱器與鯊魚嘴的完美搭配

「飛虎隊」第三中隊「地獄天使」的6P-40在編隊飛行,照片是王牌飛行員羅伯特·史密斯提供的。

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AVG)的鯊魚嘴仍成為最著名的二戰戰機塗裝雖然幾支皇家空軍和德國空軍部隊在二戰初期搶在「飛虎隊」之前使用了鯊魚嘴塗裝,但這個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AVG)的鯊魚嘴仍成為最著名的二戰戰機塗裝,至少在美國是這樣。雖然被稱為「飛虎隊」,但卻在自己所有的P-40上採用了鯊魚嘴塗裝,「飛虎隊」和鯊魚嘴塗裝二者是分不開的一段歷史。

並不是所有在中國戰鬥的P-40戰鬥機都隸屬與「飛虎隊」,1944年元月14航空隊繼承「飛虎隊」了這個名稱和鯊魚嘴塗裝。

23戰鬥機大隊第75戰鬥機中隊的七位飛行員與P-40K「布吉之王」在中國境內的一座機場合影

1943年,第23戰鬥機大隊第75戰鬥機中隊的七位飛行員與P-40K「布吉之王」在中國境內的一座機場合影。事實上在美國對日宣戰後,一些「飛虎隊」飛行員後來加入了第75戰鬥機中隊(綽號「虎鯊」)。「布吉之王」是中隊長威廉·格羅夫納的座機,擊落了5架日本飛機。該部隊至今仍存在,裝備A-10A「疣豬」攻擊機,當然畫著鯊魚嘴!

戰鬥機的鯊魚嘴式樣都各不相同

在二戰中,戰鬥機的鯊魚嘴式樣都各不相同,就如同這兩架第23戰鬥機大隊第75戰鬥機中隊的P-40說顯示的——牙齒、眼睛和嘴的形狀都不同。「日本人的報應」這架飛機是馬特·戈登上尉的座機。

駐中國第23戰鬥機大隊第16戰鬥機中隊的5架「鯊魚嘴」P-40「戰鷹」

194210月,駐中國第23戰鬥機大隊第16戰鬥機中隊的5架「鯊魚嘴」P-40「戰鷹」,一群中國機械師正在為一架飛機安裝機腹副油箱。第23戰鬥機大隊在「飛虎隊」解散後繼承了其任務,同時也繼承了「飛虎」的綽號和部分飛行員。

畫著虎頭的「戰鷹」

有其父必有其子。雖然P-40的大嘴非常適合繪製鯊魚嘴,但也同樣適合畫上龍、鱷魚、熊、骷髏等題材。這架在阿拉斯加作戰的「戰鷹」就被畫上了一個虎頭。第11戰鬥機中隊隸屬於第343戰鬥機大隊,中隊的P-40都在機頭兩側畫上了一個明黃色的虎頭,自稱「阿留申之虎」。值得一提的是,上圖座艙中的飛行員是中隊長約翰·陳納德,他是「飛虎隊」傳奇指揮官克萊爾·陳納德將軍的兒子。

VF-27中隊給自己的F6F「地獄貓」畫上了一張兇惡的貓嘴

安裝星形發動機的戰鬥機並不適合繪上鯊魚嘴,因為機頭太鈍,還有龐大的圓形進氣口,所以VF-27中隊給自己的F6F「地獄貓」畫上了一張兇惡的貓嘴。19443-4月,中隊的飛行員設計出了這個圖案,當VF-271944529日登上「普林斯頓」號航母時,所有24架的F6F都畫上了咆哮的貓嘴。但美國海軍高層並不喜歡VF-27的貓嘴塗裝,根據美國海軍的塗裝條令,貓嘴很快就從F6F上消失了。

這架名叫「莫蒂默」的B-25H通過在機頭畫上鯊魚嘴進一步加強了飛機的可怕程度

北美公司的B-25H是一種可怕的對地攻擊機,因為機鼻中安裝了412.7毫米機槍,機身兩側還安裝了另外412.7毫米機槍吊艙。這架名叫「莫蒂默」的B-25H通過在機頭畫上鯊魚嘴進一步加強了飛機的可怕程度。第90攻擊機中隊的許多B-35「米切爾」和A-20「浩劫」在南太平洋作戰時都畫上了鯊魚嘴,其中「米切爾」獲得了「運輸船摧毀者」的綽號。在俾斯麥海戰役期間,第90中隊的「運輸船摧毀者」攻擊了一支18艘船規模的日本船隊。第90中隊至今仍存在於美國空軍中,裝備F-22A「猛禽」戰鬥機。

B-25D「矮子的家」41-29727

B-25「米切爾」以其強大的正面火力和各種各樣機頭圖案而聞名,從龍、老虎、蝙蝠、捕食鳥到憤怒的鯊魚。圖中這架B-25D「矮子的家」41-29727隸屬於第3轟炸機大隊第90轟炸機中隊,機長是約瑟夫·「矮子」·赫伯特中尉。

馬丁B-26「劫掠者」42-96165

397轟炸機隊第599轟炸機中隊的馬丁B-26「劫掠者」42-96165,機頭繪製有壯觀的鯊魚嘴塗裝,機身還畫著黑白相間的D日條紋。不過這也有可能是一條龍之類的生物,因為駕駛艙之後畫著一對角。

P-38「閃電」戰鬥機的副油箱製造出一輛流線型跑車

義大利萊西納,第71戰鬥機中隊的機工長使用P-38「閃電」戰鬥機的副油箱製造出一輛流線型跑車,還塗上了酷酷的鯊魚嘴。照片背景是中隊的P-38L 44-25734「貝茨II」號。

B-24「解放者」轟炸機是最常見的鯊魚嘴飛機

聯合公司的B-24「解放者」轟炸機從性能上看更像是鯨魚而不是鯊魚,但卻是最常見的鯊魚嘴飛機。在二戰的各個戰場上,有數以百計的B-24轟炸機被塗上了鯊魚嘴。圖中是一架第90轟炸機大隊第320轟炸機中隊的B-24D「解放者」「莫比·迪克」號(《白鯨記》中的那頭白鯨),旁邊是它的鯊魚嘴兒子,L-4「蚱蜢」「小莫比·迪克」號。第320「海盜旗」中隊的許多「解放者」都被畫上了鯊魚嘴或鯨魚嘴。該中隊在二戰期間駐紮在澳大利亞北部的昆士蘭州,在新幾內亞、婆羅洲和台灣上空作戰,最後被部署到沖繩。

駐義大利第15空軍的B-24「解放者」,機組們希望他們的作品能夠嚇到別人,但似乎對這條小狗不起作用。

瑞士空軍Bf 109F4(J-713)的鱷魚嘴,把鱷魚的眼睛花在機槍整流罩鼓包上的做法提高的世界效果。

費爾雷「戰鬥」教練機被畫上了鯊魚嘴

雖然費爾雷「戰鬥」有一個非常響亮的名字,但該機的服役生涯很悲慘。「戰鬥」使用與「噴火」相同的發動機,重量卻增加了680千克,這影響了性能。「戰鬥」是一中輕型轟炸機/重型戰鬥機,在法國戰役中遭到德國空軍的戰鬥機的獵殺而無還手之力,於是很快就從一線推下,被發配到加拿大作為轟炸和射擊教練機使用,大多數被漆成了醒目的通體黃色。圖中這架「戰鬥」教練機還被畫上了鯊魚嘴,也許為了給學員灌輸侵略的精神。

雅克-9戰鬥機

二戰中蘇聯鯊魚嘴飛機流傳下來的照片並不多見,圖中是一架雅克-9戰鬥機,可能是蘇聯王牌米哈伊爾·馬贊的座機。

圖波列夫PS-9(ANT-9)「鱷魚」宣傳飛機

圖波列夫PS-9(ANT-9)20世紀30年代的一種蘇聯客機,具有雙發和三發兩種改型。雙髮型原本有個很正常的機鼻,但有一架例外。這就是1935年改裝的ANT-9「鱷魚」宣傳飛機,安裝了裝飾機鼻和脊背,配以微笑的鱷魚牙齒和大紅底色,非常吸睛。「鱷魚」是一本諷刺雜誌的名字,該機屬於馬克西姆·高爾基宣傳隊,隊中的飛機大多以蘇聯期刊來命名。高爾基宣傳隊是一個宣傳蘇聯航空成就的官方組織,到各地做飛行表演。

佩特利亞科夫佩-2偵察轟炸機

蘇聯人似乎很喜歡在飛機上畫鱷魚嘴,如這架被畫滿了鱗片的佩特利亞科夫佩-2偵察轟炸機,畫駕駛艙正下方的凸眼成為畫鱷點睛之筆。

B-17G(42-32012)「鯊齒」

B-17G(42-32012)因其鯊魚嘴塗裝被命名為「鯊齒」,這個咆哮的大嘴叼住了機頭的雙12.7毫米機槍炮塔。這架飛機在戰爭中執行過64次轟炸任務(主要是轟炸德國目標)

北美A-36「阿帕奇」繪製鯊魚嘴

二戰中,中緬印戰場的一名機械師正在為北美A-36「阿帕奇」繪製鯊魚嘴,他先畫出了輪廓線。鯊魚嘴塗裝在中緬印戰場上特別受歡迎,可能是因為「飛虎隊」在戰爭早期創下的好名聲。

這架第51戰鬥機大隊的P-51B「野馬」「珍妮三世」(41-37058)就畫上了一張誇張的巨大鯊魚嘴。

51戰鬥機大隊第26戰鬥機中隊P-51B

雖然P-51D被認為是「野馬」家族中最好的型號,但途中這架塗著鯊魚嘴,渾身髒兮兮的「龜背」P-51B卻散發出前者所不具備的堅韌的氣質。這架P-51B隸屬中緬印戰場的第51戰鬥機大隊第26戰鬥機中隊。

1945年,中隊從P-40換裝「野馬」,保衛駝峰航線的東P-38「閃電」被畫上了兩張鯊魚嘴部終點和位於中國昆明的基地。

這架第35戰鬥機大隊的P-38「閃電」畫上了兩張鯊魚嘴,兇惡加倍

阿芙羅「蘭開斯特」(KB772VR-R)

還有更強的兇惡x4,這架加拿大製造的阿芙羅「蘭開斯特」(KB772VR-R)4台羅爾斯·羅伊斯「梅林」發動機都被塗上了咆哮的鯊魚嘴圖案。該機戰戰爭期間隸屬加拿大皇家空軍第419「馴鹿」中隊,在歐洲戰場的5個月部署期間執行過至少33次任務,該機現保存在加拿大戰機遺產博物館。

摘自空軍之翼網路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