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的神風特攻九次生還,活到92

 

說起二戰日本的神風特攻隊,誰都會倒吸一口冷氣:用人肉當炸彈,一群沒腦子的炮灰。

今天,風哥卻要說一個有腦子的日本兵:他無視上司命令,九次奉命死亡特攻,卻九次生還,戰後活到92歲高夀,成為日本唯一的“不死身特攻兵。”

圖:不死的佐佐木友次

佐佐木友次,時年21歲,隸屬鉾田教導飛行師團,駕駛九九式輕型雙發轟炸機,軍銜是伍長。1944年底,他成為日本陸航第一支特別攻擊隊“萬朵隊”的一員。

“萬朵隊”,是櫻花萬朵綻放的意思,戰時的日本喜歡給特攻隊搞這一套寓意悲壯的名目,連陸航各小隊也有名目:八紘隊、一宇隊、靖國隊、護國隊、鐵心隊、石腸隊、丹心隊、殉義隊、皇魂隊等等。

神風特攻,就是飛機上帶一枚大炸彈去撞擊敵艦,所謂“一機換一艦”。日本戰術中最愚蠢的事情是特別的。 不僅飛機而且飛行員的生命都會丟失。 它像徵著日軍摧毀了人類的生命。不過,這種無視飛行員生命的瘋狂做法,日軍內部並非如宣傳中的個個視死如歸,拒絕特攻的大有人在,比如以下幾位指揮官:志賀淑雄少佐(第343海軍航空隊飛行長)、美濃部正少佐(芙蓉部隊隊長)、岡島清熊少佐(第203海軍航空隊戰鬥第303飛行隊長)、石橋輝志少佐(陸軍飛行第62戰隊戰隊長),他們都拒絕大本營的命令,不讓自己部下進行特攻,甚至說:“不想讓部下犬死(死的沒價值),寧可被稱做國賊。”

    圖左:21歲的佐佐木伍長                          圖右:神風特攻飛機撞艦的一瞬

二戰日軍兩個著名的王牌飛行員岩本徹三和阪井三郎,都以領隊觀察員的角色參加特攻(兩人都活到戰後),岩本徹三說:“人死了,戰爭就輸了,人不死,還能擊毀更多的敵機。”然而,軍隊冷酷地對待倖存下來的士兵,而不是萎縮。 早點再次排序,下次接近死亡。 可能是一名軍事主管向皇帝報告他生下了屍體並提出了結果。 此外,上級有序,美國軍隊即將離開台灣。 這是戰爭的現實,是日本軍隊的真相。

圖:岩本徹三和阪井三郎

甚至,被日本譽為“軍神”的第一個神風特攻隊員關行男,在接受帶隊特攻的命令後,也在甲板上大罵:“日本看來是完啦!想不到要殺我這樣的優秀飛行員了。就憑我,不用玩命去撞也能讓五百公斤炸彈命中敵母艦的飛行甲板。有命令就身不由己,我不是為天皇陛下去,不是為日本帝國去,是為老婆去。”

圖:神風特攻第一人關行男 圖:岩本益臣

巧的很,佐佐木友次的飛行指揮官岩本益臣大尉,也反對求死的特攻,他對部下私下說:“投下炸彈能命中的話,不需要用飛機去撞。”

佐佐木忠實的貫徹了這個精神,勇敢的成為“萬朵隊”的一朵奇葩。

圖:特攻前的萬朵隊合影,紅箭頭為佐佐木

1944115日,佐佐木友次第一次出擊,目標是美軍的艦隊。

特攻隊員出擊前的慣例,早上吃赤飯(赤豆糯米飯,日本人在節日、重大活動才做),臨行前由軍司令部上司訓話鼓勵、喝酒踐行,佐佐木友次和隊友喝完“斷頭酒”,上了飛機。

圖:喝斷頭酒的特攻隊,左一為佐佐木

作戰非常激烈,岩本益臣在內的隊友,在第一第二波攻擊中都戰死了。

當時,“萬朵隊”出擊後,日本報紙立刻發號外大肆渲染,稱“萬朵隊擊沉了一艘戰列艦、一艘運輸艦”,取得了大戰果,並頒發了佐佐木在內的“犧牲勇士”照片。

圖:佐佐木的“死訊”上了報紙

得知佐佐木的“死訊”,遠在北海道的家鄉,家人為其舉行了儀式隆重的葬禮。但是,佐佐木卻毫髮無損返航歸來。他是第三輪出擊的,從高空投下炸彈後,就掉屁股走人了。

圖:佐佐木家人為其舉行葬禮的照片

十天后,“萬朵隊”第二次出擊。機場第二次喝酒踐行時,作戰參謀對佐佐木深情的說:“佐佐木君,永別了,這次一定要用飛機撞敵艦!”

圖:第二次踐行時的佐佐木(右)和作戰參謀

不料,佐佐木飛了一圈又回來了,說自己飛機出了故障。

1125日,佐佐木第三次出擊。參謀變了臉,聲色俱厲的警告:“為了萬朵隊和你的名譽,這次請英勇的戰死,一定不要回來!”

圖:軍司令部參謀的憤怒

結果,佐佐木再度安全返回。軍司令部簡直絕望了:新聞已經見報,全日本都知道“萬朵隊的勇士為國捐軀了”。

至此,佐佐木已經“死”了兩次。

12月初,第四次出擊,這次對於佐佐木相當於“處刑出擊”。

但是,佐佐木照舊安全返航,他對軍司令部宣稱:自己投下的500公斤炸彈直接命中了敵艦,沒有目標可撞,所以只能返航,期待下一次的出擊!

圖:升空的佐佐木

然後,是第五次、第六次……第九次,每一次,佐佐木都聲稱投下的炸彈命中了目標。

每次出擊,隊員都在減少,唯獨佐佐木九次出擊,九次健在。

很多人討厭他,上司對他怒吼、威脅、面罵,但這個21歲的青年卻回答:“沒有必要用身體去撞,只要擊沉敵艦就行了吧。”

佐佐木: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

但是,在周圍一片“臆病者(膽小鬼、懦夫)”的責駡中,佐佐木終於自暴自棄了,就在他想“下一次死了算了”——日本投降了,戰爭結束了。

佐佐木戰後復員,回到了北海道老家,他回憶說:“家鄉的人都以為我死了,母親見到我時高興的哭了。”

佐佐木活到了92歲高夀,在他臨終臥床之際,一個日本作家曾採訪他,問他為什麼敢於一次次無視命令,佐佐木還是那個回答:“我認為不必要為了攻擊而死亡,相反,到死為止都要去投炸彈。”

圖:佐佐木92歲時臥床接受採訪                             圖:佐佐木之墓

在日本,佐佐木友次這朵二戰奇葩,很多老兵和遺族痛恨他,認為他是二戰日本兵中頭號膽小鬼,而也有很多人稱讚他,認為他是用自己的意志行動,具有不盲從國家權力的莫大勇氣。

摘自今日頭條網路文章 文/快哉風 參考資料:《不死身的特攻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