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大學百年校慶飛虎隊隊員校友趕來祝賀

 

集美大學百年校慶

巍巍黌序,蔚為國光。20181020日,位於閩海之濱的集美大學將迎來百年華誕。值此佳期臨近,謹向關心和支持我校建設與發展的各級領導、歷屆校董、海內外校友和各界朋友,致以最誠摯的感謝和最崇高的敬意!

集美大學迎來100周年校慶會場

集美大學迎來100周年校慶。這所愛國華僑領袖陳嘉庚在集美小鎮辦的學校,現在已經成為福建省重點建設高校、博士學位授予單位、碩士推免生資格單位、福建省一流學科建設高校。

以粗線條勾畫,集美大學的百年脈絡是這樣:它始于陳嘉庚1918年創辦的集美學校師範部和1920年創辦的集美學校水產科、商科。1994年,集美航海學院、廈門水產學院、福建體育學院、集美財經高等專科學校、集美師範高等專科學校五所學校,合併組建集美大學。脈絡後面,藏著這所大學不凡的辦學歷史。集大百年可以折射出廈門乃至福建教育的百年,也是陳嘉庚的一部愛國史。

飛虎校友

陳炳靖現在住在香港,他是在兒子陪同下來到集美大學。

陳炳靖1918年出生于福建莆田宋代愛國名將陳文龍的故里,從小他是聽著愛國前輩陳文龍的故事長大的,忠貞效力國家的陳氏家風給他的少年時代打上了深刻的烙印。1937 年末,19歲的陳炳靖以廈門集美高級水產航海學校應屆生綜合成績第一名的身份赴上海一家商船實習,前程十分看好。但當他親眼目睹在日軍的狂轟濫炸下,大街小巷屍橫遍野時,悲憤不已,「國難當頭,我們年輕人不去保護國家,誰去保護?」他毅然下決心要棄航從軍,保家衛國。於是他瞞著家人報考中國空軍軍官學校第12期學員班,很快就以過硬的成績與體能被錄取。

陳炳靖23歲空軍畢業後,獲選拔到美國秘密受訓。在兩年艱苦的作戰訓練後,他回國被編入幾乎全由美國人組成的有「飛虎隊」之稱的精英部隊第14航空隊23大隊75中隊,成為準尉飛行員,穿著印有飛虎隊隊徽的外套,駕駛著當時特有的P-40N新戰機,捍衛國家的藍天。由於陳炳靖多次成功執行作戰任務,因此脫穎而出,其優秀的飛行技能為他嬴來了多面的獎章,被他珍藏至今。

陳炳靖為人低調,直到20121220日,昆明飛虎隊紀念館舉行開館典禮,他和陳納德將軍外孫女內爾·凱羅威女士一起應邀出席,塵封已久的中國「飛虎」英雄陳炳靖的故事才漸為世人所知。

20159月,陳炳靖回到闊別六十多年的母校——集美高級水產航海學校(今為集美大學航海學院),曾在夢中出現過無數次的母校,再見時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但他依然感受到母校的親切和回憶帶來的感動,並用忠、孝、仁鼓勵後輩學子們奮發圖強。

20163月,陳炳靖被評為感動福建十大人物之首再次榮歸故里,受到家鄉政府與鄉親們的熱情接待與慰問。「看到中國今天的發展強大,我很欣慰。希望我們炎黃子孫不論走到哪兒,都別忘了自己是黑頭發、黃皮膚的中國人「。這是陳炳靖在家鄉留下的發自肺腑的心聲。

幾路人馬護送百歲老人回校!陳炳靖現在住在香港,他是在兒子陪同下,從香港回集美。除了他的兒子之外,有幾路人馬護送百歲老人回家,集大的香港校友會,集大也派校醫,從深圳一路跟回來。今天早上,陳炳靖成為重點保護對象。

還說,回到母校,好像回家一樣。三年前,陳炳靖回集大時說,有時夜堸給睇★皒隉A他會喊著我要找家鄉和學校驚醒過來,這時,太太會提醒他:這堿O香港。

20181020日,百年校慶當天,這位西裝革履的白髮老人在工作人員的攙扶下,穩步走上舞臺,台下響起了活動開場以來最熱烈而持久的掌聲——昨天下午,據說是中國空軍在美軍部隊的最後一位在世飛虎隊隊員的陳炳靖,現身集大百年校友聯誼會,與其他校友代表一起切開校慶蛋糕。今年,他101歲了。

這位集大最年長校友,成了現場的明星人物,校友們紛紛來跟男神合影。陳炳靖是集美航海的學子,畢業後卻去開飛機。

昨日,本報記者專訪了這位元飛虎隊英雄。

大家問我多少歲,我說一歲!陳炳靖笑道,一百零一歲咯!就在前天,陳炳靖度過了他的100周歲生日。如果按照虛歲來算,這是101歲了。也是同一天,他在68歲的兒子陳開偉、集美學校香港校友會會長王均的陪伴下,從香港乘坐高鐵抵達廈門,準備給母校慶生。

得知陳炳靖要到集美參加校慶,他全家人都支持。學校方面會很照顧我們,專門派了校醫到深圳,跟我們一路同行過來,所以很放心。陳開偉說。

陳開偉透露,四個半小時的高鐵行程,他和王均都打起了瞌睡,而陳炳靖仍能挺直腰板坐著。陳開偉說,到了下半程,父親還反復叮囑說,要提醒他快到學校了。

陳炳靖曾就讀於集美高級水產航海學校,18名學生只畢業10  他是專業第一名。他說,航海專業要學天文學,還要英文好。言到此處,他的眼睛笑眯眯,說:我判斷東西很快,英文也學一下就懂了。

這不是自誇。陳炳靖拿出一本資料,堶惘酗@張1937年集美航海專業的畢業照。年僅18歲的陳炳靖雖然年紀最小,但是英俊強壯,臂圍很粗,外號大力水手。他指著第一排正中央的帥小夥說:考前三名的坐在前排,我考第一名,坐中間。據瞭解,當年水產航海學校錄取的18名學生中,最後只有10人畢業,他是其中的第一名。

1936年7月畢業照,前下中間為陳炳靖。

因為成績好、能力強,陳炳靖被錄取到中央航空學校。相關資料顯示,他進入中央航空學校後,先到黃埔軍校受訓,然後再去雲南昆明空軍軍官學校學習飛行,接著到美國受訓,回國後由美國陳納德將軍選派加入飛虎隊

之後,由於在南京老虎橋監獄期間,日軍不給陳炳靖治療被彈片擊中的手臂,留下了後遺症,這是後話。此後的70多年堙A陳炳靖再也沒有開過飛機,但昨日說起戰鬥機,他仍能侃侃而談。

堅稱是中國空軍

14航空隊飛虎隊員陳炳靖駕駛P-40戰機於巫家霸機場

陳炳靖回憶說,1943年,他駕駛戰鬥機前往越南海防執行任務,打下一架日軍飛機後,為了確認敵機是否已墜落,以至於被另一架零式機偷襲,他的座艙罩被打破,彈片擊中了他的右臂。他拉開了傘繩,落入越南的原始森林,被法軍發現,但法軍迫於壓力把他交給日本人,陳炳靖開啟了兩年多的戰俘生涯。在日軍提審時,他堅稱自己是中國空軍,不是美國飛行員,這才遭受了上述的惡意對待。

提審的日軍很詫異,他的飛行夾克的胸徽是美國飛行員標誌,左臂上是美國國旗,夾克上方有美軍少尉軍銜,他應該是美國空軍才對啊。但是,再問一次,答案還是一樣。

陳炳靖為自己的倔強付出相當於生命的代價”——被轉至有人間地獄之稱的南京老虎橋監獄,在那堥了22個月的折磨。

陳炳靖都沒想到自己能活著出來。抗戰勝利後,陳炳靖終於被釋放。這時,他所在的中隊只剩他一個中國飛行員了。他說,在此之前,他的家鄉已經為他辦過追悼會,報紙上也刊登過他犧牲的消息。

從精神狀態來看,陳炳靖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錯。與他一起同行的學弟林國裕說,陳炳靖在七十多年前從南京老虎橋監獄死堸k生後,就很少生病。陳炳靖走進即溫樓時,用手輕撫教室窗臺上的花崗岩條石,喃喃細語。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變。回憶起這一幕,辜芳昭感慨萬分,老學長一定是觸摸到記憶底片,找回了青春年華。

摘自網路夏門日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