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隊23中隊 王廣英

 

新疆接機記 作者:王廣英]

王廣英空軍官校六期生,民國三年生,遼寧海城人。民國二十七年八月武漢退守之前,空軍作戰部隊主力撤至四川梁山。由於經過年餘之血戰,人員和裝備必然都有很大的損失。於是在梁山成立驅逐總隊,訓練甫由昆明空軍官校畢業之飛行人員的戰鬥訓練。這一批新畢業人員中,後來有些人成為空軍名將,如周志開、鄭松亭、徐華江(原名徐吉驤)等。

英、美各國雖然一般輿論對我抗戰都極表示同情與鼓勵,但他們的政府對我武器與裝備供應都不夠熱烈。空軍所需之主要裝備──飛機祇有向蘇俄購買。

第一批所買的飛機於二十七年初運到蘭州。這批飛機到達後,造成著名的武漢兩次空戰大捷。十月底訓練完成。恰好向俄國所買第二批一百架I-15戰鬥機已陸續運到新疆哈密。於是空軍挑選一批飛行人員去接取這批飛機。

這批人員都是身經百戰、技術熟練的飛行員,包括有董明德(當時是空軍第四大隊大隊長)、劉志漢(第四大隊副大隊長)、鄭少愚(廿三中隊隊長)、賴遜岩(廿七中隊隊長)、王玉琨(廿七中隊副隊長)、高品芳(在臺曾任聯隊長、澎防部副司令官)、曹世榮、王蔭華(以上皆為各隊之分隊長)、司徒福(來臺後曾任空軍總司令、中華航空公司董事長,為空軍名將)、龔業悌、王文驊、楊一楚、李宿光、李庭凱及筆者(以上均為隊員)。

王廣英空軍少將

 十一月初我們由梁山飛經重慶、成都抵達蘭州。再乘坐俄國人向美國買的DC-3道格拉斯運輸機沿河西走廊經古浪、武威、張掖、酒泉、嘉峪關、玉門、安西、星星峽抵達哈密。途中在酒泉停留一夜,住宿於空軍招待所。酒泉古稱肅州,在甘肅境內算是富饒地區,有金張掖銀酒泉之稱。可是由我們這些由內地來的人員看,實屬荒涼貧困之至。

   酒泉出產夜光杯石,可製做酒杯及棋子等。由它的名字令人想起唐詩名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讀起來不禁令我們這些血染征衣(飛行衣)之飛行員有些同感。

   酒泉城外皆為半沙漠地帶,城南十餘裡就是著名之祁連山,山高約六千公尺,聳入雲天,高不可仰。不過祁連山週圍地帶是良好牧畜之地。漢人修築了長城,祁連山地區都在漢人勢力範圍以內,匈奴即失去良好牧地。故有歌曰:「佔我胭脂山,使我婦女無顏色,奪我祁連山,使我六畜無蕃息。」酒泉城即在祁連山以北荒原上的一座土城。城北不遠處為長城城基,係土築成,因年久失修,而成斷續的土牆。在夕陽殘照堸s泉城恰似張繼詩中「一片孤城萬仞山」之情景。酒泉城外郊野是打獵的好去處,黃羊遍地。領隊毛邦初將軍即於是日獵得肥大黃羊一隻,經放血後打包託歐亞航空公司運到重慶。

   在酒泉機場遇見一件終生難忘的事。當我們所乘坐的飛機落地時,有人因暈機在下機後嘔吐起來。不料在附近修築機場的一個工人竟抓起吐出的食物狼吞虎嚥的吃下去,致令我們失聲驚叫起來,混身發麻令人作嘔不止。

    經探詢結果,修機場的工人係當地縣政府由鄉間征調而來。西北地區人煙稀少,工人均住數十裡外。來時各人攜帶少量乾糧,僅夠數日之用。當時空軍發給酒泉縣政府的工資每人每日四角大洋,酒泉縣政府乾脆完全沒收,而令征來的鄉下人自己負責吃飯。各人帶來的食物用完,縣政府任令工人飢餓也不管。故有此等慘絕人寰之事情發生。若非我們親眼所見,實難令人相信。

   中國西北地區,在當時是回教馬家軍勢力範圍。馬步康的司令部即在酒泉。行政人員均由他派任。本來西北是中國最貧苦地區,再加以軍閥之壓榨,人民生活情況之慘,難以想像。玉門以西之安西一帶的確有十八歲大姑娘沒有褲子穿。

   由酒泉起飛經嘉峪關後,毛將軍告訴我們飛機右下方即是左公柳。祇見一線斷續的殘柳,枝葉稀疏。當年有詩歌讚頌左宗棠遠征新疆時之功蹟:「大將西征久未還,三湘子弟滿天山。新栽楊柳三千里,引得春風渡玉關。」也有人譏諷左老先生:「楊柳何曾引春風,黃昏繫馬最消魂……」

   嘉峪關以西完全是一片沙漠,浩浩翰海,全無生物。比起江南之雜花生樹、翼鶯亂飛之情景,則使人有淒涼之感。無怪古代民族英雄班定遠在晚年奏請皇帝:「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願生入玉門關。」按玉門關並非玉門,玉門是酒泉與安西之間的一個縣城。抗戰期間我國在玉門開採石油。玉門關係甘肅省與新疆省接壤處,尚在敦煌以西百餘裡,更為荒涼。以我們內地人看來連酒泉城都是令人難以居住的地方,更何況玉門關乎!至於塔克拉馬幹與塔里木盆地則不啻人間地獄。班定遠認為進了玉門關即是漢家鄉土,可見其思念鄉情之切。(按塔克拉馬幹沙漠與塔里木盆地之間隔有和闐河。班定遠當年即在塔克拉馬幹以西及以南各地,如和闐、莎車、疏勒、疏附、巴楚及溫宿等縣活動。該地區為中國最西方之邊疆地區。世界著名之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曾由葉爾羌河向東橫渡塔克拉馬幹沙漠到達和闐河,探險團七人,死去五人,十匹駱駝祇剩一匹。所攜帶的狗、羊和雞都死掉,斯文赫定本人幾乎送了老命。可參看商務印書館出版之「沙漠旅行記」一書。)

   在哈密落地後,第一個印象是遍地沙漠,機場即建築在沙漠之上。第二個印象是哈密機場警衛完全是蘇俄士兵。原來盛世才在新疆與馬仲英爭雄,敵不過馬仲英之勇敢善戰,節節敗退,竟效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之舉,而做出衝冠一怒為江山之賣國行動,他引進狼虎之心的蘇俄軍隊打敗了馬仲英,然後駐軍哈密,名義上是紅軍第八團,實際上超過一個加強師,並有坦克和飛機。俄軍佔駐哈密東可以阻我國國軍進入新疆省,西可監視與控制盛世才對俄國澈底服從與效忠。盛世才為個人權力而公然出賣祖國,誠國家罪人。

   哈密分回城與漢城。回城完全由維吾爾族人居住,堅決反共反蘇之堯樂博士即維吾爾人,原在哈密任專員,後被盛世才與俄國人聯合追捕之下,逃到內地,當他逃離新疆時,曾用計騙過俄國追兵,得以逃出虎口。

   漢城則由漢人、漢回、滿洲人和其他各族人雜居。新疆的漢人係歷代零星遷往者,有商人(天津幫與山西幫),有左宗棠征西凱旋時部份湖北士兵留居於新疆,有俄國共產黨取得政權後將大部份我國旅俄華僑財產沒收後驅逐出俄國到新疆居住,尚有九一八以後東北義勇軍退入俄境而遭遣送至新疆者。

   我們被送往漢城堣@個新疆省招待所內居住。招待所設備簡陋。地方當局送來一卡車哈密瓜和兩籮筐新疆紙幣。新疆紙幣每一張上印著「五十兩」字樣,紙質粗糙,印刷技術低劣。所謂五十兩也者,只不過略抵國幣五分錢而已。足見新疆通貨膨脹之程度。在新疆國幣不能公開通用。我們到哈密市街時都隨手抓一把新疆幣以備花用,但哈密市街很荒涼,店舖稀少,無物可買。哈密瓜極像中國北方所產之香瓜,不過體積很大,瓜肉細嫩,含糖量極高,而且每個瓜的品質都一致,很少發現不甜不細嫩者。

   哈密街上,除了漢人與滿人以外,各族人都是碧眼黃鬚,鼻高眼凹,穿著完全俄國式,漢人則皆穿著北方鄉下人的服裝,比較起來顯得土氣與落後。尤其是漢族婦女,不但是小腳而服裝更形土堣g氣,他們特別喜歡褲腳放在襪子堶情A把一個人形成上下小、中間粗大,非常難看。

   我們這些飛行員當然都衣著樣式新穎,姿態英挺,年輕清潔,加以用錢大方,走在街上令人注目。有一次一個維吾爾青年問我:「你們是那一族人?」我們告訴他我們是漢人。他聽了之後哈哈大笑說:「不要開玩笑,你看那些漢人既奸詐又骯髒。你們才不是漢人呢!」可新疆人見對漢人印象之惡劣,使我們非常難過。

   新疆人都非常憨直樸率,個性忠厚,他們與漢人交往多受玩弄欺詐。有一天我們都在招待所後花園閒談,突見司徒福帶領一個人進來,是一個賣烤肉的新疆人,拿了一筐用竹換`好了的羊肉串,並帶有一隻烤肉的木炭爐。我們前幾天在哈密市街上看見過這種烤羊肉,呈灰灰的顏色,我們不敢吃它,司徒福說這種烤羊肉味道非常鮮美。經過我們品嚐之後,的確可口之至。於是大家便爭搶狼吞虎嚥起來。賣肉的見我們的吃相,非常緊張,深恐有人混水摸魚,以多報少,不久之後一筐羊肉完全吃光。

   我們詢問賣肉者多少錢,他氣憤的說:「你三個,他五個,我也不知道每個人究竟吃了多少,沒法算。」我們告訴他一共算錢。他計算結果相當於法幣七塊錢之譜,王玉琨給了他一張十元法幣然後轉身離去,賣肉者突然追去拉住王玉琨說:「不要走,還要找你錢。」我們說:「不必找啦!都給你。」他聽了我們的話,凝望著我們很久,帶著不解的神情離去。

   第二天下午,賣烤肉者又提著烤肉來到花園堙C我們以為又來招攬生意,他把烤肉放在我們面前說:「今天我請客,隨便吃,不要錢。」說畢轉身離去。同前一天完全一樣,一筐烤肉吃得精光,不記得是誰又放了十元法幣留在筐堙A然後我們就走開了。第三天下午賣肉者照舊帶烤著肉來到我們面前大聲說:「今天誰若是再給錢,是個王八旦。」說完轉身離去。我們深覺此人之憨樸可愛,招待所管理員告訴我們,新疆人大體上都是這一類型。

由俄國買來的一百架I-15戰鬥機,俄國人經陸上運送到哈密,在哈密就地裝配。這種飛機是雙翼的,運動靈活,可以勉強對付敵人九六式戰鬥機。惟平均飛行時速僅240公里。上昇及俯衝也遠比敵機為差。以我們以前用I-15與九六式作戰所得來之經驗,作戰時我們祇能採取平面動作,而九六式則採取立體動作。所以I-15在性能上比九六差得很多,不過中國飛行員是一群極為勇敢的青年,雖然飛機性能不如敵人,但在作戰還是勝的時候多,敗的時候少。

         俄國I-15戰鬥機

九六式占劣勢時可以利用它的速度與俯衝的優點逃跑。我們的飛機因沒有這些優點,只有奮戰到底。

   I-15機身及機翼均用麻布製成,各部零件與配件的規格也不一致,常有同型飛機的零件不能換用之情事發生,故其堅固性與精確性則較美國飛機相差甚遠。

    飛機在哈密機場裝配完成後,由我們逐架試飛。認為妥善才能作長途飛行,飛往蘭州。哈密起飛後,先到安西落地加油。安西機場修在沙漠上,除了機場四週有乾涸的溝渠以及兩三間房屋外,一無所有。記得二十九年空軍第十三隊飛行員錢定華同學駕三發動機福特運輸機由迪化飛安西,由於天色已黑,勉強看見安西機場在飛機下方,於是他即轉回然後對正機場落地。安西機場無任何夜間照明設備,甚至連場邊邊界燈也沒有。錢定華勉強把老福特降落在地上。當飛機滾行尚未停止前,隱約中看到前方機場邊的水溝,他急忙的打了一個地轉後把飛機停下來,機上十幾個俄國乘客嚇得一身冷汗,都向錢定華握手,稱讚他在毫無夜航設備的情況下能安全降落機場,真是了不起,待走下飛機之後,才發現他們落在機場外面,距離機場一千多公尺沙漠上著陸,根本尚未進入機場,可說是飛行史上的一段小插曲。

我們在安西加油後,繼續向東飛行,飛往酒泉。酒泉機場修在乾旱的河床上,場面完全是鵝卵石,每只卵石之尺寸均比我們在內地河中所見者為大。楊辛癸落地後飛機不能滾行,因飛機尾橇被卵石撞掉。楊辛癸的體重是230磅,為中國空軍飛行員中之第一號巨人。他的飛機抗尾被撞掉,固然是由於卵石之故,他的超級體重也不無原因。毛邦初將軍當時也在酒泉,對於天字第一號巨人之撞掉尾橇一事也不禁莞爾不已。

    夜宿於酒泉城內空軍招待所,所有各地空軍招待所都是備俄國人之用。我們這批飛行員突然到達,致使招待所膳食準備不及,臨時湊合一餐,勉強吃飽而已。記得當時吃的菜是乳酪燒牛肉。北歐乳酪所有的臭味,使中國人都難以入口,唯司徒福對它非常欣賞,大快朵頤。司徒福這個人真是名符其實的福將,他不但飛行技術特別優異,作戰時特別勇敢,他入睡最快,一分鐘即能睡著,而且胃口極好,中國的食物無論東西南北,以及外國的各種食品,樣樣喜歡。民國十八年廣西崑崙關戰役中,白天我們在桂林上空一場血戰,晚間到桂林城內逛街,在一家百貨公司內遇到司徒,他把一隻蟑螂一樣的昆蟲給我吃,我以為他是跟我開玩笑,連忙把它拋在地上,他當時立即由紙包中又取出一隻,把翅膀與腿摘掉就把蟲子放在嘴堜C嚼起來,並且吃得很夠味,當時我驚叫起來,後來才知道他吃的是廣東人所喜愛的「龍虱」。

    酒泉一宿,次晨起飛在武威加油,然後飛抵蘭州,休息二天後又乘坐DC-3赴哈密再去飛回一批,筆者個人一共去了六次哈密,飛回了六架飛機。結果這一百架戰鬥機全數安全抵達蘭州。空軍就在蘭州裝備了第三大隊、第四大隊和獨立的二十七中隊。在蘭州西方20公里的西古城機場展開射擊、投彈、空中纏鬥等戰鬥訓練。

    這一批百架戰鬥機以後擔負很多任務,造成了很大的戰果。二十八年重慶之大轟炸、廣西崑崙關戰役、長沙三次戰役都有輝煌的戰績,這些作戰經歷將來再為文說明。這批飛機一直使用到二十九年九月十三日重慶壁山上空大戰為止。在中國戰史上算是很重要一段史實。

《新疆接機記》,是摘自《傳記文學》雜誌總第237(1982)

 

壁山空戰

19409131045分,日本海軍航空隊13架零式戰鬥機護航5496式轟炸機,再度空襲重慶,空軍第四大隊隊長鄭少愚率領I-15戰鬥機10架與9I-1623中隊長王玉琨率I-15戰鬥機9架,第三大隊28中隊長雷炎均率I-15戰鬥機6架,24中隊長楊夢青率I-16戰鬥機9架,由遂寧機場起飛迎戰。

他們在重慶上空穿梭了一個多小時,沒有發現任何敵機的蹤影,所有的飛行員都有些失望,地面也開始覺得說不定前線所傳來的情報有問題,於是通知在空機群返場落地。

然而就在那批飛機隨著長機轉向遂寧,飛到壁山上空之際,四大隊23中隊的王廣英中尉突然發現有一批飛機由大編隊的後上方,以高速俯衝而下!在他根本還沒有機會向機隊中的其他飛機示警之前,24中隊中隊長楊夢青上尉的飛機就已經中彈,化作一團火焰墜落下去。

原本飛在一萬兩千呎高空擔任掩護任務的I-16機群,從來沒有料到會有日機由更高的高空下來偷襲,於是隊形立刻被衝散,而當時我方飛機中僅有帶隊的長機配有無線電,所以各機之間無法互相聯絡,而I-16也無法及時通知在低空的I-15。直到大家看到楊夢青上尉那架飛機墜落的火焰,才使我方所有的飛機驚覺到日機是由高空俯衝而下,於是我方飛機立刻調轉機頭,對著俯衝而下的日機飛去,頓時壁山上空中日雙方六十餘架飛機開始了一場互相追逐的混戰,發動機原本低沈的運轉聲音,在油門推滿的情況下,變成了高頻的吼聲,原本就懾人心弦的機槍聲音,配上飛機在中彈後爆炸的聲音,更讓人們聽了血脈賁張。

王廣英中尉將飛機對準日機衝去時,發現他的兩架僚機僅有康寶忠少尉還跟在他的後面,另外一架僚機李礩中尉已不知去向,但在那個緊急的情況下,他已無暇去尋找那架失蹤的僚機,他看著一架日機就在他的前面追著另一架I-16俯衝而過,於是他立刻抓住那個難得的機會,將自己的飛機切入日機的內圈,然而就在他要扣下機槍板機時,他的儀錶板突然在他前面炸成碎片,同時一陣痛徹心扉的感覺由他的左腳及腹部傳來,那時他才驚覺到他自己的飛機已經中彈,雖然劇痛的感覺讓他幾乎昏昡過去,但是他仍然可以感覺到飛機已進入螺旋,他轉頭向左看去,發現飛機的左下翼已經被打斷(他飛的是一架雙翼的I-15),他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飛機已不可能繼續飛行,於是他想到跳傘,然後就在他剛解開安全帶的那一剎那,螺旋所造成的巨大離心力立刻就將他甩出飛機。

王廣英中尉在被甩離機身之後,他立刻將降落傘的拉環拉出,一朵白蓮似的降落傘頓時在他的頭頂展開,傘開了之後,他在緩緩地向下落去的時候,還看四周互相追逐的飛機,突然覺得他所在的位置,正好可以將整個壁山上空的戰鬥看得清清楚楚,日本的那種新型戰機的靈活性及速度是他前所未見的,我方的I-15已經算是相當靈活的飛機,但是在與這種新型的日機纏鬥時,根本佔不到任何上風,日機輕輕鬆鬆地就可以以高速擺脫I-15I-16的追擊,然後反過頭來就將我方的飛機咬死,我方飛機只有不斷的急轉彎來躲避日機的攻擊,但是這種急轉彎的動作,會導致飛機喪失不少高度,因此在空戰開打不久,雙方飛機的高度就已經由一萬多呎掉到三千餘呎。

王廣英中尉在降落傘之下將這種情形看在眼裡,知道再繼續這樣纏鬥下去,我方必定是全軍覆沒,然而,在空中的我方飛機不但沒有一架脫離,反而還在繼續找機會攻擊敵機。

就在那時,一架日機對著王廣英的降落傘衝來,並對著傘下的他開槍,看著敵機槍口一明一滅的火光,及耳邊呼嘯而過的子彈聲,他卻一點自衛的方法都沒有,於是他只能在日機開槍的時候,將頭垂下來裝作中彈陣亡的樣子,這才躲過了日機後續的攻擊。

 壁山空戰是重慶空中防衛戰的一環,主要戰場在壁山縣上空。那一仗打得相當慘烈,中國空軍出動了33架飛機,結果損失了10名飛行員,8人受傷。在中國空軍史上是非常罕見的慘敗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