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會戰的第五大隊

敵軍企圖:攻佔我湘西空軍基地,使貫通南北的交通線解除威脅。
     
在老河江口激戰正殷,歐洲柏林的爭奪戰開始之際,日軍的高級將領就集中在永豐召開軍事會議。當時我軍事當局就判定敵人在湘西蠢動的可能。到四月九日有情報傳來:
()衡寶公路運輸頻繁,大批敵軍集結於仙槎橋及兩市塘。
(
)潭寶公路敵大都集中永豐及青樹坪場。
(
)寶慶附近建有橋樑四座。
(
)敵加工修築寶慶機場。敵人的企圖無疑地是想乘歐洲戰事未結果,盟軍兵力尚未能轉移至遠東的時候,一舉將湘西空軍基地奪取,使貫通中國南北的交通線所受的威脅解除,如擁有内線作戰的各種便利,可能把中國西南部國軍的野戰軍封鎖於雲貴山地内,阻礙盟軍反攻計劃的實施,使戰事成為膠著狀態,以苟延殘喘。所以動用了四個精銳師團,向湘西基地作志在必得的攻擊。

我空軍第五大隊接受了這個艱距的任務,協同陸軍向敵人無情的打擊,結果在我陸軍增援部隊還沒有到達以前,就把日軍擊潰了!

在四月九日晚上,第五大隊大隊長張唐天,副大隊長鄭松亭,作戰参謀主任倪世同於接到敵人移動情報判斷,日軍企圖攻掠我湘西基地後,立刻召開軍事會議,决定全力阻止日軍前進計劃,初步為偵察日軍動向,搜索日軍主力,攻擊衡陽寶慶一帶軍事設備。

四月十日,情報得知日軍蠢動了,湘西上空當天五大隊出動所有的P-51P-40,將衡陽、寶慶、湘潭三角地帶所有的大小橋樑全部澈底炸毁破壞,十四日,日軍主力向「資水」東岸推進,同時有日軍千餘人由「新寧」向北推進。日軍的進攻路線()沿寶慶、芷江公路前進。(二)由新化南面麻西渡河向西滲入。(三)由新寧向西北方向進行。

正面日軍渡過「資水」後,四處攻擊蹈擾,無法判明他們的重點所在,使得防線牽長了,陸軍的兵力不够分配,日軍遂於十九日經「白馬川」竄進「放洞」。據情報,這一路的先頭部隊是一個加强聯隊,並咐有一大隊以上的騎砲兵。至此,我們才明瞭日軍仍採用中央突破戰術,企圖直趨「安江」,窺伺我空軍基地。

二十日清晨,天才黎明,我空軍第五大隊集中所有兵力,以「放洞」為攻擊重點。整日輪番轟炸掃射紅岩大廟、大黄沙、一四五O高地等據點,均予以澈底攻擊。日軍在立足未定以前,受到這嚴重的打擊,銳氣挫折了。我五十一師官兵在周師長指揮下,奮勇堵截,王耀武將軍亦親自赴前線督師,至二十八日,敵兵力以損失三分之二以上,無力繼續進犯,僅困守少報據點,戰事穩定下來。

放洞進攻失敗之後,日軍改由左翼作為主力攻擊,由武岡城分數路進犯,於二十九日越過武陽到達瓦屋塘以南唐家坊附近,企圖突破我五十八師防線,直下安江,第五大隊得知情報後,即把大部份兵力轉移於瓦屋塘方向,經連日的澈底轟炸掃射及液體燃燒彈攻擊,日軍無法立足在守住陣地了,向武岡花園市方面潰退。陸軍五十八師啣尾窮追,於五月六日將日軍擊退至李溪橋 、羅家鋪一帶,這一役擊斃日軍兩千餘人,戰馬七百餘匹,殘敵潰不成軍,於七日向武岡及高沙方面潰退。

中路日軍在放洞鍛羽後,仍不肯罷手,集中兩聯隊

以上的兵力,向山門洞方向渗入。五月一日,日軍己進至江口以東上查坪、下查坪、肝溪 一帶,向我軍發動最劇烈的攻擊。這附近都是绵綿不絕的山地,兩軍就在這峽窄的山谷作生死决戰,每一個山頭,每一個村莊都經幾度爭奪,兩軍陣地成不規則的犬牙交錯狀態。第五大隊也集結了兵力在這 塈@一星期的連續轟炸掃射,因目標並不顯着,乃與美軍通信兵團商洽,派人往前線遍設超短波無線電臺與空中飛行員聯絡。這對於陸軍的幫助很大,都能知道日軍的地陣正確位置而予以掃射,我空軍在項世端及韋現科兩中隊長率領下,由晨至暮,整天在這地區搜索敵踪,日軍雖偽裝高明,也逃不過陸空軍的偵察,RDX高度炸彈、傘彈、液體燃燒彈、機槍子彈像雨點一舨向樹林和掩體等掩蔽得很好的陣地落下,日軍的苦頭可大了。

這次出擊是参謀長周威霖為長機, 楊少華、張恩福、美員狄克遜為僚機。當他們把大炸彈投入了日軍陣地之後,就沿着岳陽的公路低飛往東去找日軍補给線,没有五分鐘光景:「卡車!卡車!」無 線電裹一陣叫喊,跟着長機在上打了一個盤旋,於是這二百餘輛敵人認為偽裝得很好的卡車,都在也躲不過四人的眼睛,一架P-40有六挺大口徑的機槍,一陣猛射狂掃,將這一列列卡車打成一堆廢鐵。湘江一帶的橋樑少有一段完整,公路上到處都是再也無法發動的各型車輛。

五月八日,蒼翠的山頭己被燃燒彈燒成一片焦黄色,日軍在這强有力的攻擊下傷亡過半,殘敵無處藏身,只得潰退,而國軍方面則下令反攻,兩翼向日軍側背迂迴反擊,戰至十日下午,收復山門、龍潭舖、石下江 、黄橋舖等據點,在這兩日内向前推進了四十公里,這一役國軍發現日軍潰敗的太快,一路上敵屍處處未及掩埋的屍首達三千多具,估計其傷亡人數當在六千人以上。此次日軍潰敗後,想奪取空軍機場的企圖完全幻滅。

而右翼方面的日軍曾進至洋溪,這路的日軍目的是為了想截斷我左翼與中央的聯繫,空軍二十七及二十九中隊担任這一線的攻擊任務,在中隊長廖廣甲、副中隊長方緯、姚兆元的指揮下,這方面的日軍幾乎完全殲滅,躲在樹林内的日軍在有計劃的燃燒彈的轟炸之下,兵員馬匹逃命的機會很微。清理戰場時發現敵屍達二千具,戰馬屍八百餘匹,估計日軍傷亡當在三千人以上。

此次日軍渡資水西犯時,進展頗急,以為我軍措手不及,必潰不成軍,可以在我援軍到達時己奪取了芷江,我們那些較堅強的據點,他們也不待攻陷便繞道前進。所以日軍到達江口瓦屋塘一線時,岩口鋪、芙蓉山、山門尚在我守軍手中,這些據點雖己陷於四面重重圍困的絕境,守軍尚能發揮大無畏的精神,不時出擊日軍的補给線,给日軍嚴重的威脅。岩口鋪由袁副營長楚俊率領部下二百餘人防守,山門由高副團長及葛營長率領部下五百餘人防守,芙蓉山陣地由伍亞傑副團長、孫廷簡營長率領部下四百餘人防守。這些孤軍雖己與後了隔絕,给養不繼,因我空軍每日必到助戰,故絕不氣餒,表現了貞忠不撓的精神,及與陣地共存亡的决心。這些英勇的行動在空中看得一清二楚,出擊歸來,必以興奮的語調來描繪這批给包圍的孤軍,日軍敗退後,於是纷纷發動慰勞及補给這些孤軍,陸軍方面得知了此消息後,王耀武將軍、施中誠將軍即着王重之参謀採辨了香煙及各種食品,交由空軍帶往空投,空軍大隊長唐天代表全大隊備函向孤軍致敬。慰勞品及信件由姚積堯機務長率機械同志,分裝於副油箱內,由二十七中隊周天民分隊長及許陶壎参謀二架機前往空投。

湘西戰事終於結束了,由三十四年四月十日,日軍開始進攻至五月二十三日日軍撤至岩口鋪以東為止,共計經過了四十三天,我空軍第五大隊出動二千二百餘次飛機,(在戰事最緊張的幾天,曾一天出動一百五十多次,多名飛行員任務回來馬上加油掛彈在出發。)創下了中國大陸戰場上的新紀錄,消耗了一百多萬磅各種炸彈,八十多萬發機槍子彈,這也是遠東戰場上少見熾盛的火力,(為此次作戰其它大隊都無法出任務,八成以上的油彈都支援五大隊了。)這麼重大的打擊,敵人是受不了的。據陸軍方面統計,單就未掩埋的敵屍計算超過一萬五千具,大批日軍被液體燃燒彈襲擊的有十餘宗,屍體多己燒成焦枯,無法辨認。馬匹屍體四千多具,其中經確實證明有聯隊長兩名,大中隊長十餘名,從屍體上的傷痕來看,大都為空軍所擊斃,這種輝煌的戰績是值得我們欽佩仰的。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