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梁山空戰

 

紅岩春秋號微信公眾號消息,抗戰時期,為了保衛戰時首都免遭日機空襲,國民政府曾在重慶周邊地區修建、擴建了數個機場,並派中國空軍部隊進駐。在重慶大轟炸期間,侵華日軍將這些機場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急欲摧毀,以掃清空襲重慶的障礙。

為了保衛機場免遭日軍破壞,中國空軍在這些機場上空與來犯的日機展開了英勇頑強的鬥爭。其中,最為著名的一次空戰,發生在1940520日,地點就在梁山機場上空。

一道重要的空中防線

梁山機場始建於1928年,位於四川省梁山縣(今重慶市梁平區)城北一公里處。該機場由國民革命軍第21軍軍長劉湘主持修建,初建時,機場南北寬600米,東西長700米,有棚廠4座,隊部建築1座。1930年和1933年,第21軍又兩次對機場進行了續建。

1936年初,梁山機場由航空委員會接收,並於當年2月成立擴建工程處,對原機場再次進行擴建。工程後來因故暫停。

全面抗戰爆發後,航空委員會在此設立了空軍梁山站。梁山縣政府奉命徵調萬餘民工擴建梁山機場,於1937111日開工,122日完成。同時,在機場附近修建了射擊場、轟炸場、轟炸瞭望台、機場校正靶及靶子架、瞄準避彈室、機場石板暗溝、涵洞、停機坪、場站房屋等9項軍事工程。

19389月,為配合蘇聯空軍援華志願隊作戰需要,梁山縣又調集民工再次擴建機場,在一個月之內,拆除北極塔,新闢土石地面跑道一條,停機坪增寬一倍。次月,又修建了特種電台、防空洞、滑行道、營房、臨時課堂、禮堂、修理廠、交通路、醫療所等14項軍事工程。

經過多次擴建,機場的設施仍十分簡陋。時任中國空軍第4大隊第21中隊飛行員的龔業悌在到達機場的當天(1938913日),就在日記中寫道:「梁山是一個不大的城鎮,一切都顯示著落後和古老。飛機場離城不遠,我們都住在場東新建的幾座營房裡,那都是一些簡陋的房子。」飛行員徐吉驤則回憶,「新營房已完成,但並無良好的道路,梁山又常有雨季,路上泥濘不堪,廁所建在宿舍外,到廁所去要走上一段泥濘的路,因泥水太深,我們都穿飛行靴進進出出,一進房門,必須脫下來改穿另一雙乾淨的鞋子」。因「梁山機場非常簡陋也不怎麼平坦,所以不太適合飛行訓練,每天都是上學術通信和機械課程」。

梁山機場給初到此地的中國飛行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加之位於長江三峽的崇山峻岭之中,且嚴重缺乏通訊和導航設備,中國空軍的飛機常常在飛行訓練中迷航,因找不到機場而迫降。

1939831日,飛行員丁壽康與兩位隊友,駕駛戰鬥機3架從重慶飛梁山,在天氣極為晴朗的情況下,竟偏航找不到機場的具體位置。幸好丁壽康此前曾飛過一次梁山,在黃昏時分,獨自離隊發現了機場而安全降落。而同行的兩機則最後迫降在長江邊的沙灘上。

但這座簡陋的機場卻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橫亘於日機轟炸重慶的必經航路中間,而成為中國空軍保衛重慶的第一道空中防線。19386月,中國空軍主力從武漢地區向西南地區後撤,在此地成立了驅逐(戰鬥)機訓練總隊,並由中國空軍戰鬥機王牌部隊第4大隊進場擔任防守任務。隨後,大批的蘇聯飛行教官及戰鬥機也進駐梁山機場,對中國空軍的戰鬥機飛行員進行培訓。

網絡相片:中國空軍第4大隊部份飛行員合影(二排右一為參加"5.20"空戰的王文驊、左二為韓參)

為了摧毀中國空軍的抵抗力量,1940513日,日本侵華派遣軍總司令部和日本海軍中國方面艦隊司令部達成了轟炸中國大後方的《陸海軍中央協定》,其代號為「101號作戰」。該作戰的指導方針為:「首先壓制敵之軍事、政治中心的航空勢力,然後摧毀其重要設施。」

日軍實施「101號作戰」計劃

1940518日,日軍正式開始實施「101號作戰」。當天,駐紮在漢口的日本海軍第13航空隊出動2196式陸上攻擊機,分別轟炸了成都的溫江機場、太平寺機場以及遂寧機場。

19日,日軍又出動47架轟炸機入川,空襲目標分別為成都附近的鳳凰山、太平寺、溫江等中國空軍基地,以及宜賓機場、梁山機場。

在成都方面,駐守太平寺機場的中國空軍第5大隊奉命升空。該大隊的第17、第27中隊先後兩次出動10架戰鬥機迎敵。由於日機侵入蓉城上空的時間是晚上845分以後,天色已暗,在空中巡邏的我機,僅有胡佐龍、陳鎮和、王廣英、雷廷枝等4人駕駛的戰機與日機相遇,並發動了攻擊。空戰中,王廣英駕駛的E-15戰鬥機被敵擊中1彈。

在重慶方面,為了防止日機偷襲機場,駐守廣陽壩機場的中國空軍第4大隊,在副大隊長劉宗武的率領下,於當天傍晚645分,起飛8E-15戰鬥機,以兩機為1組,各按指定的區域進行警戒巡邏。其中,第1組由第21中隊隊長陳盛馨與隊員余拔峰組成,巡防位置在廣陽壩機場上空;第2組由第4大隊副大隊長劉宗武與隊員李繼武組成,巡防位置在銅台路至廣陽壩機場之間;第3組由分隊長姚傑與隊員賀炘組成,在魚嘴至廣陽壩機場之間上空警戒;第4組由分隊長司徒福與隊員丁壽康組成,在廣陽壩到白市驛機場之間上空警戒。我機飛行高度在4000-5000米之間。

飛行一小時後,劉宗武與李繼武發現重慶市區上空有燈光移動,初以為是星光,仔細察看後,乃斷定為敵機群,遂加大油門追擊,終以我機低於日機高度800米,無法達到有效射擊距離,以致日機逃脫。其餘各機在其負責警戒的區域未發現日機,均安全返場降落。當轟炸宜賓的日機返航時,中國空軍第22中隊的E-15戰鬥機4架,又奉命於當天晚上905分,從廣陽壩機場起飛,防止日機順路空襲我空軍基地。其中,張浩英和周志開駕駛的兩機在合江上空巡邏,溫炎和康寶忠駕駛的兩機,在江津白沙上空巡邏。4機均未遭遇日機,遂於當晚1035分返場降落。

當天,防守梁山機場的中國空軍第4大隊第24中隊接到一個特殊任務,為在梁山機場加油的前往湖北前線執行轟炸任務的我轟炸機隊,擔任空中警戒和護航任務。

19日上午930分,第8大隊的3DB-3轟炸機從成都太平寺機場起飛,於1240分,到達湖北隨縣上空,在完成對目標的投彈任務後,於下午410分全部安全返回原機場。

1010分,第1大隊的9SB轟炸機由溫江機場起飛,於1210分降落梁山機場加油。午後151分,除編號為100號的1SB轟炸機因降落時,飛機滑行陷入機場內新建軟地,導致螺旋槳觸地彎曲,未能隨隊出發外,其餘8機均順利起飛,飛臨鍾祥城區公路及車站附近上空,對敵軍目標進行了轟炸。我機於下午530分降落梁山機場加油,6點由梁山機場起飛,經1小時飛行抵蓉。

SB轟炸機起降和加油過程中,中國空軍第4大隊的11架戰鬥機自始至終警戒在梁山機場上空。

中國空軍在白天採取的主動出擊行動,招致了日本空軍的報復。當天深夜1157分和12點,日本海軍第13航空隊的11架轟炸機,分兩批對梁山機場進行夜襲。由於我方早有防備,除起飛迎戰的飛機外,其餘留場的飛機全部疏散進掩體,未受到任何損傷。

突然出擊完勝日軍

1940520日凌晨,天還未亮,駐守漢口的日本空軍派出3架偵察機飛臨梁山機場上空偵察。此時,駐守梁山機場的中國空軍第4大隊第24中隊隊長李文庠下令隊員待在機艙里,微動機身,佯做欲飛不能的狀態,以造成機場被炸、無法起飛的假象。

果不出所料,敵偵察機即向漢口日空軍基地傳回情報:「梁山機場有大型機(即轟炸機)2架、戰鬥機7架,但機場被毀,敵機無法起飛。」很快,日本海軍第13航空隊派出3個中隊的2496式陸上攻擊機,直撲梁山而來。

715分,當日機飛入雲陽小江境內,迫近梁山機場時,駐渝空軍第一司令部立即下令第24中隊的8E-16戰鬥機升空攔截。由於機場在19日夜被炸,只有經連夜搶修出的30米寬跑道可用,參戰飛機只能以單機起飛方式,在空中集合編隊,布陣以待。

日機往常轟炸梁山機場的慣用伎倆,是在距離目標50公里的地帶盤旋,待我方戰鬥機燃油消耗殆盡時,才進入機場上空投彈。他們以為偵察機這次傳回的消息是真的,故毫無忌憚直驅而來,殊不知是自投羅網。

732分,敵機群以4000米的高度,由梁山東北方侵入機場上空。此時,我機群恰好在敵機群右前方1000米處,高度為4500米。我方領隊李文庠當即振翼,率8E-16戰鬥機從前右側向日機發動猛烈攻擊。敵機群突遭攻擊,隊形頓亂,於投彈後四處逃竄。李文庠在率隊發動第一次攻擊後,又盯住1架離隊逃跑的日機,在200米的近距離,才開槍射擊,並連續攻擊3次,直至日機起火下墜。李文庠折返後,又遇我方兩機正在同時攻擊一群日機,旋即加入戰團,向敵機群最左的1架發動了攻擊。此時,敵機群的槍彈也集中向他射來,他急忙向左脫離以避開,等再次轉過機頭,尋找那架被他攻擊過的日機時,已不見其蹤影。因戰機所剩油量不多,他只好駕機返場。

分隊長張光蘊是我方第2小隊領隊,發現日機後,當即率僚機向敵機群的中央領隊機發起迎頭攻擊。迴轉機頭後,旋見日機1架離隊逃竄,又追至距離50米處開槍射擊,不料機槍射擊40餘彈後發生故障,他只好脫離戰鬥,駕機返回基地。

在這次戰鬥中,張光蘊的僚機陳少成是第一個發現日機的。他擺動機翼通知隊友後,即隨長機向敵機群發動首輪進攻,於距敵機群200米時開槍射擊3次,由前下方脫離時,看見被他射擊的這架日機已冒出濃煙。陳少成進行第二次攻擊時,將目標鎖定為敵總領隊機,卻因動作過猛,飛機發動機突然停車,待其恢復轉動時,敵總領隊機已飛遠。此時,陳少成又發現與他同一高度有敵偵察機1架,由東北方向進入我機場上空,盤旋一周後向忠縣方向逃竄。陳少成立即駕機追了上去,追至近該機200米的距離才開槍射擊。他連續射擊了6次,直至忠縣上空,因顧及油量不足才折返。

分隊長王文驊率第3小隊發現日機由東向西進入梁山機場上空後,乃率隊迎頭向日機發動攻擊,向左脫離後,又從敵機群右側發動第二次攻擊。敵機群在投彈後向左轉彎,王文驊又率隊隨之急轉,反覆向敵機群衝擊,總共攻擊了6次,日機數架已冒起白煙。後因油量限制,王文驊才率隊停止了追擊,於845分安全降落白市驛機場。

在激烈的空戰中,第24中隊隊長李文庠因戰機發動機停車,迫降梁山機場,機損人微傷。分隊長韓參駕駛的戰機,因燃油耗盡,迫降土沱,機損人傷。隊員伍國培駕駛的戰機中敵槍彈40餘顆,安全迫降梁山機場。隊員彭均、李廷凱等所駕戰機之發動機亦中敵彈數顆。

敵機七架遭我擊落

1940521日,重慶的各大報紙競相報導了「520」空中大捷的消息。中國共產黨在國統區公開發行的《新華日報》更是以《敵機七架遭我擊落》的主標題和《梁山上空健兒大顯身手》《顯赫戰績證明我戰略精妙》兩個副標題,全面報導了這次空戰。現摘錄如下:

(中央社訊)敵重轟炸機廿四架,昨(廿)晨由鄂西向川境進撓。七時許竄近梁山西北一帶,並有襲梁山模樣。我某地戰鬥機××架,早已偵悉,遂升空出擊,瞬即在梁山上空布成圍殲陣勢。

七時四十五分,敵機冒險竄進梁山上空,我空軍健兒見敵已入陷境,當以雷霆萬鈞之姿,將敵機重重包圍。敵機初圖頑抗,但遭我最高空部隊之嚴重壓迫,頓呈窒息狀態,隊形潰亂,紛紛掙扎突圍。我擔任正面攔擊之健兒,立以排山倒海隊形猛烈予敵以迎頭痛擊,敵畏縮求逸,復被我追擊部隊堅強控制於有效射程之內,齊以最大火力,向數敵機集中射擊。敵機上下翻騰,力求逃避,頃刻間有敵重轟炸機兩架隨機槍射擊聲中爆炸下墜。

此時,我空軍攻擊愈猛,敵突圍無路,轉作困獸斗,紛向我軍反撲。我高空神勇部隊,乘敵混亂之際,即將三敵機掌握在手,無能擅動,敵機死角暴露,我神槍准射,油箱齊焚,敵機尾隨墜下,片片猶如殘枯紅葉。正在鏖戰間,殘亂突隙東竄,我奮勇追擊,敵機一架又為我擊落於半途,其餘敵機紛紛向萬縣方向逃去。一場激烈空中大會戰,至此告一段落。我空軍全部凱旋。

總計此役,我空軍共擊落敵機七架,其墜落地點,已經查明者有五架,一架落忠縣東郊,機身損壞,系偵察機,敵戰鬥員均斃,其番號為四五二八。一架落在分水嶺山麓下之馬家市,機身焚毀,其番號為二五八,中有五男戰鬥員,一女戰鬥員,其跳傘逃逸之戰鬥員,正在搜獲中。一架落在開縣西廿里,敵機大部焚毀,敵戰鬥員全斃,其番號後二字為七九。一架落於梁山北廿里一帶,為一重轟炸機,機毀人亡,番號燒失。另三架落於忠縣與開縣之間,其中一架已查出,系落在開縣附近,我正派員清查中。

520」梁山空戰,我空軍擊落日機7架,這是當時新聞媒體報導的數字,難免有些誇大。根據南京的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保存的《空軍戰鬥要報》記載:此役,我空軍一共擊落敵轟炸機3架、偵察機1架。其大致情況如下:

1、第24隊隊長李文庠,分隊長張光蘊、王文驊、隊員彭均、李廷凱等5員,在梁山上空合力擊落敵重轟炸機1架(殘骸在尋覓中)。

2、隊員陳少成在忠縣上空擊落敵偵察機1架,該敵機在忠縣汝溪焚毀,番號為258,敵乘員3人全斃。

3、隊員伍國培在梁山上空擊落敵重轟炸機1架,該機在忠縣馬家祠損毀,番號為4528,敵乘員6人全斃。

4、分隊長韓參在開縣擊落敵重轟炸機1架,敵機殘骸正尋覓中。

從當天中國空軍的戰鬥要報記載來看,被擊落的4架日機,只有兩架是查明了具體墜落的地點,並找到了殘骸,而另外兩架的殘骸還在「尋覓」中。

空戰結束後,航委會曾要求空戰發生地附近縣政府組織力量尋找日機殘骸。我們在四川省檔案館查閱資料時發現,1940612日,梁山縣縣長陳興雯就「520」擊落擊傷日機,給時任四川省防空司令部司令鄧錫候發了一份電文。內容如下:(成都)四川省防空司令部兼司令鄧均鑒:(略)查五月二十日之役,據作戰人員報告,其擊落敵機三架,並擊傷二架。據測當落在開江、忠縣、武陵一帶,現經搜索結果,尚僅忠縣發現一架,其餘尚在繼續偵查中。

在日本的國立公文圖書館亞洲歷史資料中心,筆者查閱到當年由日軍聯合空襲部隊司令部編的一份《百一號作戰概要》,其中,明確記載當天日軍損失的轟炸機為1架。

從中日文獻資料對比印證,「520」梁山空戰,中國空軍當場擊落的日機實為1架,其餘應為重傷。在以少打多(8架對27架)的局面下,中國空軍能取得擊落日機1架、重傷數架,而自己全隊安全返回基地的戰績,在當時的空戰中已屬罕見。

這架被中國空軍擊落的日機,具體墜機地點為忠縣清和鄉(今靳現鄉)清和村的馬家嘴。在重慶萬州區檔案館,至今還保存著一份《1940520日擊落敵機零件及附件清冊》,上面清楚地登記著:手槍兩支、敵機隊旗一包、機關槍七架、輕機關炮一支、子彈二十五盤、零子彈半簍、機身機翼碎片(一堆)、作戰地圖……

摘自網路原標題:重慶珍檔丨當年設施簡陋的梁山機場,沒想到卻是中國空軍保衛重慶的第一道空中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