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大隊 潘承祐

 

這是四月十三日的淩晨,三十多人擠滿了休息室,蔡名永大隊長手堮陬菑@張任務表,另一隻手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出任務名單,他自己帶吳越等八架P-40,四時半起飛,炸射西峽□,第二批是潘承祐和於堅等十二架P-40於四點五十起飛,先炸射伊川正面之敵,然後到臨海魯山制空巡邏,第三批是李道全和夏和生等八架P-40,於五點十分起飛,先炸射盧氏當面之敵,然後向南陽方向偵射。

這真是次強大的出征陣容,驅逐隊如此大幹,很久沒有這樣場面了,暖和的晨風,由渭水河上溜到機場,清新而又爽快,大卯星不停的向早起的人們眩著亮晶晶的眼神傳情,好像在說諸位早安,祝諸位好運。

跑道兩邊的夜航燈業已放光,蔡名永的八架P-40首先上了跑道,雖在黑夜,他們仍然開著翅膀燈兩機編隊起飛,如今的飛行員對P-40已像自己身體的一部份那麼熟悉,這正是運用自如,熟能生巧的那句話,他們離開機場,就筆直南東南方飛去。

又過了二十分鐘,潘承祐等十二架P-40也冒著夜色飛走了!東方已現出了乳白的曙色,於是李道全等八架P-40也起飛走了,機場媮晹陷X架飛機,包括楊基昊的飛機在內,都在趕工檢修,機務人員昨天整夜未睡,他們都是戰場的老夥伴,人人知道我們要反攻了,萬事莫如任務急,祇要能把飛機修理好,能夠飛上天,.也就等於他們打了勝仗。

天還沒有大亮,陳康也上場了,他問我:「副主任問我們飛機出去幾批了!」我說:「你回去報告副主任,我們一共出去了三批,共是二十八架。」然後我又說了任務詳情之後,他用鉛筆寫在紙上走了。

收音機媔ヮ茪F蔡大隊長的聲音:「吳越,不要下去,下邊很黑,看不見目標,這些高射炮火對我們沒影響。」
吳越的聲音,我看清楚了,在山腳下邊的河套埵釩雃h汽車,我們兩架飛機先下去。

蔡名永的聲音:「好,我也看見了,你們從淅州西邊方向低飛進去,這邊的高射砲就打不到你們啦!」

夏和生的聲音出來了:「報告隊長,小石河方向好像有幾架敵機,飛得很低。」
李道全的聲音:「我們衝過去!那是七架九九式,高度大約一千呎,打這些呆鳥不用先拋炸彈,不要和他們纏鬥,打完就拉起來,有機會再衝下去。」
李道全的京腔又出聲了:「舅子的,這些傢伙夥鑽入山溝了,咱們見好就收,早晨能意外的有兩架燒機作點心也不壞!」
又是夏和生的聲:「快看,小石河的北岸有大批鬼子帶著很多車輛要過河!
李道全的聲音:「你帶四架先下去,看清楚了再投彈。」
「瞎!這是一大隊炮兵還有輜重,呔,打得好!」夏和生在叫,隨後又是:「乖乖,全炸中了,活的沒幾個啦!嘿!前邊小河轉彎的淺灘還有。」
李道全叫:「你們快上來,我們下去炸河灣堛疑M兵,快,他們要散開了!」
又有人在喊,「我們拉的太低啦,傘彈散開的面積不不夠大,再下去掃射他們!」
聽收音機堛漣q叫,真熱鬧,有時就好像我們也身臨戰場了,真恨不得也長了翅膀飛過去,難怪沒有飛機的幾位小弟兄急得乾眼饞!

蔡名永在西峽口一帶也打的很活潑,他很少講話,最沉不住氣的是吳越,這傢夥不停的叫喊,「快看,對面山坡上有鬼子陣地。」喂!我軍衝到山坡下邊啦,山嶺上有鬼子機槍陣地,楊基昊下去打他們,我掩護你們,好,打的好,我們部隊把山頭佔領啦!鬼子們逃跑了,看我的..都給我回佬佬家去吧,那兒跑!」他一定正在衝下去掃射。
「吳越快上來集合,東北方有敵機。」

收音機堥S聲音了,過沒一分鐘,潘承祐在叫:「於堅下去看看,下邊公路上好像有坦克車。」
「有好幾十輛硬殼小烏龜,還有幾十部大卡車,車上都是鬼子兵,大概是到老河口的增援部隊。」於堅的聲音。
「好極啦,於堅先下去炸他們,唐沛育隨後也下去,我掩護你們。」

收音機堳D常熱鬧,過了一個多小時蔡名永於八時正回來落地,他們八架P-40有四、五架中了敵人子彈,蔡名永把吳越叫過來申斥他:「你太蠻幹啦!西峽口一帶都是敵人的堅固工事,你們用大扣提和小炸彈打他們,他們根本不痛不癢,你一再的衝下去,完全是浪費,在淅川我們打得很好,然後遇見敵機的時候,他們只有五架九九式,一定是李道全的槍下餘魂,我們如果再晚一會兒開槍,等我們聚到他們東邊截斷他們的歸路,一架也跑不了啦!結果祇打下一架來,真便宜他們了!」
吳越也知道自己太性急了,他的脖子臉漲得紅紅的,給隊長敬個禮說:「大隊長說的是,我下次一定改。」
    
激烈的戰鬥,在十一大隊來說,今天不是第一次,但每個人對今天的戰鬥,都有一種特別嚴重的感覺,所以每個人的動作都很積極,下飛機的人,不再嘻嘻哈哈開玩笑,都幫著地勤人員加油掛彈,夏和生親自跳上翅膀:「喂,快看這挺大扣提怎麼會卡子兒啦!」

李道全告訴我,「今天夏和生打掉了一架九九式,他硬是不承認是他單獨打的,他把記錄送給他的僚機!」這話被夏和生聽見了,他跳下飛機,「隊長太認真了,新到的隊員能有一架敵機紀錄,那是最好的鼓勵,他的飛機上漆上一架敵機,別的新隊員那能不眼紅,何況他確實開了槍,這架九九式的致命傷也確有他的子彈在內!」

「喂!報告隊長,我在紫荊關發現很多人馬,您看是不是我們自己人!」
李道全大笑說:「敵人如果到了紫荊關那還得了!我也看見啦1.全是我們自己的增援部隊。」夏和生就會抬槓子,「可別那麼說喲!上個月敵人就打到了紫荊關,連北邊的西平鎮都有敵人竄擾哩!」.

王上校又拿出了他的法寶地圖,鋪在地上,給他們指出敵我現時的態勢,就中有個箭頭,指示我軍行動方向,距離紫荊關還遠的很,李道全叫道:「不好,果然像是敵人,咱們趕緊起飛!」

王上校也吃驚了,我馬上打電話報告。說完話又問:「這股敵人在紫荊關那一方?」
夏和生道:「紫荊關的東南方約二十公里附近的山谷堙A我看見約有一兩千人!」
王上校很內行的說:「空中能看見有一兩千人,至少有三四千人,再見!」他跑著走了。李道全的七架飛機依舊又起飛了,他們走了很久了潘承祐的十二架飛機早該落地了,可是不但飛機不見回來,收音機堣]聽不見他們的聲音,我站在休息室前邊,看著十四航空隊的飛機起飛,心中仍想著潘承祐,突然機聲大作,十二架P-40分成三個小隊,突然衝場,然後拉起來放下起落架準備落地了。

站在我身後的陳康說:「這是好消息,看他們耀武揚威的落地姿勢,他們這趟任務一定有特別收獲。」我告訴陳康,請他守著收音機和情報電話,我去到跑道頭,正好潘承祐的飛機首先滑過來,他打開了座艙蓋,和我招手,並用手指作出V字的勝利符號,隨即停車跳下來,吩咐跑過來的機械士幾句話,然後告訴我,他們今天的戰鬥經過:

他們巡邏過伊陽,然後至臨汝,轉回來到魯山、南召、空中亳無發現,地面也無顯著的目標,按習慣他們這種高空巡邏,早該把炸彈投下去,可是沒有好目標,他們就捨不得糟蹋寶貴的炸彈,當他們過南召時,公路上發現了一些零碎車輛,也不值得浪費炸彈,潘承祐心堛漫魚Z是,如果空中發現敵機,臨時把炸彈拉下去也來得及,空中既無敵機,就必須妥為運用這些殺敵的法寶,而且他有預感,像今天這樣的全面大幹的舉動,長官部必定有所需才有所求,我空軍接受了這項任務,就必須發揮最大的功能,否則會給陸軍看笑話,他相信靠近老河口的附近,不會沒有好目標,可是當地什麼也沒有。就當他要轉彎回航,再入伏牛山的時候,看見公路上黃土飛揚,一大串各種車輛,像條長龍往南陽方向急駛,對空中的飛機,毫無顧慮。潘承祐立刻叫於堅的分隊先下去,因為他發現敵人大膽的行軍態勢,可能在高空或附近有敵機掩護,因之他又叫唐沛蒼也注意空中。

於堅下去了,由一萬二千呎俯衝到六千呎的時候已發現下邊有幾十輛坦克車,後邊有百餘輛運兵車、砲車、彈藥車,總數不下兩百輛,於堅把發現的詳情報告了潘承祐,潘承祐高興的說:「你先下去用炸彈炸坦克車,然後上來,唐沛蒼再下去。」

於堅的四架P-40以閃電的速度,一下子飛到了敵人車隊上空,立刻變成單機縱隊,先用大扣提掃射後邊的運兵車,然後向那些黃色甲蟲投下了炸彈。僅僅是這麼眨眼時間,黃塵飛揚的公路上耀武揚威的敵人車隊,先是運兵車中彈,車翻人跳,喊叫奔逃,機聲,槍聲之後又是炸彈聲,被炸彈直接命中的坦克車,炸散了甲殼,炸燒了汽油,炸飛了車堛滌迨l屍體,另有些炸彈投到公路上,把公路炸成大坑,驚愕中的鬼子坦克,掉進坑埵A也爬不出來。

于堅的先遣任務作得很漂亮,他很樂的轉彎爬高,唐沛蒼的四架P-40飛機又下來了,這時所有鬼子車隊都停擺了,同時活著的鬼子們已跳下車,逃到公路兩旁對空盲目射擊,唐沛蒼那把它們看在眼堙A他的全部注意力像小孩看見了糖果似的完全放在那些未被於堅炸毀的坦克上邊。唐沛蒼也變成了單機縱隊,他的飛機上帶有火箭砲,這就更來勁兒了,先把炸彈投落,同時虎日如鈴似的盯著機頭前下方的那些大甲蟲,一砲一個,好不過癮,這一來路上的甲蟲已是所剩無幾,他不能再過癮了,他必須脫離爬高,去掩護潘隊長下來投彈掃射。

潘承祐看見於堅上來爬到了八千呎,再看見唐沛蒼也上來了,他才帶著駱承堯等三員小將,推動駕駛桿,雷吼電馳下。當潘承祐的四架P-40衝下來的時候,公路上已是煙火彌空,也是鬼子惡貫滿盈,幸而風吹把煙火吹散了,又現出了公路上未被炸毀的大砲和車輛,以及散在路旁不想逃命要緊,仍然對空射擊的鬼子兵。潘承祐不再使用追蹤隊形投彈了,他用兩機編隊,三百呎投彈,他們今天攜帶的都是成綑殺傷彈,三百呎投下正好有足夠的散開空間。

他們投彈之後,同時對地掃射,再不用找尋目標了,因為跳下汽車的鬼子兵,已散開了一大片,他們是彈無虛發,鬼子兵成片的被殺,有些中了大扣提燒夷彈的,連制服帶鬼屍都起了火。

高空有兩批飛機掩護,潘承祐就安心的打第二個派司,這回地面對空火力微弱多了,不再對P-40構成威脅,於是他們再對砲車攻擊,經過潘承祐等第二個派司攻擊過後,公路上只有煙火,已無完整車輛,那些彈藥車已經燒燃,並引起了連續爆炸。

潘承祐還想打第三個派司,忽聽於堅的示警:「南方有敵機,距離兩萬碼!.潘承祐不能再在地面貪功了,他回答於堅說:「吃穩,向西飛,我就上來了。」

潘承祐並不太重視這個情況,他以為南陽方向來的飛機,可能是第三大隊的P-51,因為他知道今天第二大隊飛機,幾乎全部集中到了安康,而老河口與南陽近在咫尺,第三大隊的夥伴們那能讓敵機越過雷池呢!

天下事就會常有意外,十一架東條機竟能瞞過了第三大隊的活動空域,而竄過了南暘,來支援他們的車輛部隊,可惜來晚了幾分鐘,他們用以保衛老河口的車輛及部隊,已成了灰炭殘碴,向鬼門關進軍了,當他們看見公路上的煙火時,也看見了在公路上繼續攻擊的四架P-40,他們是膽顫心驚於前,又貪功於後,不加思索的衝下來想檢便宜,這些東條式的小鬼們,大概都是由三島調來的新手,毫無戰場經驗,立刻對潘承祐等俯衝。

他們也許發現于堅和康沛蒼的八架飛機,認為他們既向西飛,一定是怕了東條而逃,潘承祐也在向西爬高,他看看油表,該是回家的時候了,他看見唐沛蒼的飛機有犧牲高度向他接近的模樣,心中雖然感激,他卻呼叫唐沛蒼說:「小唐,不要降低高度,小心高空另有敵機!

天下事想什麼就有什麼,另有九架零式已經閃亮著白光接近了,潘承祐心埵釣ル晶炊F,今天來的東條比我們數量多,東條的性能和P-51一樣的好,今天祇有以技術和勇氣取勝了,因之他貝w一戰,他一狠心呼叫于堅和唐沛蒼:「南方一萬四千呎高度,又發現九架敵機,你們甭管我,即刻準備接敵戰鬥。」

這時潘承祐的高度已有七千呎,第一批九架東條式已經俯衝下來開砲了,它們飛機上う漪O三七機關砲,砲彈曳光彈道很清楚,也較大扣提彈道的速度緩慢多了,因之小潘等輕易躲過了它們的斜後方射擊,這時的P-40為勢不能爬高接敵,那是挨揍的敗招兒,歷經百戰的小潘,帶著駱承堯等三員小將開始加滿油門俯衝,向時他們已看到九架零式已跟蹤衝下來,這就正中了小潘的計策,當敵我飛機都達到最大速度時,小潘一聲呼叫:「猛拉上升」,四架P-40如得神助,利用俯衝的速度,猛然垃起來,出敵不意,敵機反而俯衝過頭了。

小潘哈哈大笑,我們咬住它們的尾巴,一個側翻,P-40轉身猛撲,駱承堯首中頭獎,一架潔白的東條式應槍火化,爆炸開的亮花兒映日生輝,潘承祐身為隊長,槍法更有絕竅兒,幾十發子彈,他結束了一架東條的歸程,同時他又把另一架東條打得拖煙而逃,剩餘的東條遊魂那敢再戰,轉彎向鄭州方面逃去,駱承堯想追,潘承祐示警::上邊還有敵機,不能追,快爬高!」

不用爬高了,于堅和唐沛蒼已是左右夾攻,把高空的九架東條式逼下來,正好給潘承祐等迎頭開槍的機會。東條式首先開砲,可惜砲彈沒有大扣提的子彈快,又是一架東條魂歸奈何天,其餘雞飛蛋打,亡命而去,去時祇剩七隻殘魂,潘承祐等大獲全勝,僅僅兩分鐘不到,結束了,一場以寡擊眾,以少勝多的大空戰。

潘承祐講完他們全程故事,所有飛機業已準備齊全,就唐沛蒼的飛機,經檢查發現,主油箱被打了一個洞,大概是打地靶受的傷,P-40N的油箱都有密封橡皮,中槍後槍洞立刻自動封起,否則唐沛蒼就報銷了,現在業已補好如初,於是他們於九時整又起飛了。
我回到休息室的時候,陳康告訴我:「很奇怪,收音機堳雂祫n音!」
我說:「吳越早晨亂喊亂叫,被蔡大座罵啦!因此大家都不敢再喊了。」
正說著的時候,還是吳越第一個開腔了,人是秉性難移,他是快人快語,他叫:「左上方有敵機!」接著是蔡名永聲音:「看見了,我監視他們,你下去投彈,投完彈立刻上來!」說完話又無聲音了。
突然間聽到了張濟民的聲音,「牛曾慎下去揍他們,我掩護你!」陳康對我笑笑「這具收音機真行,連三大隊的呼叫都收到了。」

收音機裡叫鬧著各種聽不清的聲音,大概是三大隊的弟兄們在老河口一帶打的很熱鬧,否則不會這樣吵鬧,陳康不停的調整音波,仍是嘈雜不清,他搖搖頭,也許前方天氣突然變壞了,所以無線電才受到巖重的幹擾。

飛機還沒全回來,王副主任對我說:「下午用一批飛機輪流到西峽口附近巡邏,用兩批飛機交替到伏牛山後南召、魯山,汝南一帶炸射巡邏,敵人怕胡長官的部隊支援老河口之戰,他們有向伊川我軍進撲的現象!」

在上午第二次任務中,我們又損失了兩架飛機,好在飛行員全都無事,第三次任務時,吳越犧牲了午飯,他又試飛了一架新修好的飛機,他帶著三個饅頭夾肉上了飛機,跟蔡大隊長飛走了,他們這次是接替潘承祐的遠程住務先飛南召,潘承祐改去西峽口,李道全的一班暫時休息,一小時再去南召,依王副主任的意見,如此兩班飛機先後到南召一帶,整個下午,伊川正面總有我機在伏牛山上空了,

下午四時許,蔡名永大隊長回場落地,他們炸了兩處敵人砲兵陣地,攻擊了一個車隊,沒有敵機發現,於是又加油掛彈去了西峽口,接替潘承祐回航的空檔兒。

四點二十分,潘承祐也回來,他罵街:「在西峽口附近連個老鼠也看不見,祇在紫荊關附近看見了上午被大座炸毀的一些破車和人馬屍首。」說著話不停的擦汗,向時摧著加油掛彈,四點五十分,他又帶著他的原班人馬飛走了,臨飛機之前對我笑笑說:「您聽信兒吧,我們今天的運氣不錯,我們趕到南召時,可能又有鬼子飛機摸過來!」

到黃昏後八點鐘潘承祐的最後一班才可來,也結束了這一天的猛烈全面出擊,這是十一大隊成軍以來最激烈的一天,也是最成功的一天,雖然打壞了幾架飛機,也有人負傷,幸而沒人死亡,可是所得的戰果,不能用擊落幾架敵機來衡量今天的成績,因為十一大隊的苦拼,使敵人對老河口的一隻ぁ珜▲丰╞h了作用,也使日軍在豫西的猛撲牽制之戰歸於無效,到晚飯時傳來消息,「老河口收復了。」

(摘自空軍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