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駐華航空隊簡史

 

一》、“美國志願航空隊”(AVG)

194145日成立(訓練)19411217日開始作戰至194274日結束,以緬甸與昆明為基地。

兵力:第123戰鬥机中隊,使用P-40B型戰機。

二》“中國區空中特遣隊”(China Air Task Force)

194274~194331

兵力:第23戰鬥機大隊(747576中隊),其中3分之1的戰鬥機飛行員為AVG的飛行員。

308轟炸機大隊(373374375425中隊)B-24重轟炸機為主。

三》、“美空軍第14航空隊”正式命名以代替“中國區空中特遣隊”

中國派往23戰鬥大隊服務時間為:194331~1130

兵力:第23戰鬥機大隊(74757616中隊)使用P-40N戰鬥機代替過去的P-40B型戰機。16中隊乃有名無機的單位。

註:19437月第23戰鬥大隊的75中隊正式承繼“飛虎”的隊徽,以記念過去的“美國志願航空隊”。

四》、“美空軍第14航空隊”擴大兵力,並獲美政府批准其隊徽為“飛虎”

1943121~1945830

(A)68混合聯隊(68th Composite Wing)

兵力:(a)23戰鬥機大隊(747576中隊)

      (b) 308轟炸機大隊(373374375425中隊)

(B)69混合聯隊(69th Composite Wing)

兵力:(a)51戰鬥機大隊(2526449,16中隊)

      (b)341轟炸機大隊(1122490491中隊)

(C)12戰鬥機聯隊

兵力:

      (a)33戰鬥機大隊(585960中隊)

      (b)81戰鬥機大隊(919293中隊)

      (c)311戰鬥機大隊(528529530中隊)

(D)476戰鬥機大隊(453541542543中隊)

(E) 426夜間戰鬥機中隊

    427夜間戰鬥機中隊

二戰結束之前,第14航空隊的兵力共計:

戰鬥機共22個中隊,轟炸機8個中隊(包括B-24型重轟炸機)

五》、中美空軍混合聯隊(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

194310月,中國空軍第一大隊(B-25中型轟炸機),第三大隊戰鬥機,第五大隊戰鬥機留美返國飛行員開始接受部隊訓練,未赴美訓練的部隊長,學習駕駛P-40戰機,194211月第三大隊正式成軍返國作戰。

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的組織:

第一轟炸大隊(1234中隊)

第三戰鬥機大隊(782832中隊)

第五戰鬥機大隊(17262729中隊)

(a)    早期第三大隊的飛行員,全為中國空軍,但大隊長、中隊長與分隊長由中美雙方各派一人担任,作戰則由美方指揮。第一、第五大隊成軍,中美雙方飛行員各半,機械人員則是中方2/3,美方1/3

(b)   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的中國空軍的戰機皆繪上中國國徽。

中國空軍轟炸機與戰鬥機飛行員各12人編入14航空隊的經過
19433月至1130

我方自空軍12期的第一批與第二批(曾經在美接受飛行訓練及戰鬥部隊見習)的戰鬥機飛行員中,調派12人於19433月初至昆明第14航空隊報到,分別編入第23戰鬥機大隊第747576三個中隊,每中隊4人,本人被編入75中隊服役。

美方的三個中隊,分別駐防昆明、湖南零陵與廣西桂林,於每三個月內,輪流更換基地,美方三個中隊中的1/4飛行員乃屬過去“美國志願航空隊”成員。彼等担任副隊長、分隊長等,其作戰經驗豐富,我等新飛行員受益良深。

我方12人服役期內經歷:

74中隊

李鴻齡 19437月桂林空戰殉國。

毛友桂 19439月桂林空戰殉國。

程敦榮 戰後移民美國病逝。

毛照品 戰後退役移民美國病逝。

75中隊

蔣景福 194349日於湖南零陵空戰殉國

王德敏 194397日昆明空戰殉國。

黃繼志194312月掩護美機轟炸廣州天河機場空戰殉國。

陳炳靖1943101日,自昆明起飛空襲越南海防港,空戰受傷、中越邊境跳傘,法軍營救,但被廹將他引渡予日軍而成戰俘。

76中隊

符保廬 19437月昆明飛行時失事殉職。

湯關振 戰後退役移民美國病逝。

孫明遠 戰後駕駛水上運輸機海上失踪殉職。

楊基昊 戰後退役服務於民航1967年飛機故障失事死亡。

關於我方派往重轟炸機大隊飛行員12名,均屬空軍第7期至11期的前輩軍官,與我等同時編入第14航空隊,第308重轟炸機大隊的第373374375425四個中隊服役,由於美方使用的是B-24四座發動機的重轟炸機,而我方使用的是蘇俄製SB型轟炸機,其技術不可能駕駛B-24重轟炸機,所以美方每次出擊作戰,我方的飛行員只能隨機觀察美方人員作戰,彼等曾多次請求我方當局調返,但我方當局拒絕,彼等受盡折磨。本人於戰後始知過去我掩護B-24轟炸機出國作戰時,己有我方空軍前輩参與,彼等被編入第14航空隊之前,均為空軍的優秀而英勇的戰士,本人深表同情與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