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第十一大隊第四十三中隊副隊長 伍國培

 

廣東臺山是中國航空之鄉。1912年,伍國培就出生在這裡。

歷任空軍第四大隊第二十四隊隊員、第二十四中隊飛行員、空軍第十一大隊第四十二、第四十三中隊副隊長、空軍練習隊第二區隊區隊長,升至上尉一級。

19363月,伍國培考入廣東航空學校,後併入中國空軍軍官學校第8期。1938伍國培畢業後,分到中國空軍第四大隊,駐防重慶。

伍國培參加了數十次重慶空戰,讓他難忘的是1940425日的那場空戰。

當天605分,伍國培和戰友韓參各自駕駛一架I-15戰鬥機從梁山(今梁平縣)機場起飛,于640分在長壽上空發現敵機。

4月的重慶天亮得比較晚,空中很難捕捉敵機的軌跡。原本應該協助鎖定目標的地面照空燈,卻沒有打開,伍國培幾乎是在摸黑攔截敵機。

這時,伍國培距日軍偵察機只有1000米左右了。伍國培屏住呼吸,瞄準,開火——沒有擊中。

儘管日軍偵察機速度更快,伍國培還是決定再搏一把。他在空中一個急轉彎,再度撲向敵機,一直追到涪陵上空。此時,戰友韓參的飛機發生故障,日軍偵察機越飛越遠,他們只得遺憾地折回白市驛機場……

當天中國軍方共出動6架戰機,都沒能擊落日軍偵察機,這讓空軍高層大為光火。包括伍國培在內,4位飛行員都受到記過處分。

伍國培把這場戰鬥視作自己作為軍人的恥辱,雪恥的唯一辦法就是打下一架敵偵察機。

“4·25”空戰後,伍國培作戰更加勇猛,立下了不小功勞。520日在梁山空戰,他打下1架敵機,自己的飛機也中彈40餘發;74日,又與戰友周志開一道,在長壽上空擊傷兩架敵機。

722日,他迎來了雪恥機會。2架日軍偵察機從漢口、運城機場起飛,為當天轟炸重慶作準備。上午830分,伍國培和分隊長張光蘊接到命令升空,專門去逮這兩架偵察機。

上午9時,1架日軍偵察機偵察白市驛機場後,往重慶市區飛去。此時重慶上空雲層較低,偵察機必須在雲層以下偵察,飛行高度只有4000米。伍國培和張光蘊飛行高度4500米,根據地面電臺指示,很快找到敵機。

上次敵機脫逃的教訓成了伍國培寶貴的財富。他明白,如果對方鐵了心要跑,自己幾乎不可能追上,唯一機會就是利用腳下雲層掩護,發動突然襲擊一擊致命。

伍國培和張光蘊貼著雲層飛行,悄悄靠近敵機左後方死角。直到伍國培和張光蘊開火,日軍偵察機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第一次開火,日軍偵察機就被擊中重傷。隨後,伍國培和張光蘊轉到敵機正後方,給了敵機致命一擊。日軍九八式偵察機拖著黑煙,墜落在彭家花園。

原本計畫當天下午空襲重慶125日軍轟炸機群,因為被伍國培和張光蘊打瞎了眼睛,不敢再進入市區,只好在合川、綦江草草投彈,隨即被迅速趕來迎戰的中國空軍打跑。

194532日,伍國培自四片成都駕E-15機飛赴甘肅蘭州轉往新疆。途經甘肅華家嶺,因大霧撞山失事,殉職。 

本版稿件 重慶晚報記者吳娟 陶昆 文 畢克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