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最可怕的飛機,連敵人帶自己一起毀滅

隨著太平洋戰場上日軍的節節敗退與制海權的逐漸喪失,日軍不得不採取更新新式裝備的方法來試圖對美軍步步緊逼的水面艦隊進行打擊。而在戰爭末期所剩無幾的能夠對美軍艦隊進行損傷的幾種方法中,神風特攻隊無疑是其中最為瘋狂的之一。他們不僅利用過時的飛機對美軍軍艦進行撞擊,還採用火箭推進的“櫻花”人操飛彈使美軍難以攔截。為了培養可以操作這種自殺性武器的飛行員,日軍特地設計了兩款訓練機來訓練這些飛行員。這便是我們今天要介紹的櫻花特攻訓練機櫻花K-1型與K-1改型。

1944 8 月,日本在太平洋戰場已是四面楚歌。為重振所謂“大和之魂”,日海軍 405航空隊一個叫太田光男的少尉機務兵在受到德國 V-1有翼導彈的啟發後,突發奇想地提出了一條主意:希望能發明一種帶動力的滑翔炸彈。由於當時沒有可靠的誘導裝置,所以只能由人來操作它飛行。按太田的設想,該飛行炸彈由母機攜帶升空後,在距離海上目標數十千米處投下,然後靠火箭發動機作短暫推進,在進行一定的機動飛行後,俯衝滑翔到目標上空,為此日本當時政府命令自己的軍工企業在短時間造出一種能高速飛行的並且可以攜帶大量彈藥的自殺式飛機,以滿足對美軍艦隊的打擊效果。

日本政府,這一苛刻要求,讓日本軍工企業不得以開始了大膽的設想,終於日本人想出和製造出一個違背人道的武器,那就是日本二戰後期設計的MXY-7櫻花特攻機。這種飛機的設計原理,讓這架飛機變成了一種當時世界唯一可以人為操控的導彈,機身的前半部分是一枚1.2噸重的超級炸彈。後半部分和機翼則是以滑翔機的設計理念,這種飛機沒有起落架,駕駛員進入駕駛機艙後艙門將無法打開。

使用方式是通過重型轟炸機,攜帶到指定地點後,從機身分離,讓MXY-7櫻花特攻機讓後駕駛員控制其滑翔的方向,飛向美軍的軍艦,在確定好攻擊目標後,飛行員就按下加速按鈕,機身後面的噴射器就會啟動,高速的向美軍軍艦衝撞而去。最後以直接撞擊的方式與目標同歸於盡。

為此日本當時政府命令自己的軍工企業在短時間造出一種能高速飛行的並且可以攜帶大量彈藥的自殺式飛機,以滿足對美軍艦隊的打擊效果。

日本人的自殺式攻擊讓美軍聞風喪膽,櫻花自殺式攻擊機更一度是籠罩在美國軍艦頭上最恐怖的陰影。雖然整個戰爭期間日本多次出動櫻花自殺機,也有數百名飛行員因此喪命,但僅僅只擊沉了一艘美軍驅逐艦,雖然還有一艘重傷,但以美軍強大的軍事工業基礎,將其修好也不是什麼難事。

一機換一艦是日本人的願望,然而就如同櫻花這個名字一樣,雖然美好但凋零的太快,以櫻花命名這一種還無人性令人髮指的攻擊性武器,無疑是對櫻花的褻瀆。日本高層用櫻花等美好的事物來形容自殺性攻擊就是為了欺騙日本青年人為自己賣命,

櫻花式自殺機所攜帶的櫻花彈擁有十分強大的威力,它的俯衝速度可以達到900-960公里/小時,正在當時是無法攔截的,如果它直奔某個目標而去,那麼這個目標就只能聽天由命了。然而由於射程太近,因此日軍大本營打算將這款武器作為殺手鐧留到最後美軍即將登島時在使用,然而美國人已經知道了櫻花彈的真相,並不打算近島作戰。美軍的做法既減少了美軍官兵的傷亡,也避免了無辜日本青年的死亡。

由於這種飛機就是為了自殺式任務設計的,櫻花飛彈內的戰鬥部和彈體是連載一起的,不能分離,想要炸毀目標就必須和目標同歸於盡。另外由於櫻花飛彈的艙門無法從內部打開,飛行員無法逃生,再加上沒有起落架無法落地,也就是說只要飛機飛起來等待飛行員的就只有死亡者一條路了。即便他們的目標已經被擊沉其他的飛行員也無法活著回去了。

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共出動了櫻花55架,戰死540人,僅僅在第一次襲擊時給美軍造成了一些損失,美軍一艘驅逐艦被擊沉,一艘重傷。此後美軍開始遠離日本本土進行航行,這讓里程僅有36公里的櫻花式無所適從。不過這也避免了一些無辜者平白死去。雖然日本高層鼓動日本年輕人用自殺式攻擊報效國家,但被強征進櫻花式的日本青年並不想去送死,很多自殺飛行員在出發之前表現得異常膽怯,一些人整天痛哭不止,有些則是在背地裡咒駡,甚至還有人出現了嚴重的精神問題。

這種飛機日本在二戰後期研製了出廠了800多架。如果日本的特攻隊員駕駛零式戰機,那麼還有生還的希望,如果登上了MXY-7櫻花特攻機,這種希望瞬間變成死無全屍。但據戰後統計,直至戰爭結束至少有300名日本特攻隊員登上這種飛機。 這種違背人倫道德的武器,日本人居然想得出,還做得到,在戰爭後一些真實情況和照片被人披露出來後,當時世界是一片震驚,美國人也捏出了一把冷汗。

摘自網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