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籍英雄 趙光磊的家人找到了!

 

近日,記者聯繫上李安,在她提供的這50多位軍人的名單中,有一位叫趙光磊,墓碑上的名字為“Chao,Kwang Lei”,籍貫為河南洛陽,出生於1922年,19431022日犧牲。

李安說,經過大半年的努力,在國內龍越慈善基金會的幫助下,這50多位軍人中已有21位被找到親人,但目前趙光磊的親人還未被找到。

為了能找到更多有效資訊,記者聯繫上在美國的高虹老師和之前採訪過的美國人Rick。他們查到陵園網站上的資訊顯示,趙光磊是在犧牲第三天,也就是19431025日被埋葬在該陵園,他的墓碑編號是PD-0 7F

“1944年秋天,中國當局正式選定了布利斯堡軍事基地作為在訓練中遇難的留美空軍學生的安置地,其中55人被安葬在布利斯堡的國家公墓。高虹老師發的資料埵陶o樣一句話。

雖然找到了這些資訊,但趙光磊究竟是誰?他哪一年到的美國?他又為什麼魂歸藍天?有太多的未解之謎。

在一個英文畫冊中,我們見到了趙光磊的照片

記者通過網路查詢,在新浪博客靜思齋歷史文獻收藏研究中心中,找到了《空軍軍官學校第十五期同學錄》,堶掠O錄了趙光磊的姓名,但僅標注了“19431022日在美訓練飛行失事殉職

隨後,記者聯繫上該博客主人、住在河北省石家莊市的收藏愛好者于嶽。他說,當初李安和他聯繫過,因為他一直從事民國時期軍校文獻的收藏和研究,所以在得知有很多人正在幫助這些空軍殉國者回家的消息後,他也想為此盡一份力。

遺憾的是,記者要找的這本同學錄,不是抗戰時期編印的,而是1974年印行的,堶惆S有任何一位同學的單人照片。這本同學錄,是去年8月於嶽在上海的一個拍賣會上收穫的閻迺斌先生舊藏。閻迺斌是河南新蔡人,與趙光磊同批赴美國受訓。

去年12月,於嶽又拍到另一批閻迺斌先生舊藏,正是他們在20世紀40年代赴美受訓時的原始文獻。在一冊殘破不堪的英文畫冊中,殘留了幾十位元中國空軍學生的資料,其中就有趙光磊的照片!

一張照片一段文字,讓墓碑上的名字鮮活起來

得知記者希望幫助趙光磊找到親人的心願,於嶽無償將這張照片發了過來。他說,這是這張照片第一次公之於眾,希望這張照片能讓趙光磊的家人找到他,並帶他回家。

照片下方的英文,是一段類似小傳的文字,資料中每名同學照片的旁邊都有。趙光磊的是:“Age20.honan.the personality kid,to know him is to like him.the other youngest good judgment and a courageous heart.”

這段英文翻譯過來,大概意思是,一位年方二十有個性、一旦認識就讓人喜歡上的河南小夥兒,另外,他年齡最小,但具有良好的分析判斷能力且內心強大。

這張照片拍攝的時候,趙光磊20歲,第二年他就犧牲在了美國並埋骨至今。曾有媒體這樣形容當時空戰的悲壯:從空軍學校畢業後活過6個月就算長壽。”21歲便犧牲的趙光磊,當年一定是懷著保家衛國的宏願到美國接受飛行培訓,雖然他最終未能馳騁疆場,但他也曾駕機翱翔藍天,是為國捐軀的英雄。

趙光磊的家人找到了!

20日和21日,經過記者和眾多愛心人士不懈努力,終於找到了趙光磊的堂弟趙廣畢,他原名叫趙光壁,也是趙光磊目前在世的最近的親人。不僅如此,我們還根據多方的回憶和資料,試圖勾勒出這個只活了21年的年輕人的生命軌跡——

出身富裕的書香家庭,又是家中獨子,卻拋妻棄母,血灑藍天的趙光磊,從塵封的歷史中向我們走來……

81歲的堂弟,終於得知二哥的下落

在高新區辛店鎮馬趙營村,如果問起一些年齡在80歲以上的老人關於趙家炮樓的事,他們也許會告訴你,那是村堸艉@一座炮樓,也是村堻怜牧澈媬v,是一戶姓趙的地主家堛滿C

如果再問老人們認不認識趙光磊,他們有人就會說:是那個開飛機的嗎?聽家埵悀H說過呢,聽說走了一直都沒再回來過。

1922年,趙光磊就出生在這個門前有一座高高炮樓的地主家堙C

19日,在洛陽晚報刊登出尋找長眠在異國76年的抗戰飛行員趙光磊的消息後,當天就有兩名讀者打來電話,內容卻都一樣——高新區辛店鎮的馬趙營村當年曾出了個叫趙光磊的飛行員。

當天下午,我們在村塈鋮鴗F88歲的趙都旺老人。他說,他家過去和趙光磊家中間就隔一戶人家。趙光磊還有一個堂弟在村堙A但當時人未在家中。

20日上午,記者和兩位元熱心市民來到馬趙營村,見到了今年81歲的趙廣畢。一見面,他就說:這真是奇事!都過去七八十年了,沒想到我們終於知道二哥在哪里了啊!

出身書香家庭,家中堂兄弟四人

村埵悀H講,趙光磊祖上並未聽說出過大官或是巨賈,但家埵酗@百多畝地傳下。但他家堣H丁一直不旺,到了趙光磊父親這一輩,家堨u有弟兄兩人。

趙廣畢說,他的父親叫趙玉庭,是個文人,一直在縣衙媟禫筑恁A人稱紅筆師爺,老了才回到家堙A因此他們趙家在當時也是書香門第。趙光磊的父親去世很早,因為馬趙營村的趙氏家譜已經沒有了,所以現在沒人知道他的名字。

我們家弟兄四人,我大哥叫趙光來,我二哥叫趙光磊,我三哥叫趙光宇,我原來叫趙光壁,後來辦身份證的時候,登記成了現在的名字。趙廣畢說。

趙廣畢告訴我們,父親有兩個老婆,他自己和大哥、三哥都是二娘所生,二哥趙光磊是叔叔的獨子。

指著家堛漫苳l,趙廣畢說,他們一家人本來也不多,所以從未分過家,一直在一起生活。解放前,他們趙家的宅院在村堿O數一數二的,是個四合院,他們兄弟四人一人一個角落。後來,二哥不在後,他被過繼給了叔叔家,於是他的名下就有半個院子。

解放後,家堛漱@百多畝地和這座宅院都被收走了,趙家老宅後來還曾當作村委會辦公地。

家中人人以為喜事,大伯卻一語成讖

趙廣畢生於1938年,比趙光磊小16歲,因此他對這個二哥的印象已經比較模糊。他能記起和二哥的事,是有次二哥牽著年幼的自己在雨天出去玩耍,結果在外面兩人都摔了個大馬趴,摔了一身泥。

趙廣畢說,二哥視力很好,很遠的地方他都能看清楚,而且從小就特別聰明,這在村堻ㄛO出了名的,也許這也和他後來能考上飛行員有關係吧。

關於二哥考上飛行員的事,趙廣畢有件事印象很深刻。他曾聽母親說,二哥應該是在1942年考上的,當年整個河南省就考上了三個人,他是第一名。村堣H之前從沒聽說誰家出過飛行員的事,都說老趙家祖墳這是冒青煙了啊。

當時家堣H人都很高興,尤其是叔叔家只剩他一個男丁,卻成了最有出息的。但對於這件光耀門楣的事,趙廣畢的父親看著喜報,卻歎了口氣,搖了搖頭說:好事是好事,只恐怕咱家沒有這種福氣。

當時,趙光磊剛結了婚不久,他的妻子姓張,和他是同村。對於大伯的擔憂,現在已經沒人知道當時趙光磊的想法,但最後他還是拋下家堛漸擦邥M新婚妻子,去了位於昆明的空軍軍官學校,成了第十五期的學生。

得知去世消息,母親、妻子日夜流淚

根據位於美國德克薩斯州埃爾帕索縣的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的記錄,趙光磊犧牲於19431022日,三天后在陵園下葬。

  如今我們已無法得知這個消息傳到趙家的時間,但趙廣畢說,那個時候父親也不在了,家堣@下子失去了兩個男人。後來聽母親說,南京政府曾經給家媯o過撫恤金,但只給家堣H說二哥是開飛機出了事不在的,至於在哪里不在的、遺體在哪里,家堣H都不知道。

  而且當時家堣]沒有一個主事的,趙光磊的母親和妻子就一直哭啊哭啊,無論白天晚上。

  趙都旺說,當時他十二三歲,已經記得一些事情,光磊哥不在後,家堣H很少出門,成天在家哭。

  因為叔叔家堥S了後繼的人,趙廣畢就過繼給了叔叔家。1957年,趙光磊的母親趙楊氏因病去世,趙廣畢將她與趙光磊的父親合葬在一起,那個時候,趙家已經中落,日子過得很是艱難。隨後,趙光磊的妻子改嫁到了外村,終生未育。

  翻開去年印成的《馬趙營村村志》,在堶悸滬x人名錄的烈士英名錄中,只有關於趙光磊的一句話:趙光磊,抗日戰爭中犧牲。

畢業後的實戰訓練,發生撞擊事故去世

  後面的故事,趙家人便再無得知。連日來,在記者的多方查找和輾轉聯繫下,終於續上了趙光磊後來的故事。

  19431月,年僅21歲的洛陽人趙光磊,和空軍軍官學校的同學們在國內經過短期飛行訓練後,他們飛經印度加爾各答、孟買,乘英艦MARRIPOSA號,繞南非名城好望角,橫渡大西洋,當年49日在紐約登岸,乘火車到達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美國空軍訓練中心。

  他們在該中心所屬的威廉士、雷鳥、馬拉那、盧克等機場,相繼完成初級、中級、高級與轟炸戰鬥等訓練。

  和趙光磊同乘一條船的同學中,有一名同學叫張恩福,他今年已經98歲,住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還有一名同學叫李嘉禾,他於1944101日在美國犧牲。張恩福後來認識了李嘉禾的侄女李安,給了她一張他們同時期訓練的同學的合照,這張照片奡N有趙光磊和李嘉禾。

前排右二為張恩福,三排右三為趙光磊

李安給記者推薦了一個叫美國航空歷史調查與研究的網站,在這個網站上,記者找到了關於趙光磊當時飛行事故的記錄,雖然很短,卻觸目驚心。

  資料上顯示,在19431022日,趙光磊駕駛著柯帝士P-40戰鬥機,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盧克菲爾德墜毀 ,盧克菲爾德現在被稱為盧克空軍基地。

P-40戰鬥機綽號戰鷹,是太平洋戰爭初期美軍的主力戰鬥機,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飛虎隊的主要戰鬥機型。

  李安說,已經過去70多年了,但張恩福對趙光磊還有印象。張恩福說,趙光磊是在畢業後的實戰訓練中失事的,當時戰機進行編隊實戰訓練,他不幸發生了撞擊事故而去世。

  李安為記者發來一張趙光磊的墓碑照片,上面寫著他的名字、軍銜、去世時間,以及“CHINESE AIR FORCE”,意思為中國空軍

李安發來的趙光磊墓碑照片

讓我們記住這張英俊的臉,記住這位英雄的名字

  趙光磊去世後,他的同學們於1944年分批回國,分配在空軍的各個轟炸機和戰鬥機大隊,與美國空軍盟友並肩作戰,給日寇的陸軍和空軍以沉重的打擊,為最終抗戰的勝利做出巨大貢獻。

  趙光磊作為中國史上第一代戰鬥機飛行員,死的時候21歲,他的同學們去世的平均年齡為23歲。

  他和他的同學們,有的來自頂尖學府,有的是歸國華僑,有的出生名門望族,用今天的眼光來看,他們顏值逆天。在他們做出選擇的那一刻,命就不是自己的。

  空軍軍官學校的大門兩旁的對聯寫著: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被錄取的趙光磊當年也一定清楚地知道,這是他英勇報國的開始。

  空軍軍官學校的校訓是: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21歲的趙光磊,原本可以當個衣食無憂的富家子,卻選擇了隻身赴國難,最後血灑藍天。

  而在他離開人世76年後,在洛陽網的公眾微信號上,超過10萬人在幫助趙光磊尋找家人。大家都在表達著同一個聲音:讓英雄回家!

趙光磊,讓我們記住這張英俊的臉,記住這位英雄的名字。

(洛報融媒首席記者 李礪瑾/文記者 李衛超/圖)

想了解此方面資訊請查閱請 尋找塵封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