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32中隊 張玉版

 

那時在抗戰期間我在北京上學,那時叫做北平,那時日本對我們國家發動侵略戰爭,對我同胞很大傷害,對於這種情形同仇敵慨,那時日軍己經佔領了北平,我還想繼續讀書,不願意在淪陷區上學接受奴化教育,被廹只好離開父母想到大後方繼續求學,有不少同學想前往陜北,因為他們任為陝北是革命的聖地,決定步行前往在苦在難也要前往。我的一個長輩他們是北京和蘭州有生意經常往來,所以我就以商人的身份一路走到了河南,一路上經過了日本哨兵的盤查,很幸運能通過有些人就被留下了,攔截了回去了。

到了河南附近時再轉到了西安,那時西安正好空軍和陸軍正在招考軍校學生,我兩個軍校都考了,我空軍方面要經過嚴格的身體方面的檢查考取了,陸軍也考取了。那時陸軍官校七分校是在陜西,本校在成都,本校15期,七分校17期,我是考上了本校正科班15期,最後我選擇了空軍官校15期。

空軍也有好些地方,本校在雲南昆明,但我們是到昆明的雲南譯空軍的初級班訓練基地,此地是開始飛行訓練前的一個短訓練班。空軍15期一共分為兩批,我是第二批,第一批在我們來時他們己經到美國學習飛行了,短訓練班之後我們到達宜賓飛初級班,飛的是(Rid)初級飛行訓練,飛行了21個小時,經過了美國教官的考試,主要是飛行並未有英文測試,留美英文當然很重要但我們都曾是大學的學生,所以一般的英文都是沒有問題的,只是多加一些專業的名詞,所以在美訓練期間和美教官交流都沒有什麼問題。通過了初級教練機飛行未被淘汰的學員也準備前往美國訓練。

我到空軍時"飛虎隊"也剛剛開始駐防在雲南譯,陳納德也住在昆明,他們都是美國飛行員但以老百姓的身份來的,實際上就是英國正規部隊空軍,主要是保衛昆明與日機作戰。因為我國的戰機在戰爭初、中期就己經被打完了,當年我們使用老舊俄制,美制戰機比較落後,打不過日本新式零式戰機,在空戰期間我空軍依舊是奮不顧身前往作戰被擊落,飛行員和戰機損失慘重。早期我空軍也擊落了日空軍不少架的戰機,比如高志航先烈...等等都為空軍對日作戰有重大的貢獻,後來實因我機性能太差而無力與日軍作戰因而求助於美國志願隊。

初級班畢業我們達乘運輸機從昆明經過駝峰到印度的加爾各答,在加爾各答又座火車到孟買,由東到西穿越了印度大陸,到了孟買以後上船,那時的日本潛水艇很厲害,我們的商船速度又慢又無武裝,常有盟軍數萬噸的船艦經常被他們擊沈,我們的船隻有繞道而行,我們從孟買起程後先繞道澳洲集結成一個船團,再到非洲再到英國之後到逹美國紐約上岸,整個航程差不多用了70天左右,途中還接上船了約有五千人的德國俘虜,船艙有好多層他們住在最下面的一層,美國人對俘虜比較人性化,可以讓他們吃飽也沒有虐待。

到了紐約之後我們達火車到亞利桑那州鳳凰城,亞利桑那州地方乾燥適合飛行訓練,二戰期間美國需要大量的飛行人員,此地一年期間下雨就三、五天,所以可以每天飛行進行訓練。我們先在鳳凰城飛完了初級班以後到土桑飛行,之後再回到鳳凰城飛行。

訓練可分為初級班、中級班和高級班一共有8個月畢業,整個的訓練過程中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學員被淘汰,轉學其他項目如領航、偵察、航炸等學科。畢業後,又在接受部隊訓練簡稱OTU也就是實彈炸射訓練,也是正式駕駛P-40戰機飛行有3個月,經過了嚴格的考試,我也成為了一名合格的戰鬥機飛行員。

我們在美訓練每一批次人數不同,我們這批有約50人,我們屬於第六批留美學員,在美方是43-K(1943年第9班,A班為第一班)每一期有好幾百人在此訓練,除了我們之外還有美國、英國和法國學員,法國被德國人佔領後,分裂為維希政府(親德)和自由法國(反德),其領土分為佔領區和自治區,自由法國由戴高樂將軍領導拒絕投降,在困難的情況下也由美代訓飛行員,在此訓練期間也全部都由美方提供包括吃住、戰機、飛行教官和薪水。

畢業後,我們還是搭乘運輸船返回印度,船上面還載運了好多P-40戰鬥機都用箱子封得好好的,準備在印度組裝後由我們飛回國內作戰使用。我們回到了孟買以後又受了兩個月的實彈射擊訓練。

1944年底,駕駛新戰機經飛越駝峰返回中國後,分發到了中美混合聯隊第三大隊32中隊擔任隊員,早期我們空軍在戰場上失利,如今我們在湖南湘西作戰,那幾場戰役是非常的成功。同時,陸軍的薛岳將軍也打得很漂亮,原本日軍一路往西打,準備攻下湖南後要直攻重慶,被薛將軍阻檔下加上空軍的協助史稱湘西大捷,湘西會戰之後,中方扭轉了整個戰局。

那時空軍中美聯隊第五大隊駐防在湖南芷江,每天出擊炸射日軍,用汽油彈炸射躱在樹林中的日軍,使日軍部隊損失慘重,也出了很多力量。

美國這個國家的國民十分的民主,不像英國人在種族上自感高貴,在印度時見到好英國人一直把印度人看是下種人種,我們和美國人相處的很融洽,混合團中有美國隊長也有中國也有隊長,美國有分隊長,我們也有分隊長,我們一起出任務不今比此。

有聚會時也常和美隊員在一起喝酒談天,我們喝的是酒精濃度很高的白酒稱警報酒,我們都年紀差不多20多歲的年青人都喝這種酒。中美隊員用餐和住宿是分開的,作戰時才聚在一起。小規模的作戰如4架戰機都由中美分隊長率中美隊員出擊,在雙方的合作下搶回了中國戰場上的制空權。

在每次出擊作戰前,都會由美國情報官招開作戰會議,到那作戰是否要攜帶炸彈,多少磅的炸彈..等等。有一次我們共同出擊飛到了日本漢口機場,只看到機場跑道上就打得只剩下兩、三架日本飛機,都不敢起飛作戰,我們俯衝而下將這些飛機擊毀,等我回國時己經沒有空戰了。

美國國力真得很強,第二次世界大戰能打贏就是依靠美國這個兵工廠提供了大量的軍援物資我們才能贏得這場戰爭。抗戰勝利後,聽說在蘇聯的軍用皮鞋堆積如山,美國將所有在中國的軍事裝備飛機、車輛全部不要了都留了下來,美隊員分批返回美國,大夥常一起吃飯喝酒都成為了好朋友。

我雖然蔣介石和美國駐華最高領導史迪威將軍相互間有些矛盾,但對空軍作戰並無多大的影響,我當時也就是一個小飛行員,對他們之間的事也不好評論。我記得好像史迪威將軍在延安看演戲感動的掉淚,可知他的心是偏向共產黨。陳納德將軍對中國空軍的貢獻很大是我們大家所能見到的,蔣夫人是航空委員會的秘書長對空軍是很照顧的,蔣夫人的衣服上都沒有裝飾但就都會別上一枚空軍飛行章,所以蔣夫人也是熱愛空軍的,在抗戰未期國家貧困老百姓都吃不上飯,我們吃得還是空勤伙食依舊大魚大肉,對空軍特別愛護,就怕我們營養不足,當時沒有感覺,原本就認為飛行員本來就應該吃得好營養夠才能上空飛行,之後看到老百姓的生活,感到真人在服中不知知服了。

摘自網路影片:張玉版老人口述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