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航空工場

 

清河機場曾經是民國北平的航空中心

說起北京的飛機場,很少有人知道清河也曾有過飛機場,蕭伯納、蔣介石、九世班禪額爾德尼·曲吉尼瑪、張學良等中外歷史名人都曾經在此留下過足跡。

1920年秋,民國國務院航空事務處利用舊營房(這處閒置的舊營房就是1902年清政府建成的陸軍第一預備學堂,後稱陸軍預備學校,1920年軍校徹底停辦)把南苑航空學校及其飛機修理廠搬遷此地修建航空工廠,亦稱飛機工廠,同時開始啟動建設清河飛機場,後來報刊使用“平郊清河飛機場”稱之。

南苑航空學校創辦於1913年,附屬飛機修理廠由法國留學歸國的潘世忠擔任廠長,聘請兩名法國技師為技術指導。潘世忠歸國後任航空學校教官,兼任廠長,他于191410月駕駛自己設計、製造的飛機試飛成功,成為第一個在中國本土駕駛自製飛機飛行的飛行家。一戰後,民國政府與英國簽署了大量購機合同,中國飛機業發展迎來第一次高峰期,狹小的南苑飛機修理廠已經不能滿足發展的需求,清河就成了新的航空工廠的首選之地。

19209月建成的清河航空工廠有員工158人,其中工人128人、職員24人,英國技師和技工6人,主要是裝配、修理飛機,並進行英制艾佛羅飛機的仿製工作。清河飛機場東自原預備學堂大樓西側,西臨平綏鐵路清河車站,南到於家窯,北至安寧莊西北,東西長830米,南北寬750米。在機場一側為縱向排列的飛機棚廠,每座長約27米,寬約24米,高約15米,木板牆、鐵皮頂,棚頂安裝風斗。機場內建有油彈庫房,可存油200餘箱,還蓋起兩間磚房作為機場用房。

1922年是清河航空工廠的鼎盛時期,工廠不僅裝配英國的小維美飛機,還裝配出新引進的大維美式教練飛機。1011日北洋政府在清河航空工廠舉辦大維美式飛機訓練班,航空署把南苑航空教練所的高級飛行員訓練班也移到清河訓練,清河飛機場成為當時北京的航空中心。

1926年春,奉系軍閥張作霖入主北京。張作霖將清河航空工廠所有的機械設備以及飛機零部件拆解並運往東北奉天。

1928年奉軍被蔣介石、馮玉祥、閻錫山的聯軍打敗退回東北時,清河航空工廠只剩下幾間廠房,生產處於完全癱瘓狀態,同年5月被撤編。而東北軍籍此發展並擁有了當時全國最強大的空軍,到1931年擁有各類飛機400多架,比全國其他地方加起來都多,並擁有可載2架水上飛機的鎮海號水上飛機母艦,可惜的是,如此強大的東北軍竟然實行不抵抗政策,束手將東北諾大的土地和號稱“東方第一”的東三省兵工廠和航空工廠送給了日本人。

儘管清河航空工廠撤編,但清河飛機場卻迎來了它重要的歷史時期,特別是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北平成為國民政府處理東北和對日關係問題的重要場所,清河機場的重要性愈加凸顯。

193110月,蔣介石乘自用飛機由南京飛抵北平(北京),同機的英國特使藍博森,就是在清河飛機場降落,筆者揣測是蔣介石寄望國聯來處理“九一八”事變後的東北亂局。

19326月,國民政府負責外交事務的顧維鈞、宋子文等前來北平,與時任北平綏靖公署主任的張學良共商東北抵制日軍繼續侵略的大局,顧維鈞、曾仲鳴、羅文幹、宋子文、汪精衛、張學良曾在清河飛機場合影。

19329月,英國萊頓博士率領國聯調查團來中國調查日本侵華事件,從清河機場乘飛機離京,離京前與送行的張學良在清河飛機場留影。

1933225日,77歲的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英國作家蕭伯納及其夫人到北平訪問期間,和夫人在清河飛機場冒寒風乘雙翼飛機鳥瞰長城、明十三陵等。“在這古老的山河之中,我仿佛像一個孩子,它給我留下了終生難忘的記憶。” 遭遇了當時北平文化界“不予接待”極度冷遇的這位大文豪應該感到了北京厚重的歷史文物的溫暖因而感慨地說道。

19347月,在國內傳播《發菩提心,團結救國》的講演,號召全國僧俗民眾團結起來,共同抗日的九世班禪額爾德尼·曲吉尼瑪(1883-1937)再次來到北平進行護國弘法,受到北平社會各界的熱烈歡迎,在清河機場下飛機時與接機各界人士機場留影。

 19347月,後來被國民政府頒賜“普靜法師”的安欽佛丹增鳩昧也在清河飛機場留影。安欽佛作為九世班禪的特使,為調節十三世達賴喇嘛和九世班禪長期的矛盾以及川藏糾紛於193362日抵達拉薩,受到達賴喇嘛的歡迎,順利完成了使命的安欽佛於19343323日返抵南京;他於19349月再度入藏,根據《西藏民族學院學報》刊載的《民國藏事輯要》中“九月,安欽佛再度入藏,商洽九世班禪額爾德尼返藏事宜。”筆者推測,這次安欽佛到北平就是專門與在北平的九世班禪洽商返藏事宜的,儘管由於十三世達賴喇嘛的不幸離世及英國等殖民者的破壞,九世班禪返藏終成夙願,但安欽佛勞苦奔波,為西藏始終在“五族共和”的旗幟下不斷加強與中央政府的關係立下汗馬功勞,卻值得我們永遠懷念。

 隨著時局的延續,1948年在解放清河的戰鬥中被炮火徹底摧毀。新中國成立後,因為緊靠清河火車站,被開發成為大型儲煤場承擔北京市西北部的工業和生活用煤,後來被稱為“北京市煤炭總公司四廠”,新世紀之初,被陸續開發為怡美、當代城市家園、上第MOMA等住宅社區。清河航空工廠北側的一部分建成了中石化長城潤滑油公司,南部很大一部分變成軍營,現在成為火箭軍總部。

(作者:董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