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航空學校

 

南苑航空學校南苑航校是以範圍寬闊、地面平坦的北京南苑為校址,位於毅軍練兵場以西、營盤以南。19136月正式成立,直隸北京政府參謀本部。學校的任務是培養駕駛和製造飛機的人員,組織飛機隊。輔助作戰。

學校建造辦公用房、宿舍百餘間。搭起棚廠2個和工廠1座,還有油庫、彈藥庫、打鐵房、翻砂廠,醫療所等,並將原練兵場擴修為飛機場。同時,參謀本部第四局負責草擬航校的規章制度。 

1913年夏末,校舍竣工,飛機也裝配好,學校規模初具。校長由參謀本部委派秦國鋪擔任。王鶚為教育長,吳承禧擔任廠長兼無線電教官(後潘世忠、江光瀛、鄒文耀相繼擔任)。厲汝燕、潘世忠為飛行教官,趙幹臣、劉萬齡為翻譯兼陸軍戰術教官,王傳炯為海軍戰術教官,宋建勳為航空機械學教官蔣炳然、高魯先後為氣象學教官,教官全部是留學英、美、法、德等國的,還聘請法國飛行教官2人(1914年回國)、技師技士2人。並從德州、鞏縣、南口、上海等地工廠調來各種工匠,後又陸續從陸海軍各兵工廠調派。學校鐵、木技工編制為80人,經法國技師技士指導訓練後,擔任對教練飛機的裝配和維修工作。第二年・又調姚錫九、鮑丙辰為飛行教官。兩人都是法國高德風飛行學校畢業獲得過優等證書。

學校設駕駛和觀測班,不公開招生,學員由陸、海軍各部隊按規定資格挑選。凡經陸、海軍學校畢業,年齡在2030歲之間的現役軍官、軍佐,由航空學校進行體格檢查。必須五臟健強,無宿疾。身高體重適度,視力檢査尤為嚴格遠近視、色言一律淘次。體檢合格者,方准參加學科考試,通過者才予錄取,否則仍送回原機關、部隊。學員定額50名。學制1~2年(後定2年),分為尋常、高等二期教授訓練。學員的軍階以中尉至少校為限,遇本職提升時照例提升,但暫不就職。薪俸仍照原差支給,學校另給津貼10元,伙食、被服、醫藥和書籍、文具等均由校方供給。學校的技工分三等九級,按月支給薪餉。學校職員都由校長隨時考查每滿一學期後,分勤呈報參謀本部覆核辦理升遷使用。

教授課程分學科和術科兩門。學科以航空學、機器學、氣象學為主,陸海軍戰術、戰史、外語和體育為副。術科以練習飛行為主,拆禦發動機、修理飛機為副。航空學校條例規定:學員以能駕駛飛機並能在飛機上使用兵器為主。第一學年,學習初級飛行,要求以能在飛機場安全起落,並能在空中旋轉自如為合格。第二學年,學習高級飛行,程度以能按照方向儀規定的方向和指定的地點作長途飛行為主。當時航校長途飛行。是由南苑起飛至保定降落加油,再起飛至天津馬廠。最後由馬廠加油飛回南苑,做三角飛行。如沿途無誤,安全降落,即為合格。

當學員在課堂學習了飛行原理,瞭解了飛機各部的作用和各指揮系統的操縱方法後。就被分成若干組,每組學員圍繞著1架飛機聽教官講解飛機內部各機關應當如何操作。學員基本理解後。就輪流地坐上飛機。在教官的指導下,開動機器。把發動機發動起來。再練停機。由於飛機已事先被抑制住。所以不會移動。當原地練習熟練後。開始練習在場地上滑行。使學員像駕駛汽車一樣,在場地上由慢到快地滑行。目的是要求駕駛者在開足馬力滑行時也能直線前進。當學員能控制飛機在地面直線滑行後。教官便開始講解怎樣使飛機離開地面,怎樣使用左右舵、偏斜翼和升降翼來維持飛機在空中的水準和如何落地。然後訓練學員在空中作直線飛行。飛行距離很短。只是從機場的這端飛到那端,降落地面。轉彎後再飛回這端。直線飛行掌握後。就學習在空中轉彎。這一系列操作是在教官指導下學員自行練習,通過反復練習,可以基本掌握初級飛行技能。之後,再進入高級定向長途飛行。

學校的考試分為入學、甄別、尋常畢業和高等畢業四種。甄別考試是學員入校滿兩個月後。由校長督同教育長、教官分別考試,以定去留。尋常考試是學員入校滿規定期後。由校長呈請參謀本部派員,會同考試學、術兩科。學科考試接教授課目與航空關係輕重,規定分數線。術科考試注重實際飛行,規定為場面繞行、8字飛行、直線飛行三種。試畢。由校長督同教育長及各教官,評定學、術兩科成績,並參以品行分數,成績造冊,分別甲乙名次呈送參謀本部核閱後。轉呈大總統定期派員蒞校,監督頒發正式畢業證書。高等畢業考試是正式畢業學員留校繼續學習期滿後舉行的最後考試。考試方法按規定的高度飛行、直線飛行、三角形長途飛行、空中偵察和武器使用。考試手續與尋常考試手續相同。

航校工廠。負責飛機的保養、修理和裝配。1914年,曹餛第三師辦的小飛機廠併入航校工廠。4月。陸軍部軍械司在南苑向清皇室借地,設立軍械局。到19165月又遷建五裡店飛機棚廠ー所,併入航校(位於校左)。從19151月起,航校工廠就開始自製飛機。除發動機要進口外。對損壞的飛機可以大修,機架、汽缸、螺旋板等部件可由廠自造,自己安裝。潘世忠曾帶人裝配了1架發動機在後部的法爾曼式陸用機。潘世忠親自試飛,成功後,學生何士龍、蔣達也駕駛飛行。厲汝燕率人裝配了1架水上飛機,因沒有適當起飛的水面,所以一直沒有試飛。這兩架飛機被人們稱作潘世忠式和厲汝燕式。後來航校不穩定,飛機就被擱置一邊,無人問津。

學校經費分為經常和臨時兩類。凡薪、伙食、服裝等項為經常支出;凡修建校舍,購置器材、圖書等項為臨時支出。所需費用呈報參謀本部支給。當時,航校全年經費約9.9萬元,飛機修理廠經費另列入陸軍部兵工廠每年的預算。南苑航校存在15年,始終沒建立起航空作戰部隊,對於飛機製造只停留在一般的修理和裝配上,不能全部自行製造。

第一期入學50人,到191412月畢業時共有41人。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材料緊張,校長秦國鋪竭力設法維持訓練。1917年,政府國庫空虛,航校與參謀本部主管科矛盾尖銳第二年由厲汝燕出面接任航校事務。當時北洋政府沒有空軍編制,學員畢業後,無處分配使用,於是臨時規定:凡自願留校候差者。准予留校,待遇仍舊。他們可留住在家裡,定期到校訓練。不願留校而自願謀職業者聽便。願回原部任職者,由參謀本部咨送錄用。19158月第二期入校,到1916年冬畢業。一、二期學員留校後編成補習班,學習新購飛機的駕駛技術,因身體條件不適的,則政派地面工作。19161012日,參謀總長王士珍呈請大總統修汀航空學校條例,共分八章60條。到1919年底。6年間共培養兩期畢業生。

1920年春。政府明令航校劃歸國務院所轄的航空事務處,改組為南苑航空教練所。所編制,將校長改為所長,把附屬的修理工廠劃出,併入清河航空工廠,其它建制仍舊。以王鶚為所長,姚錫九為教育長。1921年春,招收第三期學員80余人。該期以英制愛佛樓式(100匹馬力)為教練機,聘請英國教官數人,以及多名技師技士,負責教練和飛機的修護工作。

這時,中國政局動盪,教練所內部素亂,所長多次易人。有時甚至因角逐者爭執,各方相持不下,所長和教育長難以產生,無人掌管校務。1920年航空事務處聘請的英國顧問荷特上校(Hoit)月薪1000元,飛行教官鐘斯( Jones)、馬克林( Marklin)、麥克馬林( Macmalin)、美國人多倫( Dolon)、諾斯利吉( Northrich)、法國人馬斯( Marche),月薪800元,年底到所任教。一開始,他們比較熱心教練部份補習班學員。使一些學員掌握了新飛機的駕駛。第三期學員進校初期,他們也肯盡力。後來,見中國政治腐敗,政府要員懼外,所長也無能力領導,遂逐漸怠惰起來。兩位美籍教官每週到所教幾個欣賞的學員,英法教官不工作,時而來所裡給他們的汽車補充油料,或帶朋友免費飛行旅遊。從19211922年夏,教練所雖添置了新式飛機,但外籍教官卻經常不教練,學員坐不上飛機,都敢怒而不敢言,所長也控制不住。少數學員不堪忍受,終於釀成驅逐所長的學潮。上課停止,學員學習時間一再推退。到夏秋之際,航空署任命沈覲宸為所長,蔣達為教育長,並把從菲律賓留學回國的曹明志、陳泰耀、劉道夷等3人任命為飛行教官。除美籍教官外,由蔣逵和他們3人各帶1組學員教授。1923年夏,第三期學員畢業。舉行畢業典禮時,大總統黎元洪親臨會場。並頒發畢業證書。外籍顧問、教官合同期滿後一律解聘。

1923年。曹餛接任大總統後。特派趙玉珂為航空署督辦,把教練所改組為國立北京南苑航空學校。調原在保定航空機關任職的趙雲鵬為校長,蔣逵為教育長。然後,繼續招收第四期學員其中還從普通中學生中招考一部分。9月,正式開學,仍以愛佛樓式為教練機。曹明志、陳泰耀、劉道夷、金世忠為飛行教官,到1925年冬畢業。

先後歷任教練所所長的有:王鶚、厲汝燕、鮑丙辰、沈覲宸、周家澍,任教育長有:姚錫九、王季子、蔣逵。改組航校後歷任校長一職的有:趙雲鵬、金世中、曹寶清任教育長的有蔣達、金巨堂。

1925年以後。航校教職員工薪餉難以維持也無力再招生訓練。到1928年,張作霖把航空署和航校撤消。另成立航空司隸屬軍事部。南苑航校也隨之天折了。

南苑航空學校從成立到消失,先後招收4期學員。共培養了150多名航空人オ。這些人オ後來大多成為各軍閥建立空軍所羅致的對象,成為空軍部隊、航空教育機關的骨幹,參加了內戰和抗戰。

摘自:民國空軍的航跡

 

北京南苑航空學校第三期學習見聞記

 

航空學校之歷史背景

中國第一航空學校是首由北京民國政府參謀本部主辦。從1913年在北京南苑創立開學起,至1919年畢業了第一、第二兩期學員後,改歸航空署接辦,並將原校擴建,改稱為航空署南苑航空教練所。同時也把原屬參謀本部直轄的航空事務處擴大為航空署,直隸於國務院,而原清河飛機裝配廠也劃歸航空署。當時首任署長為丁錦,繼之者為潘矩楹。航空教練所有三年時間,1920年招收第一期學員,於1922年畢業後,又恢復南苑航空學校原名,並續招了第四期學員。在第四期學員於1925年畢業後,該校即告結束。故航空教練所的第一期學員就航空歷史的沿革來說就列為航空學校的第三期了南苑航空學校自1913年起迄至1925年止,歷時12年,畢業四期學員。

在這個時期裡,正是封建軍閥紛紛割據爭霸的時代,也是帝國主義侵入中國,利用軍閥爭奪勢力範圍的局面。他們彼此之間互相勾結,蠻觸鬥爭,唯以擴張實力爭奪地盤是要務,而絕無國家民族的觀念可言。這在1913年,以北洋軍閥起家的袁世凱,自辛亥革命後竊據中央,利用臨時大總統地位操縱選舉取得正式大總統職位。其所採用的法國建議創辦航空學校的目的,自然是為其自己培養勢力以圖謀帝制,而不是為發展國家航空事業而打算。在1916年黎代總統就職時,皖系軍閥段祺瑞出任國務總理,他同是軍閥出身而以日本為背景的,又曾佐袁世凱練新軍的安福系首領,對擴張個人實力自然也特有興趣。其接辦航空學校,以及與英國訂立航空借款,擴大航空署及航空學校,當然也不外為其自己擴張勢力,以達到以武力擴張地盤統南北,實現皖系獨立政府的企圖。隨後,以英美為背景的直系軍閥與以日本為背景的奉系軍閥先後繼霸中央,其對待航空事業與前者皆屬一丘之貉。

迨至1925年南苑航空學校結東時,而保定、奉天、廣州等地軍閥即相繼各自開辦航空,設立學校,其為私人發展實力至此更加顯露。總之,他們皆認為航空是一種新興兵種,只要他人所無而我獨有,即能占取軍事優勢,至於飛機之良窳新舊,是否有利於發展國家航空事業則非其所計及。而從帝國主義侵略中國來看,其所建議開辦航空推銷飛機也決不是幫助中國發展航空事業鞏固國防,而是利用軍閥割據擴張其勢力範圍。明瞭了這些軍閥混戰的歷史背景與帝國主義的陰謀詭計,則對以下所述的事實自有蛛絲馬跡可尋,而對於所有的現象也自可見怪不怪。

航空教練所之基金來源是中央政府與英國費克斯公司( Vickers)訂立的180萬鎊航空借款。其中以130萬鎊購置飛機。據聞原訂合同應購買100愛佛樓式( Avero)飛機,20維梅( Veery)商務飛機,但此兩類飛機以後都沒有如數辦到;其餘50萬鎊儲存銀行,作為擴建校含廠場以及經臨開支之用。

學員入學條件和待遇

為南苑航校第三期學員系自當時陸海軍現役青年軍官中選拔保送而來,年齡一律在20餘歲,官階不外少、中尉,但出身必須是軍官學校的畢業生;因須具有較高的科學基礎。初入學時共有80餘名學員,其中海軍軍官計有11人;其餘為陸軍軍官,中途因故脫離而去者逾半數,故在畢業時計只有海軍軍官7人,陸軍軍官32人。學員待遇均按原職原薪,除由原機關支取原薪外,航空署在供給膳食服裝之外,每人每月另給津貼10元學員除領有此項津貼外,又由海軍部另給津貼10元。

教學計畫

航空教練所的學制原定為3年。學習的課程分學科和術科兩門。學科課程主要的有:航空學、飛機結構、發動機、氣象學和蒙文等課,原限一年半修完,後延至兩年。術科課程以練習飛行為主,而以拆卸機器、檢修飛機為輔,原定一年半為結業時間。當時的航空教練所所長為王鶚,教育長為姚錫九,飛機廠廠長為厲汝燕。王系陸軍少將,為丁錦之心腹,姚、厲均曾在法國留學航空,皆屬丁錦的同鄉。其時術科教官主要為外國人,據聞航空借款合同兼訂有聘請飛行教官若干人,技師、技土若干人和在一年內教會飛行員和技術若干人之規定。故隨著愛佛樓教練而來的計有英籍空軍上尉瓊司 Jones)、法籍空軍上尉路易士Luis)和美籍空軍中尉鮑威爾Powel)等三人,以及英籍技師、技士等九人。其次尚有飛行教官金賢、金振中以及技師、技土等人,皆為一二期學員和舊校遺留的技工,以為輔助教練人員。術科教師多是就地聘請本國各門專家兼任,共計也有七八人之多。職員多是一二期學員,統共全所教職員工人數約有七八十人。

首次運來的愛佛樓教練機計有12架,先在清河飛機裝配廠裝好而後陸續飛到南苑交與學校為教練之用。因此南苑飛機前廠經常只停放8架飛機,最多時也不過12架。起先摔壞了一架即補充一架,以後補充減少,棚廠裡的飛機也逐漸減少。

學習過程

1920年春開學,術科課程即按教學計畫開始學習。其中航空學一課與航海學大致相同,也分為地文駕駛和天文駕駛兩部分,是專為長途駕駛,研究航線、航跡和定位方法,不過在其篇首多了一段航空發展史而已。這些學科就海軍軍官來說,除了飛機結構和蒙文兩門是陌生的課程,其餘皆屬輕車熟路。但在陸軍軍官方面則須就一些必需的技術基礎課加些功夫。因此在學習進度和考試成績方面都不免參差不齊。學習蒙古文甚屬可怪,在學習飛機結構和發動機等極其新穎的科學學習之中,忽似手持一篇幼稚園的啟蒙課本而牙牙學語,與航空學術有風馬牛不相及之勢。究竟學習蒙古文與航空有什麼聯繫呢?據說當時國務總理段祺瑞把其所成立的參戰軍改編為邊防軍,於國務院設立邊防督辦處,並自兼邊防督辦,其意有創設新式空軍,以加強其邊防軍的實力的企圖。

高得風飛機之學習

開學後,新式的愛佛樓飛機尚未運來,而南苑飛機棚廠裡只停放有前航空學校遺留下的幾架法制高得風飛機。因校方僅僅為著填充術科學習的空缺時間起見,而使用殘舊的高得風飛機作為新教學計畫所規定的飛行和裝卸練習的開始。

高得風飛機極其幼稚,讀過航空發展史的都知道它是極其原始的飛機。這一批飛機是在1913年開辦南苑航空學校時向法國購買的。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就有像愛佛樓式的那樣新型飛機出現,當時為何卻要購置這樣陳舊的飛機?其原因除了軍閥們的愚頑無知和受外國列強的蒙蔽之外,也可能是經手者互相勾結,故意收羅陳舊飛機從中營私舞弊以飽私囊。

高得風飛機是雙翼的,即二層翅膀,但也有三翼的。機身結構可以說是全由若干木條和鋼條構搭而成的一個網路式的骨架。骨架的外面蒙以絲綢,從外表看來極像一個紙糊的蜻蜒風箏。發動機和螺旋槳有裝在機頭的,也有裝在座艙後面的。發動機馬力為四五十匹至八十匹。座艙只有一個,座艙裡面也只有一個駕駛座,但真正教練機都有雙座的。人們如看到現代的飛機,兩相對比之下當不禁啞然失笑,然在當時卻是十分寶貴。

學習高得風極為可笑,因為它只是一個單座飛機,教練官不能和學員同坐上飛機教練操縱飛行技術,而只能在地面上手指口授,因此,就不得不把教練飛行術分為兩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即在地面上的練習,是把飛機當作汽車一樣先在飛行場上作直線行駛,因此也就不得不把飛機速度限制在只能在地面上行駛的速度,即將進油閥的開關用鐵絲限定在一定的量度上,使其不能達到可以飛騰的速度。教導方法極其簡單,教練官除對學員指示哪是油開關,哪是電開關,哪是指揮棒(或稱駕駛柄),哪是方向舵之外,在講解操縱方法時則僅三言兩語。其言是:左蹬左轉,右蹬右轉,板頭頭升,推頭頭下。至於如何蹬法和推法,該瞪多少和該推多少,以及推與蹬如何聯合作用,則皆一任學員自己去摸索嘗試。經過了這樣的現場指導後即分派學員上機,開動發動機,調整好油門,即把油開關限制到更小,使機尾不能離地揚起,即任學員獨自駕著飛機在飛行場行駛。開始時因學員對於方向舵作用尚屬生疏,而對用腳蹬舵應如何蹬法尚無經驗,難免使飛機在飛行場上團團轉而卷起一團團灰塵,以致迷失方向,而弄得滿頭大汗滿面塵污。這樣練習經過了一段時間後,能夠在場上作直線行駛,但是由於飛行場地不是十分平坦,在飛馳前進之際,忽然機輪受到地面高低阻礙,有的飛機就翻起筋斗來或倒栽蔥似地豎在地面,而駕駛員就由座艙內彈到外面。我們把這一階段的學習叫做滾灰堆豎蜻蜒。第二階段為空中飛行的練習,即當在地面上能夠駕駛自如,並且能用較快速度使機尾離地、機身平正揚起後,開始進入更高速度或全速的飛騰練習。當此將要離地上天飛升的十分緊要關頭之際,對於飛術又應如何指導呢?由於單座飛機的客觀條件所限,在不能作實際示範的指導時,也就不得不靠精簡的指指點點的口授。這時教練官對於油門的使用,只說:如要騰空飛行時可把油門開到頭,如要停止飛行時可把油門關閉。對於指揮棒的使用則說:如要上升則須扳頭,如要下降則須推頭左傾則須左推,右傾則須右推。所謂飛行術的指導,如是而已。學員們急欲上天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但除記住老師所傳授的推扳方法之外,別無其他考慮。其結果是有的因為把指揮棒猛然一扳或扳了過多,遂使飛機直線上升而失速,像小孩玩的起火一樣嗤的一聲直上青雲,到了一定高度就栽下來了;有的因一扳之後,乍然離地飛升搖盪在空中,又急忙一推,推了過多又恐下墜又急忙一扳,如此遞相推扳遂使飛機在空中形成一俯一仰蕩漾而行,終而搖搖晃晃觸及地面,因此傷機傷人之事是常有的事。一期的高得風飛行的練習,就是在這樣的自我訓練、吸取經驗教訓之下而完成的。這樣的原始飛機和這樣的兒戲的教練方法,至今思之猶覺不寒而慄。

愛佛樓飛機的學習

不久之後,新式愛佛樓飛機運到,外國教練官和技師也同時到校。外國教練官看到高得風飛機,如同見到怪物一樣十分駭異,急要把這批飛機付之焚去,不使稍留殘跡。並說所有一二兩期學員因其久已習慣於舊機的操縱方法,不宜再學新機,所有三期學員學過舊機的也必須暫停一段時間,使其對於舊機的印象完全消失後才可學習新機。隨後又提出,學員的體格必須重行嚴格的檢查。這時恰好北京協和醫院成立,所有第三期學員僅為檢查體格就花了整整六天工夫。檢查結果,全班學員只有22人符合飛行員的體格要求,其餘過半數的學員都被認為不合格,但學校並未令其退學,他們仍然繼續學習學科。22人體格合格的學員分為兩個班,由三個教練官分領教練。

受佛樓飛機為雙翼雙座的螺旋槳式教練機。飛機骨架全由輕質金屬構成,外蒙綢布施以銀漆,外表與現時螺旋漿式飛機相似。發動機裝在機頭,馬力為120匹,速率為90海裡。飛個座艙前後相連,並有兩副聯動的駕駛裝置,前一副動作時後一副就隨著動作,前艙與後艙有通話機聯繫,並各可安裝一挺機關槍,故其名雖為教練機,而其實是可以參加作戰的。

在開始教練時,教練官先在飛機場或工廠講授飛機各部的聯繫和作用:指示油路、電路、汽路等的聯接和管理,直舵、橫舵、側舵等的作用和操縱,以及整個飛機的檢查、管理和維護等各個方面,極為詳盡。每個教練官都指定兩架飛機專事教練學員之用,而另外兩架飛機則專為學員在單獨飛行後練習之用;並皆各有指定技師負責檢修。每日上午自清晨開始,教練官即分別帶領學員進行例行的飛機檢驗,而後教練官坐上飛機前艙,一當班學習的學員坐在後艙,飛上雲霄,其高度大約30005000尺。練習方法是先自指導基本動作入手,以後逐漸指導各種飛行技術。其過程是先由教練官自己操縱以作示範,學員則通過聯動裝置亦步亦趨以獲體驗,而後漸任學員試行主動操縱,教官隨時糾正,以達到能夠獨立操縱,確有把握為止,因此收效甚速。教練官在教練過程中,每就其一班學員中選取其認為優秀的學員加緊訓練,以期能提前達到單獨飛行。因為每個學員能單獨飛行後,教練官每月就可獲得5英鎊的加給津貼;而且三個教練官彼此之中還有教練成績的加給競爭。我是由英國教練官瓊司教練的,我在這一班中是第一個單獨飛行的,在全校也算是第一個。教練官雖然都急欲使其學員得能單獨飛行,但都十分慎重十分關心。當我被認為可以單獨飛行之前一日,這一天教練官就告訴我說:今天飛行要當作我不在機上,一切完全由你自己操作;並以整個上午時間任我練習起落和飛行。最後才告訴我說明天讓你單獨飛行,今天下年要好好休息,晚上要好好睡覺。到了翌晨,他又問我:你昨晚睡眠好嗎?身體有什麼不爽嗎?今天實行單獨飛行你心中有顧慮嗎?以後又帶我飛上天空,並如昨天一樣任我自行操縱和起落,下地後又令我好好散步活動。並說,半小時後即可開始單獨飛行。在休息時間他自己又親身檢査飛機一遍。在我獨自臨上飛機時,他又問我:有沒有什麼顧慮?有沒有身體感覺不爽?然後又告訴我說:這一次飛行只要升到1000尺高,圍繞飛行場一周後即行降落。自我開動發動機離地起飛時起,瓊司一直立在原地目不轉睛地望著我的飛機升起,飛行、轉彎,直至一周到頭下降地面。當我由飛機走下來時,他就和我熱情擁抱,欣喜若狂地祝我飛行勝利。這一表現雖然尚有其他的因素,但其對學員的關心和負責確使我至今感恩不忘。自此之後,他就指定一架飛機供我自行練習,不時還帶我空中指導高等飛行技術,直至我參加畢業考試而止。

飛行畢業考試

飛行畢業考試是按國際規定的標準而行。其一,低空飛行:先在飛行場上距離1000公尺的直線兩端豎立兩個旗杆和旗子;並在場的中心畫一以300公尺為直徑的白色圓圈。然後命參加畢業考試者駕駛飛機到3000尺空中,在兩個旗杆所限的直線距離內,連續做六個形如數目字“8”的弧線飛翔。按照該型飛機的性能,要在1000公尺距離的限度內往來飛行,並必須沿著這個限度內所作的兩個內切圓的圓周飛行,即必須做兩個弧度極小、左右翻轉、兩翼直立的小轉彎,方不至越出所限的範圍。作8”字飛行時,如多作一個或半個“8”字都算不及格或成績有差。作完六個“8”字飛行後,由天空下降至場中指定的白圓圈內,並要連續地作如此升降六次。其成績按機輪中點與圓圈中心的平均距離計算,降至圈外的為不及格。其二,高空飛行:參加畢業考試者要把飛機在一定的時間內升到10000尺高空,並要繼續保持在該高度上平飛一小時,然後關閉油門,在一定時間內用飄落法下降到機場白圓圈內。時間和高度都有自動記錄器可查,如果時間、高度不合規定,算作不及格或成績有差。凡在下降半途中開動發動機的都算為不及格。飛行畢業考試不是如學科那樣的全班集體舉行的。參加第一次畢業考試的共有四人。第一個受考試的是我,第二是李瑉,第三第四是伊贊周和葛世平。我與葛、伊皆是海軍軍官,惟李瑉是陸軍軍官。考試結束當場評定成績。第一是我,第二是李瑉,其後是葛與伊。我在全班結業之前就調回海軍,故未參加最後的畢業典禮。以後不知如何卻把我列為第二名;又不知為何在發給我的獎品銀盃上又刻為第三名。這雖然是無足重輕的小事,但多少是含有派別之見。經過一段時間後,所有在外國教練官教練的學員都先後得到單獨飛行,也陸續參加了畢業考試。所有因體格測驗落選未學習飛行的學員,所長命令已畢業的學員本著同學互助精神分班傳授飛行技術,因此他們也先後學會飛行,但全班結業時間亦因此延長。

商務航空

19227月,當第三期飛行術科尚未全部結業時,航空署即開辦京滬航線的商務航空,發出我國商用航空的第一炮。當時所用的飛機為英國維梅型雙翼雙發動機、220匹馬力、120海裡速率的12座客機。英國教練官瓊司為正駕駛員,我為助手。開航日曾由航空署邀請各界觀禮,並邀請梅蘭芳先生剪綵。他也是第個踏上第一架客機的來賓,但人們多以其不作第一個旅客為惜。開航典禮頗為隆重,所遺憾的是,這架飛機除了載著兩個駕駛員和若干郵件、新聞包裹之外,再沒有其他有乘客同上青雲。先是航空署在承辦航空教練所的同時,兼有籌辦商務航空的任務。最初擬先開闢京滬航線,先後並曾派人赴京滬沿線查設飛機站場和其設備。但另有一說是:開闢京滬航線只是一種臨時的計處,借名報銷一項開支而已。但若就當時帝國主義利用軍閥擴張經濟侵略,企圖掌握我國商用航空事業來看,似乎前一說的可能性更大。當時中國人對手飛機尚未有普遍認識,對於空中旅行尤有戒心,故京滬航線自開航起只空放過兩次,每次只飛到濟南為止。一幕商務航空就此無聲無息地宣告結束。

遊覽飛行

隨後航空署又舉辦京城遊覽飛行。其辦法是由南苑乘坐飛機飛臨京城和故官上空周遊一遍,每次收費15元。當時所用的飛機是愛佛樓教練機,以畢業學員充當義務駕駛員。開始時尚有若干問津的,以後飛機失事較多,嘗試者亦就裹足不前,以致原計劃的長城遊覽飛行也未能實現。

摘自:舊中國空軍秘檔 作者陳嘉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