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短的國民軍空軍 

 

馮玉祥的空軍

192410月下旬,第二次直奉大戰激戰正酣,直系陸軍檢閱使兼第十一師師長馮玉祥聯合胡景翼、孫岳等部突然發動北京政變,囚禁曹餛,致使直軍一敗塗地,奉系和馮玉祥共同接管北京政權。

馮玉祥把部隊改稱國民軍,自任總司令,胡景翼、孫岳任副總司令。所部分別編成國民軍第一、第二、第三軍。國民軍第一軍接收了曹餛的保定航空司令部,鄧建中、曹寶清、張畫一、歐陽璋等大部分人員被馮玉祥留任。12月,在北京組建西北邊防督辦公署航空處,任命王乃模為處長,鄧建中為副處長。下設航務、機械、教育、總務4科,並向國外訂購6架飛機。19251月,航空處移往清河鎮。由清河航空工廠裝配2架飛機,同時又購買3架,陸續在張家口、綏遠、包頭等處開闢臨時飛機場。2月,王乃模他調,鄧建中接任處長,曹寶清任副處長,擁有飛機10餘架。

這年,馮玉祥與奉系矛盾激化,爆發了戰爭。航空處奉命組成航空大隊,以曹寶清任大隊長,歐陽璋為副大隊長,下編兩個飛機隊共擁有8架飛機,歐陽璋、高在田分任隊長。航空大隊組成後進駐京津線竇張莊,歸張之江指揮,擔負前線的偵察和轟炸,支援地面部隊打退奉軍李景林部的進攻,並乘勝推進至天津,繳獲率軍4架飛機。11月,航空處改組,成立航空司令部,以鄧建中、曹寶清為正副司令,遷往石家莊。

19264月,奉軍以主力向駐守北京地區的國民軍再次發起進攻,國民軍收縮兵力退字南口,航空隊從清河移駐張家口孔家莊。雙方飛機紛紛出動支援地面作戰。為了加強空軍實力,馮玉祥又購買義大利制安沙爾德式飛機12架並爭取到蘇聯的授助,由蘇方派出6名飛行和機械人員,駕駛3蒂海威侖式飛機參加南口、大同之役。戰爭進行到夏天,吳佩孚打敗國民軍岳維峻部隊,與奉軍聯合進攻馮玉祥。奉系調集陸軍主力和空軍向南口發動大規模攻勢,國民軍不支,退至張家口一線防禦。馮玉祥將指揮權交由張之江代理,自己率少數隨員赴蘇,鄧建中也隨同前往,與蘇聯接洽航空器材補充事宜。曹寶清升任司令。張畫一接任副司令。

奉軍張學良、韓麟春部隊沿京綏路繼續向張家口進攻,萬福麟部隊從多倫向國民軍側後包抄,直軍以靳雲鶚為總指揮,向察南壓進,空軍協同支援,形成了對張家口的合圍。這時,張作霖又唆使直觀望的山西軍閥閣錫山出兵。閻錫山看時機已到,立即以商震為前敵總指揮出兵大同、天鎮之間,截斷馮玉祥部隊向綏遠方向的退路。經過苦戰,國民軍損失慘重,遂迅急西退,飛機也用火車裝運西撤。途中突遇冰雹,飛機受到一定損失。韓複榘、石友三、陳希聖等部隊被閱錫山收編,航空司令部也同時被改編,其餘部隊退至五原。

19269月,馮玉祥從蘇聯回國,在五原誓師,組成國民軍聯軍,回應廣東國民政府的北伐。韓複架、石友三、陳希聖、張萬慶等舊部先後脫離閻錫山,歸到馮玉祥旗下。但航空隊因飛機缺少器材,缺乏油料,一時無法起飛。不久,閻錫山為形勢所迫,不便強留馮玉祥的航空隊。這樣,航空隊全部遷往包頭,回歸馮玉祥部。以後,因馮玉祥部隊一度軍事失利,航空隊被奉軍收編,只有少數人隨陸軍轉移,經寧夏到了西安。

1927年春,馮玉祥的第二集團軍在西安、洛陽俘獲愛佛樓高徳隆式飛機各1架。4月,就在洛陽正式成立了航空學校。以鄧建中為校長,劉中檀為教育長,婁長佑、尚福田等人為教官,挑選20多名優秀學員培養,預備編組一個中隊,以劉中檀為隊長。1929年,馮玉祥出任南京政府軍政部長後,由政府購撥摩斯式飛機6架、容克式飛機1架歸洛陽航校,重新組建第二集團軍空軍,成立了西北航空處。以鄧建中為監督,劉中為處長,下設教育、總務2科。1個飛機修理廠,又補充可塞式飛機1架。至此,馮玉祥的空軍又初具規模。

19304月,中原大戰爆發,馮玉祥成立了航空司令部,以鄧建中為司令,駐紮在鄭州。下轄兩個大隊。9月,第二集團軍航空司令部縮編為航空處,後併入山西航空處,洛陽航校的學生分別編遣,馮玉祥的空軍從此宣告結東。

193111月,馮玉祥舊部、盤踞山東的韓複榘,在他的第三路軍軍事教育團挑選學員20多人,組成航空班,準備培養自己的空軍人員。但困難重重,不久就解散了。1934年初,韓複榘還不甘心,派孫桐崗、孫昭明籌辦空軍,購買到輸科瓦克等式四五架教練機,但成效不大。到1935年,被蔣介石找藉口全部接收。

摘自民國空軍的航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