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航空

 

1924年秋,馮、胡、孫在北京革命後,胡景翼即任河南督理,任事未久,因人太肥即患腦充血逝世,岳維峻繼承後任。在1925年中,國民一、三兩軍,皆在革命時擄獲到飛機,又羅致到飛行人員,故加強空軍,而第二軍則付缺如,相形之下,不無遺憾。

岳維竣亦籌鉅款,設法購到摩斯飛機三架,亦為編練空軍,以壯聲勢。飛機有了,苦無飛行人員,幾經設法,方招聘到一員留日飛行人員謝文達為之經營。

謝乃福建留日華僑,生長日本,對中國各項情形,不甚熟習,而對中國航空界的一切,則更隔膜。一人對飛機,苦無辦法。當時國民三軍,即駐二軍轄區,雙方相處甚治。岳曾問三軍當局談及此人,並請在飛行人員及機械員工方面予以支持。三軍當局以情不可卻,已允撥飛行人員一員,機械員工六人。

當時國民三軍的航空成員中,只有四人,而沈德燮、蔣達二人,乃航空司令部的台柱,鄒慶雲乃辦理機務等,對於飛行技術,亦欠熟悉,以當時的航空環境關係,已內定將王風翔外遺,尚未發表。適在此事發生以前,山東督理張宗昌的總參謀長李藻麟曾給沈蔣及王風翔私函。

給沈蔣的信,是請他向上說項,放吾到山東創辦航空學校。給吾的信是請吾辭去現職,而去魯任事。而沈蔣實不願吾走,又以山東之事比吾現在好,再他們亦知道吾不去魯亦須離此去豫,當然亦願順水推舟,不卻李之情誼也。

河南督理岳維峻

李是南苑航校一期生,飛行優秀,當袁世凱帝制自為時,任陳宦為四川督軍,想控制西南,特派飛機三架,隨同入川,以示優異。即派李藻麟為隊長,待後袁氏失敗,李回北京考人北京陸軍大學學習,畢業後分發到江西張宗昌旅任主任參謀。旋張宗昌為督軍陳光遠所解決,李即到保定第二十師彭壽辛處當參謀長。兩次直奉戰爭,李是前線指揮部的總參謀長,所有直系空軍部隊,統受其指揮調遺。其自是空軍出身,而對直系的上中級飛行人員的智德才能皆瞭若指掌。

故張宗昌想辦航空學校,故將羅致校長一事委之于李。李亦知吾辭職不易,故特致函沈蔣代為說項。因孫岳、何遂、徐永昌不但與他是陸大同學,以前又同是直系的高級將領,彼此亦統有交誼,或可以准吾辭也。總算事有湊巧,南苑第四期學員金家駟以畢業後回皖看親,耽擱至今,尚無職守,前來洛陽找蔣逵報效,因沈蔣系第四期的教育長也。此事即如此解決:由三軍薦金家駰及機械員工六人到豫受岳維峻驅策,同謝文達辦理河南航空,同時准吾辭職去魯。

河南航空隊設在鄭州,將前保定航校在鄭州用過的飛行場稍加擴展平整,亦在飛行場西南端搭蓋臨時機棚及修理棚,三架飛機亦裝配起來,飛了數次。後以吳佩孚與張作冧棄嫌修好會攻國民軍,吳起湖北,派新雲鵬、寇英傑等師進攻河南。幾經戰爭岳維峻失敗,在戰爭中河南航空隊以人少之故,未能收到預想之效果。結果此批飛機,統為吳軍擄獲了事。

王鳳翔辭去國民三軍職而到濟南,而山東航空學校校長ー職,已發表為趙天豪矣,而非李藻麟,實因王來得稍遲。緣山東督理署的參謀長為金綏良,金乃北京旗人,曾任清室護衛軍的連長,越天豪是他的排長送考南苑航校二期的學員山東航校系直屬於督署參謀處。李向張宗昌薦王鳳翔而遲不到,故金薦趙應張督理之急也。故李又薦王鳳翔于褚玉璞為諮議。此事與璞辦理航空有關,故附記於此。

摘自:舊中國空軍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