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航空學校訓練的內容和方法

 

中央航空學校訓練的目的,是為蔣介石培養空軍的飛行軍官和航空機械技術人員,以為當時建立新空軍的骨幹。每期訓練計畫:航空部分由美國顧問團擬訂;軍事部分由學生總隊擬訂;政治部分由政治訓練處擬訂,然後交由教育處綜合制訂總的訓練計畫,報請當時航空署和後來的航空委員會核准後付諸實施。每期訓練時間為一年半。其間以六個月為入伍訓練期,專門進行軍事訓練。這一學期訓練時間的分配:軍事訓練占全期總時間的百分之七十;政治訓練占全期總時間的百分之三+。課程方面:軍事課程分術科與學科。術科有基本教練、戰鬥教練、射擊教練、體育運動等;學科有步兵操典、射擊教範、陣中勤務、土工作業、戰術學、兵器學、地形學、築城學等。政治課程有三民主義、建國方略、建國大綱、中國革命史、蔣介石生活等。另外還有訓育課程,主要是小組討論、精神講話等。入伍訓練,在第二、三期是由中央陸軍軍官學校代訓。第四、五期始由中央航空學校自辦。每期成立兩個入伍生隊,訓練地點在杭州城內梅東高橋,由學生總隊派總隊副樂典主持訓練事宜。自第六期又改由中央陸軍軍官學校代訓。學生入伍訓練期滿,經檢査體格合格,即升入本科。

自第四期起,本科分為飛行科和機械科,都是一年畢業。飛行科訓練時間分配:航空課科約占百分之八十;政治課程約占百分之十五;軍事課程約占百分之五。課程方面:航空課程有飛行術、偵察術、轟炸術、航空照相術、航空測量術、航空機械學、空軍戰術、氣象學、航空地圖學、航空照相判讀、無線電學、陸空聯絡、航空兵器學、無線電實習、航空機械實習、航空兵器實習等。政治課程除三民主義、建國方略繼續深入講授外,還有政治學概論、經溶學概論、國際政治、帝國主義侵略中國史、中國革命史等。軍事課程:每星期只有一至二次基本教練和每個學期實彈射擊一至二次。主要課程是飛行訓練,分初級、中級和高級。每級訓練時間都是四個月。初級飛行訓練的目的,在使學生學會單機飛行。使用的是美國佛利特式的教練機,馬力很小,飛行速度很慢,時速只有100公里左右。教練程式:先由飛行教官帶飛,教官坐在飛機的前座,學生坐在飛機的後座,先練習起落、直線飛行、拐彎等動作。待學生領會動作要領後,再令學生坐在飛機的前座,教官坐在飛機的後座,由學生駕駛操縱,教官進行糾正。在飛行之前,教官先講解課目、飛行動作要領飛行之後,教官又進行講評,如有違犯飛行紀律的,並進行處罰。其罰則,有禁足、禁閉、停止飛行等。初級飛行訓練期滿,即舉行考試,不及格的學生予以淘汰,及格的學生方准升入中級飛行。其權多操在美國飛行顧問之手。中級飛行訓練的目的,在使學生學會編隊飛行。使用飛機是美國道格拉斯式偵察機,馬力較佛利特式教練機為大,時速約150公里,最快約200公里。最初練習單機飛行;逐次練2架、3架、6架、9架,以至更多的飛機編隊飛行。同樣由教官帶飛。並練習單機向地面目標實彈射方和向空中目標射擊。向空中目標射擊,是在飛機的尾後系一個大型的圓柱形布袋,離飛機約100200公尺,隨著飛機前進,向之瞄準射擊。同時還練習投彈轟炸動作,並開始練習夜間盲目飛行(即利用儀器飛行)。中級飛行期滿,經過考試及格或入高級有飛行,不及格者仍予以淘汰。高級飛行訓練的目的,在使學生學會偵察、轟炸、戰鬥等專門技術。因此又分為偵察、轟炸、驅逐三個組。由教官根據學生個性和平時飛行技術,並結合學生志願,分編為三個組,進行專門訓練。偵察組仍使用道格拉斯式偵察機,著重練習偵察員對地面目標的偵察動作,偵察照相動作,通信聯絡動作,陸空聯絡動作,炮空聯絡動作等;轟炸組使用當時美國新型的斯羅卜式單翼轟炸機,時速在300500公里,著重練習大編隊飛行,對地面目標投彈轟炸、空中射擊、防禦敵機攻擊、通信聯絡等;驅逐組使用德國容克式雙驅逐機,時速在300500公里,著重練習特技飛行、空中攻擊、協同戰鬥等。各組在這一階段都要練習夜間盲目飛行和夜間偵察、轟炸、戰鬥等動作。此時學生若因身體條件不合,或動作趕不上進度,仍然要被淘汰。高級飛行訓練期滿,即行畢業。

機械科訓練時間分配:航空機械課程約占百分之八十,其餘政治、軍事課程和課目與飛科相同。航空機械訓練也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著重講授航空機械基礎理論知識;第二階段,著重講授比較專門的航空機械知識;第三階段,著重工廠實習。理論課程有航空機械學、航空力學、發動機學、飛機保管學、航空兵器學、製圖學、機場勤務等。實習有飛機拆卸、安裝、兵器拆卸、安裝、飛機檢查、兵器射擊檢査、校正(以上飛行科學生也有此實習)、飛機修理、翻砂、鋸板、製造機身、螺旋槳、噴漆、縫製降落傘、安裝夜間飛行設備、繪製機械圖等。

在教育設備方面:有飛行場兩個:一個屬於初級、中級飛行使用的:一個屬於高級飛行使用的。場設備逐漸完善,有棚廠(即飛機庫)四個,及風向筒,飛行旗號,T字布板,夜間飛行、探照燈,地面射擊靶場,轟炸練習場,海面轟炸目標(設有杭州灣,乍浦附近)等設備。在教學和實習方面:有轟炸教室、偵察教室、照相教室、航空照片判讀室、通信教室、兵器實習場、航空機械實習場、飛機實習場、實習工廠、飛機修造廠(是獨立的工廠,在筧橋附近,與中央航空學校有聯繫)等。此外在校會東側還修建了一個規模很大的運動場,設有田徑賽運動場、足球場、籃球場、排球場、網球場、游泳池、器材體操場等。另外還有氣象臺、圖書館、兵器陳列館。總之,逐次建設,應有盡有,物質條件較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更為完備。

前面說過,蔣介石非常重視中央航空學校,把它當作第二個黃埔軍校,所以當時提出口號是發揚黃埔精神,校歌也是採用黃埔軍校的校歌。因此,特別注意的所謂精神教育思想教育。每一個學生隊都由政治訓練處派有訓育教官(即政治指導員),掌握學生思想,進行法西斯的思想教育。當時對學生教育,分為管、教、訓三方面:管就是管理,由學生總隊負責;教就是教學,由教育處負責;訓就是訓育,由政治訓練處負責。三方面孰輕孰重,在教育會議上常有爭吵。政治訓練處認為訓育最重要,所以提出訓、教、管的口號;教育處認為教學最重要,所以提出教、訓、管的口號;而學生總隊則認為學生管不好,紀律鬆弛,一切教學都難收預期效果,所以提出管、教、訓的口號。這種爭吵始終沒有統一。但實際上是著重教學和訓育,管理是不被重視的。因此,飛行教官特別是美國飛行顧問是占頭等地位,無論生活、待遇都比一般教職員要高。學生也要聽他們的話,因為將來能否畢業或被淘汰,全都操在美國飛行顧問和飛行教官之手,不得不俯首聽命,而重視飛行教學。

中央航空學校黨、杜的組織和個人派系之爭

中央航空學校既被蔣介石視為第二個黃埔軍校,因此,除注意政治思想教育外,對國民黨的黨、社活動也很重視。在1935年以前,學校有區黨部的組織,是直屬於軍政部航空署特別黨部(時時航空署設在杭州城內梅東高橋,署長徐培根直接領導中央就空學校的教育行政。航空署特別黨部書記長是徐鴻濤)。到1935年軍政部航空署遷往南昌,而中央航空學校也目益擴大,因此,在19358月間,中央航空學校召開全校國民黨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中國國民黨中央航空學校特別黨部,選舉執監委員。當時被選為執行委員的有周至柔、毛邦初、蔣堅忍、蔡竹屏、龍韜、徐林等;被選為監察委員的,有晏玉琮、張韶舞、李瑞彬、闕淵、樂典等。並以蔣堅忍兼任特別黨部書記長。以下在學生總隊成立一個區黨部,校部各單位成立一個區黨部。學校教職員中絕大多數都是國民黨員。學生要全部集體加入國民黨,每一個學生隊成立一個區分部。黨務活動在教職員中活動較少,學生中每星期都有小組會議,配合訓育課程進行。

1934年三四月間,學校又有復興社的組織。由蔣堅忍負總責。由於當時復興社是秘密組織,在學校的形式沒有公開,而且互不聯繫,因此,內幕不甚瞭解。據我所知,當時教職員中大部分都加入了復興社,學生中也吸收不少。社員三至五人編成一個小組,每星期都要參加小組會議,並且進行各種特務技術訓練如秘密通信、秘密開會、跟蹤盯梢、駕駛汽車、摩托車、自行車、騎馬、手槍射擊等,有時還練習緊急集合。此外,又由蔣堅忍負責,於19345月間,在杭州松木場成立杭州市騎射會。這是蔣介石命令各省、市公開組織的。以鍛煉身體,學習騎射為名,實際是復興社的周邊組織。騎射會設有理事會。當時擔任杭州市騎射會理事的有黃紹竑(浙江省政府主席,擔任理事長)、許紹棣(浙江省教育廳長)、胡健中、方青儒(二人均系當時國民黨浙江省黨部常委)、周象賢(杭州市長)、宣鐵吾(新江省保安處長)、周至柔、毛邦初、蔣堅忍、黃鎮球(中央防空學校校長)、趙龍文(浙江省警官學校校長)等。另設千事三人,由蔣堅忍派樂典、勞聲寰、方xx擔任。會員是吸收杭州市各機關、學校公教人員和學生參加。當時經介紹入會的約有300餘人,每星期日各理事和社員都到松木場會場來參加步槍、手槍射擊和騎馬、射箭等活動,黃紹竑、許紹棣也常到會參加活動,以示提倡。

中央航空學校官生的生活待遇及其他福利事業

蔣介石為了建立他的新空軍,創辦中央航空學校不惜從各方面予以優待,特別是物質生活,給以特殊的待遇,藉以收羅一部份空軍人員和青年學生,為之效命。首先在薪津方面。當時空軍軍階與陸軍相同,分為准尉、少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上校、少將、中將、上將等三階九級(准尉不算正級)。但薪金標準則大不相同。每級都分為本級與上級兩個級。准尉本級薪金50元,上級100元;少尉本級100元,上級150元;中尉本級150元,上級200元;上尉本級200元,上級250元;以上依比例推,每級薪金各增50元。在1935年以前,空軍最高軍階只有上校。如周至柔、徐培根、毛邦初等都是空軍上校;蔣堅忍、王勳、晏玉琮、李瑞彬、曹文炳等都是中校。以後蔣堅忍、王勳升為上校。陸軍人員轉到空軍中工作的一般要比原陸軍軍階降兩級任用。如周至柔原為陸軍中將,轉到空軍後改為空軍上校,蔣堅忍原為陸軍少將,轉到空軍按軍階領薪外,還有飛行津貼,是按飛行鐘點計算的。機械技術 後改為空軍中校。但所領薪金仍較陸軍原級為高。在飛行人員除人員也有技術津貼,但較飛行津貼為低。其他不會飛行或停止飛 行的人員都沒有津貼。飛行人員若因飛行失事或積勞病故,都有撫恤金。其中因飛行失事而傷亡的撫恤金最高,有發到1萬元到 2萬元以上者,最低也有5000元以上。這種撫恤金歸死者妻子領用,若有父母的則分給父母一部分。

學生待遇也很高。除被服、書籍、文具、用具等全由學校優裕供給外,每人每月發給津貼費18元,膳費12元。伙食吃得很好,並聘有一個由美國留學回國的營養學女專家,專門指導廚房 伙食營養、廚房衛生和炊事兵的烹調方法。每屆畢業之期,必舉行懇親會一次,召集學生家長來校參加,往來旅費全由學校從優發給,有些華僑學生家長,遠在南洋、美國居住者,也同樣匯給往來旅費,請其回國參加。懇親會由蔣介石、宋美齡親自主持(宋美齡那時兼任航空委員會秘書長)並講話,會餐時,親自逐一敬酒。蔣介石並在講話中要求各家長把子弟交給他,說:“我是學校的校長,又是全軍的委員長,你們的子弟就是我的子弟,我一定會教育好照管好他們,希望家長們放心,把你們在校的子弟全交給我!"”因此,在懇親會中還由家長們舉行一個送交子弟儀式在第三期學生畢業時,懇親會的家長公推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任代表(張伯苓的兒子名張錫枯,在中央航空學校第三期學習飛行,畢業後,在抗戰中犧牲)。張伯苓在懇親大會上致詞說:“蔣委員長的話,我們完全相信。委員長!我現在代表全體畢業學生家長完全放心。

在一般生活福利方面,也極盡奢靡豪華,應有盡有。這裡只舉兩件事情來說這個事實:其一,中央航空學校設有一個規模較大的消費合作社,並在筧橋新村設有分社。其組織設有理事會;在1935年期間公推樂典兼任理事會常務理事,負責計畫、監督、審查社內各項業務,另設社主任一人,系專職,負責經常業務的實際責任。社內設有百貨部、飲食部、糧油部等,飲食部內設有中餐廳、西餐廳等,可以小吃,可以宴會。消費合作社每年結算次,社員可以分到一部分紅利。

其二,幹部和家屬住宅方面:除一部分幹部住在校內,一部分家屬散住在杭州城內外,絕大多數的幹部家屬和美國顧問都集中住在筧橋新村。該村是新建的西式樓房,只有一部分平房。校長、副校長、教育長和美國總顧問每家住一棟樓房;處長、副處長、獨立的科長、校長辦公廳秘書和美國顧間每兩家住一棟樓房;其他科長、組長和飛行教官每四家住一棟樓房;低級的一般官佐家屬則住在新式平房內。新村設有自來水,暖氣設備,衛生設備等,科長(組長)以上的家中都裝有自動電話。所有房屋四周,都栽有花草樹木,形成園林化,相當美觀。另有一座大樓房,作為軍官俱樂部,內設各種娛樂室、閱覽室、招待所、餐廳(有中、西餐,可以小吃、宴客)、浴室、理髮室等。此外,還有一所子弟小學、一所幼稚園,設備都很完善。

總之,筧橋新村在當時在杭州是一個最新型的歐化的新村,其中設施比中央航空學校還要豪華得多。

總之,蔣介石為了現固他的統治地盤,自1932年起,創辦了第二個黃埔軍校中央航空學校,建立其新空軍。但到1937年抗戰開始為止,在整整的五年中,由於受到美國顧問團的控制,一面嚴格限制學生入學條件,一面在訓練中大量實行淘汰,總共培養出七八百個飛行人員。

摘自:舊中國空軍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