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衛桂林空軍戰鬥

 

193777日,盧溝橋事變的炮聲響起後,廣西空軍人員在國難當頭、民族重危的時刻,在桂系當局決定下,毅然歸併南京國民政府空軍,全部人員、器材、設施交給航空委員會接收;廣西航空學校合併於中央航空學校(即筧橋航校);飛機教導第一隊改編為空軍第三(驅逐)大隊第七中隊和第八中隊去西北接收蘇聯援助的I-15型驅逐機,執行抗戰任務。飛機教導第二隊改編為空軍第三十二(驅逐)中隊和三十四(轟炸)中隊,各駐在南寧和武鳴,加緊訓練,準備執行抗戰任務。

第三十二中隊隊長張柏壽,副隊長韋一青,分隊長馬毓鑫、韋鼎烈,隊員楊永章、呂明都是廣西航校第一期畢業。龐健、蔣盛枯、莫更、李之中、唐信光都是廣西航校第二期畢業。機械長趙庭桂廣西航校第二期機械班畢業。飛機有日本造91型單座上單翼驅逐機九架,甲式四型單座雙翼驅逐機數架,英國造AW16型單座驅逐機一架,廣西工廠設計製造的朱榮章號單座雙翼驅逐機一架,這些廣西航校的飛機,都已殘舊,性能落後。

南寧上空勇殲敵機

1938年初,情報日艦數艘在北部灣遊弋,有來空襲擾亂模樣。全隊人員提高了警惕,決心使用現有裝備,保衛領空,殲滅來犯的敵機。

18日上午,出機場輪值警戒和飛行訓練時,傳來情報,殺機兩批各七架,經過北海,航向南寧,全隊人員即各據任務,準備戰鬥。不能作戰的飛機,分別向空中和地面疏散,91型五架,在緊急警報聲中,由韋一青率領,迅速起飛,作戰鬥隊形,向西北爬高。眼下已是嚴寒冬季,南國原野,仍翠綠遍地,邕江如帶,滾滾東流。約20分鐘後,發現東南遠處天地線下,雙浮筒雙翼編隊機群七架,高度較低,向市飛來。領隊指示:發現敵機,即接敵占位,面對敵人,利用高度優勢,連續攻擊。敵機立期分散回避並反擊。這時空中飛機發動機吼聲、機關槍射擊聲四起,韋一青、馬毓鑫、韋鼎烈、楊永章、將盛袺各自緊追敵機,含尾攻擊。多次射擊,敵機兩架先後身冒煙下墜,十多分鐘的空戰,我方全佔優勢,當可擊落更多敵機,忽然另批敵機來到,高位加入戰鬥,我方頓時成劣勢,各為兩架敵機攻擊,蔣盛枯在反擊中,不幸被敵機擊中,飛機著火,身負重傷,不得不跳傘降落,又被敵機多次射擊,落於市東邕江中流,英勇殉國。其餘敵機在我方反擊下,不耐我何,又因時間已拖很久,油量已不多,不敢戀戰,倉皇逃逸去。

為我方擊落的敵機之架墜落于北海境內,不久運來南寧,在當時的體育場公開展覽。廣大群眾,捐獻了很多物品,來隊慰勞。

這次空戰,是我們第一次實戰,是以敵國造的飛機抗擊將三倍於我的敵機,創造了戰績。接著敵機騷擾柳州。我們分析敵人已長距離飛行,精神疲乏,返航途中,歸心迫切,所餘油量已不多,不敢戀戰,我們幾次在敵機返航路線攔截。可惜當時通訊設備簡單,不能適應情況的變化,都沒有遭遇,失掉殲滅敵機的好機會。

接收新飛機4月間,在衡陽接收新機,期待已久的望實現了。全隊很快好準備,出發去衡陽。

這是英國布列斯托工廠造的雙翼單座驅逐機格雷爾托” GRADIATOR簡稱格機。看式樣呆笨,不及I15型短小靈活,難怪嫡系第四大隊不要,給了五大隊的兩個中隊,餘下的給我中隊。我們如獲至寶,相信較91式的任何方面都要好,我們有這樣的裝備,一定能更好地完成任務,殲滅更多最機。因為衡陽常常有警報,不適宜於訓練,在試飛接收完半後,全隊移駐桂林二塘機場。

格機與I-15型各有優點,格機起落用場地短小,發動快不要預熱升溫即可起飛,高空性能好,轉彎徑小速度快,不足的是視界比較狹小,上下活動反應遲慢,俯衝增速慢。經過熟習練,逐步掌握了格機性能和待點。

7月間,中隊調屬空軍第三大隊,第七中隊隊長朱嘉勛任我中隊隊長。

就在隊領導交接間,敵機第一次空襲桂林,情報96型轟炸機九架,經梧州飛來這時恰逢第三十四中隊飛機數架去四川,途經桂林,機場擺著不少飛機,隊長命令楊永章、唐信光出動,掩護機場安全。時間急促,即速起飛爬高,當時機場上空及其近六千尺以上有碎雲,我們來往雲隙間,繼續搜索警成,上升到一萬尺時,發現敵轟炸機群於機場東北,高度很高,即將進入轟炸航線。我即開足加速油門,用最大馬力爬高,以最近路徑接敵,攻擊最後的一架敵機。由於敵我機速相差不多,加以還要爬高,不能更接近射擊,格機裝的是機關槍,有效射擊距離不大,雖然追蹤射擊多次,擊傷敵機,仍給逸去,但敵機投彈全部落於生機場外東北荒地間,除多了幾個彈洞外,我方全沒有損失,圓滿完成護機場安全任務。

通過這次經驗,加強了我們各方面的準備,嚴陣以待。直到全隊調離桂林,敵機沒有來襲。

摘自:舊中國空軍秘檔 作者:唐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