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南遊擊,支援昆侖關戰役

 

1939年秋,我和韋一青隊長出醫院後,在成都空軍休養所療養。這時第三大隊已新任大隊長徐燕謀(廣東航校第三期畢業),副大隊長陳瑞鈿(華僑,現在美國),全大隊人員集中蘭州驅逐總隊,訓練畢業學生補充戰鬥部隊。我們將出所歸隊時,陳瑞鈿、韋一青和我隨同去廣西,接收工廠修好的格機飛去驅逐總隊。

我們到桂林試飛接收完畢,即將起程回隊時,當時空軍第二路司令部在桂林,認為常有敵機少數來偵察騷擾,命令我們留下來,伺機出擊。這時三大隊及各中隊和機械人員駐在柳州。我們格機三架,以柳州機場為主,我與陳瑞鈿或與韋一青出動於武鳴、都安、長安(都有機場)之間襲擊敵機。

10月間,我與陳瑞鈿在武鳴4000尺上空,利用雲隙掩護,發現敵偵察機一架在雲層下向機場飛來,我加大油門接敵,作後上方強攻。要從下方攻擊,但距離大,我利用俯衝增速接近,四挺機槍齊發射後,敵機後座槍已沒有反抗,可惜敵機速度快,距離漸增大,沒有當場擊落,真是憾事。

敵人為了截斷國際交通,加強封鎖,威脅陪都重慶,又攻佔南寧。我陸軍反攻,昆侖關會戰即將展開,空軍第四大隊進駐柳桂兩地,支援陸軍。12月初,敵轟炸機空襲桂林後,返航經柳州西,我格機起飛截擊,在萬尺上空發現敵機群,即對落後的一架攻擊,在幾次射擊後,敵機下墜,為我擊落。

次日下午,敵機分批襲柳州,轟炸機群利用續航時間長,在緊急警報圈內外飛行,四大隊飛機全部起飛,直到夜暮降臨,油量將完,不得不開放夜降設備,這時機場四周不少漢奸燃放信號飛向天空,在飛機降落中,敵轟炸機群突然飛到機場上空,夜降燈光即刻熄滅,一片混亂之下,幸好敵機投彈全部落於機場外東邊山地,震壞破舊房屋三間,其他完全沒有損失。第二天一早,四大隊即回防重慶,而我三大隊的三架殘舊格機,仍要留下執行任務。

193912月,昆侖關戰役打響,155師奉命開赴五塘、九塘等地抵御日本鬼子。我軍第5軍第200師等部隊3000多人為主攻部隊。第一次攻打昆侖關時,由於事前偵察失誤,被日軍用飛機、機關槍、大炮等火器猛擊,我軍損失慘重。陣地幾次失守。

193912月的昆仑关战役中,就在日军因中村正雄的死茫然无措时,昆仑关上空出现了中国战机。

中国战机刚一出现的时候,日军以为是自己的飞机来空投了,急忙在地面上铺设对空联络板,但即刻数架中国轰炸机俯冲而下,由于有对空联络板的指引,投下的炸弹全部命中目标,日军伤亡惨重。

中国空军尽管没有强大的力量支援地面作战,但还是尽力派出战机飞到昆仑关上空轰炸和扫射。

在日军进攻南宁时,驻防柳州机场的中国空军只有一些地勤人员,仅有的飞行员都被派到兰州担任教官去了。

应白崇禧的请求,中国空军开始向广西集结飞机,但因天气恶劣和协调不力,直到十二月初才集结了少量飞机,担任对衡阳和柳州机场的保卫。

十二月二十五日夜,日军第二十一联队第二中队在中队长足立半的率领下,终于冲进昆仑关日军固守的阵地,并带来了机枪子弹六万发、步枪子弹四万发,几近绝望的三木部队犹如绝境逢生。

12月下旬昆侖關會戰最激烈時期,格機三架奉令出動掩護,並協助陸軍攻擊昆侖關敵人。當時情況是敵人完全占空中優勢,我們下午2時多起飛,我是三號僚機,作戰鬥隊形,加強搜索警戒。瞬間,峨山柳水遠遠在後,這時高度已達15000尺,過紅水河。再一會,前面山區公路兩邊,點點黑白飄煙,說明地面已在激戰,領隊航線偏西,利用陽光掩護,繼續搜索前進。昆侖上空一帶,沒有敵機蹤跡,逐次降低高度到低空,也沒有發現敵機即依據地面布板信號,對敵據點、帳篷、車輛等處多次俯衝攻擊,反復射擊,只見幾處發黑煙,敵軍四逃。直到子彈餘下不多,全隊三機安全回防。

晚間,司令部三次從桂林來長途電話,更改轟炸昆侖關敵人的時間。這時八中隊陳業新副隊長(廣東航校六期畢業)來接收工廠修好格機去蘭州驅逐總隊,也留下來一同出任務。我的一飛機,因發動機故障,搶修不好,不能出動。

Db機到柳州上空時,韋及二陳飛格機三架即起飛同行掩護,因為這兩種飛機的時速相同,D·b機沒有稍減速度,致使格機爬高不多,將到目標上空時,發現多架高位敵機,向我強攻而來,D·b安全回去,我機卻各為兩架以上的敵機連續攻擊,20分鐘的戰鬥,終因敵眾我寡,韋一青隊長英勇殉國,墜落在前線。我地面友軍,奮勇奪回忠骸。陳瑞鈿副大隊長機中彈著火,跳傘降落,頭、臉、手都被燒傷,得到當地群眾大力協助,很快送後方醫院。不久,三大隊及各中隊調駐成都,我才奉命歸隊。不久又調離部隊,結束了部隊戰鬥生活。

摘自:舊中國空軍秘檔 作者:唐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