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上空的鷹

 

保衛大武漢的戰鬥首先是在武漢的天空打響的。

1938218日中午,武漢城區響起了尖銳的空襲警報聲,日軍驅逐機26架掩護轟炸機12架正向武漢飛來。駐防漢口王家墩機場的中國空軍第4大隊代大隊長李桂丹率29架蘇制I-15I-16戰機升空迎擊,在武漢上空與敵機英勇激戰,擊落敵機14架。其餘日機狼狽逃竄,未能進入武漢市區投彈。中國空軍損失飛機4架。大隊長李桂丹、分隊長呂基淳、飛行員李鵬翔、巴清正、王怡5位勇士血灑長空,在這次戰鬥中英勇殉國。

“2·18空戰是武漢抗戰時期的首次空中大捷。戰後,武漢市2萬民眾舉行空前大遊行,慶祝空戰大捷,並沉痛追祭5位為國捐軀的忠勇飛將軍

223日,中國空軍與蘇聯志願空軍混合編隊使用CB-2型輕轟炸機由武漢起飛,首次出擊位於台灣松山的日軍機場,炸毀日機18架後,安全返航。

312日,中國飛行員湯卜生駕駛單翼普式偵察機,低空飛入已被日軍佔領的南京上空,飛謁了中山陵,使南京同胞眼見中國空軍還在祖國領空巡衛。429日是日本的天長節,也就是日本天皇裕仁的生日。日本空軍計劃在這一天用對武漢三鎮的狂轟濫炸作為他們向天皇祝壽的獻禮。中國空軍從幾天前擊落的日本偵察機獲悉到這一重要情報,提前進行了作戰部署,將中蘇兩個戰鬥機大隊由南昌調到武漢準備迎戰,並在戰術上預作了安排。

果然,這一天,日軍出動了3696型重轟炸機,由12架驅逐機掩護,分多層編隊,偷襲武漢三鎮。中國空軍健兒和蘇聯志願空軍早已嚴陣以待,出動了2個大隊67架戰機實行攔擊,在武漢上空5000多米與敵機展開了激烈的空中格鬥。中國機群起飛後,以I-15式戰機誘導日戰機脫離轟炸機群,以I-16式戰機痛殲日轟炸機,得手後,中國機群又聯手攻擊日戰機。一時間,自武昌以至黃岡上空,漫天焰火,均屬被我擊墜之敵重轟炸機殘骸。中國空軍第4大隊的9E-15飛機,在武昌上空迎擊敵機,開戰僅僅5分鐘,中國少尉飛行員陳懷民抓住戰機,率先擊落一架敵機。隨後5架敵機發瘋似地圍過來,向他集中射擊,陳少尉的戰機中彈受傷,操縱不靈。此時,他本可以跳傘求生,但是,年輕的空軍少尉陳懷民卻作出了一個令天地為之變色,令敵寇為之膽寒的選擇,他駕駛著心愛的銀鷹,高速向一架敵機衝去,在一聲巨響中,與敵同歸於盡。英雄的壯舉激勵著他的戰友們英勇戰鬥,“4·29”空戰,中蘇兩國空中健兒共擊落日機21架,其中戰鬥機1l架,轟炸機10架。中國空軍損失飛機12架。“4·29空戰不僅是武漢抗戰期間,也是全國8年抗戰時期最激烈的一次空戰。陳懷民烈士的鮮血灑在武漢的藍天,為中國空軍譜寫了一曲悲壯的英雄史詩。戰後,武漢各界在漢口總商會舉行隆重追悼大會,悼念陳懷民等在空戰中英勇殉國的空中勇士。

中共中央和八路軍的代表周恩來、董必武、葉劍英等送來一副輓聯:為五千年祖國英勇犧牲,功名不朽;有四百兆同胞艱辛奮鬥,勝利可期。愛國將領馮玉祥將軍賦詩緬懷英烈,寫下捨身成仁同歸盡,壯烈犧牲鬼神泣的詩句。蔣介石也為武漢空戰犧牲的烈士送了輓聯:搏鬥太空,非成功即成仁,無負十年教訓;死生常事,惟為國不為已,永懷萬古雲霄。陳誠送的輓聯是:海外播英名,禦氣排雲,爭顯龍城飛將勇;天空奮神武,粉身報國;何須馬革裹屍還。于右任送的輓聯是:英風得天地,壯氣作山河。陳懷民的壯舉還引出了一則佳話,陳懷民犧牲後,他的妹妹在報上發表文章,紀念英勇殉國的哥哥,憤怒譴責日本軍國主義的罪行。被陳懷民撞毀的日機飛行員高憲一的妻子,也在日本發表文章,悼念戰死的亡夫。當時的香港《讀者文摘》將她們的文章同時刊載於一期上,並介紹她們通信,建立聯繫。此事產生了巨大轟動,在國際社會形成了強大的反法西斯侵略的輿論。

531日,日軍又出動36架戰鬥機和18架轟炸機向武漢進犯,中國空軍派出強大戰鬥機群,在漢口北方上空截住日機,經過一番激烈格鬥,日機東逃,中國戰機乘勝追擊,一舉擊落日機14架,是為“5·31空戰6月中旬,當日軍沿長江而上,向安慶等地開始進攻後,中國空軍不斷以主力出擊轟炸長江日軍艦艇以及蕪湖等地日軍機場,並繼續抗擊日軍對武漢的空襲,直到主動放棄武漢。前後5個月的作戰,英勇的中國空軍健兒共擊落日軍飛機62架、炸毀日軍飛機16架、炸沉日軍艦艇23艘。

83日上午954分,日本轟炸機18架,驅逐機50餘架,由安徽境內向武漢侵犯,中國空軍與蘇聯志願軍起飛迎擊,一番激戰,一舉擊落敵機12架,並在嘉魚俘獲日本飛行員1名,在黃陵磯俘獲日本飛行員2名,均押解來漢。當敵我飛機在武昌南湖上空激戰時,一中國空軍飛行員駕機向敵機猛撞,敵機頓時即起火墜地,人機均毀,我空軍勇士則跳傘降落,僅受輕傷。是為“8·3空戰。保衛大武漢期間的空戰,引起了全國各界的深切關注,贏得了國內外的一致稱譽,各界輿論普遍稱讚:中國最出色的部隊是空軍,他們是翱翔在大武漢上空的雄鷹。

保衛領空,武漢殲敵

19387月初,中隊調駐漢口。這是在當時準備齊全、力量充實、士氣高昂的中隊,白天和友隊一同執行任務,還任夜間防空;敵機多次空襲,我機在萬尺上空,與地面探照部隊密切配合,幾條交叉的強弧光,射向天空捕捉目標,敵機只敢在武漢外來回擾,不敢進入市上空。

敵方陸軍迫近武漢時,警報頻繁,我方因警報時間短促與防空雪視通信弱點,往往緊急警報發出,敵機已到機場上空,致使空中和地面這到突然奇襲,造成重大損失,如安家駒隊長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襲擊殉國的。

716日上午7時,情報敵機幾批共40餘架來襲,但長時間沒有繼續的情報,似乎敵機已失蹤,到10時餘,突然發播緊急警報,瞬間,敵機多架已到機場上空,這時的場上大亂,都忙於疏散,我隊機械人員,立即發動飛機,韋一青領格機五架,迅速起飛,向西南上升到3000多尺時,即為敵96式驅逐機六架自上空直撲而來,強襲我方,激戰展開,在充分發揮格機性能和低位元戰要領下,逐步轉局勢,由低位而升位,相互追蹤,倪世同交住敵機尾,修正射擊器,四挺機槍,噴出烈火,帶著對敵人的很,射向敵機,敵機身放濃煙,尾旋下墜。接著另有敵機兩架參戰,對倪攻擊,馬毓鑫見倪危險,即放棄即可獲得的獵物,返回參戰,可借來遲一步,倪被敵機擊中,受傷跳傘降落,這時莫更已另咬著敵機一架,接近射擊,果然一擊命中,可借求勝心切,疏於防衛,為另一敵機襲擊,飛機著火燃燒,跳傘不及,光榮為國捐軀。其餘敵機,因我方已有準備,加以留空時間已久不敢戀戰,倉皇逸去。

這次空戰,是在優勢敵機即到上空,我方少數飛機奮勇起飛,迎擊敵機,擊落敵機兩架,掩護了地面人員器材安全。

83日早上,敵96型重轟炸機編隊18架已過廣德,不久又有數批共60餘架,已過蕪湖等地,來襲武漢。指揮部決定迎擊殲滅敵機,集中在武漢的I-15型,I-16型,霍克型,格機等各型驅逐機共50餘架,依據飛機性能和原組織關係,組成四個機群,我隊格機四架和五大隊的七架為第四機群,吳汝鎏大隊長駕I-15型領隊(後因機種不同,性能不適,改朱嘉勳隊長領隊),時將10時,在緊急警報聲中,各機群依序迅速起飛爬高。當時天氣,6000尺以上有零散雲層,機群來往於武漢週邊雲隙間,上升到10000尺時,雲開霧散,在嚴密索敵中,於武漢南,發現我方I-16機群正與敵96型驅逐機激戰,當即支援友軍,加入戰鬥,幾次攻擊,朱嘉勳擊中一架,敵機著火下墜接著,何黨民也擊落一架。這時吳大隊長率韋鼎烈、楊永章阻擊並追蹤攻擊敵轟炸機群,擊傷一架。10時餘,全部空戰結束殘餘敵機,狼狽逃逸。三大隊出動飛機五架,安全返防,擊落敵機兩架,擊傷一架,獲得良好成績。

南雄空戰,殲滅敵機

抗戰以來,沿海地區,多已淪陷,與海外交通運輸、多賴粵漢鐵路。敵人為了削弱我抗戰力量,阻止外援,加強封鎖,每天都對鐵路空襲轟炸。這時,三大隊三十二中隊空戰損失的裝備已先後得到補充,8月中,全大隊移駐衡陽,掩護鐵路交通運輸。

819日午,吳大隊長下命令:為掩護鐵路交通運輸、出動三十二中隊格機九架,活動於鐵路沿線,伺機出擊,消滅敵機。黃昏前出發去南雄。我們立即行動,完成準備工作,越湖南平原,過梅嶺山脈,於傍晚前全隊九架格機,降落南雄機場。在與場站人員交談中,據說日常敵機很少來襲,即使來,也只一兩架偵察機轉兩圈即去,但如我戰鬥機群來到,次日必有大批敵驅逐機來襲,實令人詫異,估計必有敵特務通訊潛伏。這裡地區多處有德、意國籍神父主持的天主教堂,難道問題就在這裡?

830日晨正待出機場,情報傳來,果然敵96型驅逐機11架經汕頭入侵。接著又有自三灶島出動961195型若干架,都是向南雄飛來。我們立即準備,上機待命。約將10時,發緊急警報,全隊按序迅速起飛,向西南方爬高。同時嚴密搜索警戒。鐵路沿線沒有敵蹤,又折回南雄,這時高度已20000尺,巡邏間,發現前方遠處天地線下,一小片銀光閃閃,迎面而來,朱隊長加大速度沖前示警。瞬間,敵9611架已在我機群前下方,大隊長下令攻擊,各戰友各自選定目標,利用高度攻擊,激戰展開。我是位於最後的僚機,最遲加入戰鬥,對最有危害我方的敵機攻擊,敵機上下運動較靈活,即翻身向下回避攻擊,我一旦恢復正常姿態,又連續攻擊,先後敵機兩架為我瞄準射擊,四挺機關槍發煙彈的彈道都在敵機身上,戰鬥圈內,先後敵機三架冒煙向下。整個戰局,我方全優勢。近30分鐘的空戰,眼見將可全殲敵機,勝利結束戰鬥,在這關鍵時刻,另批敵機突然來到,高位加入戰鬥,我方頓成劣勢,我為三架敵機輪次攻擊,我發揮了低位戰鬥要領和格機性能優點,適時作大力快慢不同的轉彎,回避射擊,被射擊了許多次,我安然無事。在一次被攻擊之後,敵機在我前稍高脫離,這正是反擊的最好機會,我立即追尾,瞄準,修正,猛烈射擊,終是忽略了後方的警戒,突然間,儀錶板中彈穿了許多孔,機油噴出於座艙內上下四周,接著又中敵彈,飛機操縱困難,在驚惶中,我考慮迫降已不可能,碰撞敵機同歸手盡也是做不到的,於是立即乗轉彎姿態,力求加大傾斜程度,拉開座艙蓋和座位綁帶,兩腳用力一伸,離開了飛機,大力移動右手,抓緊開傘拉環,在空中翻滾,眼見的是一會白,一會黑,什麼也看不清,我想,離飛機時高度有12000尺,傘開早了又給敵機射擊,我大略計算降落速度和時間,這時的風壓力更大,用很大力拉開傘環,傘張開了,高度約有1000多尺,又大力下拉一邊的傘繩,希望加大下降速度,快些到地面。這時95型敵機一架已來到傘旁,圍繞半圈後,即向我射擊,幸好技術拙劣,總打不中,很快我降落到地面,立即跑到附近叢林中隱蔽。

這時的空中,除鳥啼蟬鳴外,已寧靜無聲。由於當地群眾的協助,回到南雄機場宿舍,只見朱嘉勳額頭包著大塊紗布,楊永章雙腳塗滿了黑藥膏,躺在床上,韋參謀在假睡,他們都是跳傘降落,都說我這久才回來,以為已出事故了,在詢問中,才知道吳大隊長駕機被擊中,跳傘不及,壯烈殉國。馬毓鑫分隊追擊敵機中,又一敵機加入戰鬥,致使迫降河岸,機翻人傷,雙足折斷,送醫院急救,因為失血過多,英勇殉國。很快韋鼎烈回站,也是跳傘降落。呂明安全降落在湖南郴州機場,梁康榮(中央航校第五期畢業)安全降落於江西贛州機場。

這次空戰,與四倍的敵驅逐機激戰,時間長達兩小時,戰況慘烈,為抗戰以來所沒有。南雄各界各次日到站慰勞時,據縣政府秘書報告,敵機殘骸在南雄縣境有四架,始興縣境兩架,翁源縣一架戰績輝煌。

摘自:舊中國空軍秘檔 作者:唐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