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彈炸日本

 

1938519日夜間,中國空軍出動兩架“馬丁”139WC型轟炸機,遠征日本本土,投下100多萬份傳單,對日本侵略者發出了嚴正警告:“爾再不訓,則百萬傳單將一變而為千噸炸彈。爾再戒之。”這是日本有史以來第一次被外國飛機轟炸襲擊,也是世界航空作戰史上絕無僅有的“紙片轟炸”。

1938520日,日本沿海城市長崎。

淩晨,一家壽司店的老闆打開店門,發現門前的街道上到處都是白色的紙片。老闆拾起幾張紙片,上面印著:“爾國侵略中國,罪惡深重。爾再不訓,則百萬傳單將一變為千噸炸彈。爾再戒之。” 這麼多的傳單是從哪裡來的?難道這些傳單是從中國來的?長崎地處日本九州,與中國內地遙隔千里,只有飛機才可能飛過海洋,到長崎投下這麼多的傳單。這說明日本政府所稱本土防衛嚴密、固若金湯根本不可相信。日本安保部門立即在轄區內進行搜索,並將傳單交由制紙工廠進行化驗,證實傳單的確來自中國。這就是中國對日本的“紙片轟炸”事件。因為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反法西斯陣營對日本本土進行的首次空襲,所以很快轟動了全世界。

193712月,南京失陷,國民黨政府遷都重慶。武漢則成為重慶政府的政治、軍事中心和作戰物資主要集散地。為此,日本航空兵加緊對武漢實施空襲,不斷進行狂轟濫炸。面對氣焰囂張的日本侵略者,中國空軍決定飛越東海遠征日本本土,以此來警告日本當局。

但是,當時中國空軍裝備的飛機中航程最遠的也不足1000公里。而日本本土防空戒備森嚴,部署了大量戰鬥機和地面防空部隊。在當時的轟炸機沒有自衛武器的情況下,中國空軍又沒有合適的戰鬥機給轟炸機進行護航。這樣到日本去執行空襲任務,就等於是“赤手空拳”上陣。

原計劃這次東征由外籍飛行員擔當重任,但外籍飛行員卻稱執行這項任務風險太大,提出了讓國民黨政府無法接受的天價酬金。10萬美金,每架飛機四名飛行員,合計80萬美金,但是國民黨政府也想到了,即使我給到了這個錢,到時候你這要是被對方發現你也會是要命不要飛機,你也是一跳傘的事。於是,國民黨政府決定改由中方飛行員來執行這一任務。

經過在成都鳳凰山基地1個多月的秘密訓練,最後敲定,由徐煥升1403號機組(徐煥升正駕駛、蘇光華副駕駛、劉榮光領航、吳積沖通信員)和佟彥博1404號機組(佟彥博正駕駛、蔣紹禹副駕駛、雷天眷領航、陳光鬥通信員)執行任務。他們各駕駛一架“馬丁”139WC型轟炸機。這種飛機配有2775馬力的發動機,翼展21.49米,機長13.63米,起飛重量7430千克,最大速度為343公里/小時,航程為1900公里。為了增大航程,還對飛機進行了改裝,把轟炸機的炸彈艙改裝為一個大型的油箱。

由於當時技術條件的限制,飛行員只能依靠目視飛行、導航並發現地面目標。因此,對日本轟炸就必須選擇一個月光皎潔的夜晚。遠征機組的成員都在期盼一個好天氣。5月間正值長江流域梅雨季節,氣候變幻莫測,而我方又沒有日本本土氣象資料,只好逐日抄錄東亞各地氣象報告進行推測,數日歸納的結果是:在月圓望月前後難以出現良好天氣。由於武漢戰局日緊,一旦延遲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執行遠征,徐煥升隊長乾脆直接飛赴前進基地寧波,依靠自己長期海上飛行的經驗,從當地直接觀察、推測東海洋面氣候變化。 

1938519日,總部終於下達了“立即執行任務”的命令,飛行員們接到通知後,駕駛著當時中國僅剩的兩架遠端轟炸機,向東飛去。

1938519日,漢口機場。為了保密,地面上沒有送行的人。

1523分,兩架飛機飛行了兩個小時,降落在寧波機場。因為從武漢到日本再返回武漢超過了“馬丁”B-10型轟炸機的最大航程,所以飛機要在寧波“轉一次車”——補加燃油。 

520245分,兩架飛機飛臨日本長崎上空。炸彈倉開啟,“紙彈”飛向地面。 

這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月光如輝,日本長崎的街頭如往常一樣平靜。日本軍政官員正入夢鄉,有些還酒酣耳熱,突然警報響起,全城熄燈。漆黑一片中,莫不驚慌失措,抱頭伏地有之,被頭裹身有之,鑽進馬桶間有之,跳進井裡躲藏亦有之,一式地屏息斂氣,狼狽至極﹔入睡了的長崎居民,來不及披衣,相繼逃出房屋。滿街、滿巷、滿村、滿市,都擁塞著慌亂竄逃的人群。

驚惶未定的日本軍民惶惶不可終夜,驚嚇至天明。他們萬萬沒想到,炸彈並沒有如約而下,從空中飄落下來的卻是紙質傳單。

一位壽司店老板拾起幾張紙片,上面印著:“爾國侵略中國,罪惡深重。爾再不訓,則百萬傳單將變為千噸炸彈。爾再戒之。

這麼多傳單是從哪裡來的?

這就是中國對日本的“紙彈轟炸”事件。1938519日晚,中國空軍越洋空襲日本,投下百萬紙彈后凱旋。這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反法西斯陣營對日本本土進行的首次空襲。當時,宋美齡專門為此次行動起了個名字,叫“人道遠征”。

兩架飛機在長崎撒完傳單後,又折向福岡方向,總計在日本本土撒下的傳單超過100萬張。直到此時,日本的防空部門才“大夢初醒”,對福岡實行燈火管制,全城一片漆黑,地面高炮也猛烈開火,但兩架飛機毫髮無損地從長崎附近脫離日本領空出海,勝利返航。

漢口王家墩機場,國民政府行政院長孔祥熙、軍政部長何應欽,中共中央和八路軍駐武漢辦事處代表周恩來、陳紹禹、吳玉章、羅炳輝等親自來到機場迎接。

 儘管這次被稱作“紙片轟炸”和“人道遠征”的空襲,沒有改變日本侵略中國的行徑,但卻徹底打破了“大日本神聖領空不可入襲”的妄言。這是日本有史以來第一次遭到外國飛機的入襲。

恩來王明、吳玉章親自到國民空軍司令部,對凱旋的中國空軍人員進行慰問,並敬獻錦旗一面,上面寫著八個大字:“德威並用,智勇雙全”。周恩來還發表了講話,讚揚他們的成績和英勇行為,並與徐煥升和佟彥博合影留念。

中外各大媒體紛紛對此進行報導。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美國《生活》雜誌評選刊登了二戰中聞名於世的12名飛行員的照片,其中就有擔任這次“紙片轟炸”行動的隊長徐煥升。該雜誌明確指出,徐煥升是先于美軍杜立德轟炸日本本土的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