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航校 洛陽分校

 

1932年,蔣介石在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附設一個航空班,在明故宮飛機場教飛,此班畢業飛行員只20餘人。同年,就在杭州成立中央航空學校,所用之教練機都購自美國,顧問亦系美籍,訓練辦法都是美式的。那時蔣介石正熱衷於法西斯,同墨索里尼交朋友,墨索里尼還送他一架薩伏亞客機。蔣介石以為杭州空校系美式訓練,也可用意式訓練。

恰值一・二八事変,航校在沿海,深受在杭州灣巡弌的日本航空母艦威脅,有時甚至被迫停飛,故蔣遂決定在內地再辦一航空學校。其時洛陽已有一陸軍軍官學校分校,蔣遂下令在洛陽成立洛陽航空分校,聘義大利人為顧問,所用飛機亦為意制者。洛陽航空分校成立,主任為廣東人黃毓沛。分校教職人員,一部分自杭州航校調來,如飛行教官陳志倫、機械教官張聖哲等,一部分向其他機關抽調來,如地理教官林理甫,系交通部調來。

1935年5月初,第六期入伍生在中央軍校完成入伍教育,來校升學。月底本校副校長毛邦初考察完畢,回國到校辦公。六月一日,洛陽航校正式成立並正式開學,該校學生來自航校第五期飛行甲班學生及第六期入伍訓練期滿之學生的一半,洛陽航校由黃毓沛任校長,後來改稱主任。

洛陽分校初級班所用之飛機仍為美制之弗力脫雙座雙翼教練機,中級班所用之飛機則系意制之培來特雙座雙翼教練機。培來特的性能很差,發動機經常出毛病,有兩個意籍機械師在校,專門修理培來特飛機。洛陽有第三飛機修理廠,但只修弗力脫而不修培來特。這堣ㄢ]高級班,高級班仍送回杭州航校訓練。義大利顧問在洛陽分校,極力灌輸法西斯思想,每週都放映來自義大利之宣傳電影片,內容如墨索里尼檢閱黑衫軍、意軍侵入阿比西尼亞等等。意籍顧問宣稱:義大利在黑衫黨執政下,國力大振,現在稱雄世界;墨索里尼相以有中國這樣大國作朋友,有蔣委員長這樣偉大人物作朋友為榮。並說:日本好比小孩子,打中國這樣大人,結果要受懲罰的。分校中複盛傳中國駐義大利的大使劉文島與墨索里尼的談話,劉以月本侵略中國問題請教墨,墨謂:你們中國不是有打麻將麼,時輸了的人,只管坐下去繼續賭,勿站起走,總會翻本轉輸為贏的。

意籍顧問要飛行學生平日(除了檢閱例外)穿意式黑衫黨人的便衣,為陸軍設邊緣的便帽,藍絨衫作外衣,黃長褲,把褲腳納入短筒靴的筒內,師生同學相見,即行法西斯禮(即右手平頭向上一舉)。義大利顧問並惡作劇,把禁閉室改為意式的,其室甚小,只容一人站立,被禁之人在室內,不能挺起身軀,只能屈弓著身軀,倘想坐下則下麵是鋪有高低犬牙狀的石筍,複有少許水的地面。當時分校人員均私下相謂:義大利顧問太壞,把這種折磨人身的處罰辦法帶到我國來。

中級班用意制飛機,常常失事,平均一個月總有五個學生死傷,但義大利顧問決不說他的教練機差,只說中國學生不行。同時,蔣介石也向義大利買進培來特戰鬥機,此機種在飛行時作特技即易失速摔壞,往往人機俱毀,故後來只能放在南昌飛機棚廠內作展覽品。蔣介石還向義大利買進一批薩伏亞轟炸機,並把它編為一個大隊(第十大隊)。此機種飛行時速慢,每小時只160公里,無投彈瞄準器,無下射火力,機身上方只有一架轉動機槍,故戰時碰到敵機,無異送死。作為運輸機,載重量又不大。故抗戰起後,空軍第十大隊成為逃難大隊,絲毫沒有用場。

1936127日,第五期一班飛行生八十人畢業,總校長蔣公仍於百忙中蒞校主持,並舉行第三屆懇親會。同時第七期飛行生亦赴洛陽航校升學,開始初級飛行教育。二月,周校長奉命與航委會主任陳慶雲對調,二月二十五日國民政府正式任命陳慶雲為中央航校校長。陳校長則先一日蒞按履新。此時在洛陽航校的第五期甲班學生亦受完意式高級飛行教育,本校為使各期畢業學生飛行技術上,制式法則達於一致,乃將五期甲班學生調返杭州按部訓練,延長該期班學生之教育時間。

1937年,日本軍閥發動「七七事變」,此刻已到和平絕望時期,犧牲的最後關頭。於是全國地不分東南西北,人不分男女老幼,群起抗日衛國。杭州筧橋距上海很近,都在海岸線,易受敵人的侵襲。因此,必須向內地遷移。此時本校通訊人員訓練班學員,亦趕辦畢業。

8月初,航校忍辱負重,急促西遷,除部份暫留杭州作空中抗敵準備,因而有「八一四」空戰大捷的光輝史實。另一部分則輾轉經由上每、南京、漢口而至湖北孝感,旋由漢口、衡陽經湘桂公路而抵廣西柳州。九月初,本校又奉命全部遷移昆明,至七月底全部到達,開始訓練。洛陽、廣州兩分校,也相繼由空中與地面兼程趕至柳州,並與前廣西航空學校合併。

作者在1937731日搭此機自南昌飛山西,至湖北遇大風雨,因機上無導航設備,在黑雲中飛行,如育人騎瞎馬,安危莫測,後來勉強在孝感降落,即改乘火車。大家都說蔣介石是第一號大騙子,不料世界上還有一個墨索里尼騙功比他還厲害。洛陽分校的義大利顧問,至七七事變後,即離中國。

1941年毛邦初在空軍參謀學校作報告,謂抗戰起後,意籍顧問主張我國把空軍實力集中於正太一線。當時他未接受,如空軍都在正太線,則戰局更不堪設想,從而推知這些義大利顧問都是敵人間諜也。

 摘自:舊中國空軍秘檔 作者:孫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