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奪華東制空權

 

8月中旬至9月下旬,中、日兩國航空部隊為爭奪華東地區的制空權展開了空前規模的激戰。

在淞滬會戰初期,日本海軍在華東地區沒有陸上基地,其陸上航空隊要從合灣、濟州島甚至本國的機場起飛,航程太長。日本航空母艦及其它軍艦上的飛機畢竟有限,尤其是轟炸能力不足。淞滬戰火燃起後,日本海軍就力圖在上海開闢陸上機場,作為其陸上航空隊的前進基地。日本陸軍航空隊起初也因沒有機場而未能前來華東作戰。中國空軍針鋒相對,集中主力打擊敵航空隊・阻止軍在上海地區建立機場。

815日,中國空軍分8批進攻上海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和艦艇。因颱風影響,第五大隊有3批飛機被迫中途折返。第六大隊第五中隊的5架輕轟炸機於9時冒雨轟炸了上海特別陸戰隊司令部,多枚炸彈命中目標。但因18公斤炸彈威力太小,僅在敵司令部的鋼筋水泥房頂上留下了幾個窟窿。接著。從滁縣出發的第七大隊的6可塞式偵察機,再次襲擊敵司令部大樓。敵海軍陸戰隊高射炮中隊用4門架在樓頂上的高射炮及數挺機槍不斷朝天空射擊。1架中國飛機中弾,前座飛行員聶盛友當即陣亡,後座飛行員范漢淹立即接替前座駕駛傷機返回。第二大隊的17架轟炸機從廣德起飛後,分作兩路。一路飛往杭州灣海面轟炸敵艦,另一路飛往上海,繼續攻擊敵司令部。當晚。第四大隊代理大隊長王天祥、第二十二中隊副中隊長賴名湯率領8架驅逐機前往上海,襲擊在虹口的敵軍兵營。

日本海軍不甘心814日在杭州上空的慘敗。於次日對中國空軍進行大規模的報復。720分。鹿屋航空隊攻擊機14架從合北出發,攻擊南昌機場。910分,木更津航空隊攻擊機20架從大村機場出發,襲擊南京大校場和明故宮機場。加賀號航空母艦上的九四式艦上轟炸機16架、九六式艦上攻擊機13架、八九式艦上攻擊機16架也飛往浙江喬司、紹興、筧橋、嘉興等機場進行轟炸。

中國空軍第四大隊飛機21架從筧橋機場升空迎戰敵加賀艦載機群。中國飛機雖然比敵機少。但飛行員們十分勇猛機智。高志航憑著無畏的鬥志和嫻熟的技術,又首先擊落1架敵機。當他咬住第二架敵機時,決定迫降敵機,活捉飛賊。但敵飛行員不肯就範,擊傷了高志航臂膀。高志航忍著傷痛,瞄準敵機猛烈射擊,打得敵機淩空開花。隨後,高志航駕機安全返航。樂以琴分隊長駕駛的2204號戰機從300米高度鑽出雲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入敵機群。上下穿梭,彈不虛發。先後擊中4架敵機,打得敵人魂飛魄散。此後,敵軍飛行員一見到中國2204號戰機就主動避開。不敢交鋒。在浙江上空的激戰中,敵軍再次遭到沉重打擊。中國方面記載:共擊落敵機13架。日本方面承認:此戰損失轟炸機2架、攻擊機8架,飛行員20人。中國飛行員吳可強在此次空戰中犧牲。

襲擊南京的日本海軍木更津航空隊也遇到了中國空軍飛機及地面高射炮的攔截,被擊落5架(日本方面承認被擊落4架,損失官兵30人,另有6架受傷)。這是南京首次遭到的日本海軍航空兵的攻擊,蒙受了重大損失。南京機場的飛機庫及一些飛機被炸毀。軍人和市民均有傷亡。南昌機場也遭到了敵機的轟炸。

816日,華東地區的颱風影響基本消除,日本航空母艦的飛機大批參戰,中國空軍在前兩天作戰中的優勢地位已失去。蔣介石下令徵集20名敢死飛行員,襲擊敵航空母艦。凡炸沉一艘可得賞金20萬元,並授勳章。

這天清晨,中國空軍第六大隊第三中隊長孫省三率領道格拉所式轟炸機8架從蘇州起飛,分三路轟炸上海改陸戰隊司令部、公大參廠、匯山碼頭等地點。當轟炸機逼近目標上空時,突遭敵機襲擊。中國303號飛機被擊傷,飛行員桂運光中彈犧牲,黃文模負傷後仍堅持把飛機安全降落在中國陣地後方。終因傷勢過重。於97日殉國。

當天,日本海軍航空母艦龍驤號和鳳翔號上的艦載飛機起飛攻擊了上海周圍的嘉興、虹橋、龍華等機場。中國空軍第三十三中隊分隊長黃保珊在嘉興上空被敵機擊落犧性。

同一天,中國空軍在句容上空同敵鹿屋航空隊激戰,至少有8架敵攻擊機被擊落。敵木更津航空隊原計劃空襲南京,因天氣原因政為攻擊蘇州,至少有1架攻擊機被中國空軍擊落。814~16日這3天中,日本海軍號稱虎之子的第一聯合航空隊38新型九六式陸上攻擊機竟損失18架,使日軍頭目們極感震驚。

817日,中國空軍繼續出擊,配合地面部隊作戰。第五大風第二十五中隊副隊長董明徳帶領霍克式驅逐機8架從揚州出發,攻擊上海敵陸戰隊司令部。中國飛機把復仇的炸彈傾瀉在敵軍陣地上,炸得敵人血肉橫飛。飛行員閻海文的2510號戰機不幸被散軍高射炮彈擊中,失去控制後向地面墜去。閻海文被追跳傘降落,因風向不順,他被吹到敵軍陣地附近。大批的敵人沖過來,將他包圍,狂叫著要他繳械投降。然而,閻海文面對眾敵,毫無懼色,從容地拔出自衛手槍,擊斃了5名沖在前邊的敵兵,然後把最後一顆子彈射進了自己的頭部。閻海文在出發前曾說:我是一個流亡者我要打回老家去,要為東北3000萬同胞復仇他以實際行動實現了自己的誓言,閻海文的壯烈犧牲,連敵軍都極為敬佩。

日本海軍在上海大場附近特意為閻海文建墓。並在墓碑上刻寫著支那空軍勇士之墓91日日本大阪《每日新聞》上登出了該報駐上海特派員木村殺關於閻海文事蹟的報導。木村毅由衷地感歎道:中國已非昔日之支那。”10月間,在東京新宿區的中國空軍勇士閻海文之友展覽會上。陳列了閻海文烈士的飛行服、降落傘、手槍等遺物。參觀者絡繹不絕,成千上萬的日本人對這位中國空軍勇士表示了深深的敬意。

819日上午9時,第二大隊第十一中隊中隊長龔穎澄和第九中隊中隊長謝郁青各率7架諾斯羅普式轟炸機,自廣德出發,前往長江口外的佘山、白龍港一帶海面襲炸敵軍艦船。當機群飛到南匯上空時,904號飛機突然發生故障,機尾冒出一縷青煙。當時,南匯還在中國軍隊手中,迫降或跳傘都有生還希望。但904號機上的分隊長沈崇誨和轟炸員陳錫鈍殺散心切、沒有迫降或跳傘,而是操縱著飛機從200米的空中對準海面的1艘改艦撞去,隨著的一聲巨響。飛機和軍艦一起沉入大海。烈士沒有留下忠骨,但他們的壯舉卻永世長存。在第二大隊攻擊改艦時,第四大隊第二十一中隊6霍克式驅逐機一直在300米高度營戒,掩護轟炸機完成攻擊任務。

當天,日軍的電訊偵破人員破譯了中國空軍的部分電碼,進而能掌握中國空軍各部隊的主要動態。從此,中國空軍作戰陷入了極其被動的局面。這天下午,日本海軍動用了第一聯合航空隊鹿屋航空隊7架攻擊機襲擊南京兵工廠。遭到南京防空部隊的抵抗。被擊落1架。梅林孝次大尉等斃命。當晚,木更津航空隊14架攻擊機首次夜襲南京,轟炸了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參謀本部取得了一些對華夜襲的經驗。

在滬會戰初期,中國空軍多次主動出擊,給予侵華日本海軍艦船及陸戰隊一定打擊,支援了地面部隊。然而,由於中國空軍缺乏重轟炸機,使用的多是輕轟炸機,甚至是驅逐機或偵察機,載彈量小,威力有限。加上日軍防空火力較強,故命中率不高,未能給敵人以致命打擊。日軍艦船為躲避轟炸,移泊到第三國艦船附近,無疑也増加了中國空軍的攻擊難度。由於中國空軍的有些飛行員殺敵心切,但技術不精。缺乏實戰經驗,致使有的炸弾投偏,造成市民重大傷亡。其中最大的有兩次:一次是81下年,1枚炸彈落在上海大世界遊樂場門前・傷亡400餘百姓;另一次是在823日下午,炸彈擊中南京路、浙江路交界處的先施公司陽臺,死傷700餘人。

820日,中國大本下達的《國軍戰爭指導方案訓令》中規定空軍的任務是應集中主力協同陸軍,先殲滅淞滬之敵(以散及炮兵為主目標)

這天下年・第八大隊第十九中隊3亨格爾式轟炸機在副大隊長黃普倫率領下,從漢口出發,飛至上海江灣炸敵軍指揮部,投下大量殺傷彈和燃燒彈。3架飛機都多處中彈,但未及要害,全部安全返航。次日,第十九中隊的8架飛機又襲炸了河陸之敵。

821日,中國空軍前敵總指揮部下令成立派遣支隊執行夜襲任務。該支隊有道格拉斯式轟炸機6架,每夜至少必須出動3架次,均為單機出擊。襲擊淞滬之敵。派遣支隊長陳少校,副支隊長李懷民少校,參謀為呂志堅中尉。成員為熟悉夜航技術的飛行員王仁恬、陳曆壽、徐述仁、高冠才、呂亞傑、王孟恢、張培義、王健珍、劉景枝、肖九韶。飛機和飛行員均抽自第六大隊,以喬司、筧橋為基地(8月底,又將第四、第五中隊全部調來夜襲,直到1112日撤離)。次日夜,派遣支隊就開始了首次夜襲行動。

8215時許,敵機6架偷襲揚州機場。第五大隊驅逐機升空迎戰,擊落敵機4架。但在機場上停放的4架中國飛機卻被敵機空襲時擊毀,通訊士藤茂江犧性。

同日上午,第五大隊大隊長丁紀徐率霍克式駆逐機4架自揚州出發,轟炸了上海睌蚽蝦t、大阪和平公司、南滿鐵路公司碼頭。雖有敵高射地射擊,但無損傷。

當天中午,第二大隊第九中隊中隊長謝郁青帶領諾斯羅普式轟炸機8架自南京出發,飛至東海泗礁島上空攻擊敵艦,並同從大戢山海面起飛的2架日軍水上飛機交戰。

這天,第四大隊也派飛機到上海作戰,分隊長樂以琴在滬西朱家宅擊落敵戰鬥機1架。

822日,增授淞滬地區的日本陸軍上海派遺軍所轄第三、第十一師團開始在昊淞附近登陸。中國空軍的作戰重點轉為打擊登陸之敵。當天,中國空軍第四大隊代理大隊長王天祥率領第四、第五2個大隊的18霍克式機飛往瀏河一帶攻擊敵軍。敵航空母艦上的飛機及其他軍艦上的艦載機分別起飛迎戰。王天祥在擊落了敵機之後,座機也被擊中,身負重傷。他跳拿後落入海中,漂至岸邊,因傷勢過重而犧牲。同一天,中國空軍還派出數批轟炸機在吳淞口對登陸之敵進行轟炸。

823日,日軍第三、第十一師團已在吳淞口附近登陸。日本海軍以陸上攻擊機奔襲南京、安慶、寧波等處,以牽制中國兵力,並以航空母艦及其他軍艦上的飛機掩護登陸行動。中國空軍第二十二中隊中隊長黃光漢奉命率領第三、第四、第五大隊的19架飛機再次飛往吴淞上空,轟炸敵軍艦艇、運輸船及已上岸之軍。第十七中隊的7波音一281”式驅逐機在中隊長黃半揚率領下也同時前往,擔任掩護。剛抵吳淞口,即與敵機遭遇,中日飛機再次激戰。中國空軍擊落敵機2架,自己也損失飛機1架,第十七中隊分隊長秦家柱陣亡。

824日,日本海軍停泊在吳淞口外的3艘航空母艦及其他軍艦上的飛機百餘架一起出動,瘋狂地轟炸中國軍隊的陣地,中國官兵傷亡很大。

825日,日本海軍又出動了50多架飛機對淞滬地區進行狂轟濫炸。中國海軍在江南造船所內建的輕巡洋艦1艘和永健號炮艦均遭襲擊。永健號被擊沉。日軍第三師團登陸後,向羅店鎮發動進攻。中國空軍第九大隊雪萊克式(A-12)攻擊機4架在大隊長劉超然率領下,自南京機場起飛,直撲羅店上空,猛擊敵軍。駐漢口的第八大隊大隊長謝莽也帶著亭格爾一111”A型轟炸機3架、馬丁-139WC”式轟炸機兩架趕赴上海助戰。參戰的還有筧橋航校暫編大隊第三十四中隊分隊長周廷芳等人駕駛的3霍克一2”式飛機。中國空軍各路機群到達悉滬空域後,發現在瀏河、獅子林附近的長江江面上停泊著20多艘日軍艦艇及運兵船,遂即發動攻擊。中國飛機向敵艦船投下了炸彈,並用機檢掃射正在登陸的日軍士兵。日本海軍第一、第二航空戰隊的艦上鬥機起飛迎戰。在空戰中,1架敵機被擊落。中國空軍第三十四中隊的1架驅逐機也被擊中墜毀,飛行員王志愷犧牲。第九大隊的1架轟炸機在作戰中被敵高射炮擊傷,返航到鎮江附近觸山焚毀,機組成員張俊才、洪冠民等殉難。

第六大隊第十五中隊飛行員高漠單機出擊上海虹口、楊樹補一帶敵軍陣地。敵人的高射炮彈在他飛機前後爆炸,敵機也升空圍堵。但高漠早把生死置之度外,靈活地操縱戰機縱橫穿梭,投完了全部炸彈。因燃料耗盡,飛機在浙江臨安迫降。高漠因頭部重傷,昏迷過去,被送入醫院搶救。當他神志稍為清醒時,還報了作戰經過。最後,高漠因失血過多而殉國。

第九大隊第二十七中隊也出動了攻擊機轟炸在淞滬登陸之敵,准尉見習員任松齡中彈犧牲,李文韶負重傷後也於次日不治身亡。

第八大隊第十九中隊5亭格爾式轟炸機前去轟炸上岸敵軍。其中1903號機負傷後在虹橋機場降落,被敵機擊毀在地面。機組人員王逢欽、菇康坪犧性,陳雄基受傷。另外2架轟炸機也都中彈掛花,其中1架堅持返回南京,另1楽追降常州。826日,第六大隊第三中隊前往上海襲擊敵軍。在返航時,被敵擊落飛機1架,飛行員彭仁忭犧牲。

在羅店作戰期間,中國空軍頻頻出擊,給登陸之敵較大殺傷。但中國空軍飛機消耗無法補充,後勁不足,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814~831日,中國空軍共襲擊67次空戰12次。擊落敵機61架,擊中艦船10艘。損失飛機27架。9月初。日軍第三師團一部向公大紗廠以北地區進攻,迫使中國守軍後撤,佔領了軍工路一線。這樣。就解除了中國軍隊對其設在公大紗廠的前進機場的威脅,敵軍飛機可在公大機場自由起落了。

93日。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繼續出擊,在江蘇瀏河上空同敵機相遇,展開了激烈的空戰。中、日雙方各有傷亡,中國飛行員譚文犧牲。

910目,原在大連附近周水子機場駐紮,完成了掩護日本陸軍從海上向華北運輸任務的日本海軍第二聯合航空隊移駐上海公大機場。該聯合航空隊擁有戰鬥機24架、轟炸機30架、攻擊機12架,實力較強。9月中旬。日本陸軍也在吳淞以西約4公里的王濱搶建了前進機場。從9月底起,日本陸軍第三飛行團開始進入王濱機場。該團起初擁有戰鬥機12架、偵察機9架、輕轟炸機10架、重轟炸機6架,編為獨立第四(偵察機)、第十(戰鬥機)第十一(經轟炸機)、第十五(重轟炸機)共4個中隊。原已在滬作戰的立第六中隊(偵察機)後也歸轄於第三飛行團,抵達王濱機場。

隨著日本海軍第二聯合航空隊的66架飛機和陸軍第三飛行團的37架飛機被調到華東地區,以及日軍飛機開始使用陸上機場,隨著中國空軍飛機的大量消耗和難以補充,華東地區的空戰形勢發生了急剛的變化,制空權被日軍掌握。中國的飛機已無法在白天出擊,只能進行夜襲和擔任南京城及各機場的防空任務。

頑強拼博的雄鷹

1937918日是中秋節,又是九・一八事變六周年紀念日。為了向日本侵略者復仇,中國空軍於當夜調動了幾乎所有能夠出動的作戰飛機,攻擊淞滬地區的日軍。駐浦東的中國炮兵也配合空軍猛黃浦江上的日艦。在作戰中,第四大隊第二十二中隊1架戰鬥機被敵高射炮擊中,飛行員李有幹犧牲。這夜的襲擊,對日軍打擊很大,日軍堆放在匯山、楊樹浦碼頭及倉庫裡的軍用品損失在700萬元以上。

919日,日本海軍航空隊開始對中國實行空襲報復,當天就襲擊了南京二次。第一次有戰鬥機12架、轟炸機17架、水上偵察機16架,目標是大校機場、兵工廠。第二次有戰鬥機10架、轟炸機11架、水上偵察機11架,目標是憲兵司令部和警備司令部。這天出動的戰鬥機為日本海軍首次參戰的九六式艦上戰鬥機,航速每小時達428公里,超過中國空軍使用的所有驅逐機。日軍空襲指揮官為和田少佐。中國空軍從南京、句容機場共起飛21架飛機攔截。同敵機展開激戰,擊落散機3架,損失飛機5架,中國飛行員黃居谷、劉熾徽、劉蘭清、戴廣進等不幸陣亡。

920日,日本海軍又動用了戰鬥機6架、轟炸機27架、攻擊機11架、水上偵察機13架分兩批襲擊南京國民政府、電臺、大校機場、沿江地合。中國空軍起飛1架飛機交戰,擊機2架。

922日,日本海軍使用了戰鬥機11架、轟炸機30架、攻擊機6架、水上偵察機14架,分三批襲擊南京的航委會機關、中央黨部、市政府、南京火車站。中國空軍12架戰機升空迎戰,擊敵機2架。922日、28日,日本海軍第二航空戰隊飛機42架和第二聯合航空隊飛機66架分批襲擊江陰。由於缺乏空中掩護,中國海軍2艘最先進的輕巡洋艦一一平海號和寧海號均被敵機炸沉。

925日,日本海軍出動了戰鬥機20架、轟炸機52架、攻擊機10架、水上偵察機12架,分四批襲擊了南京電燈廠、市政府、市黨部、車站、軍政部、兵工廠、電臺、財政部等處。中國飛機雖曾起飛接戰,但未獲戰果。2架敵機被地面防空炮火擊毀。

919~25日,日本海軍第一聯合航空隊、第二航空戰隊、第三航空戰隊、第二十二航空隊等部集中對南京各重要目標共進行了11次大規模空襲,共使用飛機289架次,投彈323噸。使古都南京陷入一片火海,軍民慘遭重大損失。

926日,在空襲南京時擔任掩護的1架日本海軍九六式艦上戰鬥機被中國空軍擊傷後追降江蘇太倉境內,駕駛員山下七郎(第十三航空隊戰鬥機第二分隊大尉分隊長)被俘。他是唯一被中國軍隊捕獲的日本海軍四大天王之中的一個,後因在關押期間搜集中國軍事情報和組織越獄罪行被判處死刑。

928日,在江蘇句容上空發生激戰。中國空軍第五大隊飛行員傅嘯宇犧牲。

9月間,中國空軍共出擊40次,空戰15次,擊落敵機20架,擊中敵艦船38,損失飛機36架。

106日午後,日本海軍第二聯合航空隊18架飛機飛臨南京後,因未遇到中國空軍抵抗。十分猖獗,投彈之後還在空中作特技飛行,以炫耀武力。第二十四中隊中隊長劉粹剛見此情景。怒不可遏,單機起飛,迎戰眾敵。不ー會兒,1架不可一世的敵機倒栽蔥似地墜入水西外的田野里。數萬南京市民屏息翹首觀賞了這一精彩的場面。不禁為劉粹剛鼓掌喝彩。

1012日午後,日軍9架轟炸機在6架戰鬥機掩護下。再犯南京。中國空軍5霍克2架、波音式驅逐機及1架、非亞特式轟炸機升空交戰。劉粹剛咬住了1架敵機正準備攻擊時,另1架敵機狡猾地從旁邊逼來,企圖偷襲,情況十分危急。劉粹剛急中生智,憑著過硬的飛行技術和超人的膽略。猛轉機頭,朝前來偷襲的敵機射出一串子彈。敵機頓時凌空開花,墜毀於水佐營。劉粹剛出色的戰績受到人們讚揚,被譽為中國的紅武士。在這天空戰中,高志航、黃泮揚也各擊落敵機1架。但曹芳震的戰機被擊中,墜落在燕子磯旁的江中,曹芳震遇難。

1014日,日本海軍第十三航空隊派轟炸機襲擊南京。第三大隊驅逐機升空阻擊,飛行員范濤、張韜良在空戰中牲。當夜,第八大隊第三十中隊的馬丁式轟炸機分批攻擊上海楊樹浦的敵軍據點。日軍官兵誤以為是自己飛機返航,未加防備。中國飛機突然發動攻勢。取得較大戰果,炸毀公大機場上的數架敵機,焚毀卸在匯山碼頭等處的敵軍用物資400餘箱。次日晨3時,2馬丁式轟炸機在起飛時,因載彈過重而墜地爆炸(也有材料說是漢奸破壞所致),第三十中隊中隊長黃正裕、副中隊長方長裕、分隊長張琪等7人殉職。

1016日,第二大隊第十四中隊中隊長全正熹率領5諾斯羅普式轟炸機飛往上海,轟炸敵軍設在高爾夫球場的臨時機場。炸毀停在地面的敵機數架。

1023日。第三十中隊1馬丁式轟炸機在轟炸上海敵陣地時中彈受傷,返航到南京附近時墜毀,機組人員吳范、楊季豪、袁汝丞殉難。

10月間,中國空軍共襲敵110次,空戰15次,擊落敵機7架擊中敵3艘。損失飛機25架。經過兩個多月的作戰,中國空軍原有的300餘架作戰飛機己消耗殆盡。到1022日止,僅剩81架,其中還有不少是待修的。而日本陸、海軍航空隊卻不斷獲得補充,數量有增無止。

1026日,侵滬日軍向大場中國守軍發動總攻時,動用了約150架飛機對中國陣地進行狂轟濫炸,使中國軍隊蒙受巨大損傷。此時,中國空軍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突破敵軍的空中防線前來作戰。

115日,日本陸軍第十軍主力開始在杭州灣北岸進行大規模登。為了保證此次行動成功,日本陸軍派出了偵察機獨立第六中隊配屬給第十軍指揮,海軍則動用了第一、第二、第三航空隊和第一、第二聯合航空隊共233架各類飛機予以全力支援。

1111日晨6時許,第二大隊第十一中隊副中隊長徐卓元帶領8諾斯羅普式炸機在沒有驅逐機護航的情況下,冒著極大的危險飛向花鳥山海面襲擊敵軍艦船。當中國飛行員在茫茫海面上發現了敵航空母艦龍驤號之後,立即發起攻擊。幾十枚炸彈呼嘯而下,水柱沖天而起。龍驤號上彈痕累累,數架飛機被擊毀或震落大海。返航時,中國飛機遭到日本戰鬥機截擊,2架被擊落,1架受傷。飛行員宋以敬、李錫永、李痝ョB彭德明墜海犧牲。此後,為避免這種悲劇重演,中國空軍的轟炸機暫停出擊。

1112日,上海陷落,中國守軍全面退卻,日軍乘勢進通南京,形勢嚴峻。但中國空軍仍不斷派出驅逐機奇襲敵人。1117日,日本海軍王牌飛行員、第十三航空隊第四分隊分隊長白相定男大尉駕駛飛機在淞滬上空作戰時,被中國炮火擊落斃命。

1121日,高志航率領第四大隊新接收的蘇制驅逐機從蘭州飛至周家口機場待命時,日本海軍木更津航空隊10架九六式攻擊機突然出現在周家口上空,並隨即發動攻擊。高志航聽到警報後,迅速奔向機場躍入機艙,啟動發動機,準備起飛。在這刹那間,1枚炸彈落下,在飛機旁爆炸,高志航和軍械長馮幹卿壯烈犧牲。高志航是中國空軍最傑出的飛行員之一。他在抗戰初期的空戰中屢建戰功。他的殉難是中國空軍的一大損失,人民將永遠懷念這位空軍軍神

11月間,中國空軍可作戰的飛機只剩下30架左右了,共出擊10次,空戰5次,擊落敵機1架,損失飛機7架。這是抗日空戰史上比較沉寂的時期。

摘自:民國空軍的航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