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隊出擊日記
(戰報)

三十三年十一月一日,P-40鯊魚機一隊去隴海鐵路洛陽東北面孟津黃河渡口,聽說有日軍兩萬餘人擬由此南渡,所以今天準備去掃射這里的渡船與汽車,消滅敵人於到達我火線中途。

這一次的任務是這位飛鯊魚中隊美國隊長瑞德領隊作首腦,唐崇傑帶了鐘柱石跟着他,他們担任高層掩護工作,美國第十四航空 隊派了二匹野馬(P-51)跟着担任打地靶的P-40機學習戰場任務。

陰霾天氣充沛天地間,平視看不到遠處,垂直可以看到下面一點模糊影子,到了孟津黄河渡口,在下面的P-40P-51找到了三隻方形黄河擺渡船,船上有些兵隊,三十挺的機槍就對這霧氣里的兵狂射着。孟津到洛陽的公路上有二十多輛大卡車,被胡厚祥、蕭連民等看見,下去打地靶,全部擊毀,並有多輛起火燃燒。他們飛到鞏縣,再順鐵路對洛陽回航,在沿途沒有在見車輛,鐵軌己全被拆去,枕木都沒有了。

王光復的坐機起飛時有放炮聲,無法一起出發,一檢查下油管有裂漏油,他的「太公令」出問題了(大公令是他坐機名)趕緊修理,十分鐘後故障排除,他就一人單機前往,他飛到洛陽,日軍占領絡陽己近半年時間,遠遠的看見敵飛機場有架敵機,他俯衝而下,到了近處才發現是一棵倒下的大樹,自己也好笑,天氣不良誤人至此。日機場之前被轟炸過至今沒有修復,日軍似無把握與信心在此使用機場。洛陽東邊機場内亦無東西,僅一跑道尚為完整,王光復飛到偃師,天氣更壞、大霧,他先聽到無線電說話聲音,不久看見兩架友機,發現他們正在攻擊偃師車站的高樓房子,以及七八節車廂,他也下去攻擊,從這他隨着友機再到洛陽,只有看到洛陽東北公路上一輛卡車及七八名步兵,一架友機打就够了。過潼關他仔細的看了看這座偉大的確關、高昂,但遍地都是彈坑,在大霧中安全落地。

十一月九日,鍾洪九領了李英、王啟元、蕭道敏四人飛到舞陽,這是他們四人第二次至舞陽。前一夜日機來襲,警報聲叫他們一夜都沒睡好,都担心别讓日本鬼子炸到飛機了,早晨到機場看到飛機是精神抖抖的立於草地上,大伙都開心了。到了舞陽找了一會,發現方城到舞陽的公路上,有卡車隊揚起的沙塵,三位隊友下去掃射,十餘輛卡車車隊,有七輛卡車起了黑煙紅火舌捲冒着,其餘的也都打傷了。打完卡車隊,鐘洪九與王啟元向西北飛,李英與蕭道敏對平漢線去,在確山車站附近鐵路上,李英、蕭道敏發現一列車廂,每人下去打兩次,可惜沒有起火。

在鲁山城日軍佔領區,鍾洪九向一座宮殿冲去,王啟元也轉個彎,與鍾洪九交义着向宮殿射擊,他看見洩光彈像火星一般飛進殿内,也看見屋頂上,窗户里有白烟線般打上來,還有一閃一閃的火花明滅着,飛機拉起以後,王啟元發現右翼放子彈箱的翼上有銅元般大的鐵花朵,是被機關槍打的,回到機場,才發現鍾洪九的機身上也中了碗口大的一枚彈傷。

他們休息了一會,决定再去打鲁山那座宮殿,那里是日軍司令部,說去就去,向上级報備,中飯都沒吃就共七架在次起飛,到了靠山傍河的魯山城,有三架美員先下去打,鍾洪九等四人在上面飛翔守望,一會兒無線電里聽到下面在叫:「孩子們,全部下夾射他們!」鍾洪九等四個人一架跟着一架都下去向房子射擊着,他們只恨沒有帶炸彈來把地面屋子全都炸毁,但射擊也够滿意了,起先日軍拚死反擊,没多久把下面的槍聲都打啞了,宮殿也半毀,才返回基地,王啟元機身又中了許多日軍發射的子彈,勉强才把飛機飛回到機場。

十一月十六日,董汝泉和李相輔隨著兩美飛行員,前往華容沙市一帶打船,美員從南佛羅里達州來的斯谷領著另一美員馬爾克,在沙市南的江上發現了大木船五艘,下去擊毁了它,後來在郝穴的江上又發現一百尺長的汽輪一艘,輪兩美員上空警戒,董李兩人下去把它擊中起火燃燒,見它慢慢的下沈後,返回基地。這陣子在江上也不容易找到船打了,三大隊在盛夏的三個月中像用漁網捕魚,把漢口到宜昌的江上肥魚都捕光了,以至在冬季己找不到比較像樣一點的肥魚了。

十一月十七日,這一天出擊了很多地方,張唐天大隊長跑到補魚區里去看有無魚獲,葉望飛隊長 領了陽永光、劉超、劉敏堂、劉博文、蕭連民、邢文卓及二名美員去長沙。在長沙的江邊上偽裝網下有綠色的油筒,比一般的大得多,是火油筒(油池),心想這麼大的東西倘若裝滿了油,一經機槍掃中,炸起來一定驚天動地,蕭連民、劉博文及一美員衝下去打,可惜内是空的,把油池的綱板打得千瘡百孔,葉隊長在上面掩護工作,飛至長沙機場上空,機場内也是空空的没有敵機,天上也没有動靜,只有朵朵的高射砲花在開放。順湘江朝北飛,在營田發現汽輪一艘,蕭連民、劉博文及一美員下去打,直至沉没為止。轉至沙市南的江上,找到了三十多艘木船,還是美員下去把船全打沉或打毁。

十一月十八日,情報得知有日軍運輸隊活動,葉望飛領着李相輔、趙子清、田景詳、陽永光、蕭連民,及一美員出發。運氣真好,由沙市起,沿着公路一直飛到瓦廟、集皂市到應城。沿途發現不少敵兵車以及輜重車隊,陽永光與蕭連民及美員,不斷的下去對著車隊射擊着,其它人在上空警戒,看表演。到孝感以後,沿著鐵路向北飛,在孝感到信陽之間,我們遇到車站就下飛去見到會動的東西就射擊,曾經發現一個火車頭像一條黑牛似的停在車站,冒着蒸氣白煙,蕭連民衝下從頭到尾來回兩次掃射,相信從此它在也無法在行駛在鐵軌上,只為了不嚷日本人在利用,心中覺得有些感傷,在中國的土地上來炸自己的東西。

到了信陽,敵高射炮白色的花朵又在四周炸開,跟着領隊俯衝而下躲開高射砲火,又尋找到目標,看到日軍以黑色偽裝繩網掩護著一列火車車廂,由陽永光副隊長帶人下去擊毁了車廂,返航,此次的搜索計打死日軍三十餘人,擊毀火車頭三個,車廂兩列,卡車十四輛,及打燒了日軍油庫兩座。

十一月十九日,葉望飛領了劉敏堂、劉超、董汝泉、劉博文、邢文卓、郭汝霖,去漢口附近的金口,在金口江面打沉了一艘一百五十呎的大帆船,到武昌南邊沿土地堂到官鋪橋找到了七輛卡車在公路上行駛,劉超及董汝泉下去把七輛卡車全擊毁,有四輛起火燃燒,沿鐵路與公路邊有許多營房也下去攻擊,還打壞了一個火車頭,蒲圻附近日軍高射炮火又打上來了,轉回經過洪湖與黃塘時,又打沉了敵兵押運貨品的八隻帆船。

十一月二十日,葉望飛隊長,領了他的部隊,劉超、蕭連民、賀哲生、幃不述、董汝泉、劉博文、以及一些美員,去十里埔、沙洋、瓦廟集、天門、岳口、潛江,幾個地方巡邏,天空是成霧狀的形態,但在地面上的景物看得清清楚楚,但由於連日的掃射,日軍在江上與公路上都不敢暴露出行踪,結果只在潛江找到三座倉庫,打得燒了起來,日機地好久都不見踪跡,有時老遠看見我機也是快速轉向逃走,總總的表示,以是日軍敗亡的開始,空軍依舊出動攻擊,這些攻擊行動,只是配合國軍集結,準備大反攻的前奏。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