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反襲戰

 

日軍長期陷於中國廣闊的戰場上,國力不堪承受。同時,日本與美、英等國關係惡化,也急於想從對華戰爭中脫身。日軍地面部隊攻佔廣州、武漢之後,就基本上同中國軍隊形成對時局面。於是,日本當局決定,改變以軍事打擊為主的對華政策,在政治上採取一系列措施引誘國民黨軍政官員歸順,在經濟上對中國實行嚴厲封鎖,在軍事上對中國內地城鎮進行普遍空襲,企圖摧毀中國軍民的抗戰意志,迫使國民政府投降。

日本對中國內地的航空轟炸,早在1937年下半年就開始了,但那時的轟炸主要是由日本海軍的陸上攻擊機進行的。為了擴大轟炸規模日本陸軍也抽調了一些重轟炸機部隊加入了空襲行列。在此之前,空襲的目標多為軍事要地,特別是中國的機場。日軍從1938年末開始的新空襲則採用了政略為主、戰略為輔的方針,把中國的政治、經濟中心放到了打擊的首位。

日本陸、海軍還劃分了空襲範圍:陸軍負責襲擊華北,海軍負責攻擊華南,華中由陸、海軍共同轟炸;必要時應互相給予配合和增援。1938122日,日本陸、海軍為此達成了航空中央協定。由於當時日軍的戰鬥機續航力不夠,日軍就採用轟炸機(或攻擊機)大編隊行動。以多架轟炸機(或攻擊機)的機槍火力構成強猛的火力網,阻擋中、蘇飛機的攻擊。

19381218日。汪精衛等人從重慶出逃,於次日到達河內,引起了國民政府內部的極大震動。日本軍方認為,這是打擊重慶政權的大好時機,應立即發動空襲。於是,日本陸軍航空兵團司令官江橋英次郎中將命令第一飛行團開始行動。日本陸軍航空兵攻擊的第一個目標是當時國民政府所在地重慶。

1226日上午10時,在得到先行的偵察機對氣象的報告之後,日本陸軍飛行第六十戰隊12架九七式重轟炸機首先從漢口出發。1335分。機群到達重慶上空。此時雲層增厚,日機無法捕捉目標只得返航。第二批出動的是飛行第九十八戰隊的10架制伊式重轟炸機,於1050分從漢口起飛,14時飛臨重慶上空。日機人員從雲中空隙觀察地面,進行目測轟炸。命中率很低。中國空軍沒有出動飛機攔截。

193917目日下年,天氣較好。日本陸軍飛行第十二戰隊9架、第九十八戰隊10架伊式轟炸機及第六十戰隊12架九七式変炸機再次襲擊重慶。當機群抵達重慶上空時,天氣轉壞,日機只得將長江和金佛山作為參照物,進行推測轟炸,對重慶未造成大的破壞。

110日。日本陸軍共出動了18架伊式和12架九七式轟炸機,在兩架偵察機配合下三犯重慶。途中,有兩架轟炸機因故障折返,其餘的繼續前進。中國空軍4架驅逐機升空阻擊。地面高射炮也構成了強大的火力網。敵機不敢低飛,因此未能取得其預期的轟炸效果。

115日中午。日本陸軍29架轟炸機及3架偵察機第四次進犯重慶。中國空軍10架驅逐機起飛迎擊,高射炮猛烈的火力網給敵機以相當威脅。有4架敵機中彈受傷。同一天,日本陸軍第三飛行團為了策應第一飛行團的轟炸行動,也襲擊了芷江、恩施、萬縣、南陽等地。

在此以後,重慶天氣一直陰沉多雲。日本陸軍第一飛行團團長寺倉正三少將認為繼續轟炸重慶價值不大,建議轟炸氣象條件較好的蘭州。日本軍方批准了他的建議。

蘭州是當時蘇聯援華物資的重要集散地,從蘇聯來華的飛機都在此加油、檢修後。再飛住各地機場。蘭州還是中國空軍的主要基地之一,蘭州周圍共有大小機場5個。蘭州設有航空修理總廠,專修各種蘇制飛機。蘭州機場上經常堆滿了卸下的物資,中、蘇空軍不少部隊集中在這裡休整和訓練。日軍早就想蘭州這個眼中釘了。1937124日,1938223日和115日,日軍飛機先後三次襲擊蘭州,都遇到中、蘇空軍飛機和高射炮的有力回擊。日軍頭目深感蘭州防空體系相當堅固

19392月初,日本陸軍第一飛行團主力從漢口移駐山西運城,以便就近襲擊蘭州。這一情報被中國空軍獲悉。25日中午,中蘇空軍混合轟炸機編隊從成都出發,奇襲運城。3CB式轟炸機飛抵運城機場上空後,投下40多枚炸弾。霎間,濃煙四起,爆炸聲震天,機坪上的敵機紛紛起火燃燒。但是,敵軍損失並不大。原來,停在露天的不少是用木板仿製的假飛機,是專門用來搞欺騙戰的。真飛機卻大部分隱藏起來了。中、蘇飛機返航時,中國空軍第八大隊第十中隊中隊長劉福洪、轟炸員汪善、通信員謝光明等因飛機故障在臨潼附近失事。劉福洪的新婚才一個月的妻子陳影凡聞此惡耗後痛不欲生,自盡而亡,年僅20歲。這成為當時在中國大後方流傳的一個悲壯的故事。

26~210日,日本陸軍第一飛行團先轟炸了離遠城較近的洛陽、延安等地,並派出各中隊長搭乘偵察機對蘭州的地形、軍情進行了詳細觀察,為正式進攻蘭州作了充分準備。

211日,是日本的紀元節(即日本歷史上第一代天皇登基之日)。這天預定攻擊蘭州的計畫,因天氣原因而推退執行。次日,日本陸軍航空兵團司令官江橋英次郎來到運城,直接指揮空襲蘭州。上年1030分,日本陸軍集中了飛行第十ニ、第六十、第九十八戰隊的重轟炸機計伊式17架、九七式12架從運城直撲蘭州並以飛行第五十九戰隊的戰鬥機大部掩護轟炸,另一部則 偷襲西安、寶雞等地,阻止那裡的中國飛機支援蘭州。

第一批日機是第十二戰隊的9架轟炸機,在飛行中偏離航向,誤將蘭州東北的靖遠當作蘭州,把機上的5450公斤炸彈全 部拋下後,隨即返航。接著,日本陸軍第六十、第九十八戰隊的20架轟炸機飛至蘭州,攻擊了東機場。中、蘇空軍飛機及高射炮向來犯敵機猛烈射擊,多數日機中彈受創,匆匆扔下炸彈後回飛。蘭州機場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壞。

220日下午15時許,日本陸軍航空機群飛抵蘭州上空後,遇到了中國空軍第十五、第十七中隊和蘇聯志願航空隊50多架飛機的攔截。日機的炸彈多數落到機場之外的田野上,只有幾枚擊中了機場。被中、蘇飛機集中攻擊的日軍第九十八戰隊的轟炸機全部中彈,其中1架墜毀,機上的日本陸軍空中指揮官上田虎雄大尉等人全部送命。

223日,日軍利用中國戰鬥機不如日軍轟炸機續航時間長這一條件,先派遣飛行第九十八戰隊作為佯攻隊在主力行動前1個半小時出發,攻擊蘭州以東的平涼、寶雞等地,並讓偵察機到蘭州上空盤旋,引誘中、蘇戰鬥機升空。當中、蘇飛機的續航カ消耗得差不多時,日本陸軍飛行第十二、第六十戰隊的21架菱炸機以逸待勞,趁機出擊,轟炸了蘭州,使中、蘇空軍蒙受了相當大的損失。然面,仍有3架日機被擊落,日本陸軍大尉井關正夫、中尉牧野克己和山田忠夫等斃命。

1939429日,又是日本的天長節。這天,日本飛機7架襲擊西南鄭。中國空軍第五大隊第二十九中隊中隊長馬國康帶6架驅逐機升空迎擊。由於敵機已占領有利的高度,中國飛機3架被擊落,飛行員劉盛芳、蔡仕偉陣亡。

53日下午1時許,日本海軍第二聯合航空隊5架飛機襲擊重慶。這是海軍航空隊對重慶的第一次大規模轟炸。駐重慶的中國空軍第四大隊25架驅逐機起飛迎戰,駐成都的第五大隊也出動驅逐機12架趕來助戰,敵我飛機在重慶上空展開了一場大激戰。此戰共擊落敵機2架,斃敵飛行員15人。中國飛機被擊落2架,第二十一中隊副中隊長張明生和第二十四中隊飛行員張哲墜機犧牲。這天,重慶有近千居民在空襲中傷亡。

次日,敵機27架再度轟炸重慶,全市多處燃起熊熊烈火。在兩天轟炸中,房屋被毀1200餘棟。居民死4400餘人,傷3100餘人。

59日,日機轟炸重慶時。擊中英國駐華使館。為此,英國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強烈抗議。美國政府也向日本政府提出了抗議。但日軍飛機依然繼續進行轟炸。到6月上旬,重慶遭到大規模空襲達5次。611日,敵海軍飛機27架重慶進行第六次轟炸。中國空軍第四大隊15I-15式驅逐機起飛迎戰。在激戰中,第二十三中隊分隊長梁添成的座機被擊中,墜毀於涪陵附近殉國。至此,被稱為中國空軍四大天王4位抗日英雄全部為國捐軀。

同日,日本海軍第二聯合航空隊還出動26架攻擊機轟炸了成都。此外,日軍飛機還對汕頭、福州、寧波、恩施、常德等地進行了多次轟炸,許多地方的居民經常處於警報聲中,正常的生產和生活秩序被嚴重擾亂。6月間,蘇聯志願航空隊的1個戰鬥機聯隊到華後進駐重慶,擔任重慶的防空任務。該聯隊指揮官為蘇普倫少校,共有50架戰鬥機,分成兩個大隊:一個大隊為I-16式戰鬥機大隊,由布戴齊耶夫大尉指揮;另一個大隊全是I-15比斯型戰鬥機大隊長沃羅比約夫大尉。日軍得到這一情況後,不敢再在自天逞,把對重慶、成都等地的空襲改在夜裡進行。同時,日軍偵察機頻繁活動,企圖探明蘇聯飛機的駐地。

76日,30架敵機夜襲重慶。中、蘇飛機起飛迎擊。當時,中國機場缺乏夜航設備。但是,飛行員憑著熟的技術,克服困難駕機升空。蘇聯飛行員科基納基旗開得勝,用20毫米航炮擊落敵機1架。蘇聯飛行員柏達依采夫在追擊1架敵機時,被另1架敵機開炮擊落犧性。

83日夜~84日淩晨,18架日機分兩批突襲重慶。中、蘇飛機升空奮戰,擊落敵機2架。中國空軍第四大隊二十三中隊飛行員李志強被數架敵機圍攻。在巴縣南坪壩墜機殉難。828日和93日,敵機又兩次襲擊重慶,分別被擊落1架和2架。

114日,日本海軍為了報復中、蘇飛機對武漢日軍航空基地的奇襲,派出在武漢的所有陸上攻擊機共72架,由第十三航空隊司令奧田喜久司大佐指揮,直奔成都而來。中國空軍第五大隊等部分兩批出動攔截。首先起飛的是第十七中隊的7地瓦丁式和第二十七中隊的7I-15式驅逐機,在成都一一溫江之間上空警戒。隨後起飛的是第二十九中隊的9I-15式驅逐機,由中隊長馬國廉帶領,在成都附近空中巡邏。第五大隊副大隊長王漢勳親率第二十六中隊的6I-16式飛機,在溫江附近上空待機。

敵海軍第一機群在鳳凰山機場投彈,第二機群炸了溫江機場。中國飛機分頭迎戰敵機,一舉擊落敵攻擊機4架。其中,弟二十九中隊副中隊長鄧從凱在空戰中奮勇當先,首先殺入敵機編隊之中,咬住敵軍領隊長機不放,一直追到成都以南的仁壽和簡陽兩縣交界處上空,終於將敵機擊落。但他本人的戰機也多處中彈,墜落在仁壽縣向家場,機毀人亡。事後査明,鄧從凱擊落的正是號稱日本海軍轟炸大王的奧田喜久司的座機,機上敵人全部喪命。從飛機殘依中,發現標有成都黨、政、軍機關詳細位置的地圖及1尊用銀盒裝的小佛像及奧田喜久司的印章、短劍等。擊斃奧田喜久司,是對日本海軍航空兵的又一次沉重打擊,日本海軍頭目們為此痛惜不已。第二十六中隊段文郁在腿部二處中彈後,忍痛追擊1架敵機,並將其擊落在中江縣境內。段文郁卻因出血過多昏迷,飛機失控墜毀在金堂縣境,段文郁光榮犧牲。

摘自:民國空軍的航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