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禦敵“101”號作戰

 

1940年初,中國空軍尚有作戰飛機160餘架。原空軍第一第二、第三路司令部建制不變,第一軍區於816日改為第四路司令部,仍駐蘭州,黃秉衡繼續任司令。飛行部隊保留第一、第三、第四、第五、第八大隊及直轄第十八、第二十五中隊番號,共剩17個中隊。1216目,増設了第十ー、第十二2個大隊,次年5月,又在昆明新設第五路司令部。

同年,日本陸軍在華航空兵力主要集中在中國東北地區,由航空兵團指揮,轄有第二、第五飛行集團及第十二飛行團,主要防備蘇聯空軍,有時也抽出部分兵力入關作戰。在中國其它地區為日本陸軍第三飛行集團。編有5個飛行戰隊及6個獨立飛行中隊,同中國空軍作戰的主要是該部隊。此外,日本海軍航空隊也是對華侵略的重要力量。1940年初,其大部分兵力回國休整、補充。5月份以後,又陸續來華作戰。根據19405月統計,在中國(除東北、台灣)的日軍作戰飛機共408架。其中,華北有海軍飛機8架、陸軍飛機93架,華中有海軍飛機84架、陸軍飛機96架,華南有海軍飛機85架、陸軍飛機42架。日軍飛機。不僅在數量上大大超過中國飛機,而且性能也優於中國飛機,特別是裝備的最新研製成功的零式鬥機更是性能超群。

194014日,日本海軍第三聯合航空隊出動30多架飛機攻擊雲南蒙自,中國空軍軍官學校驅逐機中隊中隊長李向陽率I-15式機5架、第二十二中隊中隊長張偉華率同型機6架從昆明趕來攔截。在空戰中,中國飛行員李侃負傷,返場著落時撞樹殉難。21~218日,日本海軍第三聯合航空隊又對蒙自等地進行了4次襲擊,企圖切斷滇越鐵路。中國空軍在防空作戰中擊落敵機3架。在21日這天,日機炸毀了1列行駛在滇越鐵路上的火車。死傷了不少中、越、法等國乘客。法國政府以此向日本提出嚴重抗議,日本表示願意賠償法國的損失。

19405月,日本大本營為了早日結東侵華戰爭,迫使重慶國民政府屈服,決定由海、陸軍航空兵再發動一次對中國內地的大規模空中襲擊,其代號為“101”號作戰。這是侵華日軍航空隊所進行的規模最大的一次作戰。參戰部隊為:日本海軍中國方面艦隊所轄的第一、第二聯合航空隊、第十五航空隊、第十四航空隊華中派遣隊和陸軍第三飛行集團所轄的第六十戰隊、第四十四戰隊第一中隊、獨立第十、第十六中隊。共計海軍飛機200多架、陸軍飛機80多架。總數為297架。日本海軍航空隊指揮官為山口多聞少將,陸軍航空隊指揮官為木下敏中將。

“101”號作戰從5月中旬開始。日本海、陸軍航空兵分別以漢口、運城為主要基地,集中轟炸重慶和成都的政治、軍事目標。

518日夜,日本海軍航空隊首先出動,利用月光對成都和重慶地區各機場發動攻勢。中國空軍起飛避警,第五大隊第二十七中隊飛行員林日尊在避警返航時,因夜色迷茫,墜落於溫江東門外獅子山殉難。519日,敵海軍飛機再次夜襲,炸毀了梁山機場上的8架中國轟炸機。520日,敵機轟炸梁山機場時,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第二十四中隊的8架驅逐機升空迎戰,擊落敵偵察機1架。

5月底止,日本海軍航空兵共出擊13次,果計608架次,對重慶和成都投彈共419噸。

6月初起,日本陸軍也加入了空表行列。66日,日本陸軍飛行第六十戰隊隊長小川小二郎中佐親率36架九七式重轟炸機撲向重慶自市驛機場。由於多雲,加上慌亂,只有鈴木青大尉駕駛的先頭長機所投的炸彈擊中了白市驛機場,其餘35架飛機全把炸彈拐到梁山附近野地裡。中國空軍15架驅逐機起飛攔截,有19架敵機中彈,7名敵機組人員被擊傷。事後,敵軍在總結經驗時被迫承認:靠轟炸來粉碎重慶政權的抗戰意志並非易事。同一天,日本海軍航空隊也出動了87架飛機對四川遂寧和梁山機場進行轟炸,被擊落1架攻擊機。

610日,日本陸軍重轟炸機6架、海軍中型攻擊機22架對重慶聯合轟炸。並有偵察機多架引導。駐渝中國空軍34架驅逐機起飛接戰,擊落敵海軍攻擊機2架,其中包括敵空中指揮官小谷雄二少佐的座機。

611日下午1430分起,日本陸軍36架重轟炸機和海軍79架攻擊機先後轟炸重慶市區。中國空軍1架驅逐機起飛攔截敵陸軍轟炸機,另起飛38架驅逐機攔截敵海軍攻擊機。經過激烈的空中搏鬥。敵陸、海軍飛機各1架被擊毀,多架受傷。重慶江北地區及金陵兵工廠被敵機嚴重摧毁。

612目。日本陸軍36架重轟炸機和海軍77架攻擊機分別攻擊重慶。中國空軍驅逐機起飛45架次迎擊敵機,並有高射炮助,有2架散陸軍重轟炸機在作戰中墜毀。日本海軍利用其攻擊機續航能力強(4200多公里)的優點,在重慶上空長時間盤旋,待中國驅逐機油料耗盡返航時。突然發動進攻,使中國空軍蒙受了較大損失。據美聯社報導:這天重慶的損失是本年度最大的一次

614日,日本向各國發出通告,要求駐重慶的各國機構及人員遷往彈子石以南龍門浩一帶的安全區,以便讓日本飛機放手 轟炸重慶市內各重要目標。616日,日本陸軍36架重轟炸機襲擊重慶。中國空軍37架驅逐機升空迎戰,當即擊落敵機1知,墜落在彈子石,敵機群匆忙投彈後逃竄,1架被擊傷的敵機在西洛南墜落,另有22架敵機中彈,敵飛行員8人死亡,6人失蹤5人負傷。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第二十四中隊飛行員彭均在這次空戰中英勇犧牲。同一天。日本海軍75架攻擊機也參加了對重慶的轟炸行動。

617日,敵海軍出動73架攻擊機夜襲了重慶地區的各機場,共投彈837枚,全為6號陸用炸彈。624日下午,日本海軍攻擊機89架和陸軍重轟炸機35架協同轟炸重慶北涪機場等處。轟炸持續近兩個小時,連將介石的委員長行營附近也遭到轟炸,市區多處燃起了熊熊大火,濃煙籠罩著整個重慶。中國空軍共有30架驅逐機升空,但交戰的僅有幾架。這表明,中國空軍的還擊能力已明顯減弱。

628日,日本陸軍航空兵因內部意見不一,暫停出擊,而海軍航空兵依然継續進行攻擊。在重慶上空的激戰中,中國空軍第四、第五大隊的7I-16式驅逐機起飛迎戰80多架敵機,第二十六中隊飛行員丘殉國。

624~629目這6天中,日本海軍航空兵每天都有90架左右的攻擊機對重慶實施疲勞轟炸。629日下午2時許,日本陸軍重轟炸機35架竄入重慶上空,炸毀了重慶大學及附近的工廠區。日軍飛機有1架受重創,10架中彈輕傷。630日,日本陸軍計畫轟炸成都,因四川上空雲層太厚,改航陝西南鄭。但飛機出發後又接到報告,南鄭雲層也增厚,只得飛往西安,草草扔下炸彈後返回。

19406月間,日本陸軍航空隊共出動9批、320架次,投彈約150噸。其中,攻擊重慶6次、梁山2次、西安1次。日本海軍航空兵共出動14批、1014架次,投彈775噸,用以攻擊重慶11次,其它地區3次。日本陸、海軍航空兵共被擊落飛機9架,損失飛行員64人。

74日、5日、8日、9日及10日,駐漢口的日本海軍航空兵每天仍以80多架攻擊機襲擊重慶。4日這天,中國空軍第四大隊大隊長鄭少愚率領9I-15式機起飛迎戰。因在空中滯留時間過長,油料耗盡,飛行員黎宗彥在迫降時失事遇難。在此期間,駐運城的日本陸軍飛機因天氣惡劣無法起飛,被追停止行動。

7月中旬,重慶地區連日陰雨,日本海、陸軍航空兵都停止了轟炸。722日,日本陸軍航空隊36架飛機和海軍航空隊51架飛機襲擊了重慶西北的合川工廠區,這裡距離重慶約50公里。724日,日本陸軍重轟炸機33架飛襲成都。中國空軍10多架蘇制和法制驅逐機起飛攔截。經40分鐘交戰,敵機1架被擊落。727日,日本海軍攻擊機90架轟炸衡陽。728日,因重慶天氣仍然惡劣,原計劃轟炸重慶的日本海軍87架攻擊機再次轟炸衡陽。

731日,日本海軍88架攻擊機和陸軍36架重轟炸機聯合出動,分4批轟炸重慶、銅梁等地。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第二十四中隊副中隊長龔業悌率I-16式機5架從白市驛機場起飛。有2架因馬力不足,無法參戰。於是龔業悌帶著3架驅逐機在重慶、涪陵上空勇鬥敵機。因眾寡過於懸殊,中國空軍被擊落2架,飛行員陳少成、王雲龍戰死。

19407月間,日本海軍航空隊共出動11批、843架次,陸軍航空隊共出動3批、107架次,合計投彈672噸。其偵察機、轟炸機各被擊落1架。由於敵機的頻繁轟炸,20%的重慶市區已化為廢墟,大批人員被迫疏散,生產和生活秩序完全被打亂,廣大居民成天處於十分緊張的狀態,苦不堪言。

82日,日本陸軍36架重轟炸機和海軍8架攻擊機一起炸了重慶郊外的軍事設施。次日,陸軍飛機又單獨襲擊了重慶西北的銅梁。此後,因運城方面天氣影響,日本陸軍航空兵有半個月未能出動。

89日,日本海軍航空隊89架攻擊機從漢口起飛,轟炸了蔣介石住宅附近的軍事和政治目標。次日,日本海軍航空兵又動用了90架攻擊機襲擊了衡陽。為了對付日軍飛機對中國內地的狂轟炸,昆明空軍軍官學校教官閻雷研製出了一種空中浮游炸彈,即用小降落傘懸系炸彈,在6000米高度、敵機編隊前方200米處投放,由定時裝置引爆。811日,日本海軍87架攻擊機襲擊重慶時,中國空軍首次使用這種炸弾。中國空軍第四大隊長鄭少愚、王廣英、高又新王玉琨、鄭少亭、洪奇偉各駕1I-15式驅逐機,每機攜帶4枚浮游炸彈,在敵攻擊機的大雁隊形前投放,形成了一個立體防空火網。浮游炸彈雖未達到預期的殺傷效果,但卻打亂了敵機的隊形,對敵軍飛行員心理上造成了不小的威脅,日機1架中彈墜段。次日,敵機進攻自流井,中國空軍再次使用浮游炸彈。

 815~817日,日本海軍連續三天共出動飛機218架次,襲擊了重慶郊外和衡陽的軍事設。

818日,日本陸軍12架重轟炸機攻擊了寶雞,海軍鹿屋航空隊6架攻擊機襲擊了重慶西部,引起三處火災。819日,日本海軍航空兵12架最新研製成功的零式艦上戰鬥機,以宜昌作為中繼站加油,首次加入了對重慶的空襲。零式戰鬥機早在715日就有6架到達漢口(當時還稱12式艦上鬥機),進行臨戰前的試驗,7月底又飛抵漢口7架。在這之前,日軍航空兵長距離奔襲中國內地的攻擊機(或轟炸機)僅有偵察機引導,其戰鬥機因續航時間短而無法擔任掩護。攻擊機火力雖強,但不如戰鬥機靈活,在空戰中比較被動。零式戰鬥機火力強(裝220mm航炮和2挺機槍),航速快(541公里/時),盤旋靈活,續航力高達1850公里以上,遠遠超過其它戰鬥機。它的參戰,彌補了日本海軍攻擊機編隊的缺陷,使中國空軍完全陷於困境。這一天,日本陸、海軍共出動了143架飛機攻擊重慶。次日,日本陸、海軍又出動了141架飛機轟炸重慶。兩天內,空襲重慶的日軍飛機總數達到1940年度的高峰,重慶市區共遭到日機4次大轟炸,西部商雖區、郊外及江北廣大地區均遭到毀滅性的破懷,共有38處起火,殃及2000多戶居民及商店,死傷數百人。巴縣縣城僅殘存1/5的建築。中國空軍驅逐機未與日軍零式戰鬥機遭遇。

823日,日軍80架飛機對重慶市區進行了“101”號作戰的最後一次大轟炸,但對重慶郊區及其它地區的襲擊則延續到94日。從8月起,日本大本營的目光已轉向越南。考慮把陸軍第六十飛行戰隊調往華南。經日本陸軍中國派遣軍與海軍中國方面艦隊的共同研究決定,到94日止,長達110天的“101”號作戰結束。

“101”號作戰期間,日本陸軍出動21批、904架次,海軍出動54批、3651架次,合計投彈27107枚,重2957噸,同中國空軍交戰607架次。日方記載的戰果和損失為:擊落中國飛機117架(其中14架未證實)、炸毀65架,日軍飛機被擊落16架,中彈387架。死亡89人,失蹤22人。

根據中國方面記錄,包括敵軍“101”號作戰在內的1940年中中國空軍共進行空戰61次,使用飛機1084架次,擊落敵機32架,擊傷22架,中國飛機被擊落、擊毀29架,損傷64架,飛行員陣亡14人,失蹤4

摘自:民國空軍的航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