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式機 逞兇

 

零戰即日本海軍零式艦上戰鬥機的簡稱,它曾在太平洋戰爭前期大出風頭打得美、英等國飛機難以招架。然而,它最初逞兇卻是在中國戰場。

中國空軍驅逐機同日本海軍零式戰鬥機的首次交戰發生在1940913日。這天上年8時許,日本海軍飛機56架從漢口起飛,於1130分左右抵達重慶上空。中國空軍第三、第四大隊I-169架式和I-1525架驅逐機從遂寧機場升空迎戰。到達重慶時,敵攻擊機已投彈返航,中國飛機也隨之返回。途中到達壁山上空時,日本海軍第十二航空隊的13架零式戰鬥機突然沖出,殺入中國飛機編隊之中。日軍飛機是從背朝太陽方向襲來的,又佔有高度的優勢,加上飛機性能良好,取得了空戰的主動權。經過約半小時纏鬥,中國的蘇制I-15式和I-16式機漸漸都支援不住了。儘管中國飛行員頑強抵抗,但也無力挽回敗局,中國空軍13架驅逐機被擊毀,11架負傷,第二十四中隊中隊長楊夢青、分隊長曹飛、何覺民、飛行員司徒堅、張鴻藻、雷庭枝、康寶忠、黃棟權、余拔峰、劉英役共10人陣亡,8人受傷。而敵機僅有數架受傷,無一落。這次空戰是抗戰以來中國空軍最慘重的一次失敗,也是日本海軍零式戰鬥機在空成中第一次得手。參戰的第二十八中隊一位飛行員著落後。含著淚水說(我們的)飛機差多了,根本還不了手!

九・一三空戰之後,中國空軍當局為了減少不必要的犧牲,下令飛行員避免與改戰鬥機正面交鋒。每當敵機來襲時,往往提前起飛避警。因此。日軍更加猖獗,其零式戰鬥機橫掃四川各處的中國空軍基地,企圖將中國飛機趕盡殺絕。

104日,日本海軍8架零式戰鬥機掩護27架攻擊機襲擊成都。中國空軍第十八中隊6霍克式驅逐機分作2個分隊,向灌縣方向疏散。飛行員石幹貞因故掉隊,在雙流上空遇敵兩架零式戰鬥機,交戰不久即機毀人亡。飛行員王其的飛機發動機出現故障,經排除後才起飛,也落在後面。3架敵零式戰鬥機兇狠地撲了上來,上下夾擊,王其墜落在雙流縣大腰塘殉職。在大平寺機場15架未能起飛的中國飛機也全被擊毀。

107日。日本海軍7架零式戰鬥機掩護攻擊機隊轉攻昆明。中國空軍軍官學校中隊長李向陽率領1霍克式機和5I-15式機升空,其中1架飛機被敵擊落于雲南星貢縣境內,教官黃可寬 、見習飛行員葉遂安犧牲。

1013日,日本海軍2架零式戰鬥機、27架中型攻擊機、9架艦上轟炸機、1架陸上偵察機再次襲擊昆明,嚴重破壞了市區西北的軍工廠。

1126日,日本海軍零式戰鬥機及其它飛機共53架分三批襲擊成都。中國空軍轟炸總隊及軍士學校所屬各飛機分別疏散。當中國機群向邛崍以西飛進途中,突遭敵零式戰鬥機的攻擊。中國飛機5架被擊落,飛行教官萬應芬、分隊長王自潔、飛行員劉文林、石大陸和轟炸總隊軍官附員李維強、邢達等犧牲。

1230日,日本海軍12架零式戰鬥機攻擊成都機場,未遇到中國飛機阻擊,便對機場進行瘋狂地掃射、轟炸。

1940年底,中國空軍僅剩各式飛機65架,已無力對抗日軍航空隊的進攻了。1941年春。蘇聯為中國補充了一批新機。但蘇制戰鬥機不如日軍零式戰鬥機先進,加上中國飛機數量遠遜於日軍飛機。因此在1941年間,中國空軍仍採取避戰方針。

1941314日,日本海軍第十二航空隊零式戰鬥機12架從宜昌機場出發,襲擊成都。中國空軍第三、第五大隊共31I-15式驅逐機起飛撤離後,敵機掃射了雙流、太平寺機場。不久,中、日飛機在雙流附近空中遭遇,發生激戰。由於敵零式戰鬥機性能優越,中國驅逐機雖多但也未能取勝結果被敵擊落8架。第五大隊大隊長黃新瑞、副大隊長岑澤鎏、中隊長周靈虛、分隊長江東勝、飛行員任賢、林琚B袁芳柄、陳鵬揚共8人犧牲。

在雙流機場蘇援新到的一批I-153戰機損傷慘重,航委會下令,中國抗日空軍第5大隊自本年初接受I-153新機以來,共計毀機32架,損傷12架。中國空軍自建軍以來從未有一個大隊一次出動空戰損失如此慘重,雖然是由於我們的飛機落後,情報不靈但指揮當局還是作了一個在世界史上最為嚴厲處罰。戰後,蔣委員長大怒將第五大隊的番號被撤銷,改稱無名大隊。隊員一律配帶字臂章,以示不忘三・一四空戰的奇恥大辱。駐成都的空軍第三路司令官楊鶴霄也因此被撤職。兩年後,因戰功卓著,第五大隊的番號才得以恢復。

520目,日本海軍式戰鬥機隊在襲擊成都時,被中國高射炮兵擊落1架。這是第一架在作戰中墜毀的零式戰鬥機。總之,在侵華作戰中,日本海軍的零式戰鬥機一共出動了529架次,掩護過2600架次以上的攻擊機或轟炸機對中國內地進行轟炸,給中國軍民造成了巨大的災難。

摘自:民國空軍的航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