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02”號作戰

 

1941年初,中國空軍補充到蘇制轟炸機100架和驅逐機148架,數量上有所回升。然而,蘇式驅逐機性能已經落後,即使政進的I-15 3型也遠遜於日本的零式戰鬥機。在中國的領空,日機到處橫行,中國空軍採取避戰方針,很少出動,尤其是在蘇德成戰爭爆發,蘇聯志願航空隊回國後,中國空軍力量更顯單薄,處於最為難的孤軍作戰時期。

日本帝國主義陷於中國戰場已達3年半之久,國力不堪忍受,加上其同英、美、荷等國關係惡化,更急於想從中國戰場上解脫。但是,日本陸軍地面部隊一時難以打破局。日本大本營只得備助其空中優勢力量,企圖迫使中國屈服。1941年夏,日本海軍航空隊對中國內地聯合發動了最後一次大規模空襲行動。然面,這次空襲仍未達到日軍的目的,頑強的中國軍民並未被敵人空襲嚇倒。為了發動太平洋戰爭日軍的空襲被追匆匆收場並撤出了在華的大部分航空隊。

1941115日,日本海軍對其大陸基地航空兵選行了大政編取消原聯合航空隊編制,新設第十一航空艦隊。該艦隊下第二十一、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二十四航空戰隊。各戰隊成立後,立即開始強化調練,準備投入太平洋戰爭。

410日,應侵華日本陸軍要求,正在緊張訓練中的日本海軍第二十二航空歳隊(即由原第二聯合航空隊改編,含美幌、元由兩個空隊),奉命納入日本海軍中國方面艦隊司令長官繁太郎大將指揮序列之下。430日,第二十二航空戰隊機群進駐漢日機場。該戰隊共有中型攻擊機54架、戰鬥機18架。

56月間,目本海軍以第二十二就空戰隊為主進行了“601”號作機,在該作戰中,日機共出擊中國內地22次。

521~527日,為“601”號作第一階段,目本海軍第二十二航空戰隊及原來已在中國的第十二航空隊主力以漢口、宜昌為基地,出動了零式戰鬥機27架、九六式戰機18架、攻擊機38架、偵察機5架襲擊了重慶、成都及梁山等地的機場和其它軍事目標,日本海軍另一部以運城為基地,出動了零式戰鬥機9架、九六式戰鬥機9架、攻擊機37架、偵察機3架、運輸機2架進攻了蘭州、天水的機場和軍事設施。

618~623日,為“601”號作戰的第二階段,日本軍第二十二航空戰隊及第十二航空隊主力以漢口、宜昌為基地,出動了18架零式機鬥機、18架九六式酸鬥機、44架攻擊機、4架察機攻擊了成都方面的中國空軍部隊。日本海軍一部以運城為基地,出動了18架零式戰鬥機、9架九六式戰鬥機、39架攻擊機、4架偵察機、2架運輸機襲擊了蘭州方面的中國空軍部隊。其中,戰鬥最激烈的是六・二二空戰。

622日這天,敵機53架分四批入川,中國飛機聞警起飛散,中國空軍第二大隊第十一中隊飛行員楊冠英起飛較遲,未能追及長機,在廣元上空到7架敵戰鬥機圍攻,被擊落國。中國空軍轟炸總隊教官王自信和調練班組長洪養孚的2架飛機也在廣元遺到敵機攻擊。洪養孚的飛機負傷後迫降。王自信的飛機被擊落在距昭化15公里的車家壩,王自信身受重傷,見習飛行員盧偉英等4人陣亡。

為了在對美、英等國開戰之前早日結束侵華戰爭,日本大本營決定集中大量航空兵力對中國內地作最後一次毀滅性打擊,代號為“102”號作戰。

19417月中旬,駐華日本陸軍第三飛行集團開始準備行動,作戰的主力為第六十重轟炸機戰隊,第一和第三飛行團的輕炸機及戰鬥機、偵察機予以配合,共有重轟炸機19架、輕轟炸機38架、戰鬥機16架、偵察機41架。日本陸軍航空隊以運城為主要基地,必要時也使用漢口或其它基地。

日本海軍航空兵決定加入“102”號作戰後,其第十一航空艦隊主力於7月中旬從日本國內的訓練基地趕到漢口和孝感機場。第二十一航空戰隊(即由原第一聯合航空隊改編,轄鹿屋、東港、第一航空隊)有九六式攻擊機54架,高雄航空隊有最新研製出的一式攻擊機30架,加上其它飛機以及已經在華的第二十二航空戰隊的飛機,總數在180架以上。第十一航空艦隊來華作成,也是為發動太平洋戰爭所進行的最後一次實戰練兵。

727日。日本海軍新制的一式攻擊機30架在零式戰鬥機掩護下,首次襲擊了成都。該式飛機載彈量大,航速快,可上升到7000米以上高空,在中國高射炮火和驅逐機火力射程以外進行轟炸,給中國帶來更為嚴重的破壞。這天,襲擊成都的改飛機共有108架(其它為九六式陸上攻擊機等)。是成都有史以來遭受的最大一次空襲。

728日,日本海軍飛機108架分五批進入四川各地。中國空軍第四大隊9I-15式驅逐機和無名大隊7I-15式驅逐從雙流和太平寺機場起飛,在壁山上空與敵第二批的18架飛機相遇。中國驅逐機立即發動攻勢,擊落敵攻擊機1架,但中國飛行員高春疇也中彈身亡。

81日起,日本陸軍航空兵各部隊也開始攻擊陝西和四川等地的軍事目標和長江上的船隻及鹽場。86日,應日本海軍的要求,日本陸軍重轟炸機第十戰隊加入了對重慶、自貢等地區的攻擊。811日,在日本海軍鈴木少佐指揮下,由20架零式戰鬥機和9架一式攻擊機聯合進行了次代號為號作戰的軍事行動。這天淩晨335分,攻擊機從漢口起飛。450分,飛到荊門上空與戰鬥機會合後,引導戰鬥機前進。7時許,日機到達成都附近。分別向雙流、溫江、太平寺,鳳凰山機場進行掃射。中國空軍無名大隊的I-15式驅逐機4架和第四大隊戰機1架,由無名大隊第二十九中隊副中隊長譚卓勵率領起飛後,在溫江上空同敵攻擊機群相遇。正當中國驅逐機準備發動進攻時,敵零式戰鬥機突然從雲中殺出,圍攻中國驅逐機。此次空戰中,中國空軍4架驅逐機被擊落,僅1架得以生還。譚卓勵和分隊長王崇士、黃榮發及第四大以飛行員歐陽鼎分別在溫江、華陽、新津、仁壽等地被擊落犧牲。日本海軍航空兵這種以攻擊機為誘餌吸引避免同日軍戰鬥機接觸的中國驅逐機來攻擊,然後用躲在近的零式戰鬥機出擊的號作戰行動得手,中國空軍卻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822日,日本陸軍從濟南調來飛行第九十輕轟炸機戰隊。826目,又從中國東北調來飛行第十二、第九十八重轟炸機戰隊(共有新制的九七式型重轟炸機50多架)。上述3個戰隊到達運城基地後,立即投入了“102”號作戰行動。825~829日,日本陸軍飛行第九十戰隊先後攻擊了渭南、寶雞、延安、漢中等地,該戰隊的16架輕轟炸機得到了獨立飛行第十中隊12架九七式戰鬥機的配合。

828日、29日,日本陸軍第十二、第九十八隊先後炸了風翔、寶雞、保寧(今四川閬中)、廣元的機場和市區。

880日晨,日本陸軍飛行第十二、第九十八戰隊共52架九七式型重轟炸機在偵察機的協同下,對重慶市區各要點進行了猛烈轟炸,飛行第六十戰隊的九七式型重轟炸機攻擊了重慶東面江岸的高級住宅區;飛行第九十戰隊16架九九式輕轟炸機襲擊了綏定(今四川達縣),飛行第七十五隊17架九八式和九九式輕轟機發炸了雲陽。日本海軍也有約80架攻擊機襲擊了重慶,蔣介石在重慶的雲岫樓官邸也被炸,衛士2人死亡,4人負傷。中國地面的高射炮對來犯的敵機進行了有力地還擊,迫使其不敢降低高度,減少了投弾命中率。

831日,日本陸軍飛行第十二戰隊轟炸了蘭州。3架中國戰鬥機升空攔截,地面的高射炮也猛烈向敵機射擊,1架敵重轟炸機被擊中後在空中爆姓,另1架被擊傷。同一天,敵陸軍飛行第九十八戰隊襲擊涼州(今甘肅武威),飛行第九十戰隊因天氣原因取消了進攻成陽的計畫,飛行第六十、第七十五戰隊分別攻擊了重慶及梁山。日本海軍出動了約80架攻擊機在戰鬥機的掩護下,轟炸了重慶和成都。

由於日美關係的急劇惡化,日本大本營決定提前結東“102”號作戰。從92日起,在華的日本海軍航空兵第十一航空艦隊等部先後返回國內原基地,準備對美、英等國作戰,留在中國日本海軍飛機僅剩10多架。此後,日本海軍侵華的飛機雖略有增加,但也只能承擔警戒和偵察等任務。再也沒有能力像從前那樣對中國發動大規模空襲了。日本陸軍航空部隊則繼續行動,直到912日才結束轟炸。在這些日子裡,日本陸軍飛機先後攻擊了重慶、老河口、韓城、朝邑、華陰、潼關、滑南、咸陽、蒲城、西安、巴東等地。隨後,在華日本陸軍航空兵主力也被抽去準備進行太平洋戰爭。

“102”號作戰中,日本海軍航空隊共出動20批(其中攻擊重慶14批),使用飛機2389架次、投彈15036枚,據稱擊落和擊毀中國飛機29架。日本陸軍航空隊缺少統計,但出動的飛機架數肯定不如海軍。到1941年止,日本海軍航空兵共被擊落飛機554架,受傷615架,空勤人員陣亡829人。

1941年內,日本海、陸軍航空隊對中國內地進行了第三年度的大規模轟炸。中國主要受災省為四川,遭空襲89次,來襲飛機達3372架次,其中單是重慶就遭到45次轟炸。廣大中國人民飽受空襲之害,尤以重慶隧道慘案為甚。6519時左右,重慶突然響起警報。這時正是下班時間,大批人群來不及往郊外而就近躲進了較場口大隧道。隧道內只能容納6500人的空間擠滿了數萬之眾,又無通風設備。有人想出去呼吸新鮮空氣,卻被門口的憲兵鳴槍制止。後來大批的人因窒息或擁擠倒踏而死傷,據統計達3萬人(其中死亡1萬餘人)。

在整個抗戰期間,四川全省在日軍飛機轟炸下死亡22519人,受傷26010人,毀房23.36萬間,財產損失折合12.56億元以上;全國被炸死94522人,炸傷114506人,房屋損失462787間。日本侵略者欠下中國人民的累累血債,是永遠無法從歷史上抹去的。

摘自:民國空軍的航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