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蘇出擊漢口

 

1939年以來,雖然中國空軍以及在華的蘇聯志願航空隊兵力同日軍航空隊相比十分懸殊,但他們仍抓住有利戰機,利用有限的力量,出其不意地給敵人以狠狠打擊,遏制了敵人的囂張氣焰。

1939815日,蘇聯志願航空隊庫裡申科大隊長率領CB型遠程轟炸機群奇襲敵軍漢口機場。在武漢上空同敵德制Me-109式戰鬥機相遇,發生激烈空戰。庫裡申科的座機被擊中左發動機後,他用右發動機堅持飛行。返航至萬縣上空時,機身失去平衡,迫降於長江中。庫裡申科因連日勞累,溺水殉難。中國人民為紀念這位國際主義戰士,特在萬縣為他精心建起了座紀念碑,該機機組的其他成員泅水獲救。

95日,日本海軍第一聯合航空隊經回國休整和補充之後,再次來華,進駐漢口機場。這樣,漢口航空基地就集中了日本海軍第一第二聯合航空隊和陸軍第三飛行團的200餘架各式飛機,襲擊中國內地的日軍飛機大部分是從這裡起飛的。中、蘇空軍決定聯合行動,對漢口機場進行一次大規模攻擊。力爭削弱敵航空隊的有生力量。

103日午後,蘇聯志願隊轟炸機岀動CB型轟炸機,攜帶100公斤級的重型炸彈及燃燒彈襲擊武漢。日軍對中、蘇空軍長途襲擊能力估計不足,在漢口機場周圍疏於戒備。這時,日本海軍木更津航空隊的6架新接來的攻擊機剛到機場,第一聯合航空隊司令官塚原二四三少將等軍官們都在戰鬥指揮所門前迎接,並聽取接收新機的指揮官報告情況。突然,50多枚炸彈和燃燒彈呼嘯著從天而落,機場頓時變成一片火海。日本海軍木更津航空隊副隊長石河中佐、鹿屋航空隊副隊長小川中佐及土官5名當場被炸死,塚原二四三被炸掉左臂,12名士官身負重傷,鹿屋航空隊司令大林未雄大佐及25名官兵負輕傷。30多架飛機被炸毀,油庫及航空器材庫的一部分也被炸毀。日軍損失極為慘重,價值在2000萬元以上。蘇聯飛機僅有1架負傷。

1014日下年14時許,蘇聯志願航空隊20架轟炸機再次出現在武漢上空,背著太陽向日軍機場發起攻擊。在空中警戒的3架日軍戰鬥機趕來攔截。在地面待機的7架艦上戰鬥機也緊急起飛。但為時已晚,大批的炸弾傾瀉下來,機場上騰起滾滾濃煙據後日本方面承認:在這次轟炸中,日本海軍第十三航空隊的主力約40架飛機被炸毀,陸軍飛機20架也遭損壞,這是事變(指侵華裁爭)以來發生的最大損害。除此以外,當天還炸毀了日軍機場的1座油庫、40餘輛汽車及3萬箱彈藥。敵陸、海軍官兵傷亡300多人。蘇聯志願航空隊僅傷飛機2架,凱旋而歸。

19401月上旬,蘇聯志願航空隊4次奔襲日軍南寧機場及周圍陣地取得一定戰果。蘇聯飛行員陣亡1名,負傷2名。

194043日上午,中國空軍第八大隊與蘇聯志願航空隊聯合行動,分別轟炸岳陽和運城的敵軍。轟炸岳陽編隊由蘇聯志願航空隊大隊長科茲洛夫指揮,共有蘇聯志願航空隊CB型轟炸機8架和第八大隊同型轟炸機2架。該編隊從太平寺機場出發,轟炸了岳陽的敵軍司令部、倉庫及城陵磯、南津港、日明寺、觀音閣、九花山寺等處敵軍營房和陣地,炸毀火車車廂2節、汽車8輛、軍船1艘,敵官兵死傷百余人。轟炸運城編隊是由溫江起飛的蘇聯志願航空隊的7CE式轟炸機,經漢中加油後,轟炸了敵運城基地,敵軍營房七八十棟毀於一旦。敵軍雖派戰鬥機追擊和用高射炮射擊,但中、蘇飛機無一傷亡。全勝歸來。

412日,中、蘇空軍再次聯合攻擊岳陽的敵軍同令部和倉庫,指揮仍為科茲洛夫大隊長。參戰的有中國空軍第八大隊5架轟炸機和蘇聯志願航空隊8架轟炸機。機群從太平寺機場出動,襲擊了岳陽城西江岸一帶。炸毀敵軍汽艇2艘、炸傷敵軍艦船2艘、炸毀火車10列、敵軍倉庫1座,日軍死傷150餘人。中、蘇飛機全數返回,無一傷亡。

428~29日,蘇聯志願航空隊計畫襲擊運城和南京。因天氣變化,8CE式轟炸機政為轟炸虞鄉和信陽。信陽機場上的敵機11架被炸毀、敵軍官兵20多人及軍馬20多匹被擊。虞鄉敵軍損失情況不詳。

616日,宜昌失守。敵軍修復宜昌機場。並把它作為前進基地,敵機可在此加油後深入我國內地轟炸。6~8月間。中國空軍第一、第六、第八大隊共出動16批,使用飛機124架次,對敵宜昌機場及隨縣、棗陽、鐘祥、荊門、當陽、宜昌等地敵軍進行轟炸,予敵軍相當殺傷。

194139日晨,中國空軍第八大隊大隊長陳嘉尚帶領CB型轟炸機,自成都太平寺機場起飛,襲擊宜昌南岸大橋一帶敵軍。航行途中,有2架飛機掉隊,其餘4架飛機抵達宜昌上空後,即瞄準目標投彈,炸傷炸死日軍200餘人。掉隊的1架飛機在失去聯絡後仍設法飛往宜昌。與敵機12架相遇,在擊落敵機2架後。這架飛機也被擊落。第十中隊飛行員高冠才身負重傷,經搶救無效,於18日去世。

19419月,日軍進犯長沙。中國空軍第二大隊在極端困難的情混下,主動出擊。923日,副大隊長獻率領CB式炸9架襲擊了在洞庭湖上的數軍艦艇,給進攻之以一定打擊,支援了地面部隊的作戰。

摘自:民國空軍的航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