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雷允飛機製造廠

 

雷允,我國西南最南端。她的地理位置深沉嵌入緬甸境內。目前這段歷史被漸漸遺忘。雷允機場自1938年底始建,到19397月基本建成作為抗日戰爭期間中國最大的飛機製造廠,雷允中央飛機製造廠在當時創造了一段輝煌。

雷允(中央雷允飛機製造廠)位於中緬邊境線雲南境內瑞麗附近的江邊上,有廠房和飛機場,從杭州遷來工程技術人員2500多人。從1938年秋選廠址,到次年就建成了飛機製造廠。雷允成為傣族人、漢人、洋人集聚熱鬧非凡的小鎮。雷允、八莫(緬甸)維修飛機發動機,仰光、曼德勒等地構成了以飛機維修、裝配、製造、運輸為一體的航空工業基地。

1939年遷入從杭州遷入瑞麗雷允的中央飛機製造廠          當時中國和美國合資的現代企業

1938年到1942228日(仰光被日本佔領)止,期間中國抗戰的航空 物資主要從這裡進入中國。四年多時間從這裡裝配、修理、製造、運進各型飛機1000多架,有力地支援了中國的抗日戰爭。 重要的航空機場雲南的蒙自、沾益、陸良,廣西衡陽、桂林等。

雷允飛機廠全名中央雷允飛機製造廠,位於雲南省德宏州瑞麗市的西部弄島地區,距離縣城約三十公里,地處中緬邊境南碗河一側,1938年由中央杭州飛機製造廠從杭州筧橋輾轉遷此,到19397月基本建成,並開始生產飛機。

伍鄂陽的哥哥是飛機製造廠的一名工人,抗戰爆發後,全家六口人一起隨廠從杭州輾轉武漢、成都、昆明等地遷居到雷允。

雷允連街道都沒有,為保障職工生活,廠區內不僅設有宿舍,還有俱樂部、郵局、醫院、學校、消費合作社等,鼎盛時期有3000多工人。伍鄂陽回憶說,還是孩童的他最喜歡趴在機場試飛跑道邊的欄杆上,看教練飛機訓練。但沒想到大家以為的大後方的大後方,依然會受到日軍襲擊。

雷允連街道都沒有,為保障職工生活,廠區內不僅設有宿舍,還有俱樂部、郵局、醫院、學校、消費合作社等,鼎盛時期有3000多工人。伍鄂陽回憶說,還是孩童的他最喜歡趴在機場試飛跑道邊的欄杆上,看教練飛機訓練。但沒想到大家以為的大後方的大後方,依然會受到日軍襲擊。

193910月,日軍情報部門偵知該廠的位置,立即派出36架轟炸機進行轟炸,致使部分車間被毀,十餘人炸傷。19401026日,日軍派遣27架大型轟炸機再次飛臨該廠上空,輪番對廠區投彈,造成員工死傷百餘名。

還沒來得及躲進山,背後就轟一聲炸開了,幸好我及時撲倒才沒受傷。講起這段往事,伍鄂陽眼堸{起淚花。在山婺了幾個小時後,大家開始陸續回家。可我爸爸媽媽哥哥姐姐,一個都沒見到,心堮`怕極了。回到家,門口被炸出了一個直徑10余米的大坑,房頂都被掀開了。鄰居一家也被炸死了。

19424月底,包括中國遠征軍在內的盟軍在緬甸對日作戰失利,雷允飛機製造廠計劃再度遷移。然而由於戰局急轉直下,為了不使寶貴的航空資源為敵所獲,倉促間,不得不將遺留的設備和建築全部炸毀。

來不及收拾東西,就爬上了運設備的卡車,可到了保山就走不動了,傷兵、物資、逃難的老百姓全部擠在這裡。更讓伍鄂陽意想不到的是,一場慘絕人寰的大轟炸降臨保山縣城。

保山縣城的石牌樓全被炸毀,馬路上的電線桿掛著破碎的肢體,大批啟動了的汽車被燒得只剩框架……”伍鄂陽和哥哥媽媽躲在旅店一樓的床底下逃過一劫,只能踩著破碎的石板堆離開了保山。

我們腳下也許就埋有很多屍體,我怎麼也忘不掉那個畫面,一個抱著小孩的母親已經被燒成炭人。伍鄂陽說,即便70多年過去了,回憶起這些往事依然非常難過。

觀戰美國飛虎隊和日軍抗擊,是伍鄂陽在雷允生活期間難得的美好回憶。1942年初,日軍入侵緬甸,陳納德領導的中國空軍美國航空志願隊(英文簡稱AVG,即著名的飛虎隊”)經常以雷允為基地,抗擊日軍。雷允飛機製造廠也為飛虎隊的P-40戰機進行了數十架次的檢修。

警報一拉響,就看見飛虎隊隊員一面飛奔一面穿飛行服跳上戰鬥機,迎著日本飛機飛去。大家再也不害怕了。伍鄂陽介紹,那會兒飛虎隊有個不成文的規定,誰打下一架敵機,就在自己的飛機上刷上一顆五角星。凱旋歸來,還要往脖子媗x啤酒。

這些飛虎隊的小夥子真是勇敢,完全是用生命和鮮血在幫助中國人抗擊侵略者。中美人民的友誼值得宣揚,應倍加珍惜,伍鄂陽說。

如今,雷允飛機廠已不復存在,當地在遺址一角建立起一座漢白玉紀念碑,以銘記這一製造廠對抗日戰爭做出的貢獻,以及在中國航空工業史上的重要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