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號作戰令》

 

1944年,中國戰場出現了一種現代戰爭史上極為罕見的奇特格局。中國空軍在駐華美國空軍的配合下,逐漸取得了中國戰場的制空權。然而中國陸軍卻在日本陸軍的一連串強大攻勢下接連潰敗,失地千里,以至日軍攻佔了貴州獨山,威逼貴陽。一時間,陪都震動,舉國震驚。

1943年開始,美、英海空軍在太平洋上發動了越島攻勢,使戰火逐漸逼近日本本土。日本從東南亞獲取戰略物資的海上生命線正面臨著被完全切斷的危險。因此,日軍迫切需要打通一條化起滿洲,橫貫中國大陸,南接印度支那的大陸交通線,使之通過朝鮮半島與日本本土連接。

19443月,日軍大本營發佈了打通大陸走廊的《一號作戰令》。

大本營再次從關東軍和本土駐防部隊中抽調兵力加強中國派遣軍。

關東軍的兩個飛行團司令部,3個戰鬥機戰隊,1個襲擊戰隊,3個重轟炸機戰隊,3個飛行大隊奉命南下,與中國派遣軍的第三飛行師團加在一起,組建為中國派遣軍第五航空軍,下轄兩個飛行師團。由山下琢磨中將任司令官。

大本營給第五航空軍規定的任務是:消滅西南地區的中、美空軍基地,消除其對日本本土進行轟炸的威脅。另以一部分兵力配合地面部隊作戰。

19443月,日本首相兼陸軍大臣東條英機向中國派遣軍司令畑俊六大將下達了實施一號作戰的命令。

打通大陸走廊的決戰從19444月開始由北而南逐次展開到當年年底結束。日軍投入兵力之多,作戰規模之大,超過了以往任何一次戰投。

417日,日軍華北方面軍和駐華中的第十一軍同時從北、南兩個方向向豫南、豫中和北的中國第一戰區部隊發起攻擊,開始了一號作戰的第一階段作戰-平漢作戰(中國方面稱為中原會戰)。日軍接連攻克了鄭州、登封和許昌。到5月上旬,平漢路南段已經被打通。5月下旬,日軍又乘勝攻克了洛陽。

527日,日本第十一軍從湖南北部發起了第二階段作戰湘桂作戰(中國方面稱為長衡會戰)。經過10天的激烈戰鬥,到618日,經歷了三次長沙會戰依然屹立的長沙城終於陷於敵手。

日軍乘勝進擊,又於6月下旬包圍了湘南軍事重鎮衡陽。在此後的40天之中,日軍向這座孤城發起過三次規模巨大的攻堅戰。到88日,中國守軍-第十軍彈盡援絕,軍長方先覺下令投降。衡陽陷落。

9月初,日軍開始實施第三階段作戰-桂柳作戰(中國稱桂柳會戰)97日,日軍攻佔了中美空軍的重要基地零陵。14日,日軍佔領全州,廣西門戶洞開。

10月下旬,日軍實施湘、桂作戰的第二階段-進攻廣西軍事重鎮桂林和柳州。中日軍隊在八桂大地上激戰了半個月最後,日軍於1111日同時佔領了桂林和柳州、至此,日軍大本營陸軍參謀部驕傲地宣稱:“一號作戰的最大目標摧毀中國西南兩大空軍基地的大業已經完成。

日軍乘勝繼續西進,於1115日占領宜山,月底、日軍前鋒已逼近貴州邊境。

121日,日軍第三師團突破黔邊防線。2日,日軍佔領貴州獨山。3日,目日軍前衛部隊進至都勻以東的生場,距貴陽只有100多公里。

貴陽、遵義、重慶乃至於整個大後方頓時緊張起來。

貴陽城在進行緊急疏散。距貴陽僅300餘公里的陪都重慶,人心惶惶,一日數驚。國民政府開始考慮遷都西昌。

所幸的是,日軍並沒有繼續進軍的意圖,因為他們也無法堅持下去了。經過半年時間的艱苦作戰,日軍的第一線部隊經歷了種種難以忍受的困難和物資缺乏之苦,全軍減員近半,眼看進入冬季,但所有士兵仍然身著夏裝,軍靴也已破爛不堪。而且,為了躲避中美空軍的空襲,幾乎完全在夜間行動,連日宿營於山野。士兵們疲意不堪,無力再戰了。

123日下午,作為全軍前鋒的日軍第十三師團第三大隊接到返轉命令,大隊長築場大尉率部向東撤退。

8日,日軍撤出獨山。中國軍隊尾隨其後,在廣西河池一帶同日軍對峙。至此,侵華日軍的一號作戰結束。

1944年底,中國面臨著抗戰爆發以來最黯淡的戰局,處於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

但是,中國空軍在這段時期卻異常活躍,越戰越強。中國空軍集中了五個大隊,與中美空軍混合團、美陸軍第十四航空隊一道,在神州的萬里長空橫掃敵軍。

中原會戰中,中美空軍出擊119次,共擊落、擊毀日機166架。

長衡會戰中,中美空軍出擊349次,共擊落、擊毀日機122架。

桂柳會戰中,中美空軍出擊316次,共擊落、擊毀日機94架。

在多次的出擊中,中美空軍還襲擊了日軍的機場、橋樑、鐵路樞組、運輸列車、船隻、卡車和倉庫。共轟炸車站54座,炸毀機車22台,炸毀橋樑61座,炸毀日軍運輸木船3559艘,汽船120艘,卡車3809輛。

摘自:國民黨空軍抗戰實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