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得制空權

 

19456日,中、美空軍聯合出動飛機54架襲擊漢口。在空戰中擊落日機20架。10日,中美空軍的重轟炸機77架從成都出發,再次轟炸了漢口日軍機場。使日本空軍在中國的這個最重要的空軍基地遭到毀滅性打擊。

1944年下半年以後,華東、華中、華南和西南的上空已很難看到日本飛機的蹤影。日本陸軍雖然不斷取得勝利,但這支得勝的大軍卻不得不晝伏夜行,以免遭到中國空軍的無情轟炸。日軍的交通線更是遭到不停頓的打擊。好容易才打通的平漢鐵路和粵漢鐵路根本無法暢通運輸,只能分段通車。汽車運輸隊和騾馬運輸隊在白天必須隱蔽起來,一旦被發現很快就會遭到來自空中的毀滅性打擊。

中國空軍在長空中一往無敵,極大地振奮了地面部隊的士氣。當者時任第十八軍十八師五十二團營長的萬洪昌曾興奮地對中央社記者說:抗戰八年,我軍總是遭到敵機的掃射和轟炸。今天調轉頭來,我軍的飛機向敵人掃射轟炸官兵都拍手稱快,士氣大振。

1945年,抗日戰爭的最後一年。

在這勝利的一年中,無論在數量還是品質上都有很大提高的中國空軍,除了協同美國空軍遠程轟炸華東、華北、東北乃至朝鮮和日本本土以外,還多次與陸軍實行陸空協同作戰,取得了令人囑目的戰績。

新年伊始,中美空軍便發起了攻勢。15日至11日,美第十四航空隊和中美空軍混合團連續出動轟炸機群轟擊漢口,共擊落和炸毀日機77架,漢口基地的機庫、燃料庫、軍械庫和飛行跑道也遭到毀滅性破壞。至此,華中地區的日本空軍主力已基本被消滅。

已經窮途暮路的日本侵略者困獸猶鬥,仍然企圖僥倖一逞。

年初,臭名昭著的軍國主義者岡村寧次由第六軍司令升任中國派遣軍司令官。此時,日本帝國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因此,大本營要求中國派遣軍將主力配置於東南沿海,以防止盟軍從這裡大舉登陸。

狂妄的網村寧次對大本營的戰略意圖很不以為然。他認為,中國派遣軍的實力仍然十分強大,應該繼續西進,等打敗了蔣介石,再回過頭來對付美英。他的具體方案是,在湘鄂西和鄂豫邊同時發起攻勢,一路直取重慶,一路直取西安,再由西安進攻四川盆地。

經過激烈爭論,大本營同意了網村的計畫。日軍統帥都再次從已是外強中乾的關東軍抽調部隊加強中國派遣軍,以實施西進方案。

19453月和4月,日軍從預定的兩個方向發起了侵華戰爭的最後兩次重大攻勢。

318日,駐紮在豫西、豫南的日軍氣勢洶洶地撲向鄂豫邊境的襄樊和老河口。在老河口地區,中日軍隊展開了長達20天的激烈拼殺,最終對峙在老河口、淅川、西峽口一帶。

在此期間,中國空軍利用空中優勢,連續五次進行陸空協同作戰,成功地重創敵人。

41目到7日,中國空軍日夜轟炸日軍的補給線。在內鄉附近,日軍的輜重列車幾次被徹底炸毀,致使西峽口帶的敵入軍心沮喪。

45日,中國地面部隊在空軍的掩護下,四面出擊,收復了魁門關,殲敵4000餘人,日軍第110師團長也被飛機掃射中彈身亡。

51日,中國空軍的戰鬥機和轟炸機在伏牛山麓掃射轟炸了增援西峽口的日軍,敵死傷盈野。淅川方面的日軍遂星夜馳援。中國地面部隊張開羅網,與空軍配合,將敵人重重圍困。結果,1500名日軍有一大半死在飛機的轟炸和掃射之下,其餘的被陸軍全數殲滅。

510日,中國軍隊向西峽口反擊,將內鄉通往西峽公路上的被包圍的日軍。中國空軍輪番出動進行掃射轟炸。激戰了整整一天,這股日軍被全部殲滅,1000多具日軍屍體橫陳道路兩旁。至此,日軍110師團已經元氣大傷,不堪再戰。

第四次殲滅戰緊接著發生。內鄉的日軍馳援西峽口,向中國軍隊發起攻擊。國軍沉著應戰,等待空軍增援。空軍到達後,即發起反攻。在陸空兩面的夾擊下,日軍傷亡慘重,又損失1000多人,從此再無力進犯。

第五次殲滅戰發生在隴海路正面。日軍4個大隊越過河南陝縣、靈寶西進,企圖進犯潼關。中國地面部隊在空軍的配合下,先後將敵軍切成數段,在寺河衛、岔道口附近實行包圍殲滅。日軍陷入山間狹路,遭到輪番轟炸和炮擊,幾乎被全部消滅。

5月底,中日兩軍恢復3月以前態勢。

鄂豫邊會戰,中國空軍儘量利用安康機場,使出擊距離縮短,出擊次數增加。在兩個月之中,出動轟炸機隊159次,戰鬥機149次,作戰頻率之高是空前的。

4月中旬,日軍第二十軍約8000人,分三路從長沙、衡陽向湘西雪峰山地區發起攻擊。歷時兩個月的湘西會戰爆發。

湘西會戰中,中國空軍的一、二、五共三個大隊參加了作戰。主力集中在湖南芷江及雲南陸良。在20多天之內,三個大隊共出動近300次對日軍地面部隊和後勤運輸線進行打擊。

54日,中美空軍對陷在雪峰山中的日軍第一一六師團的轟炸,是這次戰役的高潮。這一天,中美空軍共出動39次,對困在洞口、寶慶、瓦屋塘的日軍各部實行了多次地毯式轟炸,並大量投放凝固汽油彈。雪峰山中,到處是一片片火海,數萬日軍在火海中痛苦掙扎。駐紮洞口的一個聯隊全部被炸死或燒死。

中國空軍總指揮周至柔後來曾回憶說:“湘西會戰是我軍最輝煌的一役,陸軍與空軍均獲得重大戰果。……前後激戰兩個月,敵軍大敗而歸。……我軍戰果之輝煌與出動之頻繁,已達最高極限。而陸空軍的密切合作,實為抗戰中聯合作戰最優良的一個實例。

岡村寧次狂妄的西進計畫,隨著湘西會戰日軍的慘敗而付之東流。

摘自:國民黨空軍抗戰實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