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大隊第29中隊 黃肇濂

 

廣州上空首戰日機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在廣州沙面有一家洋行,叫糖成洋行,主要業務是代理德國進口化肥,在香港有金鋪、錢莊、茶葉店。洋行的老闆是黃肇濂的大伯,他沒有子女,便把黃肇濂這個侄子,當自己的兒子,從小給他優越的物質條件,在香港的別墅裡,給他修放映室,有電影機、留聲機,以及一些當時最時髦的東西。長大點,黃策濂有了機車,騎著到處兜風,成了富家嬌子。

那時華北局勢緊張,日本軍國主義勢力正陰謀併吞華北。中華民族的生死存亡問題,已廹於眉睫,救亡的巨浪,席捲全世界。作為海外遊子的黃肇濂,生活在當時還是英國殖民地的香港,少年氣盛,熱血沸騰。

1936年,黃肇濂從香港回到廣州,進了廣東航校第七期甲班畢業後,被授子飛行員職務,編人廣東空軍第七隊;接著廣東空軍全部人員北上歸附中央筧橋航校,全部廣東飛行員四百八十餘人編為五大隊,黃肇濂則編人第29中隊。

1937年盧溝橋抗日戰爭爆發後,廣州局勢也開始緊張起來了經常發出空襲警報,空軍第29中隊也處於備戰狀態。

\1937831日清晨,日本木更津航空隊來犯。警報在呼叫,黃肇濂即刻準備駕機起飛,機械手已經將飛機螺旋搖起啟動了,機場上空,機聲隆隆震盪,他抬頭一看,6架雙引擎的日本轟炸機,已經來到。事不宜遲,他急忙跳進機艙,連保險帶還未扣上,便開始和其它飛機一起升空。起飛時敵方炸彈已經落到機場上,在爆炸聲中,我方9架飛機已升空,各自為戰,自己去抓戰鬥物件。當時日機也很死板,他們由東方前來炸天河和白雲機場後,向南經河南折回向東。黃肇濂那時已發現敵機,便推大油門接近它們,敵機即向他開火,曳光槍彈射向他,機身周圍,清晰可見。由於敵機是三機編隊的,因此火力相當稠密。他駕機繼續上爬,在新洲附近,才占高度優勢,就由上向下攻擊敵機,但因沒有空射經驗,只對機身開火,又不理解修正之下,沒有奏效。這時鄧從凱上來了和他兩人輪番攻擊敵機,也沒有效果。看到已過虎門,鄧從凱沖去後與敵機後部拉平,咬住敵機不放,並開動機槍,猛烈射一架敵機,然一響,一團火花怒放,掉了下去回東洋,鄧卻突然返航。(黃肇濂後來才知道,鄧的飛機也被擊傷)。

黃肇濂一心想拉平攻擊有效,就與日機剩下的編隊,左機拉平進行攻擊。這時他越打越來動,越眼紅了,對著敵機,沖得很近,準確地瞄准敵機,拔動機槍,一聲命中敵機油箱、油漏出來,像一條白龍,但沒有著火,便再次攻擊,但所駕飛機的也突然一聲響,副油箱、主油箱也被擊中、油了出來,像一條白龍。黃肇濂估計敵機是回不去了,便立即返航,加大速度、低沖到機場邊、飛機油盡螺旋槳停了,只好滑翔慢慢地降落。

這是抗日戰爭以來,在廣州市第一次空戰,日機損失兩架,一架落在珠江口一架落在白雲山,我方沒有損失,廣州市民十分興奮,一片歡呼,用汽車運來大量罐頭、汽水及其他慰問品。這次勝利,很大程度上,是日機輕敵,以為我方沒有空中自衛能カ,而吃了虧之後再來就大多是30多架一起來了。

這時我方也有一些飛行員陸續犧性、其中一次惡戰中,黃肇濂駕機在從化機場加油時、發現自已的飛機上,被打了許多個洞,幸虧沒有被擊中要害,不然早就上天堂了。後來,白雲機場與天河機場被毀,我方損失慘重,飛機只剩三架,隊員減少,黃肇濂以少尉軍衛,升任了分隊長。廣州市呆不住了,他率領3架飛機、轉到韶關駐紮與28隊的兩架飛機駐守在一起。

1937年底,黃肇濂在機場值班,有人打電話來說:在樂昌附近聽到有敵機的聲音。當時值班只他一個人,於是他迅速駕馭霍克-3,飛到樂昌附近,果然發現一架日本轟炸機。此時他的空戰經驗已經很豐富了,直接將日機擊落,(他返航時,遇見來增援的隊友謝荃和),此轟炸機是他打下的第二架日機,墜落在樂昌境內。當地百姓非常高興,送來了大量雞、鴨、魚肉來韶關祝捷,當晚黃肇濂與各界人土暢飲一場。

當時部隊上有兩位隊長,一位叫黃新瑞,綽號水牛,是美洲歸國華僑,另一位是隊長陳瑞鈿,也是歸國華僑;三個分隊長,一個是黃肇濂,另兩位是鄧從凱和謝荃和,都是華僑。

1938413日,日機36架來犯,我方18架兩隊全部升空迎戰。我方升空後,迅速爬高到6千米高空。這次戰鬥很激烈,鄧從凱為黃新瑞僚機,就在敵機咬住黃新瑞飛機開槍時,黃肇濂迅速把敵機擊落,但黃新瑞卻已被擊傷手指,被迫返航,鄧從凱再接再厲,繼續擊落一架敵機。這次空戰之後,我方又開始在南雄、廣州、南昌上空遊擊戰鬥;同時日機又加緊對我方輪番挑釁,以其數量佔優勢,找我方作戰……這種情況堅持到蘇聯志願空軍進駐南昌,空軍戰鬥便進入新的階段。

在黃肇濂面臨人生抉擇的時候,有一個人起了決定性因素,那就是潘漢年的夫人董慧。董慧的姐姐是黃肇濂夫人的同學,董慧與黃家一直保持著聯繫,黃肇濂一家,對於共產黨早已不陌生。新中國建立在即,急需各種人才。當董慧詢問黃肇濂是否願意起義,黃肇濂沒有猶豫,立即同意。

1949年八九月間,董慧安排黃肇濂一家人自香港乘船北上,同行者還有一些愛國人士。在新中國的航空事業上,黃肇濂也做出了貢獻,直到退休。

1988年,黃肇濂的子女為他申請到美國南加州定居,那時他已有重孫子。他晚年生活喜歡開車,到處逛悠,直到20093月,才不開車。

當年擊落的第四架敵機,是他與陳瑞鈿共同擊落的,他倆在戰鬥中產生情感,是生死之交,終生難忘的好朋友。老年相逢在他鄉,倍感親切話不休,1997年陳瑞細逝世前,他們每年都要見幾次面,暢飲歡懷話當年,英雄不談當年勇。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回國參戰的是華僑,捐款捐飛機的是華僑,狙擊日機英勇犧牲的有華僑,自帶飛機來的,如早期的馮如、陳卓琳、關榮等。在海外已經學會飛行的,如:黃泮揚、陳瑞鈿等。華僑、華僑、都是華僑

摘自:夢斷藍天  作者:林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