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炸開封洛陽
(劉毅夫記者隨機出擊記)

四月上旬,第一大隊一中隊,清晨四點都起床,開戰前會議,五點 鐘便要起飛了。夜還未睜開眼,機場的機械人員己工作得疲乏了,但為了能順利出動任務精神却是充沛的。一大群B-25都在試車,轟炸機616號機,駕駛員黃雄盛,是一位中等身材,沈靜的青年,穿着夏日的飛行衣,他是清華大學的畢業生,在美國學校學習飛行後,回到印度便因他飛行技術優越留下當B-25的教官,兩年後纔回國派到第一中隊來。徐副司令與他同飛這架616機,今天是飛第三隊羣的三號機,領航員為馬中銳湖北人,年青的射擊士錢先福鎮靜的坐在砲塔上等待出發。

今天的陣容雄壯,在B-25出動任務是最多的一次機羣,一架跟着一架起飛。天開始亮了,把天空抹上了金紅的光,由機頭上,翅膀上反映出耀眼的光芒,所有的B-25開始集合編隊,P-51的護航機也準時集合,我們這架是跟着盟友的飛機編好隊。

現在天亮了,飛機一過鄖西,便是飛出了山地,仔細的注意荆紫關的形勢,現在是飛在兩軍在對疊的地區,我們到達上空時,那裹静的要命,什麼也看不見。

大編隊的機羣在空中,前後左右都是友機,機身上的槍口四面八方的警戒着,大伙都感到安慰與自信,飛機迎着陽光東飛,大陽越昇越高,我們的行程目的地開封也愈來愈近,這時地面與空中的能見度都很好,B-25的影子很快的馳進黃河,我們在空中祗能看速度表,此外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是用驚人的速度前進。

B-25沿着黃河北岸飛行,不多時便看到了開封城市及車站,第二中隊的飛機按照原定計劃,他們與大隊脫離,先到車站投彈,我們這一隊在城上空兜一個圈子確定目標,然後纔進入。這時見到車站己中彈起火,正看得起勁的時候,領航員馬中銳叫道:「敵機。」大伙準備射擊,在我們左下方一千多尺的空中有兩架敵機,與我們對頭飛過,逃竄而去。馬中銳笑着說:「敵機正在逃警報呢!」真想不到日軍飛行員惨到這步田地,要是中國飛行員,就是再少的飛機,迎頭踫上時,也總要幹一下才行。

掩護我們的P-51因為責任所在,不能遠離我們大隊,所以這兩個小鬼頭才倖免了,第一中隊也跟着準確的投彈了,全數命中營區目標,整個地區車站由南到北都陷在黑煙中,雖然無法看見地面上的惨狀,在那狂妄的黑烟不就是恐佈的面貌嗎!開封己受到致命的破壞。

二十一日天還未亮,一中隊又出發了,此次任務我選了槍手的位置,由湖南骡子羅思聖分隊長領隊,轟炸的目標中國的歷史名城,中原的重鎮洛陽。空中微微的有些寒意,那荒無人跡的高嶺上仍遍佈着白雪,華山的影子倒印在黃河裹,黃河兩岸為對疊的敵我陣地,我們的飛機一過潼關便在敵人的上空飛馳,我們把槍口向下迴轉着,祗要下面有彈火上來,我們便會開槍。

汪治隆副大座在掌長機,我們飛到洛陽上空往下查看,破亂的車站,全毁半毁的建築物及寒夜似的機場,都是最近天天被第一大隊及第十一大隊所踐踏後的景像。我們今天是選擇西宮的營房,昨天下午這個目標己被第一大隊的B-25炸過一次,今天我們又來了,同時又帶來了「空軍告淪陷區同胞書」,勸老百姓他們離開車站、營房、倉庫、碼頭、機場等….以及被敵人佔領的城市與村莊,因為要完成抗戰勝利,我們就必須向任何被敵人利用的地區轟炸掃射。

當我們起飛前楊錦鴻参謀教我開機身小窗的方法,及投紙彈應該注意的秘訣,到了目標區上空要先投炸彈,現在炸彈艙打開了,一股風由前艙吹來,張乃超幫我把傳單綑條解開,然後我們又向外搜索,查看地面及空中有無敵機,巧極了,同在開封一樣,見到一架飛得慢的要命的銀白色單翼機對頭飛過,我們判斷是九六或九七轟炸機,距離太遠,見它慢慢消失,這時長機的炸彈己離艙落下。我們今天的編隊位置甚好,是大V字隊型的二號機,所以右邊一大排飛機投彈奇觀,一眼收完,炸戰像是一排降落部隊一樣飛快向下急落。最後一彈投完,關上艙門,我馬上放下機槍,跑到後面,將鐵窗打開,一陣風猛烈地吹進機艙,幾乎使我無法撑住這個小小的圓鐵板,張乃超也趕過來,大把大把的傳單丢下,傳單做得五颜六色,五光十彩的紙彈同大花蝴蝶般的猛急的脱離飛機,然後散滿了天空,為狀至美。

關閉鐵窗後,飛機己轉過彎,下面的西宮營房燒得正烈,今天投下的大多是燃燒彈,因為情報得知此處住着大批日軍,倉庫内也堆滿了物資,一排排炸平的房屋百分之九十仍繼續在爆炸,爆炸的光,同北方秋夜之野火似由房中一閃一閃地跳躍著,飛機上的人都把頭探着下望,臉上都充滿了滿意的笑容,飛離目標返航,氣流特別壞,飛機震動得很厲害,過了秦嶺後氣流才稳定,金剛總站又在眼前展開,B-25又看見它們的巢,所有的飛機順予的安全回來落地。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