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隊隊長 劉福洪

 

生於1913420日的劉福洪烈士是察哈爾省萬縣人(今屬河北省張家口市萬縣),青年時代的劉福洪最初在東北求學。九一八事變後國難當頭,日軍的鐵蹄踏遍華北也只是時間問題。劉青年遂產生了投筆從戎的念頭,隨即考入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九期步兵科就讀。

128淞滬之戰後,見識了日本空中優勢的中央政府決定加大空軍人才培養力度

19325月,和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八、九期的其他41名幸運兒一起,劉福洪被選拔入中央陸軍軍官學校航空班學校。同年831日,軍政部航空學校在蔣介石的親自督導下擴編組織結構,更名為中央航空學校。

劉福洪所在的班前後招考了三批新生,最終僅飛行學生就錄取了91名,機械生錄取了45名,合稱為航校二期。這一期學生也趕上了好時候,從193210月起,航校利用聘用的美籍顧問開始實施完整的美式教育,從器材到教材,教員甚至機械員,統統都是美式的。在美籍教官的嚴格督導下,這一期的淘汰率也非常高,比如前文提到過的羅中揚,就因為簡單的操作失誤直接淘汰,只得進入航校的高級偵察班學習了。

不過嚴格自然是有嚴格的好處,順著該期按照畢業成績排的同學錄,你一定可以找到和劉福洪同窗的很多歷史名人。比如後來名震一時的空軍四大天王之劉翠剛和李桂丹,二人都畢業於這一期;後來的臺灣國防部副總參謀長陳有維空軍二級上將,軍統局戴老闆在空軍的情報系統負責人,陳納德的主任翻譯林文奎也都出自這一期。

畢業後的劉福洪很快分發至空軍偵查第一隊擔任少尉本級飛航員,後歷任第五隊中尉本級隊附,第十隊中尉本級分隊長。193597日,他續任為空軍少尉官位。193610月,空軍完成了第一次部隊擴充整編後擔任第八大隊第十隊中尉本級分隊長。淞滬戰端一開,劉福洪再調回第十隊上尉本級副隊長,參加第八大隊攻擊上海日軍的各類行動,可以說是無役不與,功勳卓著。終於累功升任第十隊上尉本級隊長。

在武漢,他遇邂逅了原籍蘇州,因南京、上海失守來到這裡的陳影凡女士。兩人遂互生情愫。武漢淪陷後,中國空軍把被國際14中隊玩剩下的聯合 沃特V-11G型教練機(經過改裝後可以攜帶小型航彈)集中移往成都,整修後交給正在成都轟炸總隊集訓的第8大隊所屬第1019兩個中隊,於是劉福洪只好帶著全隊改為學習V-11機型使用,順便在193915日與陳女士在成都結婚。

此時,日本陸軍第一飛行團在江橋英次郎的命令下逐漸由漢口基地轉往山西運城,把攻擊目標轉移為天氣情況較好的蘭州——這裡大量駐紮有正在換裝I-16的中蘇航空兵人員。於是,中國空軍的情報部門好不容易靈光的注意到了這一調動變化,意識到隨著日本陸軍航空兵轟炸機在運城集結,這裡也就成為了日軍航空力量在西線的重要據點。

此次攻擊的目標是運城位於晉陝豫三省交界處的黃河金三角中心地帶,屬於晉南地區。北依呂梁山與臨汾接壤,東峙中條山和晉城、河南濟源毗鄰,西、南與陝西渭南、河南三門峽及洛陽隔黃河相望。當時作為打擊襲擾中國西北部大後方的前進基地,運城的地理位置和軍事價值,都是比較高的。處於大西北的蘭州,就是中國空軍接收蘇聯軍援的最重要地點。而處於日軍控制下的運城,正是其打擊蘭州的重要據點。自19391月以來,日寇以山西運城為基地,集中飛機40餘架,襲擊西北各重要城市,阻撓我國內國際運輸線。持續很長時間的蘭州空戰爆發了。這也正是儘管危險,中國空軍卻不得不實施這樣一次冒死突擊的重要原因!

19392512時許,第十隊隊長劉福洪帶著4V-11“轟炸機從成都起飛,每機載彈20枚,向陝山西運城進發。結果一架飛機在途中就因為機械故障等問題返航,在途中遇到濃霧不幸在甘肅甘穀墜毀,第10隊少尉本級隊員方汝南(廣東航校第七期,中央航空學校第五期高級班)和準尉本級見習員周景儒(空軍軍官學校航炸班第四期)出身未捷身先死。

16時許,還是有三架我機在劉福洪率領下出其不意的出現在了山西運城上空,最終經過三個多小時的長途飛行,烈士率3機於16時許,到達運城上空,倉促應戰的敵人來不及起飛升空攔截,只能以地面高射機槍零星抵抗。本來很好的機會,但是令人無語的是,坑爹的彈架這時候出現了故障,結果三架飛機只投下了約40枚約14公斤重的炸彈,雖然最終未能阻滯日機的淩厲攻勢,一時濃煙四起,炸毀敵機10餘架及機場之一切設備。和地面設備並就此揚長而去也算是一次成功的奇襲行動了。

返航途中到臨潼鎮新豐附近時,天色將暗,氣候轉劣,禍不單行的是,劉福洪所在的長機因為飛行速度過快,滑油溫度過高,造成發動機過熱爆炸。雖然座機突發故障,但是劉福洪為愛惜器材,不肯及時跳傘,仍然勉力駕機飛行,旋即墜地,劉福洪隊長和第十隊準尉本級見習員汪善勳(空軍軍官學校航炸班第四期)和第十九隊技副五級通訊員謝光明(航空委員會通訊人員訓練班第一期)與機同殉,劉福洪後於1941714日追贈為空軍少校。

自古以來,英雄和美人簡直就是默認的最佳搭配,在20世紀的中國,最時髦的英雄恐怕莫過於駕駛戰鷹翱翔的飛將軍們了。民國飛將軍們把妹向來有一套,各類奇聞怪事真是數不勝數:有人開著飛機尾行,對著心上人的列車不斷俯衝下去問好最終抱得美人歸;風流倜儻如鄭少愚烈士,去印度接收新機都不忘把給未婚妻買的婚紗塞進狹小的座艙,最終卻血灑長空。

在這場與日本帝國的終極對決中,新生的中國空軍就是靠著這些年輕飛將軍們的血肉之軀抵擋著日本航空兵的進攻。一旦心上人升空作戰,空軍眷屬們有極大的概率要面對心愛的飛將軍血灑長空的慘痛事實,然伉儷情深,很多女眷對於自己的一生摯愛就此離去顯然不能接受,時有殉節者。

終於,噩耗傳到了劉福洪烈士剛剛新婚一個月的妻子陳影凡女士那裡,無法接受這個慘痛事實的陳女士于8日服毒自殺,所幸家人發現尚早,送到成都仁濟醫院就醫及時脫險。不過陳影凡女士的殉情念頭並沒有因為這次失敗而打消,復於十六日晚間,乘家人不備,偷偷取出烈士生前使用的配槍,比即玉殞香消。劉隊長殉國,陳女士殉夫的悲壯史實,頓時傳遍後方。陳女士原籍姑蘇,自京滬淪陷,寄寓漢,年僅雙十,與劉烈士邂逅相逢,即傾心愛慕。至本年一月五日,在成都結婚。陳女士在自殺前,佈置井然,對於蛬掑中妊戙輕搵蛂A及衣飾零物,均留言分贈友好作為紀念。並有遺書多封,叮囑後事。內有一封係致劉烈士的友人,請將她的遺骸與烈士合葬,年僅26歲。其妻陳影凡女士聞耗自戕,哀艷事蹟傳誦一時。

多年之後,當TVB拍攝以抗戰空軍為背景的經典廣告時,就巧妙地把這段淒美壯烈的愛情故事的部分橋段融入其中,而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這句家喻戶曉的廣告詞也成為那個時代許多年輕男女的愛情誓言。只是,滄海桑田,時過境遷,又有多少人知道這句話背後所濃縮的飛將軍血灑長空的愛國熱情和他背後女眷貞烈柔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