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大隊九隊分隊長 沈崇誨

 

電影《無問西東》中王力宏飾演的飛行員沈光耀的事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在民族危難之際,身為清華大學高材生,他不惜違背母親意願,棄筆從戎,最終與敵艦同歸於盡。縱觀中國空軍抗戰史,不乏為國英勇就義的志士仁人,其中,最為接近沈光耀原型的歷史人物是沈崇誨。

沈烈士崇誨,祖籍江蘇省江寧縣,後遷居到湖北武昌。太平天國之際,其父避亂湖北之武昌,遂家焉。生於1900625日。兄弟四人。父習法律,供職北平,率眷同住;因終年忙於公務,烈士之幼小教育,如識字,習算,讀文等悉由母講授。

1911年,武昌起義打響辛亥革命第一槍,沈崇誨於此年降生於革命元興之地的一個名門世家。其父沈家彝是清末民國初期知名的大法官,畢業于日本帝國大學,曾任上海特別市高等法院院長。其母陳氏出身貴州望族。沈崇誨自幼隨父遷居北平,因父親公務繁忙,母親承擔了其幼時的家庭教育,除教他讀書識字,還常給他講岳飛、文天祥等抗敵禦侮的故事。

沈崇誨長居北方,從小是個暴脾氣,對這些民族英雄的殺敵事蹟欽佩得五體投地,不由心嚮往之。1920年春,他進入民國名將徐樹錚創立的北京成達高等小學讀書。該校實行軍事化管理,沈崇誨受到嚴格的紀律約束。

沈崇誨曾在《我的自傳》中記述了這段經歷:當時最大的收穫,不僅在於軍事方面,以及軍國民的養成;卻是在於改變以往天不怕地不怕的壞脾氣。

1922年,沈崇誨進入天津南開中學學習,因酷愛運動,體育成績突出,學習成績卻不盡如人意。20世紀二三十年代,北方軍閥明爭暗鬥,加上外敵入侵,國家蒙難,民族受辱,沈崇誨幡然醒悟,再如此下去不行,立志要作一驚人之學。從此,他發憤圖強,經過9個月的努力,考入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這成為他人生中的一大轉捩點。

進入大學後,他立志要成為國家所需要的人才,高中修習文科專業的他學起工科來非常吃力,勝在刻苦用功,不僅文化課成績優秀,冰球、網球和籃球等也樣樣精通,是清華校園裡標準的高富帥。作為學校足球隊、棒球隊選手,多次參加地區和全國性運動會,並為學校乃至華北地區立下戰功。據其老同學黃中孚回憶,在與外校的一場足球決賽中,沈門牙不幸被球打落,血流不止,因戰況緊急,輸贏只差十二分鐘,頻頻搖手,毫不遲疑的撐下去,沈兄愛團體而肯犧牲的精神被認為是無與倫比。他英勇奉獻的精神,在學生時期已可見一斑。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日軍赤裸裸的侵略行徑,讓沈崇誨極為憤慨,他與同學林文奎組織在校學生成立義勇軍遊行示威。行動雖在小範圍內收到一定效果,卻讓他認識到,沒有組織和紀律的行動無法發揮救國的實際作用。他產生了進入軍事學校、以身報國的想法。

沈崇誨決心投筆從戎,還離不開林文奎的影響。林文奎(1909—1982),廣東江門新會人。畢業於杭州筧橋航校飛行班,留學歐洲4年,歸國後鑽研空軍戰術,曾協助陳納德創建美國空軍志願軍飛虎隊。他與沈崇誨、孫立人作為清華三傑,相繼從軍,譽為美談。1932年,沈崇誨與林文奎從清華大學畢業,商議一道去開發西北。恰逢筧橋航校首次面向社會招生,林文奎改變主意前往應試,成為飛行班二期學員(一期學員由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直接轉入)。沈崇誨因故未能趕赴西北,輾轉到綏遠工作。4個月後,省教育廳聘請他協理全省中學會考、運動會和賽馬會。其間,林文奎多次寫信給沈崇誨,講述筧橋航校的訓練情形,強調空軍建設的重要性和緊迫性,表達抗日的決心。往日的從軍志向再次浮現,沈崇誨在給林的回信中自問:效力疆場和開發西北,哪一樣是國家的急務?

193212月,沈崇誨冒著大雪趕赴北平投考航校第三期。兩周後,他收到兩封來信,一封是林文奎告知他被航校轟炸科錄取的信,另一封是母親在上海病危的家書,一時悲喜交集,難以言表。他匆匆趕回上海,見了母親最後一面,辦完喪事就奔赴筧橋航校。後來,他回憶道:心中實在是無限的悲痛我將拋棄一切,盡忠報國”!

筧橋航校的訓練十分嚴苛,採用美式教學,淘汰率為50%以上,如第二期招收100人,畢業合格僅48人。如要順利畢業,除要通過初、中、高級3個階段的飛行外,還要考試通過航空戰術、氣象學、無線電學、空中偵察、空中轟炸等課程。19332月,沈崇誨到南京接受入伍生教育。9月,因成績優異,升入中央航空學校第三期飛行科。次年12月,他以第一名的成績順利畢業。因其理論水準過硬、實戰技術精湛,直接留校被聘任為空軍準尉本級見習員。半年後見習期滿,升至空軍少尉本級,正式成為航校教官,擔任中級飛行教官。193610月,中央空軍納編兩廣空軍,沈崇誨被調往安徽廣德機場空軍第二大隊第九分隊(裝備諾斯羅普-2EC輕型轟炸機),升任空軍中尉本級分隊長。

七七事變爆發後,華東地區局勢愈發緊張。813日,日軍藉口虹橋機場事件,大舉進攻上海,八一三淞滬會戰爆發。空軍第四(驅逐)大隊正英勇的掃蕩京、滬、杭上空敵機時,另外在中國空軍炸史上創下輝煌的戰績,便是中國空軍的第二(轟炸)大隊。時第二大隊駐在太湖西區安徽境內廣德,集注其目光於長江口外之白龍港、餘山一帶海面敵方的艦隊及航空母艦。

14日,國民政府航空委員會發佈第二號作戰令,令空軍第二、第五大隊對淞滬地區的日軍陸海空部隊發動攻擊。沈崇誨等人在第二大隊副大隊長孫桐崗的率領下,駕駛諾斯羅普-2E C輕型轟炸機從廣德起飛,抵達上海上空。此時,日軍已經佔領楊樹浦一帶的公大紗廠、匯山碼頭和吳淞口海面,並修築了很多工事。飛行員們冒著敵人猛烈的高射炮火,發起轟炸,旗開得勝。據資料顯示,公大紗廠中彈起火,匯山碼頭中彈3枚,第二大隊21架飛機全部平安返回。下午,他們再次出擊,轟炸日海軍陸戰隊司令部及其兵營,以及公大機場、匯山碼頭等處。日軍以艦炮組成防空網應對,並出動航空母艦上的飛機偷襲我軍,沈崇誨等飛行員們毫不畏懼,與日軍鬥智鬥勇,多次擊中目標,起到了先發制敵之效。

813日,滬戰爆發,從八月十四日起,第二大隊開始出擊,轟轟烈烈的一幕又是一幕。十九日第二大隊第十一隊隊長龔穎澄及第九隊隊長謝鬱青,各率諾機七架,先後於九時及九時四十分自廣德出發,經長興、吳興、往餘山附近炸敵航空母艦及白龍港之敵軍艦。

19日晨,第二大隊第十一隊隊長龔穎澄及第九隊隊長謝鬱青,各率諾機七架,先後於九時及九時四十分自廣德出發,經長興、吳興、往餘山附近炸敵航空母艦及白龍港之敵軍艦。

沈崇誨接到轟炸長江口外佘山附近的日航空母艦和白龍港敵艦的命令。他與轟炸員陳錫純駕駛彈痕累累的904號諾斯羅普輕型轟炸機,與其他6架飛機飛至臨吳淞口外的日海軍第三艦隊上空。突然,沈崇誨駕駛的轟炸機發生故障,機尾冒起青煙,一旦火勢殃及油箱隨時會引起淩空爆炸。他當即決定離開機群,準備在最後時刻沖向敵艦與之同歸於盡。他示意副手陳錫純跳傘逃生,但陳錫純眼神堅定,決意一同赴死: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沈崇誨用力將手中的操縱杆向前猛推到底,駕駛著滿載炸彈的飛機從2000米高空向敵軍俯衝而去。瞬間,飛機失速,墜海爆炸,時年僅26歲。

陳錫純烈士個人資料:湖南省長沙市人,生於1916年。世兼耕讀,家道小康。烈士先後在中央憲兵學校、中央陸軍軍官學校、中央航空學校第五期畢業。任空軍第二大隊第九隊少尉本級隊員。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陳錫純積極投入長沙學生聯合會組織的抗日救亡宣傳活動。

初中畢業後,陳錫純考入南京中央憲兵學校,19339月入南京中央軍校第十期步兵科學習;後被選送杭州筧橋航空學校第五期甲班轟炸科學習飛行技術。

193610月,陳錫純被分配到南昌空軍第二大隊任見習飛行員。

19371月,陳錫純任國民革命軍南昌空軍第二大隊九中隊少尉飛行員。不久,隨飛行大隊駐安徽廣德機場待戰。

烈士及沈崇誨分隊長與敵艦同歸於盡。烈士追贈中尉。有父母及妻與女二。

沈崇誨一生未婚,生前只留下一篇《我的自傳》發表於《中國的空軍》雜誌,結語言:盡忠報國——願長此以自勉。

此後,沈崇誨的犧牲一度被演繹成撞沉日艦拍入影視作品,還曾寫進臺灣小學教材。然而,由於無確切史料佐證,屢遭質疑。國民政府將其列為失蹤人員,追贈空軍上尉。

在戰火紛飛的年代,以沈崇誨等為代表的中國空軍飛行員,用青春和血肉之軀捍衛著祖國的碧空藍天,正如《無問西東》所說,他們奔赴一場劫難,卻像去趕赴一場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