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保衛戰
(梁道明記者戰地採訪記)

暮春的太陽燒灼著肌膚,一片黄色的塵土籠罩着機場,基地上的人們卻樣一螞蟻,整天在驕陽下不息的工作着。湘西敵人的最後一次攻勢,就被這一羣勤勞不懈的工作者發揮出來的力量壓阻了,使陸軍得以充分地發揮戰鬥力量,相繼收復武陽、洞口、瓦屋塘等地,敵人一退就是二三十公里。

第五大隊的工作人員整天忙得很,大隊部参謀朱懽整天都左手握電話,右手執著筆,把各方來的情報記錄下來:「江口方面日軍己將潰退 ~ ~洋溪方面己証實昨日炸斃日軍一千五百多人 ~ ~ 今天天氣好,多出動幾批飛機啊!下午炸放洞時請多帶燃燒彈,請今晚出動偵察衡寶公路,看看日軍有什麼活動 ~ ~ 敵人在花園市集中了三四千人,請派機轟炸 ~ ~」,這一大串的情報和要求,瞬即到達機場,招開作戰會議,立即出動任務。中午及傍晚,参謀郁功誠又忙着握電話報告戰果,及寫作戰記錄:P-51炸洋溪,目標是樹林内日軍砲兵陣地,燬砲數門,炸斃日軍约七百餘,馬二百多匹。轟炸掃射放洞,敵人死傷未詳。炸寶慶西面,燬一百尺橋樑一座。襲擊南昌機場,炸燬敵機一架及機場設備 ~ ~」,每天出動飛機超過一百架次,報告戰果也要一小時,敵人的滋味我們可想而知了。

今天吃過了中飯,我和参謀主任倪世同,参謀郁功誠乘吉普車到達機場,整個機場像一個有機體般活動者,這一面機械人員忙着加油,那一面在檢查機件,銀色的翅膀上蹲着一個人在放機槍子彈,翅膀下又有人在掛上幾百磅的殺傷彈,一邊又有四架飛機正在準備起飛,發 動機的吼叫聲叫得耳朵也差不多要聾了。一陣黃塵揚起,一架架銀灰色大鳥又騰在天空,帶著幾百公斤的炸彈往前線飛。

記者走進了休息室,十七中隊中隊長項世端穿著飛行衣及裝備馬上嚷著:「雙座P-40己準備好,現在就去吧!」分隊長林深光給了我一頂飛行帽和眼鏡,我在携着笨重的降落傘,随着項世端隊長走到機場,蹣跚的爬上畫着鲨魚嘴巴的P-40後座。林分隊長幫我把降落傘背上,在把安全帶縛緊,項隊長立即向指揮塔的無線電台請求允許起飛。跑道還沒有走完一半,這龐大的飛鳥己經離開了地面向上爬升,掠過了幾重荒蕪的高山,一會兒便到了一個狹窄的山谷。項隊長回頭向地面一指,隨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是我陸軍對空聯络的符號,指示對面的小山頭就是日軍陣地,附近的山頭都己被燃燒彈燒得焦黑。我陸軍陣地也是焦黑的山頭,是這兩天才把敵殲滅了佔領回來的。在敵人上空徘徊着,一個人也看不到,都己躲在樹林和偽裝的陣地内。依照地面無線電的指示,項隊長把機頭一低,俯衝下去,向一片樹林發射了幾百發子彈,射擊後,我們離地僅三四百公尺,爬升了起來,回頭一看,有三架銀灰色的P-51機一架跟着一架俯衝下去掃射,山谷又窄又深,差不多吻着山頭,可是它們像點水的蜻蜓,穿簾燕子的輕捷,山頭不會防礙它們,這三架野馬機相繼反覆掃射着,並向樹林深處投下了殺傷彈,立即一片煙霧迷漫着山頭。「炸得好呀!」地面聯络電台在喝采,他們大约在望遠鏡堿搢鴗擳x的狼狽情形了。

「到洞口去吧!」項隊長對這三架野馬叫喊。
「你先走吧!」他們大约愛上了這一片樹林,捨不得離開,看見逃出樹林的敵軍,又俯衝而下繼續的攻擊掃射,同時,我軍陣地上的士兵都從豪講堹萼_來,準備向空軍轟炸完了的敵陣地前進。

洞口的地勢較開朗,隨着我陸軍的符號看過去,是一片分成許多塊的水田,水田旁邊的山下,一座约有七八十間屋子的村莊,這村莊是日軍的藏身的地方,老百姓都跑光了,房子也差不多都炸平了,只剩下一堆堆碎瓦頹垣。山坡的樹林上空有兩架P-51式機在盤旋着,像鷹隼狩獵他們的食物,看準了就向下撲,樹林塈Y刻冒起一股黑煙。項隊長也找到了目標,俯衝至三四百尺高度向一間破廟射擊。爬升上來後,我們又掉轉機頭,到放洞去。放洞附近都是二三百尺高的小山,山上大都長着樹林,這堛漱s頭也沒有例外,東一塊西一塊的燒得焦黑。四架友機在細心搜索。

在這堙A我軍和日軍的陣地,犬牙交錯的分不清,若不是我軍陣地都有符號,並有地面電台聯絡,在空中實在沒有辨法分别出來。之前日軍曾在這媯o動很劇烈的攻勢,經我空軍這些天來不斷的轟炸掃射,消耗了近百噸的彈藥,才把日軍的兇燄壓下來。這兩天戰事颇為沉寂,我陸軍己準備着大規模的反攻了。

除了在前線和陸軍協同作戰外,第五大隊這幾天還作些較遠距離的出擊,五大隊二十九中隊分隊長王秉琳隊員陳海泉及另兩美員,並肩到南昌敵機場狩獵,敵機場上只有一架雙引擎發動機的飛機,雖然地面砲火很厲害,他們還是俯衝而下掃射,把這雙發動機的飛機擊毁了,在對機場的其他設備掃射個痛快才回來。

據情報,日軍在湘潭河岸囤積大量軍需品,河中也有許多運補船隻。二十六中隊参謀梁琦,分隊長泠培樹,周威霖和美飛行員迭更生、周活五個人就負担了出擊任務。湘潭是敵人的水陸運輸中心,這堛滌狙g炮火當然很强。可是,這是較富刺激性的任務啊!這一次襲擊的結果是二十多條用青草樹葉遮蓋着的大船,此批大船不是炸翻了就是起火燃燒,岸上的倉庫也被五百磅的RDX炸彈炸得火光衝天,黑煙與浮雲混成一片,人機全都平安返回基地。

今日,他們又襲擊長沙北面的靖港(這是敵人水陸運輸的要衝),目的物也是倉庫和船隻,我機突然到達時,敵人沒有防衛準備好,結果擊燬運輸船三十多艘,大量物質遭毀滅的命運。

這兩天來較大的戰果還有幾宗,二十六隊和二十七中隊在放洞附近襲擊殘敵,敵人剛在某地 埵洫e潰散的兵員,我空中發現炸彈丟下去後,相隔數百呎處的步兵都能聽到敵人的哀號聲,那次轟炸據報炸斃日軍八百餘人,三百多匹戰馬。今天二十七中隊又在江口東面炸射敵指揮部,他們才剛回基地,前方就有電話傳來,證實了殲滅約三百餘人,有幾所房屋燒得火勢衝天,依情况敵人在那房舍中儲藏了大量軍用品吧。

敵人雖沒有飛機掩護着,但是高射砲和高射機槍 確很多,小伙子們經常俯衝到二三百尺的低空才發射,有時甚至作超低空飛行,離地面僅數十尺。所以出擊回來常常在機身上發現了大洞,前天副大隊長鄭松亭的飛機翅膀和尾巴都被敵人射中了。王秉琳的飛機上也着了四槍,楊少華的機上的風擋也給射穿了,只差兩三寸就射到頭上,我真為他們捏一把汗,可是他們滿不在乎,作戰本來就是這樣,擔心也沒用,有些人在第一次作戰就完了,現在天天出任務看開了就好。

日軍對第五大隊恨透了,自從去年四月以來,除非天氣不適合飛行,第五大隊没有一天不給予日軍打擊的,消滅了日軍在衡陽和岳陽白螺磯的航空隊,把湘江給養切断了,湘西戰事發生後,更發揮了威力,協同陸軍在湘西山地的邊沿把敵人消滅。於是日軍在廣播電台發牢騷,說準備從別的戰場把航空隊調來,與第五大隊决一死戰。第五大隊的戰士聽到了這個消息,高興極了。近半年多的時間很少遇到敵機,敵人果真前來决戰,他們萬分歡迎的。但祗放消息而無動作,日軍空軍各方的飛機及人員補給,己無法有效的在掌控制空權了,廣播電台的吹牛,不是給中國空軍聽的,相信只是安慰在地上潰敗的陸軍,但己無多大用處了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