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倆好訪展館

 

前幾天我就和我大哥田儒崑通過微信聯繫了,說任歌樵的兒子任培善已經到了上海他住的地方。相約倆人於1019號開車從上海過來我館參觀。我和任大哥之前一直都有用微信保持聯繫,也將我展 岀的情形發照片給他了,他一直很想過來看看,但因疫情的關係,一直無法前來,如今大陸疫情和緩。所以,這次他從北京到上海找我哥玩的時候順便就一起過來。

任歌樵和我父親田景詳都是空軍官校14期的學員,我父親是第三批留美,任歌樵和原“空軍退役軍人協會”的會長夏功權,都屬於第四批的留美學生。我父親是“戰鬥機飛行科”的,他們兩位都是“轟炸機飛行科”。美國畢業後返回到印度,都加入了“中美空軍混合聯隊”。我父親是在第三大隊28中隊。他們兩位則都是第一大隊4中隊。

因為父輩的關係,又很多是鄰居,他們這批飛行員的小孩可以說是從小玩在一起,任大哥叫告訴我住在上海的戴自瑾伯伯(己病逝),就是他的鄰居,他們家人都很熟,他對戴伯伯如何又回到了大陸的情形也知道的很清楚,目前為止他跟他們的兒女都還要保持聯繫。因為我和他們在年齡上有些差距,所以我都不曾跟他們接觸過。因為我研究這段歷史,成立“中國飛虎研究學會”所以跟他們才有了一些聯繫,但我和母親聊到任歌樵的兒子將要到杭州來看我展館時,我母親首先就回答說:任歌樵是非常帥氣的一個男人,他的太太非常的賢慧,人非常的好

從上海到杭州也並不遠。差不多兩個小時就開車開到了。之前和在臺北的時候,我和任達哥碰面他就將他父親的一些資料送給我,目前也放在展館內,我講展館內說展覽出的所有的抗戰,空軍方面的一些文史資料文物全部詳細的介紹給任大哥,他覺得非常高興。決定講他父親的勛獎章和其他一些文物,再轉交給我收藏展出。

《雙十協定》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曾作多次談判;同時雙方各派出代表,政府方面為王世傑、張群、張治中、邵力子四先生,中共方面為周恩來、王若飛兩先生,迭在友好和諧的空氣中,進行商談,已獲得 完美之結果,並仍將在互信互讓之基礎上,繼續商談,求得圓滿之解決。

1945829日至1010日,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國共產黨代表團與國民黨政府代表在重慶舉行談判,經過43天的談判,於1010日簽署《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即《雙十協定》。

此次會議談判內容有數十項之多,主要重點是。第一、國民黨承認共產黨及一切黨派的平等合法地位。第二、願意和共產黨一起合作治理中國。第三、 通過國際媒體的報導,共產黨正式浮現檯面。

任歌樵飛行日記。經過《雙十協定》後,國共又有了些談判上的接觸。1945年12月16日,飛行經過情形“西延九”代表從西安飛到延安接了共產黨代表以後再飛到重慶九龍坡機場。

有趣的是過了兩天任歌樵出任務後 ,在自己在飛行日記上附記“喜獲麟兒名培善

任大哥同時邀請我一起有時間前往美國亞利桑那州的雷鳥機場(Thunderbird) 初級班飛行學校,去尋找當年的受訓學員的文史資料。但原“雷鳥機場”早已改成為一所美國大學用地,當年這些的學員資料都不知收到哪裡去了。事實上,我早年就通過我妹妹,請她幫忙寫了50多封信函給美國相關的機構和檔案館,希望能夠找到當年這批學 員的一些資料。但是,並沒有得到任何滿意的回覆。但是任大哥說事此事必須經過美國政府的協助才有辦法,他有認識一些美國議員,也許可以幫得上忙,對於這種事情,我只能與平常心看待了。

筆者與兩位肥仔大哥合影,左:任培善、右:田儒崑。

內人陪兩位大哥喝茶,憶父輩論往事。

我研究這段歷史二十年了,從未得到臺灣政府和軍方的任何協助,當初向寫了信函給軍方尋找留美學員的名冊就如同石沉大海,根本不理會。

從美畢業後返回印度的卡拉奇的中國空軍接受OTU戰術訓練,現在的卡拉奇(Karachi)就是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市,所以我也曾寫信給中國駐巴基斯坦的中國大使館希望能夠幫忙查詢是否有這方面的資料可尋,如果有我還想跑一趟巴基斯坦,但是也是沒有得到任何回覆,一切只有盡人事聽天命了。

晚餐我和內人請他們去離展館不遠的半山“上河坊”餐廳吃飯。他們從上海來就請他們吃杭州有名的千島湖魚頭

在半山原本有座空軍公墓,也曾經有友人去尋找這處地點,但都失望而歸,聽說文革期間全部都鏟平了,現連遺址都找不到了,只有相片能證明這裡曾經有過空軍公墓了。

 

相片說明:杭州筧橋半山空軍公墓,空軍絢難人員,統一於329青年節 ,舉行公祭典禮下葬……(後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