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航空公司 林大綱

林烈士大綱,福建省閩侯縣人,生於中華民國元年。在中央航空學校第二期肄業、德國漢紗公司盲目飛行學校畢業。歷任歐亞航空公司飛機師、航委佰同少校飛行員,派中央航空公司服務。

一次險些讓蔣家父子喪命的飛行

1942825日,國民政府中央航空公司一架“容克”飛機正從昆明飛往重慶,在重慶九龍坡機場上空,飛行員林大綱輕鬆的飛了一個漂亮的“五邊”後,把機頭對準了跑道準備降落。

此時飛機堨u坐著一位乘客,就是蔣經國。對他來說,這只是一次極為普通的旅行,儘管飛機即將降落,但此時蔣經國還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

  飛行員林大綱是留德回來的飛行員,飛行技術純熟,當時在“央航”都是最優秀的,這樣的飛行簡直就像家庭主婦每日做飯一樣輕鬆愉快。但是他當時或許不曾想到,這次飛行或許會讓他永生難忘。

  當他駕駛的飛機平穩降落在跑道上,減速滑跑了100多米後,突然發現在跑道的另一邊,突然冒出了另一架空軍飛機正在降落。

  不會有什麼事情比當時更糟糕,兩機已經越來越近,眼看一場猛烈的相撞就要發生。 林大綱果然是優秀的飛行員,面對滅頂之災仍然十分沉著,只見他駕駛著飛機突然轉彎,急速駛向傍邊的滑行道。

這依然是十分危險的,只見高速滑行的飛機傾斜起來,幾乎與地面呈60度角,一邊高一邊低的飛機似乎隨時都有側翻的可能。

而那架空軍的DC-2飛機,則因剛著陸,速度太快,根本沒辦法做出躲避,似乎只能被動的接受後果了。當時現場的人臉都白了,張著嘴巴直直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跑道上DC-2終於做出了反應,轟的一聲,螺旋槳再次急速轉動,速度也驟然加大。此時蔣經國的座機即將拐上滑行道,但還沒有完全轉過來的時候,那架DC-2已經沖到了眼前,就在兩機馬上撞到一起之時,DC-2咆哮著騰空而起,緊貼著林大綱駕駛艙的上蓋飛了過去。

  當蔣經國的座機停穩後,蔣經國和林大綱臉色蒼白的走下了飛機。而那架複飛的空軍DC-2也在繞場一周後重新降落,剛一停穩,正駕駛衣複恩就從飛機堭揖X頭來,他氣急敗壞的叫喊著:“這是誰指揮的!”隨後,艙門打開,堶惆咱X來的竟是蔣介石。

此時,蔣介石也是心有餘悸的樣子,臉色鐵青,他看了一眼站在“容克斯”旁邊的蔣經國,一聲未吭,鑽入等候一旁的小汽車走了。

  當時,似乎沒有人知道DC-2降落後堶掖漕咱X了蔣介石,這一突發狀況把大家都看蒙了,揮舞著小旗在跑道上指揮的已陷入瘋狂境界的九龍坡站站長當時就昏了過去。

這場以外或許或讓在場的所有人畢生難忘,如果不是林大綱沉著冷靜,如果不是衣複恩冷靜處理,不但一場滅頂之災在所難免,恐怕歷史都要改寫吧。

峨嵋號的悲劇

19431028日,完訓後的中美空軍混合聯隊弟28中隊分批先遣部隊返國,因部隊人數多,在加上各式物資器材,將分別乘坐兩架C-47運輸機返國。另留下一批人飛行人員,在印度等新待新裝配的P-40N型飛機,他們會先經過試飛,一切順利在一起駕機飛回國內,比我們晚了約一個月左右回國。

飛越喜瑪拉雅山太危險了,必須在變化萬千不穩定的氣候下在各群山峰上飛行,非常危險,因此美國飛行員稱此危險航線為“駝峰航線”或鋁穀(太多墜於山間飛機,機身鋁片的反光,行成之走道。)我們兩架C-47運輸機路上是編隊回來的,美國機長領隊,據說他曾飛過駝峰航線,於是由他來領航。

喜瑪拉雅山山脈有時氣候不太穩定,一般而言,高度八千呎以上較不會碰到風暴,但是大型風暴就幾乎會涵蓋所有空域。而在一萬呎與三萬呎之間,亂流的發生機率較高。這次的回國航程,我們高度維持在一萬二千呎左右,隨著飛機的爬升,飛著飛著就進雲了,前後左右什麼都看不見,那雲濃得沒辦法保持隊形,兩架飛機又不敢散開,只能用無線電聯繫,儘量保持一個速度及相同的高度,結果最後那架還是飛丟了。其中一架運輸機,越過喜馬拉亞山很順利的到達雲南省霑益縣機場。

當時大家是一前一後飛越駝峰,等到在雲南省霑益縣機場降落後,卻遲遲不見後一架C-47,都過了時間也不見現,當時都以為他們降到別的機場去,直到第二天,噩耗傳來,那架C-47在喜馬拉雅山上恰布亞(Chabua)郊外撞山。

因保密的關係,我並不知道有多少架次的運輸機載送人員返國,但那架失事的C-47“峨嵋號”運輸機,正駕駛林大綱(二期)及副駕駛井守訓(六期)於回國路上,帶著28中隊的隊員彭成幹(十三期)、林天彰(十三期)、楊鼎珍(十三期)、羅瑾瑜(十四期)、高(十四期)五人,中國機械士十多人及加上少數幾個洋人,相信是在中途迷航撞山全部人員殉國,千山萬水的路程都己到了家門口,如今,一下失去了那麼多空軍優秀的人才,真使人的悲痛萬分。

林大綱自印度汀江駕C-47機峨嵋號飛返雲南昆明,中途人機失蹤。遺有父母及妻蘇氏與子女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