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分校教官 于斌奎

 

我的父親于斌奎,中華民國631日生,山東省榮成縣崖頭鎮道北村人,這是父親出生和成長的地方,也是父親隨政府遷台後,始終心心念念,魂牽夢縈的故鄉;地處山東半島的最東端,距太平洋海濱僅一里之遙,因地利之便,居民除少數世代務農外,多以捕魚,經商為生。

家祖明倫公,通曉航運,且擁有多艘帆船,常年往來於朝鮮仁川,遼東旅順大連,及日本各海口經商貿易,家境富裕,曾祖母李氏淑德賢良,育有四子,持家有序,家庭和樂美滿;祖父忠嚴公排行最小,自幼聰慧過人,立志航海,深得曾祖父,與叔伯長輩們一致讚賞,傳承家業衣缽前,曾先後在政記公司,及招商局所屬商船上任大副二副之職;娶妻彭氏,生二子二女,惜幼子幼女早夭,兩老僅父親,與長姐二人承歡膝下。適齡後,父親進入榮成縣立第二小學,因各項表現優異,畢業後,即至北平大中中學就讀,惟路途遙遠,在家人殷殷思念期盼下,兩年後,轉至山東煙臺之[益文商業專科學校],該校由西方教會人士興辦,經費豐裕,師資優良,位於煙臺市[玉皇頂],環境優美,校舍宏偉,設備完善,莘莘學子入校

後,除研習課業,生活起居,德智體群美五育之培養,亦由外籍專業教師,與神職人員輔導管理,為省內著名之優等學府。

完成初中及高中學業後,父親進入益文商學院專科部繼續攻讀,時值日本軍國主義擴充勢力,覬覦東北廣大富饒的土地,藉瀋陽柳條湖附近之南滿鐵路遭破壞,公然率軍入侵,爆發九一八戰事,國內輿論嘩然,群情激憤,人人皆有保家衛國之心,以血氣青年響應最為熱烈,爭相投筆從戎,報効國家。

空軍官校畢業手環(反面)       青年遠征軍 黃淑平1945       與樑上君子之間的溝通文

父親放棄學業,於民國2595日,通過體格檢查,學科測驗,進入南京中央軍校,空軍入伍生營第五期受訓;271月進入航校,前後二年三個月,經初、中、高三階段之飛行訓練,於29310日畢業,授階為飛行軍官,正式服役;初被分發至空軍轟炸總隊,接受蘇聯SB輕轟炸機訓練,兼任射擊教官,321月派往官校印度分校任教,35年返國,調至空運第一大隊,363月轉調空軍第九勤務大隊,374月任命為勤務大隊飛行管理室主任,負責飛行安全,與場站勤務,38年勤務大隊改編為210供應大隊,適逢二次國共內戰末期,國軍於東北、華東、華北失利,節節敗退,雙方談判破裂,中共解放軍強渡長江,父親奉命留守南京,執行最後撤離任務。 

大陸淪陷後,政府厲精圖治,培育人才,積極建設台灣;父親通過遴選及考試,赴美進修,專攻後勤支援與物資補給,且在多處美軍基地研習實務,累積經驗,成為當時軍中少數之石化工程專家,並與美軍對口單位的Col. Alan P. Thayer 結為終生摯交。

母親黃淑平,民國14611日生,祖籍安徽舒城,家族門第雖不及廬江周氏,祖輩亦乏英雋異才,壯有姿貎,曲有誤周郞顧,這樣的傑出人物,但舒城黃家亦地方望族(安徽通志/太平寰宇記考:自古舒廬兩地本一);母親個性獨立,思想前衛,乃時代女性,受[十萬青年十萬軍]感召,不顧家人反對,入伍參軍,隸屬青年遠征軍,陸軍第209師,步兵第639團,與前總統父親馬鶴凌亦師亦友。

35年父親自印度返國,與母親在杭州邂逅,謂之一見鍾情,不如稱,老媽慧眼獨具,相中清純靦腆的老爸,母親嗣後頻頻請假,與父親見面,可資佐証;當時父親與同學王萬琇伯伯同寢室,王伯伯、鳳笙姨與爸媽四人成為至友,情塲同進退,聯袂締結姻緣,兩家遂有通家之好。其後鳳笙姨離世,獨居的萬琇伯伯,搬來松山區健康新村與父親為鄰;記得許多夜晚,父親一如往昔,牽著我的手,去王伯伯家樓下等他下來,同去散步;後來王伯伯賣了房子,搬去三藩市兒子家住,兩位老人隔海相望,有生之年,無緣再見....

父親待人謙和,處事厚道,是典型的好好先生,對母親的愛護與忍讓,更難能可貴;記得小時,母親嘮叨,喋喋不休,父親便借故帶我去松山機場旁三號營房,那兒住著許多父親南京帶來的家鄉老兵,他們孤身在台,生活清苦,每次父親前去探視,與他們下棋話家常,排解困難,氣氛溫馨,賓主盡歡,分別時更離情依依。

因為重視教育,父親對我和哥哥,兩個弟弟期望很高。除公務出差,在家時,順母意幫忙家事外,其他時間都用來督促子女念書,常在暑假期間就把下學期英文課程,以身作則,背得滾瓜爛熟;我為家中獨女,柔順多病,深得父母疼愛,也是爸媽之間的傳聲筒,以前不懂,母親娘家聚會,從小到大都我陪同,父親總以不善交際拒絕參加,直到那年弟弟聯考失利,父親整晚未眠,次日晨起,見父親竟如申胥昭關夜白頭,一夕之間鬢髮斑白,彷彿蒼老了數十載;不久,父親接受美孚石油公司挖角,遠走香港;唯一的一次,父親請母親致電,時任總統府副秘書長的伯度舅舅,協助提前除役,撤回將官晉升名冊,註銷資格,自毀前程;致,弟弟們能轉入香港名校培正中學,後赴美升學;母親此後每有微詞,抱怨不斷,父親卻始終保持緘默,兄弟們更鮮少提此往事,隨著歲月流逝,除了我仍銘記在心,深深疼惜,唏噓父親這無私的犧牲和奉獻。

父親個性內歛,但對人真誠,重情重義,除王伯伯外,與Col. Thayer亦相知相惜;The Thayers一家人在台時,除與父親公務經常接觸,假日也會邀請我們去家埵@渡歡樂時光;他們返國後,仍頻繁來信,但父親另啓事業,工作繁忙,致疏於回覆。若干年後,得知這位熱愛中華文化,亦曾鼎力協助,建設台灣的異國友人已離世,始終耿耿於懷。

于斌奎、黃淑平夫婦全家福1953

前排左起:長女蓉蓉、次子沛霖、長子榕生(幼子海霖尚未出生)女兒蓉蓉

9869日,父親因病過世。謹以此文告慰天上的父親,依您日記所載,盼能如Thayers夫婦所願,餽贈一面中華民國國旗,做為彼此長久友誼的紀念,我定達成任務,請您安息吧,我最親愛的爸比!

自:中華民國空軍官校第十期 畢業八十周年記念册 盧維明主編  作者:于蓉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