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官校飛行教官 王念新

 

王念新(1914~1991)中華民國338日生,山東省長清縣人。五峰鄉石窩莊是在山腳下一個很貧瘠的小村莊,石礫土質又缺水,所以基本上種植不了什麼農作物,只能生產少量的花生、小米當地人生活很窮困。

我父親三歲喪母,由其祖母撫養長大,其父再娶,生了一對雙胞胎弟弟,寵愛有加,天天抱在懷堙C對其長子則管教甚嚴(也許根本不是管教,隨他喜怒),動輒得咎,常常挨打,有時還綁在樹上狠打,所以我父親年紀稍長懂事後就想離開這個家。

自縣城初中畢業後,很幸運考上了濟南高中(這在他們那個村莊是件大事),因路途遙遠只得住校,雖然離開父親再沒人打他了,但他並沒鬆懈,自知要脫離貧困只有把書念好,所以他很用功念書,日以繼夜地不眠不休,結果把身體搞壞了(可能學校伙食也差),常常暈倒。三年級時軍方派人到各個學校去演講,號召年輕人從軍,他心想進軍校一定會檢查身體,自己身體狀況不好,也不知問題出在哪里,借機好好檢查一下也好。

畢業後跟另二位同學一起南下從軍去,中途有一位後悔了,想回山東,結果被另二位一路押著南進,後來身體檢查無大礙,父親入了空軍,另二位入了陸軍。

其實我父親是空軍官校九期入伍,中間不知何故離開了一段時間,再回學校九期已畢業,他只好「隨班附讀」十期畢業。所以他可能是空官同學最多的一人,九、十期全都是他的同學(九期的人數又多)。

       昆明空軍官校畢業照                   王念新、王菊英結婚前後攝~1944

父親在軍中的歷程,我概略知道他待過昆明、成都、杭州、岡山、虎尾、臺北(空總)、馬祖、金門。民國34年我在成都出生時,他人在美國受訓。擔任過飛行教官、副隊長、隊長、空官學生大隊長、秘書室主任,在金門任空軍聯絡官等職。

父親在官校任職時未受當時校長陳禦風的賞識,所以他中校已做到頂,再不升上校就得退役了。有一次到總部出差碰到前校長陳有維,陳校長說:「念新你怎麼還沒升上校啊!」,大概受了刺激,有一天沖到總司令陳嘉尚的辦公室,司令的副官是15期他的學生,敬了禮問教官你怎麼來了?說要見總司令,運氣還不錯見到總司令說:「我中校已有多年,再不升我就該退役了,你的上校副官是我的學生,今後見面是我該向他 

敬禮?還是他該向我敬禮?」,他的上校是自己爭取來的。

父親一生有二段婚姻,他的前妻在一次日軍空襲中喪生,據徐世友伯伯說:「當天日軍轟炸昆明機場,日軍走後他一看糟了,炸到有眷屬住的村落,他就趕快往那方向跑去,果然我哥哥(還是繈褓中的嬰兒)被甩在一邊,哇哇大哭,他的媽媽卻喪生了」。當時我媽媽在機場的醫務室工作,也親眼看到這一幕。

民國33年再與我母親王菊英女士在成都結婚,母親是雲南省昆明市人,民國15年生。因為也姓王,所以爸爸的同學們都以「小王」稱呼她。

我母親個性溫和隨和,為了家庭任勞任怨,辛苦了一輩子。102330日病逝。

因我父親小時候挨打太多,所以發誓絕不打孩子,我們家孩子真的從沒被父母打過一下,可是在學校被老師打了回家他說「該打」。父親兩段婚姻育有二子(富海、立杭)、二女(蜀蓉、笑蓉)

民國6011日父親從軍中退役,後經人介紹到臺北環南市場管理處做總務,後來環南市場出了事,很多人有牢獄之災,他郤能淨身而出,軍人本色,不貪不取,自然無事。後又在中壢某塑膠工廠工作二年,就真正退休了。

左起:富海、笑蓉、蜀蓉、立杭~1960   王念新七十大壽1984 後排左:蜀蓉夫婦、笑蓉、富海夫婦前排左:孫中喬、外孫女王芮、孫女艾維、外孫王愷

父親因年輕時吸煙過多,年老時患了肺氣腫,雖經張天捷幫忙找了榮總胸腔科的名醫開刀治療,又過了4年於民國80102日病逝。42

摘自:中華民國空軍官校第十期 畢業八十周年紀念冊 盧維明主編 作者:王蜀蓉